杜特爾特真"叛美歸中"了?恐怕沒你想像中的這麼簡單

2017年05月24日     檢舉

杜特爾特於今日啟程訪俄,這是他對俄羅斯的首訪。加之他上周訪華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與中方關係進一步緩和,外媒對菲由親美向親中俄方向發展的評論此起彼伏。

在美俄關係持續惡化的背景下,如何看待菲律賓與俄羅斯發展外交關係?菲律賓國內的反對聲音會否進一步加強?我們邀請了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大國外交室主任周士新就此撰文分析。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當前所做的更多是糾偏上屆阿基諾三世政府的外交政策,採取的主要是一種全方位等距離的友好外交政策,但卻被西方媒體渲染為親中俄遠西方的外交政策,似乎有點誇大其詞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杜特爾特真

 

杜特爾特訪俄,會見普京

綜合杜特爾特執政以來的外交言行,我們可以看到:

第一,杜特爾特雖然對美國表達不滿,甚至「不願在菲律賓看到美軍」,但菲律賓仍然與美國保持著穩健的聯盟政策。杜特爾特本人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關係還比較友好,雙方的溝通聯繫也比較順暢。

 

杜特爾特真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杜特爾特真的反美,奠定美菲關係的許多條約、協議等政策文件將可能被修改或廢除,雙方的許多軍事合作項目與行動將消減或取消。但從目前來看,杜特爾特還沒有下這方面的決心。

對杜特爾特而言,與美國交惡並不符合菲律賓的國家利益,而與美國保持一定距離,利用美國借重菲律賓的戰略傾向,可以更多地向美國要價。

但問題是,美國的特朗普政府有點摳門,且在南海問題還沒有成為其戰略優先位置上的前提下,杜特爾特不得已只好尋求更多的戰略選擇。

第二,杜特爾特雖然高度重視,甚至加強了與中、俄的戰略合作關係,但這只是其為形成全方位友好外交關係的正常舉動。杜特爾特沒有必要與中俄交惡,相反,加強合作卻有利於維護菲律賓的國家利益。

從目前來看,杜特爾特在沒有放棄南海仲裁案結果的情況下,通過恢復和增進與中國的戰略合作,不僅獲得了國家經濟發展亟需的資金、技術和管理經驗等,而且得到了中國的一些經濟援助,不僅提升了菲律賓在國際和地區舞台上的地位和形象,增加了與美國討價還價的資本,而且大大促進了菲律賓的國家安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杜特爾特真

 

杜特爾特選擇對華釋放善意對菲律賓來說是明智之舉,圖為杜特爾特登上來訪的長春艦

試想一下,如果杜特爾特不改變阿基諾三世在南海問題上的頑固立場,挑戰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合理合法訴求,中國可能將被迫採取保衛黃岩島的一些必要措施,進而加劇雙方的緊張關係,對菲律賓的國家安全也無益處。

 

杜特爾特真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俄菲關係上看,雙方戰略合作的增強必然會對美國特朗普政府產生相當大的戰略壓力。杜特爾特此舉也必然會讓其從俄菲關係改善中得到更多的實惠。

可以說,與中國和俄羅斯等大國發展密切的友好關係,實際上不僅極大提升了杜特爾特未來應對來自美國戰略壓力的實力和能力,而且也繼續加速改善菲律賓的國家安全環境,有助於杜特爾特政府將更多的精力投放在國家建設的主要任務上。

第三,杜特爾特在努力維持菲律賓在世界大國之間平衡的同時,也維持著與其他力量,如東協國家間、穆斯林國家和非穆斯林國家間的戰略平衡。這既與杜特爾特擁有處理菲律賓國內穆斯林和天主教徒群體關係的經驗有關,也是菲律賓需要平衡多元世界各種力量的戰略選擇。

這種情況不僅廣泛存在於東協內部各成員國,在世界上某些地區也非常典型。通常一個尋求戰略平衡的國家領導人到訪耶路撒冷,會分別訪問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並與雙方領導人進行交流。如果杜特爾特能在推動中東和平進程中取得突破,他的國際地位將不可限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杜特爾特真

 

當然,考慮到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在試圖推進中東和平進程,巴以雙方會更加看重美國的實力和承諾。杜特爾特是否會作出類似的政策選擇,以及能否成功,仍不得而知。畢竟巴以和平問題積重難返,菲律賓是否具有推動該進程的分量,也尚令人懷疑。

第四,值得關注的是,杜特爾特執政以來確實沒有訪問傳統的美歐國家,顯示出其外交政策的特殊偏好。這一方面是因為菲律賓與這些國家之間存在著較為深厚的友好合作基礎,另一方面是因為這些國家近期的輿論對杜特爾特的負面報告較多,引起了他的不滿。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杜特爾特真

 

杜特爾特拒絕「朝見」特朗普,實際上則是在待價而沽

然而,從趨勢上看,杜特爾特沒有打算惡化與這些國家的關係,更多是讓這些國家從戰略利益上考慮菲律賓的重要性,從長遠出發維持與菲律賓的傳統關係。杜特爾特不會堵住與這些國家發展和改善的渠道,但更希望這些國家能公平公正地看待其促進國家建設的各種政策。

當然,菲律賓是一個尊崇高度民主自由的國家,國內出現對政府任何外交政策選擇的評判和批判都很自然,也很常見。當阿基諾三世政府高度依賴美國政府在南海問題上鬧事時,國內也出現過不同的聲音,甚至有人提出要彈劾他。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前,菲律賓國內出現擔憂杜特爾特政府與中俄改善關係的不同聲音,對菲律賓來說實屬正常。然而,這種存在不同聲音的情況都應該建立在事實的基礎之上,更多是以菲律賓而不是美國或其他國家的國家利益為導向,且不能無中生有,影響和破壞菲律賓的外交環境。

另外,杜特爾特政府也不能盲從國內外輿論,而要從菲律賓的國家利益出發,才能夠讓其全方位、等距離、友好的外交政策走得更穩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