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2017年05月24日     3557     檢舉

香港曾有一檔電視欄目,

名叫《窮富翁大作戰》,

專門讓那些人生贏家,

體驗下層勞動人民的生活。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其中,香港富豪田北辰,

在住了兩天1.6平米的籠屋,

體驗了最底層清潔工的辛酸後,

說出一句令人痛心的感悟:

社會正極嚴厲地懲罰讀不成書的人!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注意,是「讀不成書」,並非「不願讀書」

在參加欄目之前,

對於窮人為何而窮這件事,

田北辰雖未明確表態,

但他提到了自己成功的法則:

「我從來沒有時間坐下來好好享受,

永遠在計畫著下一步。

如果你今天對自己滿意,

明天就會被人淘汰!」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對於優勝劣汰的社會競爭,

他更是無比堅信:

「如果你有鬥志,

弱者也可以變成強者。」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然而兩天之後,

田北辰的態度,

發生了180度的大轉變:

「在強弱懸殊的情況下,

只有弱者越弱,越來越慘!」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田北辰是香港江南四大家族,

中的「田家二少」。

父親是紡織業鉅子「一代褲王」。

他本人是個非常努力的富二代,

本科畢業於康奈爾大學電子工程專業,

後又攻讀下哈佛大學工商管理碩士。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畢業回港後,

他不願意吃家裡的老本,

選擇自立門戶,

創立了縱橫二千集團,

(G2000和U2服飾)。

在吃了無數的苦之後,

終於在全球擴張千家分店。

而後,他又進軍政界。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之所以參加這檔節目,

緣於一個非常功利的想法。

那就是在日後的政治工作中,

他可以寫出更具影響力的文章,

拿出更可信的材料來說服別人。

「因為我曾置身其中,

這樣會更讓人信服。」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於是他跟隨主持人,

來到偏僻的油麻地,

爽快地交出了自己的錢包,

住進僅有1.67平米的「豪華籠屋」。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這間屋子月租1350港元,

相當於人民幣1200元,

實際上就類似於火車硬臥那樣的床位。

在這棟樓裡,這樣的房間30多個,

每個房間上下兩個床位,

空間層層阻斷,小如膠囊,

衛生間都是公用的。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整個「參觀」過程中,

田北辰緊繃的面容上,

始終透出一股擰勁兒。

連說那句「比我想像中小一點」時,

都還有些不服氣,更像是在說:

「沒關係,我能想辦法搞定。」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出於好奇,他去拜訪鄰居們。

見一位老伯迷在電視前,

田北辰露出耐人尋味的笑容:

「你平時經常看電視?」

「沒什麼嗜好,所以看電視。」老伯說。

「平時看到幾點鐘睡覺?」

「凌晨一兩點。」

「一兩點!?」

那口氣就像是在責備對方:

怪不得你窮成這樣。

第二位老伯年事已高,

沒有工作,

每月靠3700港元救濟金生活,

扣除1300港元房租,

剩下的錢勉強能填飽肚子。

整個交談過程中,

老伯說的最多的話,就是沒辦法。

沒有選擇,沒有希望,

「活一天算一天罷了。」

這一圈走下來,

田北辰臉上的自信,

慢慢被沮喪代替了。

環顧四周,

他不得不承認:

「很慘,很沒意思,沒有希望,

好像文件被鎖在櫃子裡,

這不是一個很有人性的居住地方。」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儘管時間已經不早,

但習慣提前做規劃的田北辰,

為避免明早遲到,

還是上街詢問上班路線。

 

香港富豪「受邀體驗當清潔工7天」3天就受不了!悲痛感悟:「窮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變有錢人!」

到地鐵站一問,

才得知坐地鐵上班來不及,

而通宵巴士需要13元。

可節目組參考,

香港底層人士真實的生活標準,

每天只給他50元生活費。

他反問節目組:

「我哪有這麼多錢?」

早在2004年時,

田北辰擔任九廣鐵路公司主席,

面對高票價的質疑,

他冷漠地回應:

「如果你覺得貴,可以有其他選擇,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