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寵物:它火遍全球 卻曾是一次徹底的失敗

遊戲娛樂     2017-05-12     檢舉

1997年,日本東京地方裁判所對「電子寵物侵權」一案做出了判決。被告方向原告萬代,和電子寵物之父橫井昭裕的公司賠償2000萬日元,立即停止侵權產品的銷售,並承擔75%的訴訟費用。

雖然贏得了訴訟,但萬代和橫井昭裕還不能給自己放假。整個市場上依舊充斥著「電子寵物」的各種仿製品,但如果再走上訴訟維權的路,難度可要比這次高的多。

遊民星空

極易被仿製是電子寵物天生的弱點

傳說的起點

1996年,橫井昭裕帶著他的新創意來到了老東家萬代。多年前他從萬代跳出來自立門戶,但依舊走上了生產玩具的老路。每到新年前期,幾乎所有日本零售商都會迎來一年當中最大的挑戰:年末商戰。每個商人都會想盡辦法在這個銷售旺季投入新品、活動或有力度的折扣,吸引顧客大量消費,萬代自然也不例外。不過這次橫井昭裕帶來的企劃,和萬代以往主打「男孩子」的產品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橫井昭裕把這款新玩具命名為「たまごっち(Tamagotch)」,是「蛋(Tamago)」和「手錶(Watch)」二詞結合的新創詞,在中國我們普遍叫他「電子寵物」或「電子雞」。橫井昭裕希望它能作為1996年年末商戰的主力產品,推向萬代的次要目標客戶「女高中生」。

遊民星空

初版電子寵物的功能很簡單

在53毫米長的卵型便攜遊戲機中塞入一個黑白液晶屏和三個按鈕,再搭配一個不可替換的簡單模擬養成類遊戲,對玩具+遊戲業巨頭萬代來說,橫井昭裕的方案無論是硬體基礎還是軟體研發,都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兒。難的是,這種毫無深度的可攜式遊戲機,究竟能不能引發顧客的購買慾呢?

雖然依舊抱著一定的疑問,萬代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電子寵物」這個年末沖業績的計劃。只是在首批產品的出貨量上,留有一定餘地,儘可能降低庫存積壓現象的發生。

然而所有人沒想到,「電子寵物」不僅大獲成功,還成為了一股席捲全球的現象級狂潮。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萬代卻因這一成功,被迫交出了巨額的學費。

人類的天性:鏟屎

「電子寵物」的玩法非常簡單,給寵物喂食、喂水、洗澡、鏟屎如此循環,把寵物養肥養大直到死亡。90年代的核心玩家可能對這樣的遊戲性嗤之以鼻,但對於最重要的目標用戶「女高中生」來說,「電子寵物」無疑是具有吸引力的。

電子寵物戲自身會頻繁提醒玩家進行喂食鏟屎等照顧的行為,模仿了人類嬰兒活動的不確定性,喚醒女高中生深藏基因中的育兒習性;同時寵物的馬賽克形象十分抽象化,且並沒有「起名」這個流程,使得玩家與寵物之間並沒有太多情感和羈絆基礎。這讓電子寵物充分激發了女高中生的母性本能,卻賦予玩家極其低廉的育兒責任和風險,使得女子高中生在獲得培養寵物帶來的樂趣同時,不用承擔壓力,也很少收到培養失敗帶來的挫敗感。

遊民星空

之後推出的彩色版電子寵物在努力提升自身在玩家心中的地位

相對低廉的門檻和源於本性的體驗,讓電子寵物在女高中生這一群體中相當受歡迎。同時,電子寵物的卵型外觀不僅便攜可愛,還搭配眾多顏色和設計方案,還給高中生們提供了話題,甚至炫耀的資本。

流行雜誌、電視節目、人氣女星的輪番介紹推薦,讓電子寵物的人氣進一步陡升,在短短數月之間徹底成為了一股社會風潮。一時間,萬代生產的首批電子寵物宣告售罄,有貨的商家紛紛囤積居奇抬高售價,稀有顏色的版本甚至價格一度翻了十倍不止。

然而這時,零售商們卻發現,萬代停止出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