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含胸拔背的要義,聽聽宗師楊澄甫怎麼說

運動大聯盟     2017年12月09日

含胸拔背這個要領在太極拳愛好者中幾乎無人不曉,而許多太極名家也給予詳解。細節處存在爭論,但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徐致一先生在其編著的《太極拳淺說》一書中說:「太極拳對於軀幹部分之姿勢,其最要者曰'涵胸拔背',涵胸者,乃使心窩微向內凹,俾內部橫隔板,因胸膛向內壓迫,自然降下,以為沈氣之助也。拔背者,乃使背部微如弓背之突出,俾脊柱之背椎部分,可有前挺式淺弓形,練成後挺式淺弓形,俾背椎部分因前後皆能運動,而無形中脊柱全部可使回復初生時之垂直性」。

太極拳含胸拔背的要義,聽聽宗師楊澄甫怎麼說

含胸拔背也是楊澄甫在《拳術十要》(陳微明筆錄)中,緊隨虛靈頂勁提出的第二大習練要領,他簡要指出:「涵胸者,胸略內涵,使氣沉於丹田也。胸忌挺出,挺出則氣擁胸際,上重下輕,腳跟易於浮起。拔背者,氣貼於背也。能含胸,則自能拔背,能拔背,則能力由脊發,所向無敵也」。

這段要領,首先從正反兩方面闡明了「含胸拔背」的重要性。

只有「含胸」才能「使氣沉於丹田」,且「能含胸,則自能拔背,能拔背,則能力由脊發,所向無敵也」;反之,「胸忌挺出,挺出則氣湧胸際,上重下輕,腳跟易於浮起」,從而導致自立不穩,反為人所製。

太極拳含胸拔背的要義,聽聽宗師楊澄甫怎麼說

「使氣沉於丹田」是此段的關鍵句。因為丹田為人體之中,周身四肢運動,腰為主宰,實則以丹田為核心。太極拳論中常有「拿住丹田練內功」、「拿住丹田之氣」、氣要「意守丹田」等說法,都強調了氣沉丹田是運動的前提和基礎。

這段要領還指出了「含胸拔背」的正確做法。這就是「含胸者,胸略內涵」;「拔背者,氣貼於背」。這裡的「涵」「貼」兩個字,用得非常形象。

先說「涵」。「涵」字有涵養、包容之意,多指人心胸的寬廣。楊澄甫將其引申到胸部的形體動作要求中,是說在含胸時,胸不挺,要松空海涵,有胸中寬廣、海納百川之意。當然,「含」得多了也不行,否則就會走向另一極端一窩心,導致氣不順暢。

再說「貼」。這個字運用得也十分巧妙,一個「貼」字將「氣貼於背」的量說得十分拿得起放得下,其意是指氣貼於背,粘而輕,動而隨,守於形而存於無,有無之間純以意行。氣貼於背,意在蓄神,不在聚氣。聚氣則僵滯,但也不能無氣,無氣則散漫。

只有氣貼於背,才能外示安逸而內固精神,動靜開合無所不在。也只有氣貼於背,才能將氣斂入脊骨,守之能蓄,發之能放,無往不利。而要達到這一境界,就必須將背拔直,使胸椎抻平,骨節有拔長松豎之意,是謂「拔背」。

太極拳含胸拔背的要義,聽聽宗師楊澄甫怎麼說

拔背要以脊不前頂、背部平直或微後撐為宜,絕不是將背拔成拱形,這樣就不是「拔背」而是「拱背」了,會導致勁力不暢,也就無從做到使氣貼於背,粘而輕,動而隨了。

「含胸拔背」之法,皆是用意,所謂「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切不可用拙力。人體既成含胸拔背之勢,內中就會蘊涵著幾對矛盾勁:拔背之向上而略帶前傾的松彈勁與含胸的下沉卷勁既對立又互補;含胸時肋骨後移之勢與拔背時脊柱的前移之勢使肋椎關節前後對拉,形成鬆柔之矛盾勁;即可綜合成六面整體渾圓勁,能使機體進入渾圓狀態。此時,背部感覺舒展,胸部覺得通暢。因而,也曾有人提出要將「含胸拔背」提為「開胸闊背」。實際上,「含胸拔背」已包含了「開胸闊背」,但若只作「開胸闊背」卻未必能獲得「含胸拔背」之功效。用其他一些說法來對「含胸拔背」作輔助性的說明是可以的,但不能以此來取代之。

人類的骨胳屬於內骨胳,配布於機體的軟組織中,是一種能動的有生命結構。它是個複雜的槓桿系統,乃太極運動之基礎。骨胳包括由顱、脊柱和胸廓組成的中軸骨胳以及附肢(即上、下肢)骨胳。太極拳特別重視中軸骨胳之運動修煉。

「含胸拔背」就是修煉脊柱和胸廓的極為重要之法則。運用「含胸拔背」就可進行胸廓與脊柱之內在運動,由是可漸臻「勁由內換」之境界。「含胸拔背」是關於軀幹運動的大身法,此乃須臾不可離的太極拳特徵性的身法。「含胸拔背」之內涵何其豐富,真可謂「妙不可盡之於言,事不可窮之於筆。」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