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一招鬼穀子攻心術,厚黑做人,厚道做事!

2018年01月13日     檢舉

這個世界上最難的事情莫過於把別人的錢放進自己的口袋上,這個世界上更難的事情莫過於把自己的思想放進別人的腦袋裡。關於後者就必須要有超高的情商。

如何用情商說服一個人?今天我們來說個故事,準確的說應該是蘇秦說的鬼故事,看他是如何用攻心術的。

有一次孟嘗君田文想出使秦國。本來大國之間相互走動也沒什麼問題,但是我們知道秦國是什麼作風?一個詞形容:流氓,是個吃肉不吐骨頭的主。

比如當年楚懷王被忽悠去了秦國,屈原是苦口婆心勸來勸去,楚懷王還是去了,結果到了秦國之後就莫名其妙不明不白的死了。

秦國對外宣稱,楚懷王是病死的,明顯是睜眼說瞎話。屈原是個好人,是個忠臣,但不是個合格的忠臣,因為他明知結局,始終沒能改變歷史。

有人會說,有本事讓你們縱橫家試試?

試試就試試。果不其然,孟嘗君田文又鬧著要去秦國,誰勸也不聽。我們知道孟嘗君是著名的戰國四公子,您可能不知道齊閔王是誰,但你肯定知道孟嘗君。

其實這位孟嘗君還有個身份就是合縱聯盟的支持者,是秦國的眼中釘,所以秦國熱情的邀請田文去秦國做客。

孟嘗君敢去秦國也不是沒有道理,比如有一次他被秦昭王扣押,就被雞鳴狗盜的門客救了出來。很顯然孟嘗君打算再表演一次。

所以,蘇秦去勸他的時候,孟嘗君就說了:「我活那麼多年,除了沒見過鬼,什麼人沒見過?什麼道理不懂?你別跟我說些沒用的。」

一般人到這時候肯定被嗆的說不出話,但是蘇秦是二班的。蘇秦陰森森的說:「其實我本來也沒打算跟你說人間的事情,我想跟說說我上次見鬼的事情。」

蘇秦說道:「為了見您,我日夜趕路,大前天的晚上,伸手不見五指,我走到亂墳崗邊突然聽見有人在說話。於是我走向前去一看,原來是兩隻鬼。」

孟嘗君有點緊張了,他說:「鬼?你不怕?」

蘇秦說:「怕什麼?我師父就是鬼……穀子。」

孟嘗君問:「那鬼在說什麼?」

蘇秦說:「墳前的那鬼化作一個桃人和一個泥人。桃人跟泥人說『你是河西的土,被捏成人形,只要一過河就自身難保了』。」

泥人說:「你說錯了,我是河西的泥人,化成泥還是河西的泥。但是你是東方的桃木雕刻的,只要掉水裡,你就隨波逐流,不知道下場如何了。」

鬼故事說到這裡,蘇秦忽然話鋒一轉,憂慮的說:「秦國是虎狼之國,現在有人怕是要入虎口了,有人就像桃木人一樣,隨波逐流,能否安然無恙就不得而知了。」

這一席話,把孟嘗君說的冷汗直流,決定不去秦國,死也不去秦國了。

生活中,我們經常會遇到這麼一個情況,想勸人,總是習慣大道理一通講,但是大道理誰都懂,說了沒用。

就比如屈原勸楚懷王的時候,肯定會說大王,秦國不懷好意,您為了楚國,為了您自己,千萬不能去啊。這樣的話說出去,就跟重拳打海綿上,絲毫沒有殺傷力。

生活中,根本就不缺大道理,缺的是說服人的方法。比如有時候朋友去做投資,我們知道結果肯定虧,所以好言相勸,但是對方還是一意孤行。

再比如有些姑娘談戀愛,我們明知對方是渣男,但是姑娘卻被豬油蒙了心,死活不聽勸。

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的結果,其實我們是可以預見的,但是卻沒有辦法改變什麼,這的確是件傷心的事情。

比如伍子胥是怎麼死的?他明知道吳王夫差會被越王算計,但是他沒辦法,結果怎麼樣?他不惜自殺警示夫差,結果呢?白死的。

有時候我們想說服一個人,總想找一個更高深更深刻的道理,找更高明的人說服,但是這個世界上從來就不缺大道理。

大道理說服不了人其實是方向走反了,說服一個人不一定要靠大道理,反而是靠一些接地氣好理解的小故事。因為大道理是沒有靈魂的,偉光正,高大全本身就缺乏說服力。

比如好的兒童教育家,往往會通過小故事來跟孩子講道理,孩子一聽就能聽明白,從而起到了寓教於樂的效果。如果孩子講孝悌,孩子肯定聽不懂,但是說孔融讓梨的故事就懂了,關於孔融是否真讓過梨,這不重要。

鬼穀子用四個字形容叫:從便所為。意思是說簡單點,別把事情搞複雜,用小故事比用哲學大道理更容易說服人。

當然我們今天要說的是縱橫家們最擅長的故事思維。其實縱橫家本來就不是文化人,我估計他們不喜歡跟人論道,或許是因為他們根本不懂道是什麼。但是這並不妨礙說服,因為縱橫家們更現實,滿腦子都是忽悠人的小故事。

啥叫故事思維?鬼穀子縱橫學的概念叫象比,故事就是一種象,比就是用故事比及現實進而達到說服人的目的。注意,是象比,而不是比象,任何事情都是先有故事,後有對比。

這麼做其實是因為人性本來就不敢面對現實,或者說人本來就喜歡聽故事。

很多人其實知道自己的選擇可能是錯的,但是依然希望搏一把,心存僥倖。如果你直接告訴他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其實沒有意義。

比如我直接講鬼穀子說的象比的概念,枯燥無味,但是通過蘇秦的鬼故事就好理解的多。這世界上其實很多事情都是故事,你之所以相信,是因為被故事感染了。

對於縱橫家而言,遊說失敗了是因為故事沒講好。當然了這是縱橫家獨特的應用手段,未必完全對,但是或許給我們提供一個說服應用的技巧參考。

鬼穀子告訴我們,縱橫家講的故事正是順應人性,利用人性而已,用情商講故事,其實是縱橫家的攻心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