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式餐館年賺20億美元,全球開了兩千家門市,卻堅持不在中國開店!

歡迎光臨     2017-05-13     檢舉

在艷羨別人成功,抱怨命運對自己不公的同時,你有沒有曾經反思過自己,是否真的拼盡了全力?

快餐帝國

美國不少城市街邊,都可以看到一座座,淡黃色、尖頂的小房子,一眼望去,窗明幾淨。

房子的邊框是鮮豔的紅,正門口掛著一個圓形標誌,標誌上一隻大熊貓憨態可掬,熊貓頭頂有一行英文:Panda Express。

這家「熊貓快餐」連鎖,是美國規模最大的中式快餐。雖說像麥當勞和肯德基,這樣的快餐巨頭制霸全球,可「熊貓」在他們面前,絲毫也不落下風。

這家只做外國人生意的中餐廳,如今已開遍美國47個州!每年營收超過20億美元,每3天就拓展一家新店,不斷在美國「開疆拓土」!

過去10多年裡,美國人對這家中式餐廳,幾乎愛到不可自拔。各大熱門美劇裡面,這家餐廳頻頻現身。凡是提到中國的快餐,「熊貓」這個品牌的熱度,就像中國人熟悉麥當勞一樣。而且不止在美國,墨西哥、加拿大、杜拜、日本、韓國,它擁有2000多家門市。把其他所有的中餐連鎖,遠遠甩在了身後!

熊貓快餐的創始人,數學系的研究生程正昌,讀大學時從來沒想過,自己畢業後會投身餐飲,有一天會成為「快餐大王」。

讀書時,唯一相關的經歷,就是在堂兄的餐廳打工,「我幹這行其實很偶然。我有位堂兄在LA經營餐館,開張在即,仍找不到前廳經理,就把我叫過去幫忙。沒想到,我竟對餐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一幹就是30多年。」

其實說起來,程正昌做餐飲,是有「家族基因」的。1948年,他出生於揚州,5歲隨家人離鄉前往台灣,全家靠做廚師的父親維持生計。

父親程明才廚藝精湛,燒得一手很好的浙江菜,還擔任過蔣介石的廚師。程正昌從小看到父親燒菜,炒、煮、煎、烹、炸,成了他童年最熟悉的畫面。

程正昌和妻子

15歲,程正昌又跟父親,去到日本橫濱,讀完高中時,他獲得美國貝克大學的獎學金,想著「也許可以知識改變命運」。

1966年,他隻身前往美國就讀,畢業後,被人們鍍金的美國夢,並沒有馬上降臨在他身上。

作為高材生,他居然沒找到工作,最後便應堂兄之邀去了餐廳,月薪800美金,沒有休假!

但程正昌一進入這個行業,發現這裡面樂趣多多。一年後,他便說服父親拿出積蓄,又申請貸款,總共花了6萬美金,盤下店鋪開了自己的餐廳,名字叫做「聚豐園」。

程正昌放棄了數學,打算在餐飲業放手一搏,結果一上來就被打倒在地。

現實比他想得殘酷得多,餐館開張的第一個月,生意差得不行,營業額只有12000美元,甚至週末也沒有幾位顧客。

每天入不敷出,程正昌回憶起來都想笑:「記得有一天,晚上8點,整個餐館是空的,一個客人都沒有,那時候心情真是難過啊。突然來了兩個人,哇,你可以想像那個時候,我們對客人的到來,是多麼的感激。」

思來想去,程正昌覺得,「要俘獲美國人的胃,得先俘獲美國人的心。」

於是他不僅要菜燒得好吃,還要讓顧客吃出人情味來。「比如有10個人來吃飯,我會幫他們點好菜,一個人5塊錢,弄得非常豐盛。菜上去以後,他們吃得精光。我也不用問,就再加兩個菜,來的客人都會很驚喜。」

要是客人因為沒有座位走了,程正昌會追到停車場道歉,「很抱歉我們這麼擠,但如果您願意稍等一會兒,我可以送您一杯飲料。」

一些30年前的客人,現在在馬路上碰到,他還能叫得出名字。

此外,程正昌精心設計,將餐館布置得簡潔雅緻。店堂裝修是傳統的中國風,店內迴盪的卻是美國音樂。

客人進來,既新奇又親切,吃到好吃的食物,心情也愉快,通過聊天、優惠促進感情,很快就培養一大批回頭客。

熬過最早無人問津的日子,他經營出10年的好口碑,生意開始天天爆滿,這引起附近購物中心的注意。

1983年,程正昌應邀入駐,開了第一家中式快餐。正好當年中國政府,送給了美國兩隻大熊貓,熊貓一夜之間成為明星,「熊貓快餐」由此開張。

「熊貓快餐一開,第一個月就賺錢了。當時我放遠了目光,要做中國餐館的麥當勞!」有目標當然是好的,要做起來可不簡單。

為了讓「熊貓」茁壯成長,程正昌可謂挖空了心思。當時,中式快餐還未普及,他的每個店裡都歡迎試吃,哪怕客人嚐遍菜品吃飽都行。

外國人向來對中國餐館,留有髒亂差的印象。程正昌要求餐廳四個「統一」:統一菜式、統一招牌、統一裝修、統一服務。

剔除了多道菜品,只留精品。店面裝修,結合中西方優勢,讓食客們感到輕鬆愉悅。

既然是餐廳,狠抓的當然是菜品。程正昌知道,做的是中國美食,但要以美國人的喜好為出發點。

首先,他堅持中國菜傳統製作:「中式快餐就要完全保留,中國菜餚的傳統特色,不能西化,否則美國人也不會再來就餐了。傳統的就是世界的,人家美國人,就是專門來吃『傳統』的。」

在堅持中國特色的前提下,又得恰到好處地加以微調,做出「甜酸,微辣」的口味,以適合美國人的飲食習慣。

經過細緻考究的鑽研後,蘑菇炒雞、花生辣雞丁、酸甜排骨,一下子佔領了美國快餐界,尤其是陳皮雞,頗受歡迎,竟佔了營業額的30%。

當時很多中國人,來到熊貓吃完快餐,都說他做的根本不是中國菜!堅持中國風,還是本土化,程正昌明智地選擇了後者。

「什麼叫正宗?賣得出去才叫正宗!」華人在美的數量是有限的,要在美國做快餐,必然要以美國人口味為主。

快餐不使用味精作為調味料,以此打消美國消費者,對中餐「過度調味」的顧慮。

此外,他適當照顧特殊口味,美國人開始強調健康飲食,他馬上推出低卡套餐,時刻保持敏銳的市場嗅覺。

隨著店面擴張,菜餚的標準化很重要,一道菜放多少佐料,蒸、炒、炸到什麼火候,如何能保證一個口味,是連鎖店必須面對的問題。

即便是有2000多家門市,熊貓始終堅持現場明火炒菜!為此,需要死磕每一個流程:菜品原料預先加工,再由配送公司送到各個分店。

所有調料都按配方事先備好,裝在固定的桶內,隨用隨取。每個店選擇「少而精」模式。菜品保持在20多種,把每一道菜做精做細,口味做到無可挑剔。

熊貓快餐覆蓋全美後,又踏入了國際化進程,這裡面,程正昌的妻子,蔣佩琪作為聯合CEO功不可沒。

蔣佩琪很早就已經預見到,熊貓需要一個系統,讓點餐更方便,讓熊貓更好地了解顧客喜歡什麼。

蔣佩琪身為電子工程學博士,親手了設計這個強大的系統,對熊貓餐廳的運營、財務、供應鏈來了180度的技術提升。

這個熊貓後台管理系統,除了讓點餐變得簡單、門市間還可以互相分享訊息,大數據可以分析和調配菜品,預估銷售和匹配訂貨需求,還能算出當天的浪費量!憑藉這一系統,隨便一個實習生,2個月就能獨自打理門市!

門市開到了2000家,但程正昌想得非常清楚,「不打算在中國開店,中國不需要熊貓快餐,那裡的競爭也太過激烈,我們是做給外國人吃的。」

對於未來的發展,程正昌樂觀地表示:「按照目前的進度。2020年,在世界範圍內,熊貓快餐將超過10000家。」

從無人問津的小餐館,到全球最大中式快餐連鎖,程正昌花了30多年。

之所以能做到這個地步,其中的奧妙無非兩條,第一條,用他的話說:「我是個不斷加快腳步的人,起步可能比較慢,但我到達終點,不見得會在別人的後面。因為別人在在睡覺的時候,我還在堅持不斷地走。」

至於第二條,就是前行的姿態,將每一個細節做好,死磕每一個環節,不斷地反思和提煉。用《食神》裡星爺的話說,就是「一字記之曰心」,凡事也不要你過度苛求,至少要能做到用心,這樣,人才能成長。

世界上的難事不可怕,怕的是沒有認真的精神,有時候我們不該怪運氣差,不該怪老天爺給沒給機會,而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做事,到底是否用心。

人可以投機取巧一時,但無法走一輩子捷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