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893話:這些故事中的「伏筆」你發現了嗎?

動漫聚集地     2018年02月05日

893話分析:莫嫌舉世無知己

本話屬於卡塔庫栗。精彩的人物表現可以彌補情節的不足。卡二實力圈粉,人氣再創新高。卡塔庫栗應該是2年後除多弗朗明哥外,尾田塑造得最成功的反派了。

本話只是標題有些失色,芙蘭佩這個惹人厭的小配角居然也能佔一話標題?

扉頁沒什麼可分析的,直接進入正文。

1.恭喜升級

昨天看了情報後,我的第一反應是:路飛居然還能站起來……

雖然路飛是小強中的戰鬥強,可這次是半個腹部都沒了啊!這還能接著打?那你和沙鱷、路奇戰鬥時不該倒下啊……還有魚人島輸血那次,簡直是BUG了。

這生命力,只有少半個臉還能虐赤犬的白鬍子可與之相比。

有人說以卡塔庫栗的見聞色會發現不了芙蘭佩?我覺得這只能說明卡二在全神貫注地和路飛打。見聞色是有範圍的,何況卡二強於預見性,不像艾尼路以範圍取勝。

卡塔庫栗的心不在場外,場內的一舉一動卻都逃不過他的眼睛。他看出來路飛「走神」了,這是不可思議的事。高手過招,不容半分差錯。卡二大概是這樣想的:以你的實力,難道會不明白如此粗淺的道理?還是說你在小看我?

卡二詫異之時,路飛取得了重要進展。

我覺得這一幕基本可以證明:路飛預見未來的能力已完全覺醒,不再像前兩話那樣時靈時不靈了。因為路飛已經被揍得半昏半醒,這一次是在接近「無意識」的狀態下躲過攻擊。

我相信這一下不是摔倒,是真的避開了。或許要避開卡二的速度還太勉強,但應對一般的攻擊已不成問題。尾田安排芙蘭佩這個角色的用意之一,就是襯托路飛的升級。

圓滿升級,可喜可賀。

2.卡二的「變心」

真沒想到卡塔庫栗會做到這種地步。這一幕的卡二帥爆了。

卡塔庫栗的心境變化很值得玩味。這一變化體現在三個方面:第一,主動摘下圍巾;第二,對同伴發怒;第三,承認路飛的實力;

倒退幾話,這三點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卡塔庫栗沒有像很多人期待的那樣,把偷襲者修理一頓。他做出了更驚人的舉動:主動在芙蘭佩面前摘下圍巾。

不久之前,幾名廚師見到了他的真面目,被他滅口。不久之前,他因真面目被路飛看到而心浮氣躁,導致見聞色失效。

現在,他主動向一群人露出真容,對嘲笑他的人無動於衷。

我想,他是被路飛感染了。他在路飛身上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卡塔庫栗也曾有過被人嘲笑的歲月。那時的他就像現在的路飛,拚命地戰鬥,卻像個小丑一樣遭人輕賤。儘管如今再無人敢輕視他這位四皇的副手,但擺脫童年的陰影談何容易。

我百度了一下,寬咽魚是鰻魚的一種,顯著特徵是咧開的嘴。尾田畫的簡圖很形象。

話說這群小兵是嫌自己命長嗎……芙蘭佩好歹是親人,你們算哪根蔥?是誰給了你們勇氣,梁靜茹嗎?

一個背負污點的天才是不幸的。天才註定要站在舞台中央,光環和污點都會在聚光燈下被無限放大。

再強的人也可能自卑。卡塔庫栗遮住嘴巴就是自卑的表現。這是他的心魔。

如今,卡塔庫栗戰勝了自己的心魔。路飛的精神感染了他。路飛可不懂什麼叫自卑,他的心中一片澄明,無半分渣滓。自信是強者的共同特徵。卡塔庫栗從路飛身上看到了另一種強大。論實力,路飛依然有差距,但他有強者的靈魂。所以卡塔庫栗認可了路飛,相信路飛是有可能超越自己的。

就像鷹眼認可索隆是真正的強者。

卡塔庫栗是從何時開始擺脫心魔的,無從得知。本話的轉折有點突兀,但還算合理。

誰會不敬重一個能改變自己內心的人呢?所以當吃瓜群眾嘲笑路飛時,卡塔庫栗怒了:

倒退幾話,卡塔庫栗可是個永遠保持冷靜的男人。現在他居然惱羞成怒。卡塔庫栗的怒有兩個原因:一是芙蘭佩嘲笑路飛;二是芙蘭佩干涉了自己的戰鬥。

路飛是自己尊重的對手。嘲笑路飛與輕視自己無異;

何況芙蘭佩耍小動作,等於不信任自己的實力。卡塔庫栗的自尊心很強。男子漢最不能容忍尊嚴被踐踏。膽小怯懦的烏索普明知不敵還是要和路飛決鬥,這是男人的尊嚴問題。

這一幕讓我想起了《龍珠》里天津飯與悟空在天下一武道會上的決戰,鶴仙人指使餃子用超能力牽制悟空,天津飯一怒之下反出鶴仙流。

面對卡塔庫栗的錚錚鐵骨,路飛的氣概毫不遜色。路飛向來反感卑鄙行徑,卻對卡二說錯的是自己。這一幕似曾相識:

這就是強者。強者不會怨天尤人。海賊的世界不存在法庭,沒有人會聽你講道理。

3.偶像文化之解構

芙蘭佩堪稱教科書式粉轉黑。我從中讀出了一點批判的味道。尾田通過芙蘭佩解構了現代社會的偶像文化。

有人說,偶像販賣的是理想。我不贊同。

應該說,偶像販賣的是幻想。

偶像,其實是粉絲幻想的產物。他們愛的只是自己想像中的人。所以當幻想破滅時,就會有芙蘭佩這種瞬間粉轉黑的人。說到底,他們愛的只是自己。對偶像的忠誠表白不過是為了釋放情感需求。

還記得去年十月初,某L姓男星公布戀情,掉了幾十萬的粉。用粉絲的話說:許你掙我們幾個億,但不許你談戀愛。這就是所謂的粉絲的愛。這在中國還算小兒科。據說日韓的偶像團體都和公司簽了合同不准談戀愛。偶像是粉絲幻想出來的情人,偶像談戀愛是對自己的「背叛」。

對偶像的愛,說到底都是虛幻。我們愛的只是一個建構出來的符號。偶像崇拜是大眾文化和商品社會相結合的產物,它在一定意義上替代了過去的宗教信仰。科學與理性在意識形態領域佔據統治地位後,宗教的權威性被瓦解。人們需要尋找新的精神寄託,偶像文化應運而生。但是偶像崇拜又不似宗教信仰那樣穩定。

尼爾波茲曼最先提出這是一個「娛樂至死」的時代。讓鮑德里亞指出現代社會被符號化了。人們消費的更多是商品的符號意義,而非使用價值。偶像崇拜是精神消費,偶像是純粹的符號化產物。

在這個大眾傳播與商品經濟緊密結合的時代,很多東西都是符號的狂歡。我們需要精神寄託,但真的不用太當真。

現在,我從尾田的筆下讀出了和鮑德里亞一樣的批判味道。能用漫畫表現這類嚴肅話題,連「大家」都不足以概括其成就。

現代人壓力大,需要精神寄託,喜歡某個偶像也不是壞事。我家裡的牆上至今還掛著偶像的海報。不過像芙蘭佩這樣的人實在討厭。她的能力是像氣球一樣,可以通過給身體充氣浮起來,也可以把氣息像砲彈一樣吐出去。這個能力很像《美食的俘虜》中的蠱林巴奇。這傢伙在《美食》中的人氣還挺高呢。

我給你講人生,你卻只看到我的顏值……小丫頭不可教也。卡塔庫栗轉身一嘆時倍顯落寞。

還讓卡塔庫栗受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就算照片被曝光又如何?你還真以為萬國是娛樂圈啊?卡塔庫栗作為團裡第二戰力,是不可或缺的人物。就算別人嘲笑他的臉,卡塔庫栗的地位也無可動搖。

偶像只有在和平富足的社會才有生存土壤——芙蘭佩啊,這裡可是武力決定一切的海賊世界,沒有人真的把你放在眼裡,孩子你太天真了。

路飛和卡塔庫栗用霸王色實力回應(這個「也」字可以斷定卡塔庫栗會用霸王色):

人氣天后在壓倒性的實力面前像根枯草一樣倒下了。這才叫力量,人氣高有屁用。

用巴托洛米奧的話說,我不需要一群垃圾崇拜者,我只需要旗鼓相當的對手。

莫嫌舉世無知己,未有庸人不忌才。男子漢的戰斗莊嚴而殘酷,愛做夢的小鬼請走開吧。

(趁機回憶我最愛的塞尼奧爾)

這個分鏡意味深長。卡塔庫栗撕爛了衣服,背後是不省人事的人氣女王。這象徵著卡塔庫栗徹底拋棄了偶像包袱。他要做回真正的自己。

我想,或許卡塔庫栗以後會始終以真面目示人,就像《死神》裡的狛村左陣。卡塔庫栗似乎沒有滅口的意思,他也不至於殺了親妹妹。我相信他是一個真正愛護家人的哥哥。

最後這一幕把氣氛炒到了最高潮​​。尾田用一整頁描繪兩個男子漢的對峙。

儘管立場不同,但我相信這一戰後,兩人會成為惺惺相惜的對手。海賊的世界,男人要先論拳,再論酒。

下次見面時,或許能坐在一起,把酒言歡,就像櫻花樹下的羅傑與白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