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破天驚!馬航MH370神秘乘客揭秘,他們有可能還活著!——【魔鬼的天空】馬航MH370調查報告

忠政快訊     2017-05-13     檢舉

石破天驚!馬航MH370神秘乘客揭秘,他們有可能還活著!——【魔鬼的天空】馬航MH370調查報告 作者簡介:劉鐵俠(Dennis Liu),美籍華人。長期從事美國政治、軍事、金融的研究和活動,著有巨作《魔鬼的奸計》(911真相調查報告)一書,2006年香港轟動出版。在美國曾經開設源豐泰金融投資公司,擔任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公司資深投資顧問、華爾街大鱷摩根斯丹利(Morgan Stanley)資深副總裁、美聯投資公司(Wachovia) 資深副總裁等要職,對美國及國際政治有獨特的見解和深邃的剖析。 作者郵箱:[email protected]

————————————

來源:紅德智庫特約專稿

目錄:

1. 馬航370飛機失蹤之謎

2. 馬航370飛機飛行之謎

3. 美國海軍基地Diego Garcia之謎

4. 馬航370飛機的貨物之謎

5. 馬航370飛機的乘客之謎

PS:本文是馬航系列(四、五)的合集

好, 回到馬航370。

一架滿載239名乘客的民航飛機,動用了國家級的全世界獨領風騷的航空電子技術、「遙控劫持」去到一個如此高度機密、設施先進的軍事基地,那麼, 讀者一定會好奇,為什麼?

理由很簡單,飛機上有某些國家、或者某些組織以及公司所需要的東西。大家知道,一架破飛機本來就不值幾個錢, 飛機上載裝的貨物、或者飛機上的乘客(人力資源),才是真正的「寶貴資產」。

我們先來看看飛機上的貨物。

至今,根據馬來西亞政府公布過飛機上的貨物清單,並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當然,真正「值錢」的東西絕對也不會出現在貨物清單上的。但是,非常有可能的是,貨物本身也許就是個迷, 為「劫機」的真正目的-擄取人力資源、為轉移目標而布下的「迷魂陣」!

大家來看看這個消息:

在馬航370航班飛機「被劫持」後的6天後,既2014年3月14日,《歐盟時報》(EU Times)刊登了一篇文章,而這篇文章是根據俄羅斯軍情系統格魯烏(GRU-前蘇聯格魯烏將軍的縮寫)所透露的信息,內容大致是:在印度洋的塞舌島上,有批可疑的物資、可能是有關生化甚至是核材料,被裝載到掛美國國旗的貨櫃貨輪「阿拉巴馬」號上, 而這條貨船後來曾經停靠過馬來西亞港口。

負責押運這批「危險物品」的, 是兩位美國海軍「海豹」特種兵,43歲的馬克甘迺迪(Mark Danial Kennedy不是美國前總統甘迺迪家族的親戚)、和44歲的傑夫雷諾茨(Jeffery Keith Reynolds)卻在船上雙雙「離奇死亡」。 而這兩位武功高強的海軍特種兵,是美國維吉尼亞州名叫「三叉戟」的安保公司的僱員,而這家安保公司,是由美國海軍的高層軍官成立,專門負責美國絕密的生化及核材料的押運,是美國海軍部上層「圈內人」的三產。

而那個期間,中國正好在北京舉行全國的「兩會」,於是,有人「暗示」這批危險貨物被恐怖分子「劫持」,並裝上了馬航370航班,準備對北京實施「生化恐怖襲擊」。

但是,不管怎麼樣,《歐盟時報》的第一段的描述,卻露出了「馬腳」、一語道破天機:馬航

370航班飛機被劫持到印度洋的美國海軍基地-迪亞哥嘎西亞。報道第一段原文:

A new report circulating in the Kremlin today prepared by the Main Intelligence Directorate of the General Staff of the Armed Forces (GRU) states that Aerospace Defence Forces (VKO) experts remain 「puzzled」 as to why the United States Navy 「captured and then diverted」 a Malaysia Airlines civilian aircraft from its intended flight-path to their vast and highly-secretive Indian Ocean base located on the Diego Garcia atoll.

克里姆林宮今天流傳一份由格魯烏(GRU)總參謀部軍情處的新報告,(俄羅斯)防空(VKO)專家至今「困惑」為什麼麼美國海軍「擄獲並轉飛」一架馬來西亞民航飛機航班,從其原定路線到美國海軍位於印度洋上迪亞哥嘎西亞島的巨大高度機密的軍事基地。

好了, 文章的第一段關鍵詞是「美國海軍-「虜獲並轉飛」-到迪亞哥嘎西亞島」。。。

這樣, 馬航370航班飛機被劫持飛往迪亞哥嘎西亞島已經沒有懸念。

接下來的問題是,有證據嗎, 飛機上有生化武器?有證據嗎,有恐怖分子要「恐襲」北京?還是,這些「煙幕彈」本來就是遙控電子劫持馬航370航班周密計劃的一部分?

是的,萬一, 不是萬一, 而是一定會:以後當中國政府向「劫機者」興師問罪、要飛機要人時,真正的「劫機者」可以這樣冠冕堂皇地回答,當然, 是通過非正式的渠道:對啊,飛機上有生化武器,並且,飛機上有兩位持伊朗護照的乘客,有恐怖分子「嫌疑」。我為了你好啊,為了北京的安全,我把飛機先劫持了, 飛往我的基地進行「緊急處理」, 以策安全。

好, 如果中國政府說,既然你把飛機「劫持」到你的軍事基地,表示飛機沒有墜毀。那麼,飛機是馬來西亞的,我也管不了。但是, 乘客是中國人, 你把人還我。

還人?沒門。馬航370飛機上滿載「特殊」的生化病毒,乘客死的死、傷的傷,我們已經在做緊急處理和隔離。你要人, 你有「特殊」的抗生素、防禦藥、疫苗、血清嗎?你要回去的不管是死人還是活人, 身上沾滿病毒。萬一生化病毒傳播開來, 可不是鬧著玩的,要死成千上百萬人呢,你擔當得起嗎?你中國政府不是天天信誓旦旦向全世界宣布,中國是個負責任的國家嗎?!

就這樣,中國政府真是「啞巴吃黃連」,不但破心碎肺,有苦說不出,而且,還欠人家一份「大人情」啊。高超啊,實在是高招, 天才的傑作。這樣的話理由充分,無懈可擊。活剜了你的心肺,你還欠人家工錢呢!

果然,馬航被劫持的兩天後, 來自美國的消息稱,有4架大飛機,滿載專門負責生化病毒的美國疾病防禦中心(簡稱CDC-Center of Disease Control)最為頂尖的傳染病毒專家,火速趕飛印度洋的迪亞哥嘎西亞美國海軍基地。

但是,到目前為止, 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馬航370航班飛機上有生化武器。 《歐盟時報》的報道,僅僅是根據俄羅斯軍情系統格魯烏的「推測和評估」(又扯進俄羅斯、把自己推得乾乾淨淨),也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有所謂的恐怖分子。

但是,不容置疑的是,4架美國飛機上飛往迪亞哥嘎西亞的美國生化專家,確實肩負重任,為4個月後2014年7月17日慘遭「擊落」在烏克蘭俄羅斯邊境的馬航17次班機、另外一架遭受劫難的馬航民航飛機,有著特殊的「使命」。有機會另文與讀者細述。

但是,值得引起我們深思的是:飛機上真的全部是美國疾病防禦中心的醫生和專家嗎?

未必。

那麼,除了故意釋放這樣的秘密信息, 為了讓人相信飛機上有生化武器、繼續來圓這個「生化攻擊」的謊言之外、4架飛機上極有可能還滿載的是大量的美國高端計算機信息處理專家、及情報機構的「刑訊專家」、和相關的「刑訊器材」。當然,這些「器材」要比老虎凳、烙鐵、皮鞭、棍棒、刀鉗、鋼鉆等「硬體」來得文明一些,卻可能更加殘酷、有效。

因為, 飛機上幾百個人的計算機及手機裡面儲存的信息,有些可能還是機密的、經過加密編排的,光靠幾個人是不夠有效地下載、解密、保存這些信息的。這是個巨大艱難的工作,需要一個專家團隊, 這點不容置疑。

而且,毫無疑問的是,馬航370飛機上的乘客所攜帶的計算機和手機裡面的信息,價值連城。而飛機上有些有「價值」的乘客,未必會乖乖就範,自願地招供他們的身份、旅行目的、肩負的任務、及商業、和國家機密。

這就是為什麼,眾所周知,當馬航370飛機失蹤的消息傳到北京後, 有許多飛機上乘客的家屬,馬上撥打了他們在飛機上親屬的電話,有些甚至試用QQ來聯繫。結果是,電話和計算機的連結都沒有問題,只是,沒有人應答。這些, 在當時的飛機場電視實況採訪中, 許多乘客家屬這樣表示的。後來, 有19位飛機上乘客的親屬,寫下「宣誓」的證詞,誓誓旦旦地宣稱,他們打在飛機上親屬的電話時,有聽到電話的來電鈴聲,表示手機完好無損。

這裡有個小插曲:當時, 許多乘客的親屬地追問馬來西亞在北京召開「災情發布會」的馬方工作人員,強烈要求馬來西亞政府說出真相,有些甚至向馬方工作人員丟擲飲水塑膠瓶,以表憤怒和不滿的心情,飛機到底去了哪裡?如果飛機墜毀的話, 怎麼飛機上乘客的手機計算機還沒有毀壞?

於是, 在北京的馬來西亞工作人員一一記下這些乘客的親屬所提供的電話號碼,表示會讓馬來西亞政府的電訊機構來調查。第二天,出人意料的是, 馬方的發言人在「災情」發布會上,宣布了一個當時震驚全世界的信息:跟據調查追蹤這些電話號碼,你們的親人在美國!

一石激起千層浪。於是,群情譁然,不明真相的馬航370飛機上的乘客馬上把箭頭指向馬來西亞政府,到什麼時候啦,還在忽悠大家、隱瞞真相,造謠撒謊。

當然,簡單的道理是,當馬航370航班飛機被「劫持」到迪亞哥嘎西亞島的海軍基地時,島上所有的通訊設施是由美國的通訊公司承包商建造,在國際訊號通訊編排的序列里,這些原始碼理所當然的歸屬於美國。於是,乘客在美國!

儘管,後來馬來西亞政府有重新「矯正」這個「錯誤」,但是,這個不能說、不敢說的秘密也就藉此公開啦。

當然啦,這也是常識,在飛機上乘客的計算機和手機里的信息信息沒有完全被下載、儲存、處理(竊取)前,劫機者是不會損害所有乘客的通訊工具的。

因為有理由相信,飛機上的乘客、及他們所攜帶的信息信息,才是把馬航370劫持到印度洋中心絕密的美國海軍基地的最終目的。

既然,馬航370航班飛機上的貨物之謎-所謂的生物武器極有可能僅僅是個「烏龍」、也就是真正的劫機者故意擺下的「迷魂陣」,作為自己策劃「劫持和擄走」馬航370飛機的藉口和「牽強附會」的理由,那麼,剩下的唯一一個邏輯上關鍵的原因、和真正的動機:那就是飛機上的「人力資源」- 乘客。

首先, 我們來看看飛機上總共239名的人數中,有227名乘客和12名機組人員。其有154名為中國籍, 包括一名台灣省籍乘客和一名嬰兒, 其餘的多數為馬來西亞國籍、及零星的14個國家的無辜乘客。當然, 還有兩位作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伊朗藉乘客,以掩人耳目,用偷來的假護照登上飛機,試圖偽造飛機有恐怖分子的假象。

飛機乘客中,有60幾位中國的藝術家及親屬,去吉隆坡參加了在當地舉辦的山水畫展; 另外有60來位中國華為、中興和中國電信的電訊工程師和通訊安全管理人員(也就是通訊安全方面的專家, 這是關鍵詞),參與了為馬來西亞鋪設馬六甲海峽光纖電纜的工程競標。

而最為引人矚目的乘客,是飛機上的20位美國德州聞名遐邇的美國國防部承包商通訊公司飛思卡爾公司(Freescale)的技術專家。其中有12名為馬來西亞藉,8位是中國公民,其中4位是蘇州藉的。而這4位飛思卡爾中國藉計算機工程師,才是最有價值的乘客,是國際「黑手」組織劫持馬航370航班飛機的真正原因。下面會有詳細分解。

好,回到飛機上的乘客。

根據馬航370飛機航班的乘客名單,飛機上有一位白人乘客「就是我們俗稱的歐美外國人」。 而這位乘客, 是飛機上唯一的一位白人乘客(其他的兩位義大利和奧地利名字的「白人-外國人」乘客, 後來被證實他們的護照是被伊朗乘客「冒用」),是美國藉,身份撲朔迷離,叫菲利普伍德(Philip Wood)。

這位神秘的背景特殊的白人乘客伍德先生,他的公開身份是美國IBM計算機公司在中國的最高級別的負責人,就是總經理之類的,主管IBM在北京和深圳的分支機構。這位伍德先生名義上是計算機專家,專長計算機技術安全事務,類似信息解密、防泄、追蹤、分類、歸檔等,但是實際上,他卻是一個資深的美國政府機構的「情報專家」 (security expert)- 或許,有可能也是間諜。

而他在北京的女朋友(也有可能是工作上的「拍檔」), 也是資深的美國政府派駐北京機構的「圈內人」和計算機專家,叫莎拉巴伊茲(Sarah Bajc),是北京美國大使館內的商務參贊和高科技顧問,可以自由出入美國領事館,並且曾經在美國聯邦國際貿易委員會擔任要職,與曾經出任美國商務部部長、和前美國駐北京的華裔駱家輝大使(Gary Locke)也是來往頻繁,關係密切。可想而知,她與美國政府機構千絲萬縷的密切關係,顯而易見。

美國計算機公司IBM的全名是「國際商業機器」(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當然眾所周知, 是美國計算機行業的「祖師爺」。儘管,美國的計算機公司在過去20多年的群龍相爭、百虎相鬥的劇烈競爭下,像微軟、甲骨文、英特爾、臉書、谷歌等枚不勝舉的計算機公司早已經猶如雨後春筍地湧現,占據各大山頭,壟斷全世界,曾經的「老大」IMB公司已經是老驥伏櫪,昔日黃花。但是,卻還在苟延殘喘、拚死維護著最後的一塊肉餅和「老大」地位, 那就是:掌管著美計算機國行業的「靈魂」- 計算機信息儲存。美國「龍頭」級計算機公司像微軟、谷歌、臉書之類的巨量信息和大數據、美國政府機構像中央情報局、國家安全局、國防部等掌控國家命運的機構,當然, 這些機構的重要信息,也由IBM來儲存、保管。

但是,在這位菲利普伍德離開中國後、登上這架被劫持的馬航370飛機前,發生了三件離奇而神秘、令人膽戰心驚的事情。

頭兩件事,就是他在北京和深圳分公司的女性助理,分別在下班時在地鐵里離奇猝死。

第三件事, 就是他神不知鬼不覺地回了趟自己的老家-美國德克薩斯州(也是飛思卡爾公司所在地),在那裡,他卻忘記了(或者故意留下)自己的兩個手機,一個是他工作業務用的,另外一個是他的私人手機,悄悄地到了馬來西亞的吉隆坡,秘密登上了馬航370航班。為什麼說他是秘密登上了馬航370航班呢?因為他自己的父親就住在馬來西亞吉隆坡,他不僅沒有順道去看看自己的老爸,而且,連個電話問候也沒有。顯然,他不想有任何人知悉他的行蹤,這點可以肯定。

1. 那麼好,這裡不難看到的關聯是,這位叫菲利普伍德的乘客,是計算機專家,而他的東家-IBM公司(當然是名義上哈哈),掌管著全世界最為先進的計算機信息儲存技術。他神不知鬼不覺登上飛回北京馬航370飛機,顯然,並不是偶然或者巧合,有理由相信,肩負著特殊的秘密任務。

5.馬航370飛機航班上的乘客之謎

好, 回到馬航370。

就在全世界超過27個國家踴躍參與在茫茫大海中搜尋馬航的蹤跡、心急如焚地迫切想知道馬航370飛機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及馬航370飛機在哪裡的時候,在2014年3月18日, 也就是馬航370飛機失蹤的10天後,在北京的這位巴伊茲女士(菲利普伍德的女朋友), 收到了這位叫菲利普的馬航飛機乘客,用蘋果5S發出的一張神秘而漆黑的自拍照,和一封用語音密碼發出的SOS求救信。密碼求救信的內容如下:

「我所在的航班被不明身份的軍人劫持,並被扣為人質(被蒙上眼睛或者帶上頭套)。我被未知的軍事人員扣為人質(戴著頭套)。我為IBM工作,在劫機發生時,我想辦法將我的手機藏在了我的屁股里(也可能是褲襠里的意思)。他們把我和其他的乘客分隔開來,我現在一個牢房裡。我的名字叫飛利浦·伍德。我想我被下了藥並且無法清醒的思考。」"I have been held hostage by unknown military personal after my flight was hijacked (blindfolded). I work for IBM and I have managed to hide my cellphone in my ass during the hijack. I have been separated from the rest of the passengers and I am in a cell. My name is Philip Wood. I think I have been drugged as well and cannot think clearly."

這就是這位菲利普伍德發出的自拍照

顯然,從這張漆黑的照片上根本看不出任何東西,但是,從蘋果手機發出的信息,「內行」的人士可以根據簡單的操作,選擇屬性-摘要-高級,就可以進入「可交換圖像文件信息(EXIF)」功能, 並利用GPS和谷歌地圖的坐標定位來追蹤發送信息的來源地。令巴伊茲女士大吃一驚的是,根據信息的來源追蹤、及語音信息破譯,她的男朋友乘坐的航班飛機(馬航370)被人劫持, 而且就在美國的海軍基地迪亞哥嘎西亞!

這還了得。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啊。她和她的男朋友可是「特殊身份」的人士啊,儘管也許她不知道菲利普伍德為什麼登上那班馬航370的飛機(前面提到因為伍德把自己的兩個手機都留在自己的老家德州),但是有一點她明白,菲利普不是什麼「普通」的乘客啊。

於是,她馬上展開了營救行動。首先她向北京的美國大使館、並且通過她的關係,向美國國務院、五角大樓、美國的海外情報機構、甚至是中央情報局求助,要求救人, 並調查為什麼他的身份特殊的男朋友, 會被人劫持到美國的海軍基地。

6天後,在3月24日,神通廣大的巴伊慈女士通過關係,聯絡上北京的美國最有影響力的CNN和英國的BBC電視台,並進行了有視屏記錄的採訪。

採訪中,全世界為之震驚:她宣稱馬航370航班飛機停在美國的迪亞哥嘎西亞海軍基地,飛機上的乘客都活著(她的男朋友菲利普就是證明),並出示了她收到的信息作為證據,而信息的來源的確是-迪亞哥嘎西亞!她並聲稱,飛機在降落迪亞哥嘎西亞前的飛行中,並得到兩架戰鬥機的護航。

菲利普伍德還是個「情報專家」,受過特殊訓練,在緊急的情況下要私藏個手機, 應該不是個難事。他在求救信里所說到的飛機被不明軍人劫持、他被和其他的乘客分隔開來、被關到小牢房的情況是,極有可能他向這些軍人「暗示」了自己的特殊身份,或者,把持、看管馬航370航班飛機的軍人已經得到「通知」,這位是「自己人」而免以搜身,受到了特殊的「照顧」。

而他提到的「被下毒」, 自己神志不清、無法清楚地思考,極有可能是飛機在被遙控劫持後,通過飛機上的通風系統,散播了麻醉劑, 讓所有的乘客癱瘓在椅子上昏睡, 無法動彈。這樣的話, 可以有效地防止飛機上的有些重要乘客,當他們意識到飛機被劫持、或者不是飛往北京的話,將計算機和手機里的「信息」及時刪除、或者銷毀。

既然,劫持的馬航370飛機的目的,是因為對飛機上的一部分乘客「感興趣」的話,那麼,這些乘客也不會是「一般」的乘客。

當飛機在泰國灣被劫持、開始改變航嚮往西飛行、在橫跨馬來西亞大陸的山巒之間高高低低、上下顛簸穿梭飛行時,這些「覺悟高、警惕性」強的乘客可能會意識到,飛機不是飛行在南中國海上空,特殊和緊急的狀況顯而易見。試想,當馬航370飛機被遙控劫持、改變了航向,不是往北京的方向飛行的話,而且飛機的飛行識別儀被關閉、通訊系統被屏蔽,機艙內的12 位機組人員會不驚慌失措、 叫爹喊娘、或者向乘客通報這個「災難」嗎?

所以,有必要讓飛機上的所有的乘客「睡覺」。

早在2003年8月,有位叫馬瑞塔(Jose Paul Marreta)的美國飛行專家, 設計並申請獲得了美國的專利、並且被波音公司採用,那就是在美國波音飛機的通風系統上,秘密安裝可以通過遙控散播麻醉劑、或者毒劑裝置。當然, 當時的設想是萬一飛機上真有恐怖分子來劫持飛機、或者製造暴力血腥事件話,遙控啟動飛機上的麻醉劑散放系統, 就可以讓恐怖分子和乘客「乖乖入睡」,順利將飛機再「劫持」回來, 以安全降落。

而且要知道,前面有提到,「剛巧」這架馬航370的飛機,在2月24日,差不多2個多禮拜前,剛剛做過全機的「大維修」。這樣,讓飛機上乘客癱瘓的「迷幻幻劑」,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裝載入飛機的通風系統。

現在有理由相信,這位神秘的菲利普伍德白人乘客, 已經不那麼神秘了。他在飛機上的使命,非常有可能的是,在飛機上萬一有緊急的情況下、可以及時、有效地「搶救」一切可能被其他乘客刪除、銷毀的計算機、手機里的信息資料。當然,在沒有到這個緊急的地步, 策劃「遙控劫持擄走」馬航370的「智囊團」,是不會向他透露全盤計劃、及飛機的目的地的。他在迷糊和慌亂中,不明白髮生了什麼,莫名其妙地被關押在黑牢里暗無天日好多天。他只知道飛機被劫持、自己可能處於極度的危險中,生死未卜。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安全及完成「光榮任務」,他向自己的女朋友、及外界發出了泄露馬航370航班飛機「天機」的求救信。

為什麼這位IBM的計算機專家被打入「冷宮」(不是冷宮是黑牢)而置之不理多天、以致他狗急跳墻、不惜「違反紀律」而向外界暴露自己的行蹤?理由簡單,前面提到,劫持馬航370飛機到美國海軍基地迪亞哥嘎西亞後的第二天,美國就派遣了4架大飛機飛往迪亞哥嘎西亞島, 當然,飛機上有的是計算機通訊專家和團隊,他的「光榮任務」已經圓滿完成,作用和價值也無法再體現,所以被遺忘在迪亞哥嘎西亞美國海軍基地的黑牢里,理所當然。

兩位伊朗藉乘客的「疑雲」。

就在馬航「失蹤」的第二天, 也就是3月9日,倫敦的報紙《電報》(The Telegraph)迫不及待地報道說,飛機上有兩位伊朗藉的乘客,冒用了別人的假護照,登上飛機。這兩名可疑的乘客是向中國南方航空公司購買的票。而中國南方航空的與馬來西亞370航班是俗稱合作航班(Codeshare,航班編號748),而兩張飛機票號碼分別為7842280116099和7842280116100連在一起,表示這兩張機票是同一時間、同一旅行社或者售票處購買的。而購買飛機票的這兩份假護照,分別是利用奧地利籍的科澤(Christian Kozel)、以及義大利籍的馬拉爾迪(Luigi Maraldi)失竊的護照偽造的。

前面提到,先是《歐盟日報》報道馬航370飛機上可能有「生物武器」;現在, 輪到英國的《電報》報道馬航370飛機上有假冒護照的乘客登上飛機,劫持馬航370 飛機的「國際團隊」,可真是緊鑼密鼓、配合默契。

好,既然是中國南方航空公司的出售了這兩張飛機票,給兩個伊朗乘客,而且,可能的劫機恐怖分子。既然是冒用別人的「假護照」,那就是, 中國南方航空公司沒有嚴格審查這兩位乘客,因為護照早就註銷。言下之意,中國南方航空公司, 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而且,當時無恥的西方媒體, 正在暗示飛機上有恐怖分子「劫持」了飛機。。。

自從美國自演自導的911恐怖攻擊後, 伊朗、敘利亞和北韓都被美國列為「邪惡軸心」,在西方國家的制裁、和開動的宣傳機器緊鑼密鼓的「抹黑」下,似乎只要提到伊朗,公眾的第一反應和聯想就是恐怖國家、贊助恐怖組織、培養恐怖分子等之類的「標籤」。如同編造911的「恐怖分子」的伎倆雷同,在馬航370飛機「失聯」的第二天,就神速地「鎖定」飛機上有冒用假護照的「嫌疑」乘客,這個分明是「誘導」大眾的視線,去往「伊朗乘客- 假護照 - 恐怖分子- 劫持飛機」的公式上,去尋找馬航370飛機失蹤的答案。並且,高技巧地「栽贓」中國南方航空公司的「暗示」的用意不言而喻。

但是,弄巧成拙、相互矛盾、漏洞百出的問題來了:

第一, 如果是因為這兩位奧地利和義大利人報失了護照(不會是馬航失蹤後才報失的吧),而當局知道有冒用假護照的乘客上飛機,那麼,這兩位伊朗乘客他們怎麼可以登上飛機的?要知道,全世界所有的航空公司都有與發行護照的國家連網,拿被註銷的護照、或者假護照想登機的話,是上不了飛機的,因為幾乎全世界所有的國際機場都配備「臉部辨認」(Facial Recognition)技術的計算機系統;如果這兩個伊朗乘客拿著別人的護照企圖「混蒙過關」,不僅登不上去飛機, 而且會被馬上拘留,尤其在像馬來西亞這樣的穆斯林國家。

圖為臉部辨認技術示意圖

第二, 如果,這兩位伊朗乘客真的用假護照成功「混上」飛機,表示他們的護照可以「亂真」、可以「騙過」馬來西亞的機場安檢。那麼,有理由相信表示,他們的護照不假。盜用別人假護照的說法從何而來?

第三, 如果真的是這兩本護照被盜用,要知道,可以是任何「歹徒」在冒用。一個護照上是奧地利人,另外一個是義大利人,那麼倫敦的報紙所得到的信息渠道,是怎麼確定那兩位使用「假護照」的乘客,是伊朗人?憑他們在監控系統里的錄像嗎?要知道幾乎所有的中東國家的人長相都差不多, 為什麼一口咬定是伊朗國籍的?是不是「伊朗乘客-假護照-恐怖分子」的煙幕彈早就「內定」?

第四, 製作「假護照」是個複雜的程序,在今天精密完善的高科技計算機時代,是個高難度的「技術活」。幾乎可以肯定,這是國家級情治系統才具備的「強項」。任何一本護照上的照片、水印、序碼、編排都有身份密碼, 需要內部系統的確定和默認, 兩個19、20來歲的伊朗毛小子,會有這樣的「人脈」和「資源」嗎?

第五, 報道還說,這兩個伊朗乘客的護照是在馬來西亞吉隆坡買的。那就奇怪了,英國的新聞媒體怎麼那麼快就知道得那麼清楚?從什麼「渠道」得到這樣的信息?還是,賣護照給他們的人,本來就是他們安排好的「黃牛」和他們的「工作人員」?

如果這樣,可不可以有理由這樣相信:兩個伊朗人乘客也是他們精心策劃的一部分、通過「內線」順利「暗度陳倉」馬來西亞機場安檢、安排送上飛機的?甚至,或許根本是「無中生有」,簡單的程序是,只要在馬航370航班飛機的乘客名單上輸入兩個名字就好,再利用媒體散布消息,飛機上有沒有伊朗乘客根本不重要,反正不會有人從馬航370飛機上回來,去澄清事實。

顯然, 這個伊朗乘客的「新聞報道」,是馬航370劫機者事先策劃的大迷局中的小「迷局」,為的是誤導大眾, 與《歐盟日報》所說的飛機上有可能的生物武器有著「同工異曲」之妙,遙相呼應,目的就是分散公眾視線、製造混亂信息、來誤導搜尋馬航370的方向。而這樣的「誤導」,顯然低估和羞辱了大眾的智慧,聰明反被聰明誤, 畫蛇添足,反而露出了馬腳和破綻。

也許, 這兩個伊朗人來就是他們飛機上的「行動人員」的一部分。但是 , 這個不重要。

好,回到主題。馬航370飛機上的中國乘客,才是劫機者垂涎三尺的目標。

再來看看前面提到的飛機上的中國乘客,60幾位華為、中國電信、中興電訊公司的技術人員和專家, 他們也許並不是劫機者的「主要」目標, 而是順手牽羊的「外快」。這些中國的工程師乘客,是去吉隆坡剛剛參加與馬來西亞政府舉行的項目簽訂合同儀式,參與了設計和興建馬來西亞在馬六甲和印度洋的海底光纖電纜工程項目。

儘管,大部分乘客僅僅是項目的工程管理、財務分析、預算控制等普通的工程人員,但是有些乘客是通訊信息的「安全專家」,負責光纖電纜的信息接收、輸送過程中的加密、破譯、和安保工作。同樣,具有非凡的價值。

無疑,在蔚藍無垠、風景絢麗無限的馬六甲和印度洋上,有著中國石油進口的「生命線」。有些國家必然會擔心, 中國可以跟馬來西亞合作,共享信息而監視美國、澳大利亞、印度和其他西方國家在此海域的海軍活動, 尤其是,美國的核潛艇。

圖為馬航中國籍乘客家屬

所以, 這些乘客身上的計算機、手機里有著重要的絕密資料和信息。技術上講,如果海底光纖電纜的信息發送是與人造衛星接軌的話,信號輸送的頻率和波段,運作系統的原始碼, 通訊的頻繁間隔密度,還有防火墻等接收終端的密碼等等, 都會「失竊」暴露。另外,與馬來西亞政府的合作工程的結構、合同框架、及細節,也將暴露無遺。 而且,如果中國政府與馬來西亞政府在這個項目裡面,有什麼「內幕交易」的話,無疑,也同樣會變成別人的「把柄」。

總之,這些中國乘客身上乘攜帶著珍貴的資料和信息,所以,美國的計算機「安全」專家菲利普伍德,必須在飛機上隨時待命;而且,飛機上的乘客必須「中毒」 睡覺,免得他們刪除、毀壞計算機、手機里的信息。也這就是為什麼,當飛機被劫持去迪亞哥嘎西亞美國海軍基地後,飛機上乘客的手機都是完好無恙,保持在運作狀態。

儘管如此, 很遺憾的是,這些乘客還不是馬航370的「主角」,他們是喪心病狂的真正的劫機分子一石雙鳥的「陪客」。而劫機「高級黑手」的最終目標,是4位來自於蘇州的中國計算機工程師。他們的姓名是, 根據譯音,王培東(Peidong Wang)、陳志軍(Zhijun Chen)、程志宏(Zhihong Cheng)、李英(Li Ying)。

首先,我們有必要先在這裡介紹一下,這4位工程師的老闆-就是前面提到的美國德州飛思卡爾(Freescale)公司的神秘背景。

坐落在美國德州奧斯汀的飛思卡爾公司,雇有各大精英員工2萬3千多名,主要的設計和生產地在馬來西亞的吉隆坡(不難解釋為什麼飛機上有12位馬來西亞藉的乘客),在中國的北京、天津、上海、成都、蘇州等地,同樣有著分公司及生產設施。名義上,這是一個以生產半導體晶片的通訊公司,但是, 不為外界所悉的是,這家曾經是摩托羅拉下面一個部門的公司,卻是以新型而獨特的「隱形通訊」技術,成為美國國防部先進武器研究總署(DARPA)的「新貴」,並成為美國國防部下屬最大的非武器製造承包商。

所謂「隱形通訊」,當然這個機密程度不是像筆者這樣的非技術人員、及寫書的「局外人」所能窺覬。但是顧名思義, 也就是說這種技術在通訊過程所發出的所有信號、訊號、電碼、頻率輸送等電波,可以隱形而無法被偵查到。簡單地說, 從小型的竊聽錄音到大型的艦艇之間、甚至地面與人造衛星之間的通訊, 將以屏蔽。傳統的保密技術是 ,我有最為先進的密碼科技,將所有的通訊符號數字化編譯,在通訊時實時被你偵查及攝取,外界也無法破譯。但是,飛思卡爾公司的這種所謂的「隱形通訊」技術,就是能連這些通訊的波段或者電波,都無法被發現。神奇了吧。

就在馬航被「劫持」的4個月前,也就是2013年的11月,飛思卡爾公司的董事會增加了一個大有來頭的新成員和新任掌門人及「軍代表」-瓊安邁瓜爾(Joanne Mcguire)。這位有著幾十年美國國家及全球安全事務資歷的女士,曾經是掌管美國最為先進和絕密的飛機製造商「翹楚」-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的太空部門達30年之久,而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以生產全世界飛行速度最快、飛行高度最高的U-2和SR-71黑鳥偵察機而聞名與世。

她獲得過美國國防協會的傑出成就獎,得過加州理工學院卡門榮譽獎, 而加州理工學院的卡門教授(Von Karmann)就是曾經是中國飛彈專家錢學森的老師。她得到哈佛大學的青睞, 應邀為美國國家與國際安全事務資深管理人財課程講課,為美國國防部培養新的「接班人」-派駐各大軍火承包商的「軍代表」。邁瓜爾女士可謂是美國國防工業安全事務的傑出人才,也是美國國防部下屬先進武器研究總署一員大將,在美國國防、情報領域有著資深的背景、和高級別的絕密檔案的審閱許可(clearance),以監督美國軍火商實時完成美國五角大樓的頂尖項目, 而聞名與業界。

圖為飛思卡爾公司晶片宣傳圖

而飛思卡爾公司的大老闆,當然名義上都是大基金公司類似黑石(Black Stone)持股擁有,但是真正的隱形大老闆,就象是富可敵國的猶太大財閥雅可勃羅斯柴爾德(Jacob Rothschild)家族、及雲集美國黨政軍情憲大佬級人物的大財團卡拉集團(Carlyle Group)。這個集團的大股東有美國前參議兩院的重量級人物、有前國務卿、國防部長、副總統、甚至前總統;而老布希總統,也是這家集團公司的大股東。這個集團公司掌控著美國的國防工業, 是名副其實的美國黨政軍情憲重量級「圈內人」的三產公司。

那麼, 這樣一個優秀的「重量級」的美國國防安全專家,為什麼突然出任像飛思卡爾公司的董事會成員、並負責監督這家半導體公司的安全事務的「軍代表」呢?

因為, 在2013年2月,飛思卡爾公司宣布了一項震驚全世界國防工業的專利:KL-02微型晶片。這個晶片在當時被稱為是全世界最為微型的半導體晶片,2毫米長度與1.9毫米寬度,卻內含一個儲存器、一個處理器和一個計時器。

無疑, 在當今的科技日異月新的時代,在不遠的將來,機器人、無人機及人工智慧化的趨勢不僅會越來越顯得重要、及不可阻擋,並且, 某種程度上,會主宰未來戰爭的勝負。而這個晶片,不僅決定未來武器精密化的程度,而且,無數其他類似科幻電影里的新武器,類似《鋼鐵俠》之類的超時代武器,可以應運而生。比如,由於有了這個微型晶片,美國製造了大量的只有蜜蜂大小的無人機,可以用於偵查、監控人工無法進入的區域,輸送機密信息和圖像,並可以散發、傳播生化病毒和細菌,在必要時, 甚至可以攜帶爆炸裝置,根據人體的熱量而追蹤、捕殺目標,達到斬首敵方指揮官、甚至外國領導人等神奇功效。

好萊塢電影《天眼》(Eye in The Sky), 就是講美國的中情局在中東的間諜,一路跟蹤「恐怖分子」,散放了一個像蜜蜂大小、全部可以由手機操控的微型無人機,進入所謂的恐怖分子的會議室,同時錄音、錄像「恐怖分子」的談話及會議內容,並且可以實時將信息送回遠在華盛頓的指揮中心,精準地鎖定地點,使得美國遍布在天空中游弋飛翔、充滿殺機的的巨型無人機可以發射飛彈, 一舉摧毀目標。

當然, 這種微型的無人機還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在跟蹤目標,在打開家門、或者車門的同時, 潛入室內、車內,進行監聽、錄像。甚至在女士打開手提包的瞬間飛入,跟蹤、監控目標的行蹤。

總之, 這個神奇的微型晶片的產生,使得美國的國防工業、人工智慧機器人、和未來太空時代的武器革命,如虎添翼,帶來了新的飛躍。而且這個微型晶片的商業價值, 當然也是不可估量,至少,根據華爾街的保守估計,至少在幾千億美金的範疇上下。

而這個偉大的、革命性的、超時代的微型晶片的發明人,也許讀者已經可以猜到:就是前面提到的4位中國籍的、飛思卡爾蘇州公司的工程師王培東、陳志軍、程志宏、和李英(譯音)。他們受僱於飛思卡爾公司,在雇用期間發明的這個專利,根據美國的法律,飛思卡爾公司作為僱主,名正言順地獲得這個專利的一部分權益。於是,飛思卡爾半導體公司,與這4位中國發明家工程師共享了這個KL-02的專利權,4位中國工程師和飛思卡爾公司各得百分之二十。

大家必須知道,美國的專利,是智慧財產權,不僅受到法律的保護,而且,專利權也像普通的財產一樣, 可以轉讓、買賣、及繼承。但是,所有這一切的權益,有一個條件, 那就是發明的專利, 必須在美國專利局的審核批准後,才正式生效。

根據美國法律,如果在專利沒有被批准前,在等待生效過程(Pattern Pending)中,儘管這個專利的智慧財產權得到保護,已經不容許別人來剽竊和抄襲,但是,這些所有的專利權益、主要是買賣、轉讓、繼承等所有的經濟效益,都沒有生效。而且,如果在專利生效前(儘管專利的智慧財產權受到法律保護),如果有專利共享者的任何一個意外死亡的話,他的專利權益就無法被買賣、轉讓、或者被家屬繼承;而死亡者的專利權益份額,由其餘的專利共享者,來分享、或者繼承他的專利權益。

這個美國法律條款, 簡單地稱為「倖存者繼承權」(survival tenant clause),在美國非常普遍,通常非常適用於產業購買上。兄弟姐妹、父子母女用這個條款共同置產的話,可以有效地保護財產「不流外人田」。因為大部分美國的州法律是夫妻有財產共享權, 兄弟姐妹、父子母女並沒有。當然, 這是題外話。

馬航370航班飛機是在2014年3月8日,被「劫持」飛往美國在印度洋的絕密海軍基地迪亞哥嘎西亞的,在3月11日,馬來西亞政府在沒有找到任何飛機的殘骸、沒有找到任何飛機上乘客遇難者的遺體的情況下,「悍然」宣布:馬航370航班飛機失事墜毀,飛機上所有的乘客無一生還。

而令人震驚的、也是可想而知的「巧合」是:美國專利局在2014年3月12日,也就是馬航370航班飛機失蹤(被劫持)的區區4天後、馬來西亞政府宣布所有馬航370飛機航班上的乘客「無人生還」的第二天,就「神速」地批准了KL-02微型晶片的專利。無疑, 馬來西亞政府的權威「宣布」(當然一定也是迫於壓力、或者有某種權謀的交易),為美國的飛思卡爾公司掠奪KL-02微型晶片全部產權的法律之路,大開了綠燈

這樣,毫無懸疑的是,既然飛思卡爾公司與4位中國籍的發明者,是每一方各享百分之20的專利權益, 如今,4位共享專利的發明家已經遇難死亡,根據美國法律,飛思卡爾半導體公司名可以正言順地繼承、獲取了其餘的專利權益。KL-02微型晶片的百分之100專利權益, 歸屬飛思卡爾半導體公司!!!

在商業上,美國的國防軍火商無法容忍有其他人、尤其是GDP已經是僅次於美國、在軍工製造上日新月異的中國,再次成為他們的競爭者;在國家安全和利益的層面,美國政府更是無法容忍第二個像類似錢學森這樣的「特殊才能」科學家,重返中國的「錯誤」再次發生。

所以,馬航370航班飛機,無論如何不能飛到北京。飛機上的這4位「天才」工程師乘客, 是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們回到中國的,不計任何成本、不惜一切代價。

可以想像的是,當馬航370航班飛機降落在迪亞哥嘎西亞到時候,飛機上絕大部分的乘客處於半昏迷、及迷茫狀態,毫無反抗之力。他們會被根據事先擬定的名單進行隔離歸類, 分別關押在曾經關押審訊阿富汗、伊拉克等其他「恐怖分子」的囚室里。

第二天,4架從美國飛往迪亞哥嘎西亞海軍基地的大飛機中,幾百名專門的技術人員,會把飛機上乘客的手機和計算機內儲存的信息下載、解密、分析。而那位在飛機上的IBM的「安全專家」菲利普伍德,顯然地,他的用途及角色的重要性已經大大地打了折扣,或者已經完成了「光榮任務」,所以一直被關押在與世隔絕的囚房裡。

經驗豐富的中央情報局的刑訊專家們,會分別審訊飛機上重要的乘客,當然主要是幾十名中國電訊公司的專家,包括這4位發明KL-02微型晶片的中國工程師。如果運氣好的話, 他們會被告知可以繼續發揮他們的專長,廉價、甚至是免費為新的老闆-美國國防工業公司「貢獻力量」,否則, 面臨的不是簡單的「喂鯊魚」之類結局, 而是漫長的「痛不欲生」的酷刑。

有一點值得欣慰的是,劫持馬航370航班飛機的真正罪魁禍首,不僅神通廣大,而且也是價值評估專家。飛機上的「人力資源」-這些中國人獨有的聰明才智,不會白白浪費, 不然太可惜。美國的反恐大業還用的著他們,美國和西方盟友的軍工產業將毫不留情地繼續榨乾這些有價值的乘客的最後一滴汗和血。

也許,諾干年後, 當這些乘客沒有任何剩餘價值可以榨取的時候,他們也許可以「獲得重生」,在服用了一段時間的「記憶消除劑」之類的藥物後(當然是在幫助消除創傷性記憶的名義下),獲得新的身份,在美國或者歐洲重新生活。

利用有些「幸運」的乘客們,來做「小白鼠」去試驗這些「健忘」藥物, 將會是最佳的選擇。不僅,藥物研究機構可以長期觀察藥物的「效應」,還可以根據定期的檢查和測試,調整劑量和處方,加強藥物的功效及精準性。

馬航370航班飛機上的另外12名馬來西亞藉的飛思卡爾公司技術人員,也許會獲得同樣「待遇」。因為他們非常有可能利用這架被劫持的馬航飛機,在測試、驗證飛思卡爾公司的新的「隱形通訊」技術,已達到躲避馬來西亞、泰國、越南、斯里蘭卡、馬爾地夫等周邊國家的雷達追蹤等目的。

馬航370航班飛機本身, 在卸完「貨物」、及飛機上的乘客後,加滿油繼續往西南方向飛行。在澳大利亞鉑斯(Perth)西面的汪洋大海上,可以繼續利用飛機上已經被任意操控、被重新設定的自動飛行程序,讓飛機在高空飛行時快速下墜,製造虛假的「墜毀現場」, 然後在接近墜毀海面的最後高度, 再將飛機拉起,重新飛往指定的地點。

然後, 真正的劫機的「罪魁禍首」,可以冠冕堂皇地出示人造衛星的監控錄像,大言不違地表示及證明:飛機在那裡墜毀!

為什麼在澳大利亞西部的汪洋大海,製造飛機的「墜毀假象」?因為那裡靠近南極的海域浩瀚無邊,天氣極度惡劣,常年狂風暴雨,而且驚濤駭浪,天凍水寒。

海底的深溝達幾千米、甚至上萬米的深度。而全世界目前最為先進的、包括美國的維吉尼亞級和洛杉磯級的核潛艇,下潛在水下活動的深度,也只有在600多米。無疑, 這個是最後的「絕招」,如果任何國家有興趣在那裡試圖尋找馬航370飛機的「殘骸」的話,祝你好運。不花個十年八年,無法尋遍海底下密布的、還根本沒有進行過探測的、地形錯綜複雜的海溝。而且,最主要的:飛機根本不在那裡!

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有分歧和衝突,非常正常。在今天的文明社會,應該都可以通過對話和商榷來減少、解決。在今天的高科技時代,公司與公司之間的利益爭鬥也是難免,但是可以通過競爭、互惠互贏的方式來「和平共處」。

利用獨特的科技上的領先、及政治、軍事上的強勢,來劫持一架有239位無辜乘客和機組人員的民航飛機, 以達到某些政治、及商業上的利益,是一種徹頭徹尾的野蠻行徑, 有失大國、尤其自喻為西方民主陣營「老大」的風範;也是對自己天天高喊「民主」、「人權」等華麗口號的虛偽政客們的無情嘲笑。

這樣的無恥行徑,類似黑社會般的「黑手」和「陰招」,儘管所有的受害國家「忍氣吞聲」、「敢怒不敢言」,但是無疑在國際社會、在國際法上、及當今世界的高科技發展史上,留下了極其不光彩、和恥辱的一頁。號稱全世界最偉大、最強大的民主國家的「光輝形象」和「信譽」,會遭到大大的詆毀和踐踏。

如果當時,歐巴馬政府沒有授權這樣的「行動計劃」,那麼,策劃和實施這個滅絕人性的「劫機」行動的「涉案人員」-美國及其他西方軍情系統的「精英和專家」們,必須受到法律的制裁。在此,筆者強烈呼籲美國的新總統特朗普,對馬航370航班飛機的失蹤和歸屬, 展開調查,並嚴懲「不法分子」。馬來西亞和中國、馬航飛機上所有乘客的親屬、以及整個國際社會,有權利、並且需要知道真相。

願我們今天的這個文明世界,可以努力用理性和愛、來化解所有的分歧。每個國家之間、不同的族裔不再兵戈相見、相互殘殺。馬航370飛機上的4位中國工程師所發明的KL-02微型晶片, 可以在人工智慧和機器人的設計和製造領域,攀升到新的高度、達到新的飛躍。只是,懇切希望,未來將掌控整個世界、及人類命運的人工智慧科技,能夠用來拯救整個人類,而不是毀滅整個人類。

最後,誠摯祝願馬航飛機上所有倖存的乘客們,在這個世界上任何我們暫時無法知悉的地方和角落裡,平安無辜。我們會不斷地祈禱,祈盼著奇蹟的出現,期盼著你們的歸來。祖國期盼著這一天,你們的親人更期盼著這一天。

和平萬歲!

2017年3月29日凌晨4點38分完稿

2017年4月3日23點32分修改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