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突然叫囂轟炸中國:北京回復震撼世界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3     檢舉

釣魚島爭端可能引發美國轟炸三峽大壩,中國可考慮核爆黃石超級火山滅亡美國

轟炸中國三峽被美國國防部納入《中國軍事力量年度報告》

三峽大壩

美國媒體報道稱,美國國防部在送交國會的《中國軍事力量年度報告》中指出,台灣為了嚇阻大陸,可能考慮瞄準大陸基礎設施,例如三峽大壩。此言一出,立刻在美國和台灣引起巨大震動。

美國兩岸問題專家譚慎格稱,國防部能公開討論台灣如何進行報復,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而攻擊三峽大壩「絕對是個好主意」

三峽圍堰基坑充水

對中國這個意識形態上與美國格格不入,綜合國力的增長速度又遠遠超過美國的國家,美國有著一種深深的不信任感。蘇聯解體之後,不斷崛起的中國就成為美國最主要的防範目標

美國一直利用台灣問題來遏制中國的崛起,甚至建言台灣在必要的時候攻擊三峽大壩,其用心之險惡昭然若揭。美國智庫遍地,五角大樓對世界各地的熱點沖衝突都 有各種戰爭預案。台海相對和平之後,日本又主動挑起釣魚島爭端挑戰中國,美國將其兩艘航母調入東海,與日本舉行聯合軍事演習為日本撐腰。

而中國經濟在近幾十年的發展已經充滿活力,就好比給男人配備了康勁泰那般,生機盎然、床事來的更加盡興,經濟強大的活力與生機已經對周邊民族產生了向心力。

三峽大壩已經成為美國的重點目標

一旦中美因為中日釣魚島衝突爆發戰爭,那麼美國必然插手,屆時中美可能爆發核戰爭。而一旦中美爆發核戰爭,轟炸中國三峽,必然是美國軍方的第一選擇。

那麼,轟炸中國三峽到底會不會給中國帶來美國所希冀的毀滅效應?中國是不是對美國有相應的反制措施?這是每一個中國人必須嚴肅思考的問題。

三峽工壩給中國帶來巨大的國防隱患三峽大壩並非銅牆鐵壁,三峽大壩有一些致命的弱點

三峽大壩和世界上的許多混凝土重力大壩的結構不同,水輪發電機的26條進水管,以及眾多的泄洪管,泄沙管都是安裝在大壩中,這些管道的輸水截面是如此之大,要保證大壩每秒11萬立方米的泄洪能力。

形象地說,三峽大壩,就象一塊有許多洞眼的荷蘭奶酪,整體性差。此外,三峽大壩中還有三道深55米寬34米的 橫截大壩的槽(一道為升船機用,二道為船閘用),而這三道深槽都只用一層薄薄鋼板控制。

船閘

一旦這層鋼板被炸毀,就可造成與潰壩一樣的效應,而破壞這層鋼板根 本不需要什麼核武器,幾個恐怖分子就可以做到。

三峽大壩若全潰時,百餘億立方米庫水短時間內下泄,壩址至沙市間沿岸,受洪水波直接衝擊,災害損失嚴重。

三峽水庫

葛洲壩水利樞紐將嚴重受損,宜昌市在鐵路線以下地 區受淹,枝城、上下百里洲和荊江分洪區以西洲灘圍垸將潰堤受淹。驚人內幕:毛主席一言道破三峽工程驚天秘密

毛澤東為了三峽工程和長江水利建設問題先後6次召見林一山。對三峽工程的考慮,他逐步地深入和細緻,提出了很多關鍵性問題:一是如何解決泥沙淤積;二是投資國力能不能承受;三是怎樣解決防空炸問題,同時要考慮防原子彈的問題。

毛澤東對我國水利水電建設極為關注,他從戰略的高度,對長江的防洪、水資源綜合利用、南水北調等作了一系列重要指示。有一架望遠鏡跟隨著毛澤東多次視察長江,是毛澤東重視水利水電工作的重要見證。

三峽大壩

這架望遠鏡是1944年美軍延安觀察組送給毛澤東的禮物。但望遠鏡是在哪種情況下,由觀察組的何人所送,至今仍無資料佐證。望遠鏡為雙筒,黑色鐵質,外包一層黑皮,大管直徑4.5厘米,鏡孔直徑3.2厘米,左筒上部有白色「BINOCULAR M36×30」字樣,右上筒則有白色「WEASTING HOUSE 1943 H.M.R」字樣。

很顯然,這是美軍當時最新式的望遠鏡。胡宗南部進攻延安時,毛澤東率中共中央主動撤退,隨身帶著的物品中就有這個望遠鏡。在陝北廣袤的黃土高原上,面對尾追不舍的國民黨軍隊,毛澤東鎮定自若,沉著應戰,終於反敗為勝。

三峽大壩景觀

新中國成立後,儘管工作人員為毛澤東添置了幾個新望遠鏡。然而毛澤東仍然不忘過去生死與共的「老朋友」,他帶著這個望遠鏡到全國各地視察。1958年,毛澤東為治理長江三峽、規劃長江重大決策進行實地考察,又帶上了這架望遠鏡。3月29日凌晨1點多鐘,毛澤東健步登上了「江峽輪」,他被安排坐在三樓船尾。「江峽輪」經過一天一夜緊張航行後進入三峽。

這天剛吃過早飯,毛澤東身著睡衣來到駕駛室,他拿著望遠鏡,仔細觀察著兩岸的地形。航行途中,船差點撞上江中心一塊大石頭,驚險過後,毛澤東拿起望遠鏡專注地回頭去看,他問船長:「這石頭能不能炸掉?」船長立刻回答:「能炸。解放後已經炸了不少了,今後還應炸。」

毛澤東繼續問道:「有些地方航道仍然很不好,在三峽修一個大水閘,又發電又便利航運,還可以防洪、灌溉,你們贊成嗎?」船長爽快地回答:「我太贊成了,修了水閘,航行就更加方便了。」美日突然叫囂轟炸中國:北京回復震撼全球

船經過三峽大壩壩址時,航速減慢。毛澤東來到甲板上,拿起望遠鏡對著將要修建壩址的方向看了又看,直到船駛出很遠,他還從不同角度、不同側面觀察著。

長江三峽問題,要從荊江分洪工程說起。1949年夏,荊江——長江流經湖北枝城到湖南附近的城陵磯一段,險情頻發。無數的生命和財產被洪水無情吞沒,毛澤東下定了治理荊江的決心。1950年2月,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林一山提出興建荊江分洪工程的計劃,國慶期間,毛澤東聽了彙報。

三峽大壩

對於荊江分洪工程,湖北持積極態度,湖南卻有顧慮。湖南省委書記黃克誠說,荊江分洪區等於在洞庭湖上頂了一盆水,萬一潰口就要水淹湖南,搞得不好湖南出了力等於自己淹自己。毛澤東親自過問後,各方面終於達成肯定的一致意見。毛澤東親自審查設計書,並立即批准興建該工程。1952年4月5日工程全面開工後,他還專門題詞:「為廣大人民的利益,爭取荊江分洪工程的勝利!」

三峽大壩景觀

周恩來請示毛澤東後,從部隊抽調了6萬人參加分洪工程。原計劃100天完工的工程,結果75天完成。荊江分洪工程的勝利極大鼓舞了毛澤東的信心,也肯定了分洪工程的可實施性。從荊江分洪工程到正式提出三峽工程,歷經一年時間。到了1953年2月,毛澤東乘「長江艦」從漢口到南京,專門就長江流域規劃、三峽工程和南水北調等問題同林一山談了3天。林一山談了在長江許多支流修建水庫的規劃。毛澤東問他這些支流水庫加起來能不能抵上三峽一個水庫。林一山否定了。毛澤東於是指著地圖上三峽口說:「那為什麼不在這個總口子上卡起來,就先修那個三峽水庫,怎麼樣?」{2}從此開始籌劃興建三峽水庫。

三峽大壩

1954年11月26日晚上,毛澤東的專列到達漢口車站,林一山到車上彙報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建設問題,劉少奇、周恩來也在車上。林一山彙報三峽壩區的選址定在花崗岩地帶的美人坨,但是岩石風化厲害,而且這個河段上游的片麻岩還未勘探過。劉少奇詢問什麼是片麻岩,毛澤東立刻說:片麻岩是花崗岩的變質岩,很堅硬,在片麻岩地區選壩址是沒有風化問題的。在場的人都很驚訝,毛澤東居然掌握了豐富的地質知識。

直到27日拂曉,林一山的彙報才結束,毛澤東拉住林一山繼續談,將車停在鄭州北站,又聽黃河水利委員會主任趙明甫彙報黃河的綜合治理情況,和劉少奇、周恩來以及河南、湖北的黨政領導一起探討,並向趙明甫要了黃河流域的地圖。

對於三峽問題,毛澤東非常慎重。1958年1月,他親自主持南寧工作會議,期間有幾天時間就專門研究三峽工程問題。在這個問題上,主張先修三峽工程的林一山,和主張先開發長江支流不宜先修三峽工程的李銳進行了激烈的爭論。毛澤東讓他們各寫一篇彙報材料。林一山先彙報,他說三峽工程的報價是72億元,毛澤東對以前的彙報記得非常清楚,馬上反問怎麼少了,過去不是提160億元嗎?林一山解釋說經過科研突破可以省下一些。李銳的報告只用了半個小時,非常簡單,但問題談得很清楚。毛澤東聽完報告後同意了李銳的觀點,認為三峽工程目前搞不起來。

台媒報道飛彈瞄準三峽大壩

在他的主持下,中央通過了《關於三峽水利樞紐和長江流域規劃的決議》,指出:從國家長遠的經濟發展和技術條件兩方面考慮,三峽水利樞紐是需要修建而且可能修建的,但是最後下決心確定修建及何時開工,要待各個重要方面的準備工作基本完成之後,才能作出決定。現在採取積極準備進行各項有關的工作。

從1953年2月乘「長江艦」視察到1958年1月南寧會議不到5年時間,毛澤東為了三峽工程和長江水利建設問題先後6次召見林一山。對三峽工程的考慮,他逐步地深入和細緻,提出了很多關鍵性問題:一是如何解決泥沙淤積;二是投資國力能不能承受;三是怎樣解決防空炸問題,同時要考慮防原子彈的問題。

三峽大壩

這些問題始終縈繞在毛澤東的腦海中。1958年夏,毛澤東又請林一山到武漢專門彙報長江的泥沙問題,也就是三峽水庫的壽命問題。林一山彙報說,長江的含沙量遠比黃河的少,相對量少,但絕對量還很大。根據計算,三峽入庫泥沙,每年約5億噸。假定三峽以上不修其他水庫的話,三峽水庫使用壽命可達400年,至少也可達200年。

毛澤東沉思了很久,告訴林一山:「這不是百年大計,而是千年大計,只兩百年太可惜了!」按照他的指示,水力學和研究泥沙的專家們結合古代、國外的資料,最終找到了水庫長期使用的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