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罵一百年的愛國賊:有人為他們說公道話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3     檢舉

在中國近代史上,有這樣一群面目模糊之人,有人覺得他們可恨,也有人覺得他們可憐。那麼,他們到底是誰呢?

如何評價義和團?

這些年來,我們這個民族從來就沒有認真清理過義和團的「遺產」,1949年之前,羞於談;1949年之後,興奮談;1978年之後,迴避談;直到如今,關於義和團的話題也時不時冒出來,無論是否定還是肯定,讚揚還是咒罵,其實,真正了解這個運動的人,並不多…

19世紀末的山東、河北的農民,突然覺得這世道不太對勁兒。地主老爺們壓榨得更狠了,官府的苛捐雜稅也更多了。

更令他們不能接受的是,無賴王二麻子和李老歪信了洋教,從此稅不用交了,就連縣太爺都讓他們三分。

 

圖為義和團

然而農民們也並不是完全不懂分析學,他們簡單地分析了一下當前的局面:地主們還是那些地主們,官老爺們還是由讀書人們在當,王二麻子也還是王二麻子,李老歪也自然還是李老歪。

那到底是什麼變了呢?答案呼之欲出——我們渾身難受怎麼想都是洋人的錯。(此觀點可以出一本書)

當然,這個看上去很可笑的結論,其實並不冤枉。

 

圖為義和團爆發歸咎于洋人

《馬關條約》賠了日本兩億兩白銀,外加三千萬「贖遼費」,大清朝沒錢啊,沒轍,還得找列強借款,連鹽稅都抵出去了。

加上早就不知道抵了多少的關稅,大清就更沒錢了。但沒錢,這日子還得過啊,怎麼辦?羊毛出在羊身上,接著薅老百姓唄。

當然,令農民們感到無法理解的自然也不止於此,上面收一分,底下收三分自然是常例,上面要得越多,底下翻倍的也自然越多。而且最可氣的是,要是官府和胥吏能一視同仁也就罷了,關鍵是信了洋教的王二麻子和李老歪們可以不交,你說農民們能不氣嘛?

要知道,除了不用被亂收費之外,教民還有不少特權。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官府很少敢管他們,畢竟連上了刑場都被教士拉回來的先例也不是沒有過,有的時候官府和教民懟起來,被懟輸的還是官府。

被罵一百年的愛國賊:有人為他們說公道話

 

圖為誰來背挑起義和團運動的鍋

一來二去,教民們就成了法外之民,這樣的待遇誰最喜歡?那當然是犯罪分子們啊,因此許多地痞流氓、青皮無賴,甚至江洋大盜也都入了洋教。

而教士們,或是不知道,或是知道之後還以為自己能讓他們立地成佛,也就把他們給收了進來。而最令山東、河北農民們憤恨的,也就是這群教民。

被罵一百年的愛國賊:有人為他們說公道話

 

圖為清政府對內鎮壓對外屈辱求和

當然,像愛莎那樣的「白蓮花」,一般教民也不是沒有,這些人要麼是官宦人家的子弟,要麼是小康之家,都是貨真價實信了洋教的,但教民中到底有多少「白蓮花」、多少無賴漢,真的很難說。

 除了教民,教士也不是好相與的,拿小孩內臟去做藥和施法應該是沒有的,但19世紀末的這群教士和收養的蘿莉正太們做點羞羞的事也不是沒可能。當然,這些也是小節,教士們和農民們衝突最多的,往往還是修教堂、改墳地這種事——畢竟教士們是大爺,修個教堂占個農田農舍甚至農民家祖墳也是常事。

還有些不安分的教士們,還擔負著列強排頭兵的作用,勘察個地形,刺探個軍事機密都不算事。

真正施藥救人、收養孤殘,順便再傳播個福音的「洋菩薩」也是有的,問題是「文明的衝突」這事客觀上確實存在——不管是習俗、儀式,都與中國傳統不同,農民們對這些「非我族類」的有意見,也自然不奇怪。

被罵一百年的愛國賊:有人為他們說公道話

圖為三名被抓的義和團

而不爽積累到一定程度,那自然就是義和團了。

可能是因為,他們是19世紀末的農民,普遍沒文化沒知識,更不懂科學,在他們看來,洋人們的洋槍洋炮輪船火車都是西洋邪術,洋教的教士們都在妖言惑眾(雖然也不算太錯),他們對身邊事物和自然規律的解釋,都靠的是封建迷信。

被罵一百年的愛國賊:有人為他們說公道話

圖為義和團宣傳冊

若是他們能夠了解科學,還能客觀辯證看待事物,那才奇怪。但問題是,他們沒文化、不懂科學,他們就沒有反抗不公的權利了嗎?他們就不可以和那些令自己渾身難受的事作鬥爭了嗎?

至於殘忍,一方面可能源自他們無法區分教民中的地痞流氓和「白蓮花」,也無法區分教師中的混蛋人渣和「洋菩薩」;而另一方面,他們殘忍,洋人們就不殘忍?打死義和團團民的德國公使克林德就不殘忍?自1840年以來用大炮轟開中國國門的洋人們就不殘忍?在旅順屠殺了兩萬人的日本兵就不殘忍?別忘了,如果沒有洋人的殘忍,他們的使館就不會以那樣的方式駐在北京東交民巷。

但義和團的正面意義,是他們的戰鬥精神。就算這種戰鬥精神是被封建迷信洗腦出來的,是在毫不清楚敵我力量對比的情況下催化出來的。

被罵一百年的愛國賊:有人為他們說公道話

圖為義和團血戰廊坊

但他們敢打敢戰,就已經比1840年以來無數望風而逃的清軍強上太多了,而且義和團最可貴的一點,就是讓列強認識到了人民群眾汪洋大海的恐怖,這才有了瓦德西的「無論歐,美,日各國,皆無腦力與兵力。 故瓜分一事,實為下策。」

日本人不相信瓦德西的論斷,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被罵一百年的愛國賊:有人為他們說公道話

圖為當時民眾

今天,我們固然可以用我們所有能想到的語言和詞彙去批評義和團,而且還能夠基本保證這種批評並不冤枉,但是別忘了,他們做的,只是他們當時唯一能夠做的,畢竟忍下去,也毫無意義。

義和團是中華民族在1840年以來為了民族解放的又一次試錯,儘管他們自己並不清楚這一點,他們和其他許多人的努力,告訴我們:傳統的農民起義救不了中國、官僚集團的改良和洋務救不了中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救不了中國、軟弱的小資產階級革命者救不了中國、有愛國熱情的軍閥救不了中國、封建殘餘嚴重的官僚資產階級,同樣也救不了中國(當然,學醫也救不了)。

只有一個懂科學、有文化、能打仗、會練兵並且能夠團結最廣大人民的無產階級政黨,才能救中國,這個政黨的名字,想必,你們都知道。

當然了,肯定會有人說:如何評價義和團,是一個屁股決定腦袋的問題……

被罵一百年的愛國賊:有人為他們說公道話

圖為義和團

不可否認,義和團運動的複雜性造就了無數視角。既已發生的事件是不會改變的,不同的是時代和視角,是不同立場的後人,它就像一面鏡子,折射的實際是討論者的內心。

義和團事件幾個月之後,英國的赫德爵士曾以形象的語言描述過「黃禍」的真正意義:中國人是一個有才智、有教養的民族,冷靜、勤勉,有自己的文明,在語言、思想和感情各方面都很純一,人口總數約有四億,生活在自己的圍牆之中……這個種族,經過數千年高傲的與世隔絕和閉關自守之後,被客觀情況的力量和外來進犯者的優勢所逼。

被罵一百年的愛國賊:有人為他們說公道話

圖為中國近代最有權勢的洋人赫德

同世界其餘各國發生了條約關係,但是他們認為那是一種恥辱,他們知道從這種關係中得不到好處,正在指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夠十足地強大起來,重新恢復自己的舊生活,排除同外國的交往、外國的干涉和外國的入侵。這個種族已經酣睡了很久,但是最後終於醒了過來,它的每一個成員都在激起中國人的情感——『中國是中國人的,把外國人趕出去!』

赫德繼續道:兩千萬或兩千萬以上武裝起來、經過操練、受過訓練而且又受愛國的——即使是被誤解了——動機所激勵的團民,將使外國人不可能再在中國坐下去,將從外國人那裡收回外國人從中國取去的每一樣東西,將加重地來報復舊日的怨恨,將把中國的國旗和中國的武器帶到許許多多現在連想都想不到的地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