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朝論戰背後的恩怨 「血盟」走向何方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3     檢舉

近日,朝鮮半島核問題成為國際政治的焦點議題。中國和朝鮮兩國關係的微妙變化,特別是中朝官方媒體之間的論戰,賺足了眼球。這也是外界觀察半島複雜局勢演變的一個切入口。

中朝之間的論戰,與20世紀60年代前後中蘇「十年論戰」具有一定相似之處。中蘇論戰的進程和結果,有可能在中朝之間得到部分重演。

中朝恩怨已久

中共黨報《人民日報》和朝鮮官方通訊社朝中社是這次論戰的主角。論戰白熱化的標誌是朝中社5月3日署名評論直接點名中國,及其兩家官媒的名字。而中國媒體立即作出了堪稱強硬的反應。

中朝兩國關係緊張並非一日之寒,此次論戰是一系列歷史和現實問題激化爆發的結果。

中朝論戰背後的恩怨 「血盟」走向何方

因朝鮮半島的核問題陷入僵局,引發了中國和朝鮮的兩國媒體論戰(圖源:VCG)

自2006年起,朝鮮已經發動過5次核試驗,其中有三次是在2011年金正日之子金正恩接班之後。金正恩上台後從未出國,與中國新任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沒有見過面。金正恩在鞏固個人統治過程中,張成澤與金正男相繼死亡,可能也不是中方所樂見的結果。

在這段時間內,朝鮮和美日韓一方軍事對峙和威脅動作不斷。「習特會」後,中美兩國在朝核問題上似乎達成一定共識並有所合作。中朝兩國關係則漸趨緊張。

如果再往前追溯,在20世紀50年代中國抗美援朝之時,對於誰來指揮入朝作戰的中國志願軍的問題,兩軍高層就出現了嚴重分歧,並且結下恩怨。

金日成掌權後,強調「主體思想」,壓制「蘇聯派」和「延安派」。中國改革開放之後,與美國、韓國相繼建交,朝鮮則指責中國是「修正主義」,認為是對己方的拋棄和背叛。

中國對朝鮮的不滿也有自己的理由。近日在中朝媒體論戰里,中國官方媒體提出一句在似乎是已在心裡埋藏許久的話稱,「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統一半島,半島怎麼會爆發戰爭?中國捲入其中,付出了幾十萬人的生命,引發了中美長達20年的對抗,甚至使兩岸問題擱置至今,中國承擔了朝鮮當年『任性』與妄動的大部分成本。」

這是中國官方首次正式承認當年韓戰是由北方領導人金日成所發動。眾多國家被捲入那次戰爭,僅中國就有數十萬人死去。中美對峙惡化了中國的外交形勢。

但朝方也有自己的邏輯。其官媒朝中社最新一篇評論文章稱,「中國倒是應當老實承認長達70多年在反美對抗戰的第一線艱苦作戰,挫敗美國的侵略陰謀,為維護中國大陸的和平與安全做出貢獻的到底是誰,先向朝鮮表示感謝才合乎道理」。

媒體論戰背後的外交爭執

觀察人士表示,中朝兩國媒體在這次「論戰」中的許多說法,在其以往表述中都極罕見,或許對兩國高層和民間看來也會感到驚訝。在中方看來,「朝中社這篇評論,某種程度上也是說出了朝鮮的『心裡話』,把中朝關係的一些真實狀態顯露出來了」。

在中國、朝鮮等社會主義國家,媒體是政治體制的一部分,與官方政策保持相對一致。其對國外事件的評述,可以理解為該國外交政策的延伸。

因此,中朝此次媒體論戰,實是兩國外交的一次「攤牌」和爭執,說明雙方外交關係正在發生變化。這也是目前國際政治和東北亞局勢急劇演變的結果。

當然,媒體與政治的親密程度在不同的國家也不盡相同。朝鮮媒體基本可以視為官方態度的表達,中國媒體則擁有較大的發揮空間,容許在堅持外交基調的前提下與該國具體政策有所差異。

與強調自由權利和缺乏監督約束的西方媒體相比,中朝兩國媒體特徵鮮明,相互之間又各有特點。

在這次論戰中,朝鮮媒體高度意識形態化,主題單一,戰鬥性強,語氣強硬,用語誇張。中國幾家官媒幾乎已經完全拋棄了意識形態色彩,而是立足於國家現實利益,用詞慎重卻也很不客氣。

雙方都語帶威懾,似乎都有意讓對方明白自己還握有能讓對方「屈服」的底牌還未打出。顯然,中朝兩國媒體論戰和外交爭執還有進一步升級的空間。 

中朝論戰背後的恩怨 「血盟」走向何方

朝鮮官方通訊社朝中社對中國的態度,傳遞出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個人意志(圖源:VCG)

媒體「論戰」是社會主義國家專屬?

中朝兩國媒體之間的論戰現象早有先例。特別是在歷史上的社會主義國家之間,比如蘇聯與南斯拉夫之間,蘇聯與中國之間,中國與越南之間,都曾有過激烈論戰。

例如,中蘇論戰發生於20世紀60年代,曠日持久,被稱為「十年論戰」。其間,中蘇在外交、軍事、意識形態等諸多方面關係嚴重惡化。蘇聯在中蘇邊境陳兵百萬,醞釀「外科手術式核打擊」。中國則進入「要準備打仗」的臨戰態勢,挖掘地下工事。

這是世界歷史上一個極為重大而複雜的事件。不僅對中國、蘇聯兩國,對社會主義陣營,對「冷戰」,對國際局勢走向都產生了舉足輕重的影響。

中蘇「十年論戰」至今沒有取得一致結論。但是與中朝之間此次論戰相似的是,那次論戰之前也曾有過數十年的矛盾積累,而兩國外交方針和相互關係、國家治理,甚至是領袖個人之間的分歧,使得兩國如同兩輛高速行駛的列車,險些迎頭相撞。

由於這兩次論戰存在很多的相似點,中蘇論戰的過程和結果也有可能在中朝之間得到某種程度和方式的重演。

不過,在「冷戰」結束後,全球意識形態逐漸退潮,國際政治重回實用主義,特別是中國和美國這兩個原本在朝核問題上分歧顯著的國家達成基本共識,中朝這次論戰意味著原有矛盾的展示,各方真正著手去解決問題。中朝兩國外交也因此趨於正常化。

當然,在社會主義國家之外,也有兩國媒體大規模論戰的例子。這種情況一般發生在戰爭過程中交戰雙方之間。而在冷戰期間,美蘇媒體之間的論戰,或許沒有中朝論戰表現得直接,但其相互對立和否定確是存在的。其實,即使是在現今,中國媒體與西方媒體之間也經常出現點名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