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拍中國保安隊長訓練非洲保安,這群非洲兄弟太調皮了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3     檢舉

 

實拍中國保安隊長訓練非洲保安,這群非洲兄弟太調皮了

  作者簡介:大家好,我是貌美如花的綠子,這回我要放一個很酷的介紹,可我還沒想出該怎麼寫,那就先這樣吧!

在非洲,我常常會遇到各種保安們。

非洲國家局勢不穩定,危險因素多,保安是必須的。這裡貧富差距極大:富人拿著錢修大房子,窮人則連餬口的工作都難找。富人的大房子需要人保護,大花園需要人打理,窮人需要工作來養家餬口。富人僅需付四五百人民幣的工資,便可僱傭到一個全職保安。

說是保安,更多時候還是形式大於內容。在多哥這種治安環境相對較好的國家,保安並不必要。保安們平日大多就是主人進出時開門關門;打理院子裡的花花草草;在主人回家的時候幫他拎包提重物;清理院子外面的雜物等。因此,保安有時候也被叫作男傭。有的保安也兼任司機的工作,或者說,司機也兼任保安的工作。

  

實拍中國保安隊長訓練非洲保安,這群非洲兄弟太調皮了

在這邊,保安的工作清閒。躺在院裡院外睡大覺的;站在門口拿手機聽廣播的;靠在圍牆邊看車來車往發獃的;坐在木凳子上給路人不停打招呼的;聚在一起玩兒撲克玩當地牌的;和女傭插科打諢的。一晃,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每天去跑步的時候,這些人就一個個從我眼前晃過。時間長了,一路都會有保安坐在門口,跟我說「bonsoir、Bon sport ,Bon courage 」,有幾個保安還會用中文說「你好」,「晚上好」,「加油」,我和他們也逐漸熟悉了起來。在這些保安中,有幾個讓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實拍中國保安隊長訓練非洲保安,這群非洲兄弟太調皮了

  1、 殭屍老頭

出門往左拐第一家的保安,便是這個木訥的老頭(其實不太老)。

無論我們何時出門,都會看到他,穿著灰白格子短袖和舊舊的灰褲子,目光呆滯,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帶著手機耳機,不知道在聽什麼。當時,我還和同事開玩笑,說他可能正站那兒偷網呢。

  

實拍中國保安隊長訓練非洲保安,這群非洲兄弟太調皮了

也有可能他是變殭屍了……

早上,中午,晚上,半夜,只要經過那兒,都能看到他。這麼多次了,從來沒有看見過他的臉有任何表情,也沒有見他說話和做其他事的樣子。每次看到他,我都想起《植物大戰殭屍》里的殭屍們……

2、「旺好」大叔

一直往前跑,會遇到一個每次都用漢語給我說「晚上好」的大叔,穿一身類似憲兵的衣服,拿根保安棍。

我一跑過,他就立正雙手貼褲縫說「晚上好」(其實發音更像「旺好」),我路過多少次他就會重複打多少次招呼。

常常我跑入神了,沒有注意自己跑到哪裡的時候,都會被他突然而來的招呼給嚇到。有次跑到離他很近的時候他才突然招呼,嚇得我差點跳起來。遇到我走路經過的時候,他也會讓我教他一些其它問候語。時間久了,也算是學會了幾個:「旺好,加喲,菜間~」

  

實拍中國保安隊長訓練非洲保安,這群非洲兄弟太調皮了

跑步途中還會遇到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應該是保安的兒子,每次我跑過,他都會立正敬禮給我說「你好」,我用手勢回復他之後,他就一個人在那邊羞澀的笑。還有遇到我跑步在旁邊陪跑十來米的;本來在玩牌但集體給我say hi的。哈哈,他們簡直是我跑步路上的一道風景線。

3、暴力狂Chta

我們的保安名叫Chta,是個關係戶。我非常非常不喜歡他!

他在我們住的小區做保安很多年了,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孩子們的生活很悲慘,常常被Chta拳打腳踢,用腳踩腦袋,按到牆上蹂躪,直接扔出門外之類的,非常殘忍。

Chta之所以如此暴力,據說是因為老婆跑了,一個人帶孩子心理不平衡導致的;而且他年幼喪父,沒有體會過父親的教育和關愛。長此以往,心理扭曲的Chta就變成了暴力狂。

  

實拍中國保安隊長訓練非洲保安,這群非洲兄弟太調皮了

Chta自己一個人住在寬敞的傭人房間,分期付款買了大床、電視機、摩托車、電風扇。兩個孩子,一個8歲,一個11歲,被他趕到了傭人房外面的廚房雜物間,蜷縮在兩平方不到的水泥地上睡覺,沒有任何毯子枕頭。如果Chta出門了,他們唯一的食物就是我們院子裡被風吹落的未成熟的芒果。一想起Chta的臉,我就忍不住做噩夢。

俗話說虎毒不食子,我在他的身上卻是看到了人性的惡和暴力,自私和戾氣。啊,不想再寫他了!

4、老朋友Krado

Krado是鄰居朋友家的司機(就是那個在公司存錢建房子的樸實大叔),他就是屬於保安兼司機那種。少見的有腦子有情誼的黑人,我們都很欣賞他,尤其是我同事。

去年我剛來的時候,給他倆拍了一張合影,Krado非常想要,但他沒有智慧型手機,心靈手巧的同事便把照片畫成畫送給他作了生日禮物,兩人就此結下深厚的革命友誼。

每天上班車路過他時,他都要激動的一直揮手,直到我們的車消失在路的盡頭;出去買東西時,Krado也極力幫我們講價。krado有倆兒子和一個女兒,他非常愛他們,一放假就趕緊回家給他們送錢,還說要讓他們來學漢語。

  

實拍中國保安隊長訓練非洲保安,這群非洲兄弟太調皮了

5、學生保安

說著說著,我又想起了以前鄰居家的保安。他老穿一件綠條紋格子衣裳, 24歲,高高瘦瘦的。別看他是保安,他還是洛美大學法律專業的學生。晚上的時候,我總是看到他蹲在路邊和其他保安閒談,或是用手抓飯吃(這邊大多數人吃飯都用手)。

我們散步回來時,會和他聊天,每次他都極力想教會我們幾句法語。有次偶然得知他已經一整天沒有吃飯了。同事心發善念,接濟了他,結果第二天他和我聊天的時候說:「要是我以後有錢了,我要把Caisse小區的房子全買下來!balabala」,同事瞬間被他給震驚了。

後來,隨著鄰居搬家,他也不知去了何處。但現在想起他,我的腦海中還總是會浮現他手舞足蹈地向我們解釋某個法語詞彙的樣子。這個可愛的年輕人,不知道有沒有實現自己的理想呢?

實拍中國保安隊長訓練非洲保安,這群非洲兄弟太調皮了

不知怎的,這些整日無所事事的保安,老讓我想起賈樟柯電影里迷惘不知所措的小鎮青年,比如《小武》里的小武,《站台》里的年輕人,他們都是晃來晃去的人,他們都是迷茫的年輕人。

小鎮青年們也許是想做點什麼又不知做什麼,保安們吶,我也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除了吃飽睡足,他們的心裡會突然有個夢想或者一陣虛無嗎?如果說人生一定有點什麼意義的話,那他們的人生意義是什麼呢?哈哈,這本是無聊的議題。也許對他們來說,就這樣無意義的度過自己的一生,才是真正的意義所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