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曼青道盡太極玄奧

運動大聯盟     2019年01月25日

(鄭曼青,一代奇人、智者,精通多種國學精要。太極拳從學楊澄甫,實踐理法承前啟後,以太極為學,精研廣傳。此文為其重要作品,發人所未發,啟迪後學)

鄭曼青道盡太極玄奧

從來武術家,得有妙法,多秘不示人。所謂「傳子不傳女」 也。然子未必皆肖而賢,以致屢屢失其真傳。倘或有得意弟子乃傳其法者,亦必留一手,以備不測。誠如是,欲求吾國武術之發揚,豈易得哉?!

今曼青之受澄師者,未敢說盡其傳。倘也留一手,或秘而不宣,則懷寶迷邦矣。十餘年來,每欲筆諸於書,以廣流傳,此心萌動而復擱置者,屢矣。亦恐傳非其人耳!既而思之:善與人同,固吾所願。乃謹錄要訣十二則如次。

此皆澄師所不輕易傳人者。每一語出,輒叮嚀曰:「余如不言,汝雖學三世,不易得也。」此言何止重提數千遍。蒙澄師之過愛若此,而不能達其厚望,慚愧無已。尚希世之賢哲英豪,有以參證而廣大之,使盡人皆能袪病延年,則民族幸甚!

鄭曼青道盡太極玄奧

一、曰松。

澄師每日必重言十餘次:要松!要松!要松淨!要全身鬆開!反此則曰:不松、不松、不松就是挨打的架子!

按:松之一字,最為難能。如真能松淨,余皆末事耳!余將澄師平日口授指點之大意附於下,使學者易於領悟。

松,要全身筋絡鬆開,不可有絲毫緊張。所謂「柔腰百折若無骨」。若無骨,只有筋耳!筋能鬆開,其餘尚有不松之理乎?

二、曰沉。

如能松透,即是沉。筋絡全開,則軀幹所繫,皆得從下沉也。

按:沉與松,原是一回事。沉即不浮。浮是病。體能沉,已善矣,尤其加以氣沉。氣沉則神凝,其用大矣。

三、曰分虛實。

拳論所謂「處處總此一虛實」。以右手與左腳相貫一線之勁(右腳與左手亦然),如右手左腳實,則右腳左手虛,反是則亦然。是為分清。

總之,全身負擔,只許放在一隻腳上。如兩腳分擔,便是雙重。其轉變時,要注意尾閭與夾脊得中,方為不失中定。至要至要!!

按:「轉變」一語,即是變換虛實之樞機。不經道破,真永不知有下手處也。右手實勁,交與左手,其樞機在夾脊;左腳實勁,交與右腳,其樞機在尾閭。但要在尾閭與夾脊中正對直,方為不失中定。此語非潛心領悟,不易得也。

四、曰虛靈頂勁。

即是頂勁虛靈耳,亦即所謂「頂頭懸」之意也。

按:頂頭懸者,譬如有辮子時,將其辮子繫於樑上、體亦懸空離地。此時使之全身旋轉則可,若單使頭部俯仰、及左右擺動,則不可得也。虛靈頂勁、及頂頭懸之意,亦若此而已。須於練功架時,將玉枕骨豎起,而神與氣不期然而相遇於頂焉。

五、曰磨轉心不轉。

磨轉者,即喻腰轉;心不轉者,乃氣沉丹田之中定也。

按:磨轉心不轉者,此家傳口訣也。比諸拳論所謂「腰如車軸」、「腰為纛」二語,尤為顯赫。余得此意後,自覺功夫日見進境。

六、曰似拉鋸式之攬雀尾。

掤捋擠按之推手也,往復相推,喻之以拉鋸者:彼此用力均勻,則往復可以暢通無阻;如一面稍欲變化,則鋸齒隨處可以紮住;如彼使之紮住,則我雖欲用力不得拉回時,只可用推力送之,便可復得相推如初。

此理在太極拳之推手上,有二意:一曰捨己從人,順其勢,可以得化勁與走勁之妙用;二日彼微動、己先動,此即彼欲用推力送來時,則我亦先之以拉力拉回,彼如以拉力拉去時,則我亦先之以推力送之去。

按:拉鋸之喻,其理可謂透徹之至,此真家傳妙訣。余於此恍然大悟,於彼微動、己先動之著手功夫,苟能於此嫻熟,則操縱在我不在彼,其餘又何論矣。

七、曰我不是肉架子,汝為什麼掛在我身上?

按:太極拳專尚松靈,最忌板滯。若如肉架子上掛肉,便是死肉,又何有靈氣之可言?!故痛惡而決絕之,乃有我不是肉架子之詈罵。此亦家傳口訣,用意深刻,幸細玩之。

八、曰撥不倒。

不倒翁,周身輕靈。其根在腳,非具有松、沉兩種功夫,不易辦到。

按:不倒翁之重心,在乎下部一點。拳論所謂「偏沉則隨、雙重則滯」。如兩腳同時用力,一撥便倒無疑。周身稍有板滯,一撥便倒無疑。要之全身之勁,百分之百沉於一隻足心,其餘全身皆松淨,得能輕於鴻毛,便撥不倒矣。

九、曰能發勁。

勁與力不同。勁由於筋,力由於骨。故柔的活的有彈性的是勁,剛的死的無彈性便是力。何謂發勁?放箭似的。

按:放箭,是靠弓弦上彈力。弓與弦之力量,即是柔的活的有彈性的。勁力不同,能發不能發,可以見矣。此猶不過論發勁之性質耳,於作用上猶未能詳盡。余又將澄師平日時時講解發勁要法,茲附錄之:

曰要得機得勢;曰要由腳而腿而腰,總須完整一氣。謂健侯老先生,喜誦此二語。然得機得勢,最難領略。余以拉鋸式之作用中,確是有機有勢存乎其間。因彼之慾進欲退,我先知之,是為得機;彼既進既退,受制於我,是為得勢。舉此一端,可以知之:腳腿腰能完整一氣,一則是力聚,可以致遠;一則身不散亂,方可命中。發勁之妙用,盡於此矣。學者勉之!

十、曰搬架子要平正均勻。

按:平正均勻四字,最為平淡,卻極難能。平正方能安舒,可以支撐八面;均勻方能貫串,而無斷續處也。此即拳論所謂「立如平準」及「運勁如抽絲」等語,非從此四宇下手不為功。

十一、曰須認真。

打手歌曰:掤捋擠按須認真。若不認真,便都成了假的。吾今舉以告汝:掤若掤到人家身上去,捋若捋到自己身上來,都是錯認。掤不要掤到人家身上去,捋不要捋到自己身上來,此是真的。按與擠,皆要蓄其勁,不可失卻中定。此是真的。

按:須認真三字,從來讀破太極拳論,未得悟澈。一經澄師道破,始知有尺寸,有法度。非經口授指點,不易瞭解者,皆此類也。此真家傳秘訣!學者其由此體驗之,便可得其尺寸,則不復失中定矣。至要至要!!

十二、曰四兩撥千斤。

四兩何能撥千斤?人皆未之信。所謂「牽動四兩撥千斤」者,只要用四兩勁,牽動千斤、而後撥之。此牽與撥,是兩事,非真以四兩撥千斤也。

按:此節「牽」、「撥」二字,分開解釋,便能見其妙用。

牽之之法,譬如牛重干斤,穿鼻之繩,不過四兩。以四兩之繩,牽千斤之牛,左右如意,其欲奔馳不可得也。蓋牽者,牽其鼻準;若牽其角、其腿、不行也。是牽以其道、以其處也。然則牛可以四兩之繩牽之,如千斤之石馬,亦能以四兩之朽索牽之乎?不能也。此活與死作用不同。

人有靈性,其欲以千斤之力攻入時,其來有方向。臂如對直而來,則我以四兩之勁,牽其手之末,順其勢而斜出之,此之謂牽。因牽動之後,彼之力已落空,則此時以勁撥之,未有不擲出尋丈之外者。然牽之之勁,只要四兩足矣。撥之之勁,酌用在我耳。

然牽之之勁,不可過重,重則彼知之,可以變化脫逃也。或則藉牽動之勁,換其所向,得以襲擊之也。否則彼知我牽之,便畜其力而不前。畜其力,其勢已退挫,可即因其退挫,便舍牽之之勁,而反為發放,則彼未有不應手而倒。此反撥也。

以上種種,皆澄師口授指點之傳於曼青者。不敢自秘,願廣其流傅,幸世之同仁共勉旃。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