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刑事非互斥

希望聯盟     2017-05-14     檢舉

 

美國聯邦政府司法部採取法律行動,尋求沒收利用從我國國有投資基金「一馬發展公司」侵吞款項購買超過10億美元的資產,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資產扣押行動之一。

國陣,尤其是巫統眾領袖對這國際醜聞的辯詞,林林總總,令有識之士嘆為觀止。除了辯說他們並不知道身為被告之一的「馬來西亞一號官員」(MO1)是何人,也大力強調美國啟動的司法程序乃是民事訴訟,非刑事案。言下之意,一眾被告「只是」民事案件的被告「而已」,不是刑事犯,「問題不大」。

我想給巫統眾公上一堂法律基本課。備受英國大學推崇的已故法學家Glanville Williams所著作的法律系學生啟蒙課本《學習法律》的第一章便談到刑事法和民事法之分。我們首先必須了解到刑事和民事案件的分別不在於該不正當或非法行為的性質,而是同一個非法行為可以同時是刑事罪與民事違法行為。

舉例,如果你把車子交給代客泊車的服務員後,他竟然把你的名車駕走,那麼他當然已經犯上了偷竊的刑事罪。同時,他也犯了屬於民事侵權的強占他人財物的違法行為;你可通過民事訴訟告他毀約(因為沒有遵守他與你之間的合同好好地保管車子)。

如果一名鐵路信號員忘了適時拉起開閉桿而造成火車失事,人命傷亡,他可能會在誤殺的罪名下被檢察官提控。同時,受害者或家屬也可以因他的疏忽採取民事索償。鐵路局也可以告他毀約(鐵路局和信號員之間的僱傭合約)。

民事附帶刑事

由此可見,刑事、民事之分不在於犯事者做錯了什麼事,而是該違法行為所帶來的後果。若會引起檢察官提控,罪名成立的話可以被罰款或監禁,便屬於刑事罪,如果只是會被原告索償,便屬民事案。同一個行為,可以只屬於刑事,只屬於民事或兩者皆是。

如以上所分析,同一個違法行為可同時帶來刑事和民事兩種後果。甚至不同的人可以採取不同的法律行動來對付之,如例子中僱主和受害者家屬可以個別以毀約和民事侵權為由向信號員興訟。

所以並不能排除美國司部在民事訴訟進行的同時或者過後再次出擊以刑事行動對付涉案的首相納吉的繼子裡扎阿茲、我國年輕富豪劉特佐甚至那呼之欲出的MO1。究其實,美國的民事訴訟的訴狀里充滿了刑事因素,可以說是「類似刑事的民事案」(quasi-criminal)的案件。

相對於民事案件,刑事案件是沒有追究的時限。在新加坡,一名年輕木匠在2002年虜拐和強姦12歲女童後逍遙法外多年,事隔12年他因涉嫌犯下偷竊罪被捕,警方這才通過脫氧核糖核酸對比確認他就是當年的強姦犯而落網。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