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迪卡的sub judice論差矣

希望聯盟     2017-05-14     檢舉

 

我國國會下議院議長班迪卡表示,為了避免美國司法部訴訟案引用大馬國會的辯論內容,因此他堅持在下議院禁問有關該司法部入稟扣押一馬發展公司(1MDB)資產訴訟的課題,以免影響訴訟。

班迪卡援引了3項國會「議會常規」作為理據以支持其為何拒絕讓國會辯論美國司法部訴訟案的課題。其中一項是第23(1)(g)條。這條文闡明提問不可以對法庭正在審理的案件可能造成影響,也不能詢問任何有關法庭正待審理(sub judice)的案件。

第二項是議會常規第36(2)條,闡明了在辯論修訂法案時,不能提出sub judice的事情,以免影響相關利益者。

這兩項常規都提到拉丁文的「sub judice」,意即「在審判中的案件」,源自英國的習慣法。為了避免對待審案件帶來「真正造成影響的風險」(real risk of prejudice), 公眾或媒體被禁止對這些尚未判決的法庭案件發出評論或發表意見。這在還保有陪審團制度的國家尤其重要。因為陪審團由法律素人組成,一般上被認為會比訓練有素的法官較為意志薄弱,易於受影響。對於一些備受矚目的大案,尤其是刑事案,司法界都會特別擔心出現「未審先判」或「媒體審訊」的情形。

這個法則有它的功用。譬如在英國幾年前的一宗謀殺案,幾家報刊都刊登了一系列不利嫌犯(女死者的房東)的文章,極其妖魔化他。不久後,卻有另一名男子向警方自首承認誤殺死者,房東先生得於洗脫罪名。

議長認知錯誤

如果違反了sub judice法則,屬於藐視法庭,可被懲罰。所以,這個法則是有關藐視法庭的法律之一。

如果案件是由法官審訊的話,因為司法界認為「法官應為更加意志堅毅」,不易受左右。所以,就算公眾或媒體對這類案件發表意見或作出批評,亦不一定是違反了sub judice法則。在英國,有關公眾或媒體評論法官正在審理的案件而被提控,至今還沒有成功入罪者。

在法律上不是每一項針對待審案件評論就等於牴觸了sub judice法則。要法庭定罪,總檢察署要成功證明公眾的意見或媒體的報道令到法庭審訊出現有失偏頗的「真正風險」。

我非常不同意國會議員在下議院討論1MDB課題會真正地影響到美國司法部訴訟的危險性。更何況,sub judice法則是藐視法庭法律的一環,每一個國家的司法機構的權力都局限於本國的權限。就算,退一萬步說,有人(無論是議員、媒體或民眾)在我國犯了藐視美國法庭的罪行,美國的法庭根本就不能有權限對付他們。再者,我想知道,到底班迪卡有沒有查詢在美國這宗訴訟案是由陪審團還是法官審理?

總之,我不能苟同班迪卡的sub judice論。國會議員應有權針對1MDB課題暢所欲言。貴為議會之首,議長的職責之一是儘量保障他們的發言權和議會作為政府三權之一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