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容的长屋精神

希望联盟     2017-05-14     检举

加央族丈夫在半年前决定在峇南内陆家乡弄德邦安(Long Tebangan)建屋子,单单在祖传习俗地伐木取材就已花了半年时间,接着便是看似庞大的建筑工程。

那天,在美里城市采购完毕后,准备进入内陆展开建筑工作。坐在四轮驱动车准备启程的有丈夫、其3位弟弟、舅舅和叔叔共6人,他说,只需要最多两天就能把屋子的框架筑起。

才6人,两天?笔者当下质疑了那可能性。然而他并没有多解释,并驾驶约6小时的车程回到家乡。

隔天清晨5时许,大伙儿都如常的时间起床了,吃过早餐后准备开始动工。正当笔者回头拿相机准备进行记录时,工地忽然多了20多人,男村民纷纷出现在工地中,不为观望,但却从各自家里拿出工具,准备加入工作。

“这是长屋的Gotong Royong,是笔者们加央族一贯的传统。”看见笔者乍舌的模样,丈夫慢条斯理的解释道,非常一般的、毫无悬念的,早已知道会有这样的团队阵容。

体会长屋精神

只要是从小在内陆长大,大部分的活都干过,则大部分的内陆人都有多技之长。捕猎、耕种、煮食之外,也拥有基本的建筑能力。在身为建筑师的舅舅带领下,大伙儿迅速的投入了分工合作的过程中,从清晨6时至上午11时,中间因天气炎热而休息片刻,再从下午2时干活至5时,一间独立屋的墙体框架和屋顶皆建好。

不过,Gotong Royong的不只是内陆男人。在当天大约早上9点多,家婆长屋单位忽然一阵喧闹,原来是村里的10多名女人们现身,为外头20多名辛劳干活者准备午餐,也不时的端出茶点给男人们补充体力。

外头的敲打电锯声、屋内的煎炒煮食味,一个看似个人家庭的建屋行动,却是由全村人来共同开启。不过,在第二天清晨的相同时间,就不再有大阵容的工作团队,回到原来的6个家庭成员进行细节工作。 

丈夫随后告诉笔者,这是长屋的传统习俗,不只用在建筑上,也包括集体清理农耕地和收成,尽管最终利益是回到个人家庭,但每个家庭都会在需要大量人手时主动献身,互相帮助。

 “在内陆生活,即便你所建的、住下的是新颖独立屋,但凡只要你还身在内陆、住在长屋社区中,长屋精神永远存在。” 

笔者是个道地吉隆坡人,自小到大不曾搬迁所住的社区,却也在那社区中从来没有上述的Gotong Royong经历。这趟经历了这一奇特过程,深深的记下那令人动容的长屋精神,团结友爱的Gotong Roy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