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的法定責任

希望聯盟     2017-05-14     檢舉

 

巡視路洞、幫忙修剪枯樹枝葉、視察溝渠等等解決地方上的民生問題是很多州議員,甚至是國會議員的例行公事和日常作業。雖然理論上,國州議員的主要工作是作為立法者,和在國會和州議會那崇高的民主殿堂為民請命和辯論國家大事,可是,在目前朝野毎席必爭的競爭壓力下,議員們多數也都對處理地方議題甘之如飴,不敢有絲毫怠慢。

前來投訴的居民通常都很擔心路洞或枯樹倒塌會造成人命傷亡。當然,他們的憂慮是有其道理的。2000年,便有一名男子在駕車前往辦公室的途中,其轎車途經吉隆坡的大使路時不幸被一棵正好倒塌的枯樹擊中,令他身受重傷而全身從頸下癱瘓,當然轎車也毀壞了。肇禍的大樹高百呎,而且長在斜坡上。

受害者因而起訴吉隆坡市長。原告在高庭勝訴獲賠,但後來吉隆坡市長於上訴庭上訴得直。最後,峰迴路轉地,男子上訴至聯邦法院反敗為勝。案件是Ahmad Jaafar bin Abdul Latiff v Dato Bandar Kuala Lumpur (Civil Appeal No 01(f)-7-04/2013(W))。

聯邦法院以三對二的大多數裁決,在《1976年的地方政府法令》第101(b) 與 (cc)條文下,地方政府, 即各市縣議會有責任竭盡所能,以最大的努力,最好的技術和最謹慎的態度來執行任務以預防枯樹對公眾構成危害。而且,市縣議會的法定責任除了公共場所之外,甚至延伸至私人土地上的樹木。(諷刺的是,持相反意見認為地方政府不必負上法定責任者,包括兩名聯邦法院和上訴庭的三名法官還多過另一方的法官)。

監督縣市議會

案中,法院也認為市縣議會應該定時巡邏和視察其管轄的地區。由於地方政府在法令下有廣泛的權力,包括有權「進行任何對公共安全,健康和方便有利之事」(法令的第101(v)條),我認為根據此案例,市縣議會也有責任定期視察路洞和溝渠。

我曾於2015年8月召開的霹靂州州議會引用上述聯邦法院案例向州政府提問,到底州內的地方政府有沒有根據法庭的裁決,採取必須的步驟來‪確保公眾和公路使用者的安全。當然,他們回覆說當局已經釆取行動設立布告板,在道路上劃線和照亮暗區等。當局也聲稱有定期,至少每月一次巡邏路洞,以保障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我也趁機詢問州內的巿縣議會有無設定標準的「應對時間」(response time)處理路洞投訴。出人意表地,州政府的回覆竟然是「最多三天」便會回應和處理。 

我相信,州內的議員們和公眾人士應該不會同意市縣議會有嚴格遵守所設定最多三天的應對時間或回應時限吧!無論如何,希望議員們和民眾可以善用以上案例向市縣議會施壓以迅速解決地方民生問題,讓國州議員可以更加專注於議會的問政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