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接棒法國總統面臨老大難

希望聯盟     2017-05-14     檢舉

5月7日晚,法國前經濟部長、「前進」運動候選人埃馬紐埃爾·馬克龍在法國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中,獲得超過65%的選票,當選新一任法國總統。

年僅39歲的馬克龍為何能成為法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

首先,當然是機遇,因為兩大主要政黨候選人的口碑都不太好。先是原本民調領先的中間偏右翼候選人弗朗索瓦·菲永因妻子被指控「吃空餉」,而不得不提前宣告出局。接著是社會黨推出的偏左翼候選人阿蒙,因為傳統選民不再青睞,導致選票始終拉不上去。這就讓持中間立場的馬克龍漁人得利,最終與被選民認為不靠譜的瑪麗娜·勒龐對決,取得跨入愛麗舍宮的通行證。

其次,當然是馬克龍非常「識時務」,眼光精準。他原先在社會黨,可他深知社會黨執政多年,民眾已產生「審美疲勞」,再打著社會黨旗號競選,沾不了多少光。於是他另起爐灶,創立了新的前進黨,明確表示要組成一個「跨越左右陣營之分」的政治聯盟。接著又退出奧朗德政府,以示其不再效忠奧朗德,不與已經被民眾厭惡的奧朗德同流合污。這是他在研究歐洲其他國家新崛起的政治運動後所汲取的競選策略。沒人注意到的時候,他看到了機會。

再次,龐大的遊說團隊助馬克龍一臂之力。馬克龍派出無數志願者組成遊說團隊,叩開30萬戶法國家庭,做了2萬5000次深度社會調查,採集了海量信息,從中梳理出主流民意,使馬克龍的競選綱領十分接地氣。未成曲調先有情,這讓法國選民對馬克龍高看一眼,最終把選票投給他。

此外,競爭對手勒龐分化歐盟的極端主張反而成全了馬克龍。勒龐主張反移民、反歐盟、反體制的弔詭路線,讓法國民眾深感不安,而馬克龍提出的溫和施政願景讓法國選民為之一振,選擇馬克龍是阻擋勒龐造成社會動盪的最後一道防線。

馬克龍就是這樣,憑藉其年輕活力、迷人風度、極佳口才和影響力,實現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政治變局。馬克龍的當選,開啟了法國總統選舉史上第一次名不見經傳的年輕候選人,一舉成功當選的先河。難怪7日晚上,馬克龍在羅浮宮廣場慶賀晚會上,引用了拿破崙的名言作為開場白——「一切皆有可能!」馬克龍當選後表示,法國掀開了歷史新一頁,並希望「這是希望和重拾信心的一頁」。他也說,在接下來的五年任期中,將「懷著謙卑、奉獻和堅定的心服務法蘭西」,竭盡全力彌補國民間的分裂。

首個挑戰是議會選舉

但是,馬克龍的履歷太過光鮮——讀書時出身名校、成績優秀、名師欣賞,從政又深得領導賞識,在奧朗德政府任職一路平步青雲,從總統府副秘書長到經濟、工業和數字經濟部長,正可謂年少得志,得來全不費功夫。馬克龍走的路太「順」了,沒經受過什麼挫折和風雨,這對他接下來任法國總統這個「高危職業」不是什麼好事,特別是缺少政治歷練,能否獨當一面,把法蘭西第五共和國元首這副擔子挑起來,還有待觀察。

馬克龍上台後,將面臨奧朗德留下的一大串老大難問題,首當其衝的是6月11日和18日舉行的議會選舉。由於馬克龍的前進黨資歷太淺,成立只有一年時間,缺乏進行議會選舉的人脈根基,要想在議會拿到多數席位,其難度不比競選總統小。

法國實行的是比較特殊的「半總統制」,或者說總統和議會共治的混合制。在這個制度下,總統是人民直選產生,但還有一個以總理為首的內閣。總理經總統任命,但對議會負責。在「半總統制」下,如果總統所在的政黨在議會中是多數黨,總理和總統就同屬一個政黨,那就好辦;如果總統的政黨在議會中是少數黨,那就得任命反對黨人士任總理,總統和總理分屬兩個政黨,接下來就會「磕磕碰碰」。

於是,即將到來的議會選舉其實是總統的「第三輪選舉」,極左和極右都極力翻牌,在議會中掌權,掌控政治話語權。這對馬克龍來說,也許是一個「下馬威」。伊普索民調機構調查顯示,61%的法國人不想在議會選舉中支持馬克龍及前進黨,這無疑是給馬克龍添堵。屆時,手持藍玫瑰的勒龐還會再來。

社會分化問題也很棘手。在法國總統競選競爭最激烈的時候,輿論一致認為,無論結果如何,新總統面臨的都是一個走向分化的法國,這可不是危言聳聽。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政治事務專家維維安·佩爾蒂索認為:「人們今天在法國看到的,的確是兩個社會,大城市選舉馬克龍這樣的建制派候選人,但在鄉村和小城鎮,人們選舉勒龐或極左翼的梅朗雄。那裡的民眾覺得被人遺忘,被丟在了一邊。」

眼下,法國社會的極端勢力已經崛起,這從總統選舉的第一輪投票中就可看出端倪,超過40%的選民把選票投了給梅朗雄的極左翼和勒龐的極右翼。不過,無論是極左還是極右,他們的政治訴求並無特別差異,甚至是不同標籤下的同一種狗皮膏藥,雙方都高舉反移民、反歐盟和反全球化的旗幟。

而馬克龍主張自由、支持全球化,與他們的立場完全對立。雖然原先支持極左或極右的選民,最終有很大一部分把選票投給馬克龍,但社會極端思潮依舊,馬克龍走馬上任後,如何在極左和極右之間尋覓平衡點,好比走鋼索一樣艱難,稍不小心,不是得罪極左,就是冒犯極右,被在野的極左或極右政黨抓住把柄。

法國前總理德維爾潘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馬克龍的勝選說明法國選民對希望的渴望,但不要忘了,法國社會、經濟等領域經歷著多方面的斷層。由此看,馬克龍上任後的一個重要任務是實現和解,以此為基礎才談得上真正治理好這個國家。

馬克龍不熟悉議員的世界

再就是馬克龍的經濟改革撒手鐧能否順利擲出去。馬克龍在擔任經濟部長期間,主導出台所謂的「馬克龍法案」,旨在促進經濟增長、活動與機會平等,推動允許法國商店周日營業,還公布「新工業法國」二期計劃,為法國製造業升級轉型優化頂層設計,透露出銳意改革之意。

然而,巴黎政治學院政治研究中心專家呂克·魯邦提醒:「馬克龍的弱點在於他對於議員的世界一無所知。議員們的世界是非常自我的。如果參議院想阻礙改革,他們的能量會很大。」魯邦也說:「領導一個國家不像領導一個部委那麼簡單,有很多因素需要考慮。」而馬克龍的改革主張,將不可避免地觸動培育他的法國精英階層的奶酪。

誠如魯邦所言,法國的社會癥結在於精英階層固化,與中產階層鴻溝擴大。「馬克龍想讓中產者上升為精英的道路更為容易。然而,控制國家機器的利益集團更注重體制的穩定性,不希望太多變化。」

最後是如何通過克服內政困難,來維護法國在歐盟的軸心國地位。馬克龍在競選綱領中稱,將把捍衛法國人利益、與各種威脅作鬥爭,作為其外交優先事項。具體而言,一是安全利益,主要是反恐;二是氣候利益,即保護地球平衡與生物多樣性;三是經濟利益,幫助法國企業增強競爭力。但是面對國內政治勢力的較量,加上歐洲一體化正經受英國脫歐的煎熬,形勢不容樂觀,脫歐情結在法國社會也有一定市場。馬克龍要把競選中提出的外交綱領如願付諸行動,從而鞏固法國在歐盟的軸心國地位,充滿不確定性。

馬克龍踩著《歡樂頌》的節拍登上法蘭西第五共和國總統寶座,但他腳下的紅地毯未必是一片坦途,一個充滿變數的法國正等著他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