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問題的戰略新思考

希望聯盟     2017-05-14     檢舉

近來,朝鮮半島局勢持續緊張。一方面,特朗普政府聲稱美國對朝的「戰略忍耐」已經結束,美國航母戰鬥群集結朝鮮水域;另一方面,金氏政權「以強硬對強硬」,準備再次試驗核武、發射飛彈,聲稱隨時準備開戰。戰端似乎一觸即發。

顯然,朝鮮半島的危局事關中國自身的安全與發展,而其根源則在於朝鮮的擁核計劃。只有朝鮮棄核,才能從根本上化解緊張局勢,維護東北亞的和平穩定。因此,對朝鮮核武問題以及對朝政策,中國必須有一個清醒的反省和思考。

朝鮮核武問題的由來

上世紀90年代初,中美兩國共同促成了朝韓同時加入聯合國。在朝韓相互承認主權的基礎上,中韓於1993年實現了關係正常化。然而,美國並沒有像人們期待的那樣,去謀求與朝鮮的關係正常化,而是以「歷史的終結者」的姿態進一步向朝鮮施壓。而此前為朝鮮提供國家安全保障的蘇聯與中國,一個已經垮台,另一個則以改革開放的姿態加入了以美國為首的世界秩序之中。

於是,朝鮮在1994年開始發展核武,其根本目的是為國家安全提供戰略威懾,至少也提供一個有力的討價還價的籌碼。在平壤看來,其國家安全的鑰匙握在美國手裡。因此,自朝鮮啟動核武計劃以來,其唯一始終堅持不變的要求,就是要與美國直接對話,進而實現兩國關係正常化。

柯林頓政府視朝鮮發展核武為重大威脅。因此,通過積極談判,於1994年達成《美朝核框架協議》:美國用經濟援助、建設兩個輕水反應堆、最終雙邊關係正常化為條件,換取朝鮮凍結並最終棄核。但是,由於美國國內保守派的抵制,該協議未能得到順利實施。

2001年小布希當選總統後,終止了這一協議,並宣布朝鮮、伊朗和伊拉克為邪惡軸心。朝鮮再次為國家安全重啟核武計劃,而小布希執政期間對伊拉克和利比亞的入侵,更堅定了朝鮮發展核武的決心。

九一一事件之後,小布希認識到核擴散對美國安全的重大威脅,尤其是恐怖主義分子獲得核原料,因而改變態度,積極參與中國發起的朝核問題六方談判。最終通過凍結朝鮮的海外資金,迫使朝鮮同意於2007年7月關閉寧邊的核設施,開始「去功能化」的步驟。這段歷史,中國人大外委會主任傅瑩今年5月1日在《中國新聞周刊》發表的《朝核問題的歷史演進與前景展望》一文中已有詳述。

朝核問題是制約中國的戰略軟肋

歐巴馬即位時,美國已完成全球核材料(運送)監督系統工程,有足夠信心封鎖朝鮮核材料的外流。因此,華府對朝核問題有了新的戰略思考。首先,歐巴馬政府睿智地看到,朝鮮的擁核計劃充分暴露了中國的戰略兩難。一方面,由於中朝的特殊關係以及朝鮮在中國安全環境中的關鍵地位,中國在朝核問題上投鼠忌器,除「勸阻」之外,並無其他有效手段要求朝鮮棄核。

另一方面,改革開放後的中國為了自身的「和平發展」,必須保持中美關係穩定,所以不會因朝鮮問題再次與美韓為敵。這對於朝鮮而言,意味著不能指望中國為其國家安全提供根本的保障。正是因為中國的這一戰略兩難,才使得金氏政權置中國利益於不顧,在擁核問題上越走越遠。

其次,歐巴馬當選時,日韓都有和美國漸行漸遠的趨勢。韓國在金大中、盧武鉉兩屆總統時期(1998年至2008年),對外政策持續「向中國漂移」(drifting away towards China)。日本民主黨2009年執政後,公開提出不延續和美國在沖繩的軍事基地協議。在這一形勢下,急於解決朝核問題,不但會進一步消耗美國在亞太的戰略資源,同時削弱美國掌控日韓的戰略「抓手」。尤其是歐巴馬在2010年提出亞太「再平衡」戰略後,更加需強化美日韓安保同盟。

因此,歐巴馬政權一改柯林頓和小布希在朝核問題的積極姿態,採取「持續施壓、拖而不決」的政策。一方面不理睬朝鮮的對話要求,對中國提出的各種議案拖延推諉,「冷凍」六方會談;另一方面不斷升級以朝鮮為假想敵的美韓軍演、同時實施經濟制裁,對朝鮮持續高壓。其目的就是要把朝鮮逼到牆角,讓其鋌而走險。其結果是自2009年以來,朝核問題進入了傅瑩所說的「制裁—核試—再制裁—再核試」的惡性循環。

美國在朝核問題上「持續施壓、拖而不決」的根本目的,是要一石二鳥,制約中國。首先,美國充分利用中國在朝核問題上,既不能勸阻平壤棄核,又不願和美日韓站在一邊打壓朝鮮的戰略兩難,在國際社會中造成只有中國能夠制止朝核,而中國又不願意這樣做的印象,把朝核問題的責任推給中國,使其成為「中國問題」,從而剝奪中國在朝核問題上的道德制高點,同時利用朝核問題的惡性循環來消耗中國的戰略資源,直至引發中國內部的政策爭紛。

其次,朝核問題的日益惡化使美國不僅在戰略上牢牢抓住了日韓兩國,而且為其在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提供了有力的藉口。(事實上,隨著中國遠程打擊力量的提升及俄羅斯在遠東大量部署戰略打擊力量,美國必須將這一地區納入其全球反導系統。)部署在韓國的薩德反導系統,是美國在東北亞監控中俄兩國的千里眼,從而使區域戰略平衡向美國傾斜。

在朝核問題上必須旗幟鮮明

顯然,歐巴馬政府在朝核問題上的「拖而不決」達到了預期效果。一方面中朝關係日益惡化,自習近平和金正恩上任以來,中朝之間近五年沒有峰會,這在兩國關係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以此足見中朝關係的尷尬和緊張。另一方面,隨著薩德的部署,中韓關係也落入自1992年建交以來的最低點。更為嚴重的是,中國在朝核問題上的被動局面,已經開始對中國外交及「一帶一路」的建設造成負面的影響和羈絆。

中國必須在朝核問題上重新思考,有所作為,扭轉戰略被動。習近平最近在和特朗普通話中,提出解決朝核問題三原則:其一,必須遵循聯合國決議案處理;其二,各方應有所克制,避免局勢惡化;其三,各方要相向而行,通過談判解決朝核問題。

在此三項原則指導下,中國應該旗幟鮮明地提出自己的主張,有所作為。首先,必須明確「朝鮮棄核」是中國不可動搖的戰略目的;明確「友好合作」是《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的基礎與前提。而金氏政權在擁核問題上一意孤行,置中國的重大利益和關切於不顧,既不友好,更不合作,已完全破壞中朝「互助」的基礎。只有朝鮮棄核,中國才能依照條約為其國家安全儘自己的責任,並將積極幫助朝鮮推動包括國防科技現代化在內的國家現代化進程。

第二,要從理論上和實踐上將金氏政權的穩定和朝鮮的國家穩定區分開來。金氏政權在擁核問題上肆無忌憚的極端行為,不僅危及朝鮮半島以至整個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發展,也極大地傷害了朝鮮自身的國家安全和人民福祉。作為朝鮮友好、負責的鄰邦,中國必須對半島的和平及2500餘萬朝鮮人民的安居樂業有所擔當,但這並不等於中國有捍衛金氏政權的責任和義務。

第三,中國將與美、俄、日、韓等相關國家一起認真執行聯合國決議,同時通過積極談判,迫使金氏政權棄核武計劃,明白棄核是唯一出路,否則將面臨政權垮台的危險。

最後,中國也應當公開表明,中國決不允許朝鮮陷於戰亂,更不允許朝鮮變成東北亞的中東。冷戰後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等國的動亂一再證明,開戰絕不能解決問題,而恰恰是動亂的開始。畢竟,一旦戰亂發生,只有中國有能力(當然也是為了中國自身的根本利益)為2500餘萬朝鮮人民提供食品、燃料和公共秩序,使其不至於成為四處奔波的難民。

換言之,以今天中國的能力和決心,不論是誰發起戰爭,能夠最終掌控戰後朝鮮局勢、重建秩序者,非中國莫屬。這一事實,點破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