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的洺:網絡霸凌

忠政快訊     2017-05-07     檢舉

男學院生疑不堪兩年前的「網絡霸凌」,予情緒困擾,陰影揮之不去的情況下,選擇了跳樓輕生,其新聞翌日在媒體刊登後,不但讓人惋惜,也再次引起民眾眼球聚焦在網際網路被濫用的課題上。

試問,一名年紀輕輕且前途無限的男生,為何會在遭到他人網絡霸凌的兩年後,以踏上不歸路來謝幕人生,除了留下無言的唏噓,此事也頗確有發人深省之處。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自絕?又是,怎樣的因果,讓他深陷不能自拔的情緒困擾中?莫不然,這就是網絡霸凌下所產生的負面後果嗎?

此事件上,身為局外人的我們,為尊重逝者,其實不應再深究下去;但是,頻頻引發社會問題的網絡霸凌事件,卻教人不能不作預防事件再生的未雨綢繆。故,就算不情願碰觸此事件的傷處,無奈也要進行事後檢討。

網絡霸凌之風,至現時代的今天,已經蔚然成風。某部分網絡用戶,自持眼光獨到,智慧勝人,對某種人和事作出的未審先判行為,已經到了社會不得不正視的地步。倘若,任由網絡霸凌風氣繼續盛行,恐對社會健康發展造成更多障礙,影響更多民眾的安寧。

酸民缺乏廣闊視野

其實,網絡霸凌行為乃是始於某些自持聰明的酸民所致。這些人的特點,往往就是缺乏廣闊視野的一群,他們總以狹隘的角度,點評自己不甚瞭解的事物,從意識形態中出發,抗衡他人的異議聲音,說白了,就是「無知」者,在扮演博學多才的角色,其所發表的言論、觀點,在攀不上高度後,為某些人和事強行定論的行為結果。

網絡霸凌之風,在網際網路上無孔不入,從聊天軟體到面子書皆遍布,他們的足跡,致使本是健康的網絡交流平台,動輒在有心人的鼓動下,泛起網絡霸凌的個案,讓華麗的文字,剎那間,成為文字暴力的劊子手,把不順心的課題、不順眼的個人,不希望水落石出的真相,淹沒在不用負責任的留言中。至於會不會引發悲劇,沒有人會介懷。

是的,筆者對於「網絡霸凌」的看法,就是無知網絡酸民和他們的意識形態行為後的結論。在筆者眼中,他們喜愛霸凌別人的行為,無非是無知酸民,在認知不足下,或者意識形態下,對一些不甚瞭然的課題(無論個人隱私或社會課題),提出見解後,惱羞成怒下的結果,至於真相、理據都不重要,只要立場、觀點、議程不一樣,將一律視之可「霸凌」的對象。

君不見,很多無辜遭到他人霸凌的受害者,如今,在網絡媒體生態上,已經成為屢見不鮮的例子嗎?正如紙媒上不時刊登的「網絡霸凌」新聞,受害者在酸民的「霸凌」準則內,無需取證,無需事實,一旦酸民們覺得自己在仗義執言,被霸凌者絕對知錯不對。

點評前需三思

其實,網際網路是一個無界限的空間,正因如此,任何的人和物事,皆有隨時成為被霸凌者的條件。至於,被有心人擺上社交論壇的,會受到「正面點評或是負面批判」,在網絡霸凌習慣者的眼中,那絕對不是重點。

假若,大部分沉默的網絡使用者,不去正視網絡霸凌為社會構成的不良情況,相信會有更多無辜者會陸續受害。為求讓網絡回歸交流正道,也希望那些憑個人喜惡論事的網民自重,不負責任的點評,將會讓更多人帶來不幸,務請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