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太極拳的「不用力」?

運動大聯盟     2019年02月02日

是不是「不用力」,這是橫亙於太極拳與非太極拳武術之間的一條分水嶺。現在練太極拳的人分為兩部分,大部分的人坦言是用力的,這種太極拳動作再規範、再到位、再標準、再美觀也不可能是太極拳,因為這種「用力」周密地說就是「局部主動的用力」,而無可辯駁的是局部有多少主動的用力就有多少的肌肉與關節緊張,而肌肉與關節緊張就不可能是放鬆,就不可能有使人「終不得力」等效果,因而就不可能以柔克剛、以弱勝強,健身效果與一般舞操也毫無區別,那麼,這樣的拳怎麼可以認為是太極拳呢?

如何理解太極拳的「不用力」?

那麼,練拳「不用力」了是不是就是太極拳了呢?

楊澄甫先生在由董英傑先生執筆的《太極拳使用法·太極指明法》中指出:「用勁不對,不用力不對,綿而有剛對。」按照一般的概念,「勁」、「力」與「氣」都可以表示人體力量,而《楊氏老譜》與近代絕大多數太極拳家用「力」表示局部主動的骨槓桿性質的力量,認為這是太極拳所要消除的力;而用「勁」與「氣」表示由腳而始向上傳遞的波浪形的力量,認為這是太極拳所要追求的力,當然這只是一家的術語而已。其實,這種表示法的概念中所謂的「力」只是指狹義的「力」,不是指廣義的「力」;這種表示法的概念仍然認為狹義的無論是「力」、「勁」和「氣」都是屬於廣義之「力」的。如楊澄甫先生的《太極拳術十要》在對「用意不用力」的解釋中所說的「不用力何以能長力」,這一句中前一個「力」指的無疑就是《楊氏老譜》所說的狹義的「力」,而後一個「力」指的卻是廣義的「力」,其實是指這一段後面所說的「真正內勁」。《太極拳使用法》中的這句話顯然反映了《楊氏老譜》所反映的這一家的術語當時還沒有被這一家完全普遍確定使用。因此,正確地理解這段話,應該將這段話中的「勁」理解為《楊氏老譜》所說的狹義的「力」,將「力」理解為《楊氏老譜》所說的狹義的「氣」與「勁」。而如果不分廣義與狹義地說,那麼,《太極拳使用法》中這句話的意思就是「用力」和「不用力」對於太極拳而言都是錯誤的,也就是都不屬於太極拳。因為太極拳必須是楊澄甫先生所說的「綿而有剛」的。這「綿」就是表示局部由於不主動用力而形成的鬆柔綿軟,而這「剛」就是表示「勁」與「氣」之力量。因此,「綿而有剛」就是太極拳的特性,也可以說成是「不用力而有力」。

因為語言屬於表示事物的第二信號,並不是事物本身。語言所表示的概念如語言學家帕默爾在《語言學概論》中所說是屬於粗略的暗示而已。而每個人暗示的形成又必須依賴自己的親身經驗,每個人的經驗往往不完全相同,因而每個人根據自己的經驗對同一概念詞語的具體理解往往會有差異,對於「用力」也是如此。現在練太極拳的人中聲稱自己不用力者其實不一定沒有用力,有的只是使用自己所感覺很小的力,又把這種情況當作是「不用力」。那麼是不是真的有人練拳「不用力」呢?

可以十分肯定的是:凡物體發生運動必定是有力量發生作用的。所以,從這一原理出發也可以明白練拳之肢體既運動又「不用力」不能理解為廣義的「沒有用力」和「沒有力」。從上述可知《楊氏老譜》和近代太極拳家所謂的「不用力」是指不用局部主動的骨槓桿性質的力。以手臂而言,一般人手臂發生運動是由於肩臂局部肌肉的縮短、拉長、等長等收縮所引起的,對於近代太極拳家而言,這就是狹義的「用力」;而因為凡力都可以在一定的條件下發生傳遞,人體在某些體內反應下也能夠使腳下發生的力向上發生傳遞,這種力也可以使得手臂發生運動,這種力就被《楊氏老譜》與近代太極拳家稱為「氣」或「勁」。

太極拳就是以這種「氣」或「勁」使得手臂發生運動的。具體地說:太極拳功夫越深,練拳時手臂中局部主動的力就會越小,直至真地感覺不到手臂在主動用力,別人也感覺不到其手臂在主動用力;而練拳時手臂中局部主動的力越小,就越能夠發出由腳而起的力;儘管這樣太極拳鍛煉之初、中期的人手臂局部仍還有狹義的「用力」存在,然而手臂中存在的還有「氣」或「勁」,到了中期以後則會主要是「氣」或「勁」,甚至幾乎全是「氣」或「勁」了,局部主動的用力會幾乎沒有了。這種情況從人類所必需的模糊概念和數學近似計算的表達而言,最能使人能夠理解的語言就只能是「不用力」,這樣的情況才是近代太極拳家所說的「不用力」。所以,無論從理論上還是從實踐上說,真正純粹的太極拳確實是局部「不用力」的。手臂既運動又能夠「不用力」是客觀真實存在的。

如何理解太極拳的「不用力」?

為什麼「不用力」所依賴的「氣」或「勁」必然是從腳而始?這是因為人是下支撐活動的生物,「氣」或「勁」其實是一種反作用效果發生的傳遞性的力,現代力學稱為「動量傳遞」,所以,「氣」或「勁」是必然從腳而始的。當然,一個人腳不著地坐在椅子上也可以發生「氣」或「勁」,這「氣」或「勁」就是從與椅子接觸的屁股而始了。而說太極拳的「氣」或「勁」從腳而始的,也不是說腳的局部會發生力量。「氣」或「勁」之所以會從腳而始,靠的就是「氣沉丹田」所引起的動態的「沉」使得腳發生了力量。由此可見:如果不會「沉」,「氣」或「勁」就難以從腳而始。

所以,太極拳家對「沉」都是十分重視的,葉大密先生就告誡弟子們太極拳中有無數個「沉」。「沉」的一個反應就是腳牢牢與地面接觸,很多太極拳家將其稱為「入地三尺」。由此可見,現代太極拳界有的人大談中國近代聞所未聞的所謂「松空」,讓學練者的腳與地面軟綿綿地接觸,就是斷了「氣」或「勁」發生的依靠,儘管練拳中手臂運動十分綿軟,其實必然還是在用力的。因為這樣情況下如果手臂不用力也就必然沒有手臂運動的任何動力了,手臂就必然不會發生運動的;而既然手臂在運動,這手臂就肯定是在主動用力的。這樣的用力即使也小到可以忽略不計而的確也可以稱為「不用力」,但卻是屬於「不用力而沒有力」。這種「不用力」就是楊澄甫先生在《太極拳使用法》中所說的「不用力不對」。這種「不用力」也是楊澄甫先生在《太極拳使用法》中所批評的「雙輕」,是太極拳的拳病,不屬於太極拳所謂練拳的「不用力」。

由於「氣」或「勁」從腳而始的實現是必須有一個過程的,可見太極拳初學者是不可能完全不用力的,但這不等於初學者應該用力,而是初學者一開始學練就必須鍛煉和追求不用力,也就是一開始學練就要追求將手臂局部主動發生的力量漸漸消除掉。對於手臂局部主動發生的力量而言,從太極拳學練一開始就是減法,而不是說等到學會了拳再減。這是因為如果等到學會了拳再減,那麼,一是未減之前所學練的不可能是太極拳;二是等學會了拳用力已經習慣成自然再減就更難了;三是太極拳「不用力」必須依賴「氣」或「勁」,一開始學拳不追求「不用力」,替代這狹義之「力」的動力「氣」或「勁」就是不可能發生的。楊澄甫先生在《太極拳術十要》中就明白指出要得到「真正內勁」的一個條件就是「不用力」。所以,初學太極拳者雖然不可能做到完全不用力,卻是必須從鍛煉不用力開始學練的。

由上述可見,太極拳所謂的「不用力」,是指練拳時局部不主動用力,但局部又必定要有由腳而始從身體其它部位傳遞而來的「氣」或「勁」作為肢體活動之動力的。所謂是「有氣者無力」。而如果既自稱不用力,又沒有「氣」或「勁」傳遞,手臂卻會發生運動,其手臂局部就必然是在主動用力的,所謂是「無氣者純剛」。只不過是將「用小力」當作「不用力」了。這樣的人當其手臂運動又不注意時去反方向擋其手臂,往往就立即可以感覺到這手臂是具有頂抗性的、可以作用動其全身重心之阻力的;當然有的用小力的人在動作很慢時,也可以使得去擋其手臂者感到毫無阻力,輕飄飄的似乎重量也沒有,這其實是一種主動用力迴避的反應,就更屬於局部在主動用力了。而手臂運動如果真的是由傳遞而至的「氣」或「勁」所引起的「不用力」的,那麼,對於太極拳功夫好的人在其不注意時去反方向擋其運動的手臂,可以感覺到這手臂就像是一段浮在水上的斷臂,或者是一條鞭子,是既有重量性的阻力,又沒有頂撐的,如果有這斷臂的運動有慣性,這慣性與其身軀重心也是沒有關係的。

如何理解太極拳的「不用力」?

太極拳沾粘連隨的「不用力而有力」還不能理解為別人能夠感覺到其手臂有勁力。《楊氏老譜》明白指出太極拳是「內要含蓄堅剛而不施,外終柔軟而迎敵」。就是說太極拳沾粘連隨中的「氣」或「勁」之「剛」別人是感覺不到的;尤其沾粘連隨還借別人之力,這「氣」或「勁」之「剛」,別人就更感覺不到了。就手臂而言,沾粘連隨中要讓別人感到的就是這是一條斷臂,別人能夠感覺得到的只是其重量性的力量,甚至其慣性也感覺不到,似乎與別人的手臂相接觸,就像是粘糊到別人的手臂上的一團爛泥,往往是讓別人感覺到其是「柔軟沉重」的;這「柔軟沉重」又必然會隨別人的用力不同而變化,別人用力很小,也會感覺這「柔軟」中的「沉重」小,重量比較輕;而如果用力很大,就會感覺到這「柔軟」中的「沉重」大,重量也會十分大。其實這其中主要是手臂自重與慣性在起作用,也可能有「勁」的作用,只是別人感覺到的只是重量性的阻力,而這阻力又與其身軀重心沒有關係,這就是所謂的「掤勁」。

所以,能夠「不用力而有力」,當別人用很小的力時會使別人感到其手臂是「有氣無力」的,重量是輕的;而當別人用大力時就會使別人感到其手臂沉重難移,阻力很大、重量很重,如李雅軒先生所說的「兩臂松得又沉又重,似鋼鐵樣的重,而不是似鋼鐵樣的硬」。這正如李亦畬先生所說的「彼有力,我亦有力……彼無力,我亦無力」。太極拳的發勁要發出通透、強勁、軟彈的比手臂局部的力還大的力量來,一個重要的條件也是手臂局部不主動用力。由於這「勁」的特點如《楊氏老譜》等所說是波浪形彈性的、沒有持續性的,如果持續連幾斤的東西也是提拿不起的,不像狹義的「力」能夠持續提拿幾百斤的東西;「勁」的波浪時間又極迅速短促,象鞭子的彈擊,甚至手臂沒有伸縮移動,所以,當發勁瞬間別人既可以感到其手臂發出很強大的力量來,又很難持續體察到其手臂中的勁力之「剛」。由此可見:太極拳的「不用力而有力」是既使人難以找到其沾粘連隨之「力」,又能夠發勁瞬間爆發出強大的「勁」力來。所以,更準確地說,太極拳「不用力」的主要表現是「不用力而能有強大的力」。

現代太極拳界有的人在 很緩慢練拳時做到的是「不用力而沒有力」,就是近似地說,手臂始終軟綿綿地沒有任何力,違反了「不用力而有力」;而推人時用的還是手臂如木棍般持續發硬的局部主動發生的「力」,又違反了「不用力」。這種太極拳動作再「自然」、再自稱有「內功」,再能夠「用意念」,也不可能是太極拳。因為這種拳仍然是在用局部主動之力的,是不可能具有全身真正完全放鬆與使人「終不得力」等效果的,而且沒有傳遞性的由腳而起的力量,因而不可能以柔克剛、以弱勝強;「用意念」又不可能使得大腦入靜,因而健身效果必然與一般舞操毫無區別,實質上是模仿太極拳外形而無太極拳之實的健身活動而已。然而,現代太極拳界中有很多人都將這種健身活動當作太極拳加以追求,這是一種必將置太極拳於死地的誤區。因此,認識清楚太極拳的「不用力」是「不用力而有力」與「不用力而能有力」的,對於太極拳的健康發展是十分重要的。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