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學者:再不融入「一帶一路」將後悔莫及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4     檢舉

 

 台媒稱,中國牽頭籌建亞投行,各國紛紛響應,美國斯人獨憔悴。美國的傳播媒體、專業刊物無不問道,怎麼會走到這一步?美國的下一步又該怎麼走?

  據台灣《中時電子報》4月1日報道,一個多星期來,美國《華盛頓郵報》已連發兩篇社論,先以「挫敗」,繼之以「重大挫敗」形容美國處境。因為歐巴馬政府開始時掉以輕心,並要求各國不要加入,最終卻擋不住趨勢,如今尷尬不已。

  外交策略有問題

  《福布斯》雜誌刊登的《美國已然失去了全球視野嗎?》一文指出,許多重要盟國陸續加入亞投行,意味美國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力式微,更意味外交策略有問題。今天這種發展,要從美國強迫歐洲國家制裁俄羅斯開始。制裁俄羅斯並不符合歐洲國家利益;歐盟各國不得已與美國站在同一陣線。如今在亞投行一事上,如果再度屈從美國,豈不顯得他們是美國豢養的哈巴狗?

  文章說,到了今天這步田地,如果把責任全推給歐巴馬政府,並不公平,因為國會也有責任。歐巴馬政府在2010年向國會提出改革方案,把中國在國際貨幣基金(IMF)的表決權比例由3.81%提升至6%,但國會卻遲遲沒有動靜。

  美國需要新視野

  報道說,至於美國的下一步,《波士頓環球報》社論認為,美國應以積極的態度因應情勢,讓正在崛起的中國進一步融入多邊金融機制。因為諸如世界銀行、IMF、亞洲開發銀行等機構,「長久以來,美國施展了過大的影響力」。

  《福布斯》也指出,美國需要新視野,這個新視野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更新領導風格,例如改革美日主導的亞銀;另一個是準備與中國分享在全球的領導地位,例如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投行。

  這些評論指出,中國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讓中國擴大參與,有助於美國達成自己的目標;如果拒絕中國參與《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TP),或者抵制亞投行,意味著告訴各方,美國依然有能力孤立中國;然而這恐怕只會讓美國自己陷入孤立。

  也有評論稱,美國加入亞投行不是為了改變中國,而是為了確保仍居主控地位的美國,與正在崛起的中國進行「廣闊的、持續的交往」,也讓這兩國建立機制的、和平的調適方式,促進長久的和解。所以不論這個多邊機制是美國設立的,還是中國設立的,美國都應以建設性態度看待。

日本學者:再不融入「一帶一路」將後悔莫及

2

10月24日,21國在北京簽約決定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延伸閱讀】亞投行擴容 美前國務卿憂本國出現誤判

  中新社華盛頓3月31日電題:亞投行擴容「風生水起」 美前國務卿憂本國出現誤判

  3月31日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創始成員國資格申請的最後期限,截至目前已有逾45個國家遞交申請,可謂「熱鬧非凡」。雖然美國沒有遞交申請,但美方官員和學者高度關注亞投行發展,包括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和智庫學者在內的多位人士31日擔憂美國在亞投行問題上出現「誤判」。

  奧爾布賴特當天在此間一家智庫發表演講,表示亞投行首先是一個「歷史」問題。她強調,包括中國在內的不少國家認為美國在世界銀行「過於占據支配地位」,這些國家要求美國調整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投票機制,希望獲得更公平的份額,但國會一直予以阻撓,所以有些國家有一定「受挫」情緒。

  近日有一大批國家紛紛表示願加入亞投行,包括美國的幾位傳統盟友。奧爾布萊特坦白表示美國在這一點上出現「誤判」,她希望美國能重新抓住某種「合作意識」,與亞投行開展合作。

  就目前而言,奧爾布賴特認為美國把亞投行這件事「辦砸了」,不應這麼做。她強調,美方不應把亞投行看成是所謂「中國掌控權力」的平台,而應在亞投行內部與中國進行合作,在經濟治理方面增加該機構透明度,解決地區一些真正的問題。

  奧爾布賴特部分觀點得到美國主流智庫的響應。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31日發布的一份政策建議報告認為,北京正大力發展金磚國家銀行、亞投行等機構,試圖在全球經濟治理方面發揮更大作用,為確保中國的努力不破壞既有秩序,美國應先改革布雷頓森林體系,批准IMF份額和治理機構改革方案,給予中國更大話語權。

  隨著亞投行「朋友圈」越來越大,有評論認為美國在國際社會顯得日益尷尬。對此,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中國問題高級研究員甘迺迪(Scott Kennedy)含蓄地表示,絕大多數國家沒有把加入亞投行看成是一個「必須在中美兩國各自主導的體系之間選邊站」的事情,而是同時加入兩種機構,中國的看法也是如此,但美國沒有這麼解讀這個問題。

  他還認為,亞投行僅僅是中國發展更積極主動外交戰略的部分內容,今後全世界還將看到中國提出更多倡議。

  正在此間訪問的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何帆告訴記者,美方圍繞亞投行的種種舉動無法脫離本國國情,如國會很難批准加入亞投行、再如美財政部對亞投行的初期重視程度不足等。

  「美國有人更多地考慮安全競爭關係,對經濟合作關係考慮不夠,有人甚至考慮是不是中國在給美國『搗亂』,在安全領域仍有冷戰思維,這種顧慮壓倒了經濟合作的聲音。」何帆說。

  美國財長雅各布·盧日前表示,美方期待在相關方面、通過有關渠道同亞投行合作。何帆認為,美方也許會通過與盟友加強交流、派遣法律顧問、金融專家加入亞投行等渠道與亞投行開展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