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術高人一籌,必要「大形過位」

運動大聯盟     2019年02月14日

中原武功不是打架,模擬的是馬戰,二馬對沖,殺招只在交錯一瞬,沒有第二下。戰場上好使的,不一定是武功。高手沒有來回,全部心血,只為一擊。想贏高手的,首先得是高手,高手打高手,都是視覺誤差,你以為還有一寸,其實已經到了。高手之間不拼功力。高手的事兒,很難懂。越是高手,越容易在簡單問題上犯錯誤,你忽然改了平時的習慣,他第一反應是,咦?這是什麼,就晚了。出題的人,懂得盲區。人不怕複雜,就怕簡單。沒人會往簡單裡想,因為沒人相信,簡單能解決問題。花招終歸是花招,上的了戲台,下不了拳場。拳無花招,只有真形。好看不一定中用,世上是中看的多,中用的少。既要能看,又要能用的,就是大東西了,千載難逢。人從來都不現實,練拳缺了實際,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拳術高人一籌,必要「大形過位」

為何要練「大開大合」的功架,就是要練出「大形過位」。精髓有三點,步要過人,身要貼人,手要吃人。不要以為,架子大了不實用。「大形過位」是近戰法,講究一過步,二吃靠,三抖發。整個人撲上去,就是要一舉吞了你。下要過步,上要吃手,速催其根。也有過位之後莫頭的,比如八卦掌的三穿掌,過位之後,上手按瓢就是莫頭,這是過位回身的路子。老話講,趟泥大形,剪腿過位,指的就是這種東西。和八卦掌不太一樣,太極拳的野馬分鬃,屬於套腿走大邊兒,前後都過位,則叫兜過,是個別子勁。形意拳的龍蟄身,典型的吃大形,中路過位,屬於硬拆過位。龍蟄身不取巧,全憑功力,一般還沒過位,人就轟塌了,有人說它是斫勁,也對。相傳當年,劉奇蘭練龍蟄身,一個縱身,掛著人,衝出三個身位,才放的手。「大形過位」這活兒,腿功和脊柱縱力要過硬。形意門歷代好手都攻此術。前腳超後腳,一掀一個準兒。趟泥步,斜形拗步,摩擦步等,都是大形過位的步法,隨不盡相同,但理為一貫。掖胯,是這個活兒的關隘,能不能過人,要看胯蓄的好不好,軸子能不能崩出勁來。人的力量不在腿上,腿勁再大,貫通不到上身,難堪大用。胯掖的好,借地力爆發,一舉拿下。這叫旱地炸雷。​

中國人喜歡講「不二法門」,古代高手就是這個路子,沒有第二下,一擊必殺。不管成沒成,都不再回頭。李白有詩讚曰: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真正懂拳的,是不會露真形的。不會在街面上解決問題,聚眾群毆的事兒,那時候的武者是不做的。有了事兒,私下約定,倆人找個沒人地方,這種方式叫對決,只能出來一個人,無規則,無裁判,只有你和我。你最後看到的,也是我的真東西,可惜已經晚了。公開了的技術,不叫絕活兒,真形從來不隨便露,讓人看到了,就不是真形。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俠客行已畢,遁形於江湖。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