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對「一帶一路」感到震驚?日本媒體人:它將改變21世紀!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4     檢舉
日本對「一帶一路」感到震驚?日本媒體人:它將改變21世紀!

今天,「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開幕。此次論壇共有1500多名中外嘉賓參會。日本方面儘管安倍晉三首相未出席論壇,依然高規格地派出了自民黨(執政黨)二把手二階俊博參會。二階俊博臨行前在東京接受華文媒體採訪時稱:「日本對中國『一帶一路』有如此進展感到震驚,且表示敬意。」

「一帶一路」倡議自2013年提出以來,朋友圈越來越大,好朋友越來越多。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日本始終忽遠忽近地游離在朋友圈外。「一帶一路」對於日本,對於世界意味著什麼?有人說,這是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有人說,「一帶一路」是看上去很美的「空架子」;更有人說,這是中國另起爐灶,要搞反美國統一戰線。值此論壇開幕之際,日本資深媒體人士木村知義,通過我刊發表專文,從世界歷史轉換大潮的角度,有力地回應了這些不靠譜的質疑。在他看來,「一帶一路」上,遍布著充滿可能性的金燦燦的「種子」。

日本對「一帶一路」感到震驚?日本媒體人:它將改變21世紀!

4月25日,日本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宣布將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5月14日、15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此次論壇為國際社會提供了一個共同思考「世界」的平台。作為一名長期關注中國與亞洲的媒體從業者,我想從一個有別於學者、專家的角度,談談對「一帶一路」倡議、以及對當前時代背景下日中關係的看法。

足以改變21世紀的「一帶一路」

在我看來,「一帶一路」構想是一個「宏大的故事」。當前世界正瀰漫著封閉感,看不清未來的方向性。「一帶一路」的魅力正在於,它蘊含著讓人們對未來充滿展望與夢想的力量。

地緣政治學屬於冷戰時代的遺留物,雖然評價褒貶不一,但這門學問正在捲土重來。在地緣政治學的世界裡,「一帶一路」中的「一帶」,即陸上絲綢之路,被稱為是「歷史的地理樞紐」、「心臟地帶」(編者註:出自英國學者哈•麥金德)。迄今為止,這片土地作為世界霸權的必爭之地,對立與抗爭的戰火綿延不斷。但是,「一帶一路」超越以往的對立與紛爭,在這片土地上勾畫出了一幅合作、共建、和平發展的宏偉藍圖。

20世紀初,英國地緣政治學學者哈•麥金德提出「陸權論」學說。該學說主張的全球戰略思想歸納成著名的三段警句:「誰統治東歐,誰就控制了心臟地帶;誰統治心臟地帶,誰就控制了世界島;誰統治世界島,誰就控制了全世界。」

日本對「一帶一路」感到震驚?日本媒體人:它將改變21世紀!

20世紀初,英國地緣政治學學者哈•麥金德提出「陸權論」學說

為充分表達這一倡議,2015年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外交部、商務部聯合發布《推動共建「一帶一路」願景與行動》。該文件在開頭處寫道:「2000多年前,亞歐大陸上勤勞勇敢的人民,探索出多條連接亞歐非幾大文明的貿易和人文交流通路,後人將其統稱為『絲綢之路』。」緊接著,文件闡述道:「千百年來,『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的絲綢之路精神薪火相傳……」我驚訝於這些優美的文段,興趣盎然地讀了下去。

很久以前,各種珍寶從遙遠的埃及、希臘、羅馬、伊朗、中國的西域沿著連綿不絕的絲綢之路傳到日本。奈良的正倉院被稱為是絲綢之路位於東方的終點。也就是說,絲綢之路對於日本人而言,是個充滿夢想的地方。我感受到的「一帶一路」正是一個激發想像力的宏大故事。此外,這一倡議將那片土地定位為和平發展的經濟帶,讓我感覺到其中潛藏著引發21世紀巨變的力量。

變化中的「強權秩序」

20世紀的世界是美國作為唯一霸權國差使、支配,並通過戰爭、紛爭等「強權秩序」手段建立起來的。當前世界正在和平的環境中改變既有的秩序。站在這一宏偉轉折點上的世界,可謂處於「世界史轉換大潮的時代」之下。

另外,我認為世界如今正處於「中國的衝擊」的時代。「中國的衝擊」或許聽起來有些激烈,我想先從中國的歷史地位加以探討。自古代至某一時期,中國是文明、文化的中心,國力強盛。進入近代以後,中國淪為了半殖民地,各國將中國想像為一個「比自己落後、貧苦的國家」。但是,近年中國國力大增,近代以來首次蛻變成了「大國」。這給從未見過「大國•中國」的世界,以及中國自身帶來了巨大的衝擊。日本國內高漲的厭華情緒正是一種受到「中國的衝擊」的表現:對「中國的衝擊」不知所措,迷失自我定位的日本人,只好試著尋找中國的負面形象聊以自慰。

日本對「一帶一路」感到震驚?日本媒體人:它將改變21世紀!

東京大學教授溝口雄三(已故)於2004年發表著作《中國的衝擊》

但是,若日本無法擺脫這一困境,那麼屬於日本的新時代將永無天日。日本在經濟規模上早已被中國超越。如何拋棄「落後的中國,先進的日本」這一固有觀念,構建今後的日中關係?日本正處于思考這一課題的關鍵時期。如何摒棄「上下關係」,在兩國之間代之以「水平關係」?這是當前日中關係面臨的大難題。

迄今為止的時代是幅員遼闊、經濟繁榮、實力強大的國家說了算的時代。今後或將演變為締結「水平關係」的時代:思維方式、價值觀、政治社會體制相異的人們,不以國力大小論英雄,坦率地參與討論;即便有對立的一面,也能協調合作。構建這種關係是時代布置給我們的作業。日中關係也一樣。幅員遼闊、經濟與國力強盛的中國,不因此而對日本指手畫腳;日本不一味地執拗抬槓,應思考與中國構建水平平等的關係。面向新時代,中國明確表示將「作為制定秩序的一員參與」,卻從未說過要「統治世界」。「共商共建」作為「一帶一路」的基本理念,已說明了一切。世界正由只需追隨強者的「單極世界」時代,進入到不問國力大小,暢所欲言的「水平關係」時代。所有參與者是否做好了負責任地發言,履行自身責任的準備,這是擺在世界各國面前的課題。

何謂「正常的關係」

今年日中兩國迎來邦交正常化45周年,各界都在呼籲日中關係應儘快恢復到「正常的關係」上來。可是,究竟如何才算是「正常的關係」呢?

我不禁想問:近代以來在構建日中關係的過程中,我們曾經成功地構建起「正常的關係」嗎?我們曾擁有過那樣的時代嗎?答案或許是「還遠沒到那份兒上」。在我看來,近代以來,日中關係的構建處於「談不上成功」和「不怎麼成功」之間。也就是說,構建日中關係,絕對說不上有過一段「正常關係」的歷史。它是一個「尚未明確找到答案的未完課題」。為構建「正常的關係」,如果兩國始終保持渴望友好的意願與熱情,那麼共同的目標自然會浮現。從這個角度出發回頭思考日中關係時,我認為我們應該注意到兩國經濟領域的人士們。即便身處邦交正常化以來最差的日中關係之中,他們依然腳踏實地地推進著工作。

日本對「一帶一路」感到震驚?日本媒體人:它將改變21世紀!

日本TPP首席交涉官片山慶一表示,日本希望在11國(美國已退出)參與之下,繼續推動TPP

我提議日本應從中國「十三五」規劃中尋找合作的線索。中國的「十三五」規劃中標註著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產業邁向中高端水平、農業現代化、城市農村協調發展、綠色製造方式、改善生態環境等重要關鍵詞。這些都包含著日本曾經經歷過、克服過,或者現在依然著手處理的課題。「十三五」規劃指明了中國今後的方向。日本若能加強學習,必能從中找到今後合作的具體項目、目標的「種子」。其他諸如中國正快速演變的少子老齡化社會等,日中可以一同合作解決的課題不勝枚舉。要言之,只要懷著保持正常、良好日中關係的意願,拿出具體的設想,活用日本的技術與知識,那麼日中關係的發展指日可待,雙方必能互利共贏。對於長期苦於經濟增長停滯的日本而言,積極尋找具體的項目、目標,提出與中國攜手合作的方案,將有助於日本找到一條擺脫長年經濟困境的活路。「一帶一路」上,遍布著充滿可能性的金燦燦的「種子」。對於日本而言,「一帶一路」既是一個重要的課題,同時也是一個可以寄託夢想與希望的構想。

日本對「一帶一路」感到震驚?日本媒體人:它將改變21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