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出賣抗日鐵血英雄楊靖宇和趙尚志的漢奸們的下場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4     檢舉

楊靖宇,(1905——1940),原名馬尚德,字驥生,漢族,河南省駐馬店市確山縣人,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無產階級革命家、軍事家、著名抗日民族英雄,鄂豫皖蘇區及其紅軍的創始人之一,東北抗日聯軍的主要創建者和領導人之一,1932年,受命黨中央委託到東北組織抗日聯軍,歷任抗日聯軍總指揮政委等職。率領東北軍民與日寇血戰於白山黑水之間,他在冰天雪地,彈盡糧絕的緊急情況下,最後孤身一人與大量日寇周旋戰鬥幾晝夜後壯烈犧牲。楊靖宇將軍被評為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之一。

揭秘:出賣抗日鐵血英雄楊靖宇和趙尚志的漢奸們的下場

1940年2月的一天,一隊日軍來到偽滿蒙江公醫診療所,他們帶來了一個托盤,讓院長——朝鮮醫生洪寶源對托盤裡的東西進行化驗。那是一個人的胃,由於長期飢餓已經萎縮得變形了。洪寶源檢查發現,這個胃裡一粒糧食也沒有,只有一些沒消化完的草根和幾團看得出形狀的棉花。當時一個在場的日本人說,這是"匪賊楊靖宇的胃",洪寶源的眼淚唰地流了下來。

他知道,一個深受東北老百姓愛戴的英雄,一個被日本侵略者稱為"山林之王"的抗日名將,楊靖宇將軍,犧牲了。他作為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路軍的總司令,在得不到正面戰場一點支援的情況下,在敵後孤軍奮戰,對抗強大的關東軍與偽軍。

1958年,新中國成立後的第一次國家公祭在吉林省通化市舉行,公祭的對象就是楊靖宇將軍。

在異常艱苦、殘酷的鬥爭環境下,東北抗聯在抗戰過程中,出了很多叛徒。一大批抗聯將領,並非死於日寇之手,而是死於叛徒之手,如楊靖宇、趙尚志等。

我們完全可以說:如果沒有叛徒,大智大勇的楊靖宇犧牲不了!

致楊靖宇於死地的叛徒有四個。

第一個漢奸是程斌

揭秘:出賣抗日鐵血英雄楊靖宇和趙尚志的漢奸們的下場

右一為程斌

程斌,原東北抗聯第一軍第一師師長,楊靖宇最信任的得力助手,程斌有文化,曾跟隨楊靖宇打了不少漂亮仗。於1938年7月率所部115人叛國投敵,日軍任命程斌作隊長,組成"程斌挺進隊",其骨幹都是原一軍一師投降的抗聯戰士共29人。就是他帶領的"挺進隊",把一手將他培養起來的楊靖宇將軍逼入了絕境。

程斌從小跟隨楊靖宇,對楊靖宇本人了解很深,常常憑猜測就能知道楊靖宇的大致去向。據關東軍檔案記載,程斌投降以後,第一件事就是帶領敵人摧毀了抗聯的補給生命線——密營。密營是抗聯在深山老林的秘密宿營地,儲存有糧食、布匹、槍械、藥品等賴以生存的物資。這是楊靖宇的一個獨特創造,更是抗聯孤軍對抗日寇長達14年不敗的重要原因。兇狠的程斌將蒙江縣境內的70多個密營破壞殆盡,一夜之間,楊靖宇將軍陷入了彈盡糧絕的境地。

揭秘:出賣抗日鐵血英雄楊靖宇和趙尚志的漢奸們的下場

楊靖宇將軍的密營地圖

楊靖宇和程斌熟悉到什麼程度?據老抗聯戰士講,後來程斌積極參加日軍對楊靖宇的圍剿,那個時候,雙方不用照面,只要一聽槍聲,就知道對方是誰了。過去日軍不敢在山林里過夜,所以抗聯白天再艱苦,晚上可以喘息、休整、轉移。但程斌卻帶部隊晚上連續追蹤,這使抗聯處境分外艱難,也是抗聯戰鬥力大減的重要原因。

通化市楊靖宇烈士陵園管理處原黨支部書記劉善業:"一到晚上,特別到後半夜,零下將近40度,大樹都凍得嘎吧嘎吧響,非常艱難,因為密營被破壞了,他們沒有存身的地方,只能在野外露宿。實際上等他進蒙江以後幾乎是天天在被敵人追著,儘管穿的破爛,很單薄,但是跑起來以後,也是一身汗,當你一停下來以後,冷風一吹,那老戰士跟我講,那就像掉進冰窟窿一樣,寒浸骨髓,然後冷風吹過以後,出汗的那個衣服就凍成了像鐵甲一樣,腿、胳膊拿彎都很難拿。特別到晚上,肚子裡很餓,又沒有食物,又不敢睡著,因為你睡著,可能就凍死了,再也醒不過來了……我的體會就是,那個時候活著比死都難,但是他們還在堅持。"

可以說,身經百戰、善於轉移的楊靖宇的部隊被打散,楊靖宇被窮追不捨難以脫身,如果沒有程斌,鬼子根本做不到。因此,程斌是禍害楊靖宇和其他抗聯戰士的第一大罪犯!

這個罪犯後來先後跟隨他的主子岸古隆一郎前往熱和、山西作惡。1945年,日本戰敗前夕,身為偽山西副省長的岸古隆一郎用氫化鉀毒死全家人之後自殺。程斌在槍殺了幾個投降的日本俘虜後混入華北野戰部隊,並且當上了指揮員。

說起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1951年瀋陽的一個雨天,程斌打著雨傘在街上行走,一個人為避雨躲到他的雨傘下,結果程彬發現,這個人是一個曾叛變的原抗聯幹部。

不知什麼原因,兩個人分別都去舉報了對方,結果在正肅反的當年,都被槍斃。程斌——南滿抗聯歷史上官階最大的叛徒這樣結束了罪惡的一生。

程斌搗毀抗聯密營這招實在是太惡毒了。但是,楊靖宇還是在深山老林里把敵人拖得暈頭轉向,到了1940年初,圍剿討伐的日軍偽軍也已經被拖得精疲力竭;與此同時,楊靖宇所部給養斷絕,只剩下60人。儘管情勢危急,但楊靖宇本人還是有信心的,因為他已經設定了游擊和突圍的路線。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一件讓楊靖宇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又出了一個可恥的叛徒!

第二個叛徒張秀峰

揭秘:出賣抗日鐵血英雄楊靖宇和趙尚志的漢奸們的下場

漢奸叛徒張秀峰

這個從15歲起被楊靖宇撫養成人的叛徒1940年2月1日,攜帶機密文件、四支手槍和一些彈藥,以及抗聯經費9960塊大洋叛變投敵;更重要的是,張秀峰對楊靖宇計劃安排的游擊、突圍路線一清二楚。

張秀峰是一個孤兒,由於父母雙亡人情冷漠,造就他從小寡言少語的性格。長大後,他參加了抗聯,並有幸成為楊靖宇的警衛排長。楊靖宇曾經對他說:"你是孤兒,沒有爹媽,我也沒有兒女,你就和我兒子一樣。"他不會寫字,連自己名字都不會寫。楊靖宇不但讓他學會了寫名字,而且手把手教他認字。不僅如此,楊靖宇還教他唱歌,教他吹口琴,並親手贈送給他一個口琴。張秀峰對這把口琴愛不釋手,沒事就拿出來把玩。

一個自己一手栽培的戰士,一個被自己當作親生兒子的孩子,在最需要他支持的時候離自己而去,站到不共戴天的侵略者一邊。將軍當時會是什麼心情?是憤怒?還是悲涼?

現在看來,張秀峰的叛變是致命的。楊靖宇的行蹤被暴露,突圍路線被封鎖,敵人縮小了包圍圈,追趕得更加瘋狂,追蹤楊靖宇將軍直至犧牲。

楊靖宇在突圍的過程中,經過不斷的分兵,身邊的人越來越少。

2月2日,楊靖宇身邊只剩下20餘人。

2月10日,在日偽軍不停頓的追剿下,楊靖宇身邊只剩下12名戰士。

2月15日,身邊只剩下7名戰士,糧盡援絕,陷入絕境。這天早上,正在濛江五金頂子西北方一個山坳里隱蔽的楊靖宇和他的戰士們再次被漢奸崔志武帶領的警察大隊發現。岸谷隆一郎得知後立即派"程斌挺進隊"、"崔胄峰挺進隊"、"唐振東挺進隊"一起趕來,參與所謂的"最後的圍剿"。岸谷還怕地面難以奏效,專門調來飛機,從上往下盯住楊靖宇,楊到哪,飛機就跟到哪,並向地面上的四支偽警察部隊指示目標。楊靖宇等7人邊打邊撤,至下午三點仍未擺脫掉敵人。

後來,他們占領了一個小高地,狙擊跟得最快的"崔胄峰挺進隊"和"程斌挺進隊"。兩隊敵人加起來共600來人,而楊靖宇身邊只有7個人。"崔胄峰挺進隊"的隊副日本人伊滕用中文向楊喊話,催其投降。楊靖宇回答:"好吧,條件是馬上停止射擊,你一個人上來吧。"鬼子伊滕信以為真,邊說話邊向楊靖宇走過來,楊靖宇"啪啪"兩槍,伊滕應聲倒地。

叛徒崔胄峰看見日本主子被撂倒,怕在日軍面前自己的腦袋難保,就領著四五個偽軍猛地跳起,叫罵著朝靖宇將軍隱蔽的地方撲來,楊將軍又是兩槍,崔胄峰立時左腿骨被擊斷。趁著敵人正在混亂,楊靖宇率領7個人突出重圍。夜間,敵人順著雪地腳印再次找到他們,一場激戰後,只剩下6人,而且有4人負傷。楊靖宇將軍命令負傷的警衛員黃生髮(解放後曾任吉林省二輕局副局長)帶3個傷號突圍北去進密營養傷,自己率兩名警衛員繼續南下,以便同二方面軍會合。楊靖宇身邊剩下的兩個人,分別是警衛員朱文范和李東華(一說是聶東華,此人是二軍軍長金日成專門派來保護楊靖宇的)。

儘管敵人拚死跟蹤,甚至在雪地里用一根根劃火柴的方法尋找足印,但是還是在16日凌晨失掉目標。這一天一夜間,楊靖宇和他的戰友們已驚人的毅力,將600餘人的偽警察大隊拖得人仰馬翻,被打死,打傷,凍傷和因凍傷疲憊掉隊者竟有500餘人,最後只剩下五六十人,坐在雪地上喘氣。無衣無食的楊靖宇再次從敵人視線中逃脫。岸谷隆一郎大怒,在無線電中大罵了程斌等人無能後,決定重撒大網,巡捕楊靖宇。

楊靖宇帶著身邊僅剩的兩個警衛員,繼續和敵人周旋。2月18日,兩個警衛員下山尋找食物,被告發後與敵人激戰,英勇犧牲。敵人從他們身上搜出楊靖宇的印章,斷定他就在附近,於是調集600多人的討伐隊進山圍剿,並且不允許打柴的百姓帶午飯進山,讓楊靖宇得不到任何食物。

楊靖宇孫子保留的"傳家寶",楊靖宇啃過的樹皮

此時的楊靖宇將軍已經孤身一人,他已在生命的最後關頭用毅力和強健的體魄一次次擊敗敵人,但是他無法擊敗飢餓和寒冷。此時他腳上的棉鞋已爛成一團,靠一根繩子捆著才沒有散架。整日在冰天雪地里奔走,他的兩隻大腳已經凍傷。由於兩位警衛員已經犧牲,他必須自己親自去弄食物,這樣做他自己不得不暴露。暴露的危險他是知道的,多日激戰,自己生命的力量即將耗盡,再也不能象2月15日甩掉"崔胄峰挺進隊"和"程斌挺進隊"那樣甩掉敵人了。但是不暴露也會在冰天雪地中凍餓而死。楊靖宇作出了選擇,為得到食物和棉鞋,找到部隊,他必須暴露,但只向中國老百姓暴露,向他們買食物。

2月22日上午,楊靖宇在濛江縣保安村以西五里的山裡等到了四個砍柴的村民。這裡面就出了一個漢奸。

這第三個致英雄於死地的是偽牌長趙廷喜

1940年2月22日上午,楊靖宇在蒙江縣保安村以西五里的山裡等到的四個砍柴的村民是:偽牌長趙廷喜,村民孫長春、辛順禮、遲德順。由於居民點的警察不讓砍柴的村民帶食物下山,楊靖宇只好懇求他們回去帶點食物和棉鞋,並答應多給錢。偽牌長趙廷喜還勸他:"我看你還是投降吧,如今滿洲國對投降的人不殺頭的。"楊靖宇平靜的說:"我是中國人哪,不能作這樣的事情。如果我們中國人都投降了,咱們中國就完了。要對的起自己的良心。"趙廷喜答應回去給他弄點糧食,然後和楊靖宇分手。

趙廷喜在回去的路上遇見了鐵桿漢奸李正新。由於怕另外三人先報告了他們與楊靖宇的會面,導致全家被殺,因此向李正新說出了此事,李聽後大喜馬上向偽蒙江縣警察本部的日本警佐西谷報告。西谷聞訊立即讓趙廷喜帶領自己和大批日偽軍警憲特去圍捕楊靖宇。就是因為他的告密使敵人最後找到了筋疲力盡的楊將軍。

地窩棚里的楊靖宇滿心盼著村民給自己買來吃食,好繼續戰鬥,可他卻聽到了汽車引擎的聲音,他知道事情不好,趕緊離開地窩棚,向山上跑去。

2月23日下午四時,西谷的隊伍在濛江三道崴子703高低附近,發現了楊靖宇。此時的楊靖宇饑寒交迫,傷病纏身,面對突然出現的敵人,心裡想些什麼,後人是不難想像的。將軍最後的時刻到來了。

如果那天將軍能夠吃上一頓飽飯,如果能有藥品包紮一下淌血的傷口,如果能有一個安全的地方讓他再休息一宿,情形會怎樣呢?

當時日偽政府的檔案對這最後的時刻有著翔實的記錄:楊靖宇已經餓了好幾天肚子,但是跑的速度卻很快。兩手擺動超過頭頂,大腿的姿勢像鴕鳥一樣。但是跑著跑著速度就慢了下來,很明顯跑不動了,最後在河邊的一棵樹下躲了起來。

通化市楊靖宇烈士陵園管理處原黨支部書記劉善業:一開始敵人並沒有開槍,而是向楊靖宇喊話,因為討伐本部有命令,假如遇見楊靖宇,不要開槍,一,勸降;二,活捉,要把他的才能用到"滿洲國"的建設上來。但是回答他的喊話的只有手槍的射擊聲。打了一陣以後,楊靖宇知道突圍無望,就把自己身上帶的文件點火燒了。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靖宇將軍厲聲喝問:"誰是抗聯投降的,滾出來我有話說!"幾個叛徒嚇得龜縮在一旁,不敢吭聲。

最後的攻擊開始了,四面都是敵人的子彈,楊靖宇又打倒數名沖在前頭的敵人,同時身上也多處中彈,左腕中彈一支手槍落地後,仍以右手持駁殼槍應戰,最後胸部中彈,轟然倒下,一代抗日英豪就此壯烈殉國!時間是1940年2月23日下午4時30分。

揭秘:出賣抗日鐵血英雄楊靖宇和趙尚志的漢奸們的下場

英雄遇難後(左一和左二分別為漢奸張秀峰與張奚若)

楊靖宇生前死後都是讓日本人異常敬畏的人物。他犧牲後好久,西谷等人才敢向他靠近,這時敵人再次猶豫起來,不敢相信死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楊靖宇。直到程斌到來,確認此人就是楊靖宇。據事後偽《協和》雜誌記者報道,聽說他們真的殺了楊靖宇,西谷等人"一點沒有感到快樂",反而"嗚嗚的哭了起來"。

揭秘:出賣抗日鐵血英雄楊靖宇和趙尚志的漢奸們的下場

楊靖宇將軍殉難地

趙廷喜告密楊靖宇後,"討伐"本部獎給他30元錢。第二天,保安村警察署的警察們就找上門來,說:你老趙告密楊靖宇有功,發了大財,別獨吞了,給咱們打點酒喝。開始時趙廷喜還好酒好菜地招待著。可三杯酒下肚,就喝變"味"了,指桑罵槐地衝著他罵,揪著他耍。以後錢喝沒了,警察們也還天天把他找到警察署來,見面就打劈頭就罵。趙廷喜在保安村實在呆不下去,只好遠走他鄉到柳河藏身,六年之後偷偷回濛江撿蘑菇,讓老百姓發現,二話沒說擰送政府處決。1946年人民政府在楊靖宇的墳前將趙廷喜槍斃。

那麼在戰鬥中,是誰擊中的楊將軍呢?——這也是一個無恥的叛徒。

第四個致英雄於死地跟隨程斌叛變的張奚若

揭秘:出賣抗日鐵血英雄楊靖宇和趙尚志的漢奸們的下場

親手用這挺機槍打死楊靖宇的張奚若

張奚若是程大隊有名的機槍射擊手。原籍遼寧本溪,1935年6月參加抗聯,為一軍一師師部機槍連機槍射手。叛變後曾在偽通化省舉辦的集中培訓學習中獲得特等射手稱號。這是個打起仗來不要命的角色,1940年1月9日在蒙江縣錯草頂子戰鬥中,他將機槍架在樹杈上向抗聯射擊,被楊靖宇一槍打中受傷,送到瀋陽治療一個多月,2月21日剛回蒙江。他的把兄弟副射手白萬仁、彈藥手王佐華在2月15日那天追剿楊靖宇的過程中,因凍傷掉隊,被收容在蒙江縣城裡養傷,這個被人稱之為"鐵三角"的戰鬥小組2月23日中午聚在一起正在打牌。駐蒙江的偽通化省本部接到楊靖宇在三道崴子的報告,因部隊都在山裡"討伐",一時無兵可派,就把那些在縣城裡養傷的傷兵集合起來,派到現場。

張奚若和白萬仁、王佐華被編為第一批快速挺進隊,挨在岸谷身邊。當敵人向楊靖宇喊降不奏效時,岸谷向張奚若下達了"幹掉他"的命令。張奚若隨即扣動扳機,英雄楊靖宇倒在那棵樹前的雪地上。當時楊靖宇身上還有三支手槍270發子彈和6600元錢,叛徒如果不擊中楊靖宇,當時600人被拖成50人的敵人,能否抓得住英雄,還真不好說。

當晚,"討伐"隊在飯店裡喝慶功酒。張奚若、白萬仁、王佐華坐在首席上,張奚若向人們炫耀說:"正當楊靖宇抬起腿將要跑的一霎那,我一個點射,齊刷刷地都給他點在這兒上了(指胸口)……"。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突然間酒桌冷了場。2月1日叛變的原抗聯一路軍特衛排排長張秀峰端著酒杯,隔桌過來往張奚若面前蹾,沉悶地罵了聲:"混蛋!不得好死!"張秀峰的失態使程大隊的人員像得了傳染病一般,都喝不下去了,慶功宴不歡而散。

張奚若在"討伐"隊里的日子,自從那天在酒桌上冷場以後,就沒大有人搭理他,表面上雖然不說出口,可都在暗中較著勁。百姓的憎恨、隊友的疏遠令他警覺,非但不敢炫耀功勞反而開始藏"功",所以在"討伐"隊評功授勳、上日本觀光過程中,給張奚若評了個最高獎——勛五位,與程斌一般高,張奚若不敢要。據白萬仁講,評獎那會兒依張奚若的意思咱都不要獎也不要功,能平平安安混日子就行了。結果越不要還越給,大夥起著哄讓他要,要完了風涼話都上來了,什麼真賣力氣真風光,怎麼怎麼有能耐啊,弄得哥幾個抬不起頭來。看著形勢不好,張奚若和兩個把兄弟在一起合計:以後誰也不要承認楊靖宇是被咱們打死的,就說楊靖宇是"自刎的,當地老百姓說自殺的,咱也這麼說。"從此,楊靖宇被他"一個點射,全都點在這兒"的事就再沒人提起了。

上世紀70年代末,隨著日偽資料《陣中日誌》的面世,楊靖宇犧牲的真正原因逐漸明朗起來。《陣中日誌》用現場圖片告訴人們楊靖宇不是"自刎的",是被敵人用機槍射殺的事實。究竟誰是殺害楊靖宇的兇手的問題這才被擺到日程上來。

吉林日報社一位記者於1984年夏天,帶著這個問題找到當年赴現場指認楊靖宇屍體的原抗聯一路軍特衛排排長、1940年2月1日叛變投敵的張秀峰,讓他提供線索。

張秀峰倒是很乾脆,說:"楊靖宇是張奚若打死的,這個絕對沒有錯。光復時,程大隊解散以後,大部分都回家了,他還跟著程斌沒走,不知道現在在哪。"

從張秀峰那裡得到張奚若是真兇的線索後,人們南上北下,認真排查,細心採訪,前後歷時兩年有餘,始見端倪。

原來1950年"肅反"運動開始後,已在梅河口安家落戶的張奚若聽到風聲不好,找到同在梅河口的王佐華訂立同盟:不管什麼時候千萬不能說出我開槍殺了楊靖宇的事,萬一有人揭出來,就由你扛著,你的老母親我給你養,牢飯我給你送。我拉家帶口的一大家子牽扯多,我要像你似的,光棍一條,我就頂你去死。大老粗王佐華很義氣地答應下來。不久,王佐華入獄。在獄中一直堅持說:"楊靖宇是自刎的。"

張奚若也果真給王佐華送了一次東西,為其老母親送一次柴火和錢。後來,風聲緊了,便將家搬到柳河縣三源浦躲了起來。1958年,白萬仁入獄。與王佐華在鎮賚勞改農場相見。兩人經過交談,方才意識到哥倆都被張奚若"糊弄"了。

1965年,王佐華在監獄開展的立功贖罪活動中,揭發了張奚若是殺害楊靖宇兇手的事實。不久"文革"開始,消息傳到獄外,張奚若起初嘴挺硬,死不認帳,調查組將王佐華與白萬仁的證明材料都擺了出來,他才不得不坦白自己用機槍射殺楊靖宇的事實經過,並在蹲"小號"的過程中,一步一步地交待了與白萬仁、王佐華製造"自刎說",與王佐華訂立攻守同盟的經過。

採訪過程中,我們將《陣中日誌》中的相關照片,分別出示給張秀峰、張奚若、白萬仁,讓他們指認照片上的人員。

在柳河縣三源浦鎮劉家大隊二隊隊部後院那幢農家小院裡,正躺在炕上休息的張奚若,聽說我們來找他徵集抗聯資料,陰沉著臉,拒不承認自己參加過抗聯,也沒打死過"老楊","打老楊那天我不在場,到瀋陽養傷去了,是白萬仁他們打的"等等。正是這些自相矛盾、難以自圓其說的表白給我們提供了出示照片與他交談的機會。他對照片的反應尤其敏感:這不是偽滿程大隊的照片嗎?你們怎麼有這個?你拿這些照片幹什麼?當我們道明目的後,他才一一指認出程斌、尹夏泰、王佐華、張秀峰、白萬仁、岸谷等等,但是不認識他自己。筆者指著照片上的他問:

"這個人是誰?""不知道。"

"不是你嗎?""不是。"

"多像你呀。""中國人長得像的多了,讓日本人看中國人長得還都一樣呢。"

對張奚若的採訪雖然曲折,但收穫不小,特別是讓我們比較全面地了解了程斌及其叛變經過,以及程大隊在熱河"討伐"八路軍的罪行。

緊接著長途跋涉,赴內蒙古扎賚特旗一個極其偏遠的小村莊,找到白萬仁家。白萬仁原是桓仁縣拐子磨人,比程斌小一歲,早年當過"鬍子",1935年被抗聯一師收編,後隨同程叛變。白萬仁是個愛說愛笑的人,對立情緒比較好化解。對程斌大隊的事了如指掌,講起來滔滔不絕,抗聯歌曲我提個頭他就能唱到尾,無一不會,整整講了一下午,連說帶唱,記憶力非常好,就是對自己參與殺害楊靖宇的事"糊塗"。對我們帶去的照片,凡是他認識的都能指認出具體姓名,但不認識自己。有幾次,我特意對著照片上的他問:

"這是誰?""不知道。"

"有人告訴我們這就是你。""誰告訴你的?"

"張奚若啊。""他媽的張奚若,最不是東西。"

於是,詳詳細細地給我們講起張奚若只給王佐華母親送一次柴,再未管過王母,王母后來在家中死了許多天都沒人知道。

最後,白萬仁自我總結地說:"我們這幫人呀,其實說不說自己都知道,不得好死。像我打一輩子光棍,蹲半輩子監獄;王佐華也打一輩子光棍,還在監獄,這都是報應。老程(程斌)在臨解放分手時跟我們說:『咱們啊今後就是混吧,死哪埋哪。以後少聯繫、少說話、少露面,夾起尾巴悄悄眯著。誰也別來找我,我也誰都不認得。』你看我躲這麼老遠,這麼偏僻的地方你們也能找上,這不正應了老程那句話:做人不成人,做鬼難成鬼。"

其實,白萬仁這話說得也不全對,起碼張奚若是個例外。數十年過去,他除了"文革"中蹲了兩年"小號"之外,未傷皮毛,也未得到法律應有的懲罰,真是件憾事。

程斌等幾個民族敗類,除程斌在"肅反"中被槍斃外,其他人則成功逃脫了應有的審判。

許多抗聯老戰士都對此終生耿耿於懷,楊靖宇的警衛員黃生髮曾力主將這些敗類送上法庭,少年鐵血隊指導員王傳聖也積極贊成這一主張,經過諮詢法律部門,據說一是早已過了追訴期,二是拿不出有效的證據,事情就不了了之。可憐一代名將楊靖宇將軍,不知他聽到這句話時,能否能在九泉之下閉上那滿懷悲憤的雙眼呢?在此,我只想問那些所謂的執法人員一句話:這些罪惡滔天,出賣民族和國家利益的敗類們,對他們的審判應該有"追訴期"的限制麼?你們面對那些慘遭日寇蹂躪的父老鄉親;面對那一坑坑屈死的白骨殘骸;面對那些為了你們而血灑疆場的抗日誌士們,能否告訴他們什麼叫"過了追訴期"?

寫下此文,僅將那些逃脫法律審判的民族敗類們曝之日下。至於他們是遺臭萬年還是被轉瞬即忘,就在於讀者看官的一念之間。每逢夜不能寐我便捫心自問,世事均如過眼雲煙,唯有"中國"二字棄首難割。願國人能以民族大義為本不在重蹈覆轍;願子孫後代能永遠記住這些為國為民血染沙場的英雄志士;願民族英雄楊靖宇將軍——永垂不朽!

由楊靖宇之死,我想到了趙尚志之死。

趙尚志,抗日名將,軍事天才。在東北抗日戰場上,一直有"南楊(靖宇)北趙(尚志)"的說法。

趙尚志部隊從最初的7人發展到10個師6000人,在數百場大大小小的戰役中,很少有失敗的時候,其天才般的謀略,讓日軍聞風喪膽,發出"小小的滿洲國,大大的趙尚志"的感嘆。

1942年2月12日,凌晨1時,黑龍江省蘿北縣,寒風低吼。趙尚志帶領他的士兵向梧桐河方向移動。部下劉德山說:"咱到菜園子屋裡暖和一下。"又說,"你們先去,我去解手。"說罷,他轉身行至趙尚志身後,舉起步槍。

子彈從腹部穿過,趙尚志立仆在地。畢竟是趙尚志,他操起手槍,甩手就射,劉的頭、腹部各中一彈,當即斃命。

劉德山,原名劉海峰,黑龍江珠河縣(今尚志市)人,老獵手,槍法很好。被日本人收買來刺殺趙尚志。

趙尚志被扶進附近一個孤獨的農家小屋,屋內新婚不久的女主人一時嚇懵了。但聽說是趙司令,便用結婚縫製的被褥包住趙,並用溫暖的手捂著趙尚志被凍得冰涼的手。直到今天,這個已經80歲的當年的新媳婦,還保存著包裹過趙司令身體的被褥。

在蕭索的寒夜裡,一隊日軍和偽警察,在另一個剛從趙尚志身邊溜走的漢奸張錫蔚帶領下,潛行過來。短時激戰後,趙昏迷過去。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爬犁上,他說,"只想死在千軍萬馬中,沒成想死在劉炮(劉德山)手裡。"

此時,趙才知道,此行自己身邊的5個人中,就有兩個是漢奸。

2月12日上午,在受傷8小時後,趙尚志犧牲。日軍叫來了已投降日寇的原東北抗聯第九軍軍長李華堂辨認屍體。李華堂一眼就認出了自己曾經非常崇拜的趙司令。儘管有很多日本人跟著,他還是哭了,大聲喊:"司令,你也這麼著了嗎?你也這麼著了嗎?"他嚎啕大哭,被日本人強拉了出去。

揭秘:出賣抗日鐵血英雄楊靖宇和趙尚志的漢奸們的下場

正如楊靖宇一樣,百戰不殆的天縱之才趙尚志,最大的敵人不是日軍,而是身邊層出不窮的漢奸;他一生最遺憾的事情,一是被別有用心的人以黨的名義孤立拋棄,一是死在了叛徒的黑槍下。完全可以這樣說,假如沒有漢奸,或是漢奸別那麼多,就算小日本再兇惡,再多,鬥爭再殘酷,趙尚志也不會犧牲;假如日本鬼子再少,戰事再輕鬆,但有了漢奸的存在,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趙尚志也非死不可!

東北抗日14年間,出現了難以計數的漢奸。以趙尚志為總司令的東北北滿抗日聯軍中,所出現的漢奸,從軍長到師長到普通士兵,什麼級別的人都有,以至於趙對漢奸,一直有著近乎神經質的敏感和戒備,但最終還是死在了漢奸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