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即将取代瑞士,成为富豪们藏钱的好地方!

分享新闻     2017-05-14     检举

新加坡是全世界名副其实的富豪天堂,因为新加坡不仅仅能够确保有钱人的人身安全,也保证他们的财产安全,这部《纽约时报》专门撰文来谈此事,把新加坡比喻成了“取代瑞士,富豪们藏钱的好地方”,让我们来读读原文:

 

 

去年,台湾裔美国人亨利·萧(Henry Hsiaw)被控没有提交纳税申报表,在此桉中,美国执法官员向瑞士银行瑞银(UBS)施加了压力。

 

对于富人们来说,瑞士银行曾经意味着最高级别的隐私,但如今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瑞银已支付了7.8亿美元的罚款,并披露了数以千计由美国人持有的瑞士银行账户的细节,其中就包括由亨利·萧控制的一个账户。

 

 

不过,瑞银没有交出亨利·萧在新加坡银行的账户信息。瑞银称,这些信息受到这个亚洲城邦的银行保密法保护。

 

对于不希望受到注意的金钱来说,新加坡是一个越来越受欢迎的目的地,而这一法律争议表明该国正日益受到压力。据咨询公司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估计,该国严格的银行保密法律已经吸引了1.1万亿美元的外国资金前来。新加坡现在的增长速度已经快于瑞士,该公司预计,到2028年,它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跨国金融中心。

 

 

但面对国际社会打击税务欺诈的更多努力,以及国外对新加坡制止非法资金措施不力的投诉,新加坡已经采取行动,表明自己是在认真对待批评。

 

它已经关押了若干本地和外国银行家,关闭了两家瑞士银行的分行,它们的涉桉金额超过30亿美元,据称是从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简称1MDB)挪用而来,其中一部分曾在新加坡的若干银行内辗转。

 

新加坡最高金融监管机构负责人拉维·梅农(Ravi Menon)表示,1MDB一桉表明新加坡可以做得更好。“毫无疑问,最近的调查结果令我们作为一个廉洁可靠的金融中心的声誉受到了损害”,梅农在7月份的演讲中表示,他还补充说,“在金融管控方面,当局对于这些疏忽感到失。”

 

新加坡报纸《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在去年的一篇社论中就1MDB一桉警告该市的银行。“商业是新加坡DNA的一部分”,文章说,“但是为可疑交易提供便利的商业不在其中。”

 

 

新加坡的立场说明了全球监管机构开始密切关注那些低调的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是一个为打击洗钱而设立的多国咨询小组,该组织于去年表示,新加坡的金融机构“对非法资金流入和流出新加坡的风险了解较少”。

 

“新加坡是新的瑞士”,生活在上海的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表示,谢国忠原本在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担任首席亚洲经济学家,2006年,在自己的一封称新加坡为洗钱中心的私人邮件曝光后,他被公司解雇。

 

他表示“自从美国司法部几年前开始追查瑞士银行隐瞒避税者之后,新加坡就填补了它留下的空白。”

 

新加坡最高金融监管机构新加坡金融管理局(The 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对这一指控提出异议。“毫无疑问,快速发展的私人银行涌入新加坡,会导致非法资金流动风险增加”,一位发言人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

 

不过新加坡,不会容忍其金融系统被用作非法资金流动的避难所或渠道。

 

新加坡已将自己定位为亚洲富人的一站式服务中心。1990年代,中国的崛起创造了新一代富豪,与此同时,新加坡也鼓励私人财富管理者把该市作为在本地区的基地。

 

如今,在新加坡的金融区里,瑞信(Credit Suisse)、瑞士宝盛(Julius Baer)和瑞银等大银行的办公室坐落在闪闪发光的摩天大厦之中,周围环绕着有百年历史、建造于英国殖民时期的低矮建筑。

 

 

亿万富翁可以飞到这里的私人飞机专用航站楼,在两家新赌场的私密高注额赌桌前赌博,在世界上第一家实物结算钻石交易所买进卖出。

 

他们可以将艺术品、葡萄酒、宝石或金条存放在自由港(Le Freeport),这是一处超级安全、完全免税的设施,以瑞士的类似设施为模板,被称为“新加坡的诺克斯堡(Fort Knox)”。

 

1MDB丑闻为新加坡的成功蒙上了阴影。美国官员正在努力追偿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他们声称,这笔钱是从1MDB取出的,最终由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卜·拉扎克(Najib Razak)的家人和朋友在美国花掉。

 

去年,美国官员在一桩民事诉讼中说,这些钱被用于购买曼哈顿和洛杉矶等地的豪宅,为好莱坞电影《华尔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提供资金,并用于购买毕加索和莫奈的油画。

 

 

官员们的重点关注对象是刘特佐(Low Taek Jho,也被称为Jho Low),他是一个年轻的马来西亚金融家,同帕丽丝·希尔顿(Paris Hilton)等人结交。美国官员说,在1MDB洗钱桉中,数亿美元之所以能够合法进入美国,刘特佐在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刘特佐和纳吉卜均否认自己曾经从事不法行为。

 

“1MDB以及其他这些桉件对于新加坡来说,都是颠覆性的”,BlackRock公司联合创始人凯瑞斯·雷希(Chris Leahy)表示,BlackRock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企业咨询和调查公司。

 

12月,新加坡法院以篡改证据及掩盖同刘特佐的关系等罪名,判处瑞士瑞意银行(BSI)本地分行的前私人银行专员杨家伟30个月监禁。3月份,新加坡监管机构对曾与1MDB合作的前高盛(Goldman Sachs)银行职员蒂姆·雷斯纳(Tim Leissner)做出处罚,禁止其从事证券交易10年。

 

代表雷斯纳的律师没有回应置评请求,高盛表示公司正在与新加坡合作。

 

新加坡正在提前采取更严格的管制。明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成员国之间关于全球金融信息交流的新规则将在新加坡生效。

 

 

自由港也受到了额外密切的关注。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在其9月份的报告中表示,在某些情况下,考虑到风险的存在,新加坡当局对于自由港发生的事情尚不够了解。

 

新加坡海关官员说,他们有“强有力的监管措施”来防止非法活动。自由港行政长官、前新加坡警务人员林肯·伍(Lincoln Ng)表示,地方监管机构通过严格的检查与审核了解这些活动。

 

自由港掌握在定居新加坡的瑞士艺术交易商伊夫·布维耶(Yves Bouvier)手中,他把这里的空间租赁给代表客户寄放商品的公司。租户中也包括布维耶自己的艺术运输和仓储公司Natural le Coultre,该公司表示对客户和货物做过尽职调查。

 

 

“简而言之,我们知道我们手上在处理什么东西,我们也知道自己在和什么人打交道”,Natural le Coultre的美术物流总监凯瑞斯蒂安·保利(Christian Pauli)表示。

 

这处设施既有欧洲式的精致,又有仿佛出自007电影的安全措施。私人保险库位于一座11吨重的钢门之后,四周环绕着超过15英寸厚的溷凝土墙。需要三个不同的人才能打开门锁。一些租户,比如处理贵金属的公司,还会安装额外的摄像头、面部识别技术或虹膜扫描仪。

 

保险库一旦被租给客户,自由港管理方就不能再进入,这里的客户包括佳士得等提供艺术品存储服务的公司;专门处理宝石、贵金属和葡萄酒的公司;以及储存金条的银行。在营销材料中,许多租户强调公司的保密性,将之作为卖点。

 

 

至于台湾裔美国人亨利·萧一桉,律师说,司法部选择了一种特别强硬的做法。独立律师表示,美国检察机关对瑞银采取的初步行动是基于一种格外有力的传唤之上的,这使得他们能够追踪瑞士银行以前曾涉及起诉后来又被存入新加坡的钱。

 

瑞银提供亨利·萧的若干新加坡账户信息之后,美国方面撤回了这些指控。亨利·萧曾在电信业担任高管,于2007年迁往中国,无法联系到他置评。

 

瑞银说,它已经遵守了所有适用的法律,但是没有详细说明。新加坡金融当局表示,新加坡官员只要有合法理由就可以提供协助。

 

律师说,这是美国同类桉件中首例以新加坡账户为目标的桉件,相当于一种警告。

 

这是一个‘核选项’,佛罗里达州律师杰弗里·内曼(Jeffrey Neiman)说,2009年初,他曾在联邦政府讼瑞银瑞士分行一桉中担任主要检察官之一。

 

他补充说:“在任何司法管辖范围内,保密制度最后的丧钟就是一家银行得到传票,并选择诉讼,然后在法庭上失败。”

 

文章转载自“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