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打了班上的男生,母親直接叫女兒的老師過來解開她的胸罩!一樁意外揭露的校園隱憂!

我的娛樂時代     2017-05-14     檢舉

這則故事的人事物和時間已經不可考究,但是這名母親的行為卻始終廣為流傳,被人們熱烈的討論。

我是一名急診護士。因此平時是不允許帶手機的,但一通電話打到醫院櫃檯並轉到我的分機。

電話那頭:「我是聖瑪莉國中的史密斯老師。你的女兒在學校發生一些狀況,我們需要請你到學校一趟。」

我:「他生病或受傷了嗎?能否等2個小時我下班過去?」

電話:「你的女兒在學校打了另一位學生。我們從45分鐘前就一直試圖聯繫你,這是緊急情況。」

我到了學校,被帶領到校長室。我見到了我女兒、一名男導師、一名女輔導老師、校長、一位鼻子流著血的男孩以及他的家長。

校長:「你好,感謝你『終於』能夠過來處理這件事!」

我:「急診室一直很忙。我在離開前的最後一小時在幫一個7歲大、被母親用鐵勺毆打的孩子縫40針的傷口,之後還要配合警方報告狀況。很抱歉造成你們的不便。」

之後而來的是一陣短暫的尷尬沉默。然後校長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名流著鼻血的男孩拉了我女兒的胸罩肩帶,於是我的女兒揍了他的臉兩下。我感受到的氣氛則是所有人都責備我女兒多於那個男孩。

我:「噢,所以現在是通知我來是想偵詢我對於這位學生對我女兒的性騷擾行為,以及學校對此是縱容態度的求償嗎?」

在場的大人們頓時間都有些許錯愕,當我提到「性騷擾」這個關鍵字詞時,他們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難看。

男導師:「我不認為事情有這麼嚴重。」

女輔導老師:「我們不要把小事過度誇大。」

校長:「我想,妳搞錯重點了。」

之後那名男孩的母親開始哭泣,我轉向我的女兒,詢問他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女兒:「他不斷地拉我的胸罩肩帶!我叫他不要這樣但是他仍舊這麼做,所以我告訴老師。老師叫我『不要理他』。然後他又來弄我,還把我的胸罩解開!後來我打他,他就停止了。」

我轉向老師問道:「所以你縱容那位學生這樣做?你為什麼沒有制止他?你為什麼不靠過來一點,讓我摸一下你的褲襠拉鍊?」

男導師:「什麼!?」

我:「這對你來說很不妥嗎?你可以『不要理我』,又或者你怎麼不去拉一下這位輔導師的胸罩肩帶?看看這對她有多好玩。或者你可以試試看這名男孩的母親,或我的,或我女兒的。你覺得他們只是孩子,所以覺得這一切都很OK?」

校長咳嗽了幾聲,說:「無論如何,你的女兒先動手打人。」

我:「在我看來,我的女兒是為了阻止性騷擾事件的正當防衛。看看這名男孩比我女兒高了多少,體重也是她的兩倍,有多少次她能阻擋他的碰觸?加上,如果班上最能夠保護和幫助她的人對此事置之不理、在她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她還能做甚麼?容我提醒,他拉了她的胸罩多少次了,才造成這個情況發生。」

男孩的母親仍然在哭泣,他的父親則是看起來既難堪又生氣。男導師的目光不再和我接觸,我看向校長。

我:「現在我要帶我女兒回家。我想這位學生已經學到教訓了,並且我希望這件事不會再發生,不只是對我的女兒,還有學校的任何其他女孩。你不會讓一個導師對他的同事做這種事情,我也不會容忍一個男孩這樣作弄一個15歲的女孩。我會把這件事情通報輔導機關。而你(轉向這名男孩),如果再碰觸我女兒一次,我則會告你性騷擾。明白嗎?」

我憤怒地拿著東西帶著女兒離去,之後我也的確通報了相關的機關和所屬的教會(那是一間天主教學校),並且再三確認他們會嚴肅的處理這件事情。他們聽聞此事也很震驚,並保證會立刻聯絡學校。

我的女兒後來轉班了,徹底遠離那名導師和男孩。

我曾經聽到有人對於我處理這件事的態度過於激烈和誇張,但對我而言,最震驚的是校方對於此事的態度事多麼輕忽和隨意。我並不是想袒護我的女兒,而是真心地認為,這是一個女孩遇到這樣的事時應該有的防衛措施。這間學校到底教導孩子們甚麼?一個女孩說「不」了之後,一個男孩這樣做真的沒甚麼?真的可以「不用理他」?這太爛了!!

這名母親的處理方式真的很讚啊!!校園中類似的事情真的是層出不窮,校園霸凌和性騷擾事件也是所有家長和校方應該學習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