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公开) 荔景村杀人案 房屋署史上第一次石屎密封“ 闹鬼 ”公屋 晚晚有人系入面唱歌

hknews02     2017-05-14     检举

 

 

 

(终于公开) 荔景村杀人案 房屋署史上第一次石屎密封“ 闹鬼 ”公屋 晚晚有人系入面唱歌

 

(终于公开) 荔景村杀人案 房屋署史上第一次石屎密封“ 闹鬼 ”公屋 晚晚有人系入面唱歌

八十年代轰动全港的两死一伤情杀案,为葵涌荔景邨居民造成多年的梦魇。

荔景村情杀案是 1980 年代香港轰动一时的杀人案,案发于 1984 年 5 月 9 日,当时 22 岁的退役警员叶少文因与女友梁雪诗感情破裂,突然持刀到女友居住的葵涌 荔景邨第七座乐景楼低座三楼一单位,乱斩女友梁雪诗 ( 廿二岁 )、其妹雪雁 ( 十八岁 ) 及其母杨惠群 ( 五十三岁 ),三人颈部的大动脉被割断,两死一重伤。

(终于公开) 荔景村杀人案 房屋署史上第一次石屎密封“ 闹鬼 ”公屋 晚晚有人系入面唱歌

背景

案中凶手叶少文与案中其中一名死者梁雪诗原为尖沙咀一间英文书院的同学,毕业后,梁女在布政司署任职文员,叶少文则投考警队,并当上机动部队成员。在 1981 年至 1983 年,两人渐渐发展成情侣,经常通电话及外出消遣。

叶少文对女友言听计从,为女友戒掉烟酒及赌博习惯;叶少文随后离开警队,有说正是因女友不喜欢他这份工,另一说指他因纪律问题而被革职。案发时,叶少文在酒店当从业员。

 

不过,梁女家人一直不喜欢女儿与叶少文交往。 1983 年 10 月,梁父因病入院,五天后不治,叶少文召来一群朋友为丧事尽心尽力。他们的关系一度转好,叶少文亦搬到女友家居住。同住两个月后,梁女妹妹梁雪雁抱怨叶少文在家发出声浪,影响她温习,叶少文听后挥拳殴打她,牙齿也飞掉而出,梁家事后报警,叶少文亦要搬离梁宅。纵然如此,同年 12 月叶少文的姐姐结婚时,梁母等人亦有出席婚礼,两家人的关系仍颇密切。

(终于公开) 荔景村杀人案 房屋署史上第一次石屎密封“ 闹鬼 ”公屋 晚晚有人系入面唱歌

案发

1984 年 5 月,案发前四天,梁母接到叶少文电话,指梁雪诗发病,被送往伊利沙白医院治疗,她于是立即带同女儿雪雁,赶去医院,事后始知受骗。当梁母返家后,看见女儿雪诗赤裸上半,胸围散在梳化上,梁母一度指她看见女儿被捆绑、嘴巴被塞上东西,但她事后说没有亲眼看见此情况,事件令叶少文与梁家关系完全破裂。梁雪诗原本“ 雯翠 ”,妹妹梁雪雁原名“ 雯绍 ”,事后才正式改名。

1984 年 5 月 9 日下午 5 时 30 分,叶少文突然在葵涌荔景邨第七座乐景楼低座三楼一单位门外,双膝跪地,当时屋内只有梁母及梁雪雁,梁母纵然多番喝斥,叶少文仍不愿离开。当雪诗正要回家时,家人在三楼大声喝止,并打手势叫她不要回家,她见状立即报警。

事后,荔景村警岗派两名军装警员,到达现场,叶少文仍长跪在单位门外近一小时,他哭着向警员说要恳求雪诗的原谅。此时,雪诗从屋内对他说,永远不会宽恕他,如他不离开,就会向警员揭露他的“ 污秽骗局 ”。警方把案件列作男女纠纷案,加以备案,劝了近 20 分钟后,叶少文假意离开,警方亦收队离开。

 

不过,不久后,叶少文返回案发现场,梁母唯有致电叶少文的父母,晚上 7 时 40 分,叶父母从沙田禾輋村康禾楼的家中赶来,叶母又斥责儿子不顾尊严,其父则劝儿子不要把男女感情看得太重。叶少文只说︰“ 回家没有问题 ! 但我回去后会立即自杀 ! ”雪诗此时隔着门说︰“ 即使你死了,我也不会流下一滴眼泪 ! ”

不久后,叶少文表示要上洗手间,转身走到二楼梯间小解,未几再又返回现场。梁母此时从单位走出,将叶氏夫妇二人拉到楼梯间倾谈,并指叶少文或要看精神科医生。此时叶少文说自己有点头晕,定睛凝视三人谈话,突然拿出一把约 8 吋长的利刀,贴在杨女士颈侧,并挟持她走到单位门前,对两姐妹说如不开门,马上会杀其梁母。

(终于公开) 荔景村杀人案 房屋署史上第一次石屎密封“ 闹鬼 ”公屋 晚晚有人系入面唱歌

当然梁母力劝女儿不要开门,但女儿仍把铁闸打开,叶少文即时扑向女友雪诗,向胸部直刺,再斩向她的颈部。妹妹雪雁上前相救,叶少文以刀刺向她的脸庞,又直插她的咽喉。梁母赶忙相救,凶徒第三度挥刀,梁母在命悬一线中逃入厨房。

住在 313 号单位的赵先生,目睹凶手入屋的情景,亦听到杨女士的救命叫声,立即打 999 报警。警方及救护员来到时,急忙把梁母等人被送往玛嘉烈医院。梁家两名女儿已证实死亡,梁母则送往深切治疗部。三人最严重的伤口均是颈部大动脉。事后梁母住院一个月后,保住性命。

叶少文父母目睹事发经过后大惊,既不报警也没有施以援手,逃回沙田禾輋村康禾楼的住所;叶少文行凶后亦返家。当晚凌晨警方大举掩至其住所,将之拘捕,于同年 10 月 20 日提堂。他被控两项杀人罪,加一项严重伤人罪。

 

 

 

 

 

多年前的传闻

房署虽然多次将单位出租,但租户住进不久即搬离,疑与闹鬼有关。即使房署后来将单位封闭改成电表房,闹鬼传闻仍未停止 ?

由于当年该幢旧式公屋灯光比较昏暗,走廊特长日光难以照射,有指那层居民晚上于后楼梯丢垃圾时,看见一个女性黑影,怀疑是姐妹花多年阴魂未散 !

据说当年凶案单位附近十多个家庭,本来就只有事发一家住有年轻少女会著高跟鞋出入,事发后理应再不会有高跟鞋声在走廊出现,可是据知八十年代后期,该层楼的住客仍然在每晚半夜三时,便会听到走廊上传出高跟鞋声,由楼梯口一直行到事发单位附近便消失,日日如是。

 

这种情况让部分住客惊得搬走,但亦有老街坊认为事不关己,尽量不在深夜出门便算。动的咯咯声,令不少居民毛骨悚然。

到后来单位门口被封,水电更是早被切断,但居于左右隔篱及楼上楼下单位的住客,深夜时份仍然听到该单位内传来电视声以至开关水喉声,甚至有人声称听到单位内传出两把女人交谈以至女子的哭声和争吵的声音。

不再出租

由于凶案发生后成为香港人人皆知的事件,该单位后来虽然经过翻新,但仍然空置了颇长时间,后来房署把单位转租予其他住客,不知是真的闹鬼还是新住客心理原因,经过多次转租后,没有任何人可以住得长过一个月,有住客更是入住当晚便漏夜急急脚走人。

最后就连房署亦不得不承认事件特殊,决定把这个单位封闭,不再出租给任何人居住。其方法是拆去单位大门,再以砖头封闭,并髹上漆油,使单位从走廊上彻底消失。

时至今日,该单位仍然密封,只是经过多年的时间,其闹鬼传闻似乎已经冲淡亦较少人知了。

(终于公开) 荔景村杀人案 房屋署史上第一次石屎密封“ 闹鬼 ”公屋 晚晚有人系入面唱歌

 

多年前从街外望向单位,仍能见到其内貌

(终于公开) 荔景村杀人案 房屋署史上第一次石屎密封“ 闹鬼 ”公屋 晚晚有人系入面唱歌

涉案单位( 红框部分 )外墙已被石屎密封 !

(终于公开) 荔景村杀人案 房屋署史上第一次石屎密封“ 闹鬼 ”公屋 晚晚有人系入面唱歌(终于公开) 荔景村杀人案 房屋署史上第一次石屎密封“ 闹鬼 ”公屋 晚晚有人系入面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