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企業扛不住了,大舉向歐洲、加拿大轉移,美國人叫苦連天?

2018年06月06日     21105     檢舉

雖說美國當前為國內鋼鋁行業的生存耗盡心力,鋼鋁生產者也確實從中獲益,但對產業鏈下游的企業而言卻不盡然。零件供應商、成品製造商究竟經歷了一種怎樣的疼痛期?導致它們對鋼鋁關稅的評價僅剩「無奈」二字。

鋼鋁下游美企:被迫抬價,現在客戶跑了

鋼鋁關稅確實使美國一手的鋼鋁生產商獲利:畢竟進口鋼鋁的數量少了、價格高了,國內鋼鋁的競爭力也就上來了。但市場對「物以稀為貴」這條鐵律太過敏感,當各大下游企業不得批量使用國內鋼鋁時,美國鋼鋁價格也隨之抬高了。

​這讓美國鋼鋁的下游企業頗感無奈:自己果然還是得為鋼鋁關稅作犧牲。我們知道,下游企業包括零件供應商(零件製造者)、成品製造商(成品組裝者)等,而鋼鋁原材料成本的抬升,迫使如採礦、建築、製冷設備、汽車等零件供應商提高產品售價。

這又將嚴重影響到下級客戶,即鋼鋁成品製造商的選擇——偏好那些使用免關稅鋼鋁材料來製造相同產品的外國零件供應商,因為這些供應商不必使用價格高昂的原材料,所以鋼鋁零件價格也十分美麗。

舉個實例,一個專賣製冷設備零件的美企將產品售價調高了一倍,製造商客戶立馬扭頭向中國公司購買產品,導致該美企每年損失約6萬美元。無力反駁政府的徵稅舉措,無力改變鋼鋁材料價格抬升的局面,無力挽留更下游的客戶。「三無」讓鋼鋁下游企業處於弱勢地位,一度有苦說不出。

趨利而走,美企選擇海外供應商以自救

國家的徵稅舉措或許盤活了鋼鋁行業,卻讓下游企業受挫。於此,成品製造商們率先「自救」。由於在美國生產金屬製品的開銷實在太大,他們便選擇在其他國家進行生產——這主要針對已在海外建立供應鏈的製造商,他們將生產活動重新轉移回歐洲、加拿大等地。

而那批僅在美國辦廠的成品製造商們也想到了其他辦法:比如說,工具製造商使用海外供應商提供的零件,如中國就是備受青睞的供應商之一;專為房車、遊艇生產設備的公司也開始尋找海外的零件替代來源……在審視了美國內外的金屬零件供應成本後,市場中的主體無一不趨利而行。

​其實按理說,美國徵收關稅最理想的結果就是振興國內鋼鋁企業,從而促使鋼鋁製造商產業向國內回流,變相解決美國就業與工資問題。然而照目前來看,不僅下游企業接連承壓,消費者對美國自產的鋼鋁產品價格也並不滿意。如今,美國該如何權衡鋼鋁關稅為其帶來的利弊?只有時間能告知答案。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