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普京最窮時嫁他,夫當選總統那天卻哭了,50歲離開萬人迷老公,再嫁小21歲帥哥

2018年06月15日     58003     檢舉

白瓔導讀:

很多時候,女人並不是要名利,身為第一夫人,柳德米拉享盡榮華富貴,但她卻不快樂,她因此失去了丈夫,他們的愛情和婚姻都隨著普京當選總統變質,

於是她選擇了分開,勇敢再次追求愛情,而十分重視她的普京也當眾宣布,若還沒把柳德米拉嫁出去,他不會再婚,一起來看看普京的愛情故事:

1958年1月6日,東正教聖誕節的前夜,柳德米拉出生於加里寧格勒一個普通家庭。從小時候,柳德米拉就非常喜歡戲劇,一直盼望長大之後能夠成為一名演員。她積極參加當地少年宮戲劇小組的活動,扮演了許多女主角,在同學中小有名氣。

柳德米拉究竟有多美麗?她後來的德國女友碧祺在書中這樣描寫她:「她有著天賜的外貌和儀態,面龐姣好,鼻子精緻。高傲的儀態透露出矜持,眼睛如藍寶石一般。」她年輕時的這張照片,被普京稱為「白雪公主」。

高中畢業後,柳德米拉報考了演員職業,但遺憾的是,在第二輪選拔時就被淘汰了。當演員的夢想破滅,柳德米拉只能寄希望於考上大學。經過一番努力,她終於考上了加里寧格勒工學院,這座培養未來工程師的搖籃。但是儘管柳德米拉努力強迫自己喜歡新的專業,但是熱愛藝術的她,怎麼也打不起學習枯燥乏味的工科的興趣。

於是,兩年後柳德米拉果斷決定退學,考入加里寧格勒聯合航空公司,當上了一名人人羨慕、浪漫的空姐。每天在飛機上飛來飛去,生活倒也十分自在逍遙。

1980年,柳德米拉在和好友一次去聽音樂會時結識了普京。後來回想起第一次見面,柳德米拉說那時的普京「穿著樸素,其貌不揚」,並沒有給她留下深刻印象。他們一群年輕人相約看了好幾天演出,在最後一天道別時,普京突然把自己的電話留給了柳德米拉。要知道,當時普京已經在克格勃工作,一般情況下絕不會輕易把自己的電話告訴他人,而這個身份,普京也是在和柳德米拉交往了18個月之後才告訴她。

就這樣,他們兩個人開始了一段異地戀。一開始兩個人只是用電話聯絡,隨著感情越來越深,柳德米拉經常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坐飛機去和普京見面。柳德米拉事後深情地回憶道:「一般人要乘公共汽車、電車或出租汽車赴約,而我是乘飛機去談戀愛。」

後來普京建議柳德米拉到列寧格勒大學來上預科班,然後報考列寧格勒大學語言系,她接受了普京的建議。之後,柳德米拉順利考入了列寧格勒大學,兩個年輕人的約會也更加方便了。

兩人的約會一直秘密進行著。交往1年之後,普京見到了柳德米拉的父母,後者對普京的印象很好,不過,他們並不知道,普京是克格勃的「重點培養對象」。也是因為這樣特殊的身份,普京曾經對柳德米拉說:「做我的伴侶是有一定危險的,現在你該決定與我的關係了。」然而,什麼也阻擋不住兩顆相愛的心走到一起。1983年7月,31歲的普京和25歲的柳德米拉在涅瓦河的一艘游輪上,舉行了簡樸的婚禮。

車禍手術丈夫不在身邊、女兒受到恐怖分子威脅……

「第一夫人」光環背後是她無法承受之重

婚後,小夫妻兩個人和普金的父母住在一起。柳德米拉後來回憶說,「那時最讓我們頭疼的就是沒有錢,我們常常為錢的事情發愁。」當時,柳德米拉正在列寧格勒大學文學系就讀。為貼補家用,她考下了法語和西班牙語的翻譯證,通過做翻譯掙外快。

1986年,兩人的大女兒瑪麗亞出生。分娩的時候,普京卻因為派去莫斯科而不在柳德米拉身邊。很快,普京又被派往東德工作。柳德米拉也與丈夫一起去了德國,在那裡,他們的第二個女兒卡捷琳娜出生。她很多年後回憶說,在德國的這段時光是她覺得最愉快的日子。

他們住的公寓和普京的辦公室很近,從家裡走到辦公室也就幾分鐘。柳德米拉回憶說,普京那個時候的心思都在孩子身上,經常從辦公室的窗戶朝家的方向眺望。回到家後,他總是積極帶孩子,跟兩個女兒非常親熱。

雖然那時候的生活清苦,但是柳德米拉卻很懷念。「還記得有一次生日,當我醒來時,發現床頭放著一串金項鏈和一個十字架。我好高興,為自己有這樣一個有心的男人而感到高興。」那是普京早在兩個月前去耶路撒冷時就為她準備好了的禮物。

1989年,夫婦倆回到俄羅斯,普京從此開始踏上仕途,也跟柳德米拉越走越遠。1994年,柳德米拉遭遇車禍,顱骨和脊柱嚴重受傷,接連做了兩次大型手術。但忙於工作的普京無法分身,陪伴柳德米拉在醫院的,是普京的助手。

柳德米拉喜歡寧靜的家庭生活,而普京卻總是有一大堆社會活動。白天,家中傳真機響個不停;晚上,又是經常賓客雲集,久而久之,柳德米拉有些不勝其擾,但那時兩人的感情依舊很親密。兩人共同的一位德國朋友曾寫過一本名為《脆弱友誼》的書,書中寫道,普京夫婦經常互開玩笑,調侃彼此。柳德米拉管普京叫「吸血鬼」,而普京則回應說,要是誰能忍受柳德米拉三個星期就要給他豎紀念碑。雖然吵吵鬧鬧,但總好過日後的相對無言。

1998年5月,普京出任總統辦公廳第一副主任,同年7月任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柳德米拉對丈夫的升職很失望,她曾向友人抱怨,說普京沒有遵守諾言,他曾經許諾柳德米拉遠離「間諜」這個世界,但現在「我們再也不能想去哪旅行就去哪旅行了。」

然而,柳德米拉希望過平凡生活的初衷無法阻擋普京的平步青雲。在普京傳記《第一人》中寫道,柳德米拉曾對採訪她的人說,當她在1999年得知她的丈夫將接任葉爾欽總統的職位時,她充滿了恐懼。「當我從她(柳德米拉的朋友)那裡得知了這個消息。我哭了一整天。因為我知道,我從此不會再有私人生活了。」

就這樣,「第一夫人」的光環籠罩在了一個並不需要它的女人頭上。因為極其低調鮮有社交活動,柳德米拉被稱為「克林姆林宮的一個謎團」,被俄羅斯媒體稱為"隱形夫人",很長一段時間裡,俄羅斯民眾甚至以為普京是單身貴族。

「我不是什麼謎團,只不過是隱形人。我再也不敢隨便出門,讓鄰居搭我的順風車回家。瞧瞧,現在我是『第一夫人』,我因此失去了丈夫,也失去了自我。」2004年,普京再次當選俄羅斯總統,柳德米拉這樣跟朋友抱怨。過去4年裡,她努力讓自己從一介普通女子,變成與丈夫步調一致、夫唱婦隨的「第一夫人」,因為那些年裡,柳德米拉甚至還希望:4年任期結束,普京卸任總統職位,回到她和孩子們身邊。一家人回到過去,她繼續做兼職翻譯,普京從事一份不經常出差的工作,女兒學校有什麼活動時,夫妻能一起牽手前去參加。

最讓柳德米拉不能接受的是,她曾多次收到威脅,兩個女兒自小就不得不過著「隱居」生活,她們不能去學校正常讀書,只能請家教來家裡單獨授課。2012年,當普京第三次競選總統成功,而柳德米拉一如既往地沒有陪伴在旁時,有眼尖的記者已經覺察到了她徹底的失望。

時隔半年之後,2013年6月6日,鮮少露面的柳德米拉和普京一起看了音樂劇,然後一起出現在媒體面前。然而,這一次她陪在普京旁邊,是要和他一起宣布:兩人近30年的婚姻到此結束。

在許多人眼裡,「第一夫人」是巨大的榮耀;但是對於一心只想過平靜生活的柳德米拉來說,這是一個羈絆了她幾十年的枷鎖。如今,柳德米拉在選擇結束和普京30年的婚姻之後,再次找到了新的歸宿。但願這一次,她能夠實現自己回到平凡生活中的願望。作為曾經站在普京背後的女人,她付出過巨大的努力和忍耐,現在她終於可以做回自己,希望她能夠找到自己期待已久的幸福。

隨後俄羅斯著名媒體紛紛轉載證實柳德米拉改姓的新聞

據說這是柳德米拉的新任丈夫奧切列德內(Артур Очеретный)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