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武術家的精彩故事,也是他的真實經歷,值得一看

運動大聯盟     2019年03月18日

師父人很和氣,但是並不等於脾氣就好。

師父的父親被鎮壓後,他心裡一直窩著一股火,到底該向誰發,他也說不清楚,他只是仇恨這個世道,在他心裡,父親毫無過錯,憑什麼被殺呢?年少的師父,變成了一個外表平和,內心激烈的人。

師父十四歲那年,有一次一個人回家,走到半路,踩了別人家曬的穀子,看穀子的男人很生氣,就罵了師父一句,誰知十四歲的師父並不聽邪,也回罵了他一句。罵過後,那個男的就拿起鋤頭要打師父了。

師父此時學藝已經整整五年,年紀雖小,打鬥的經驗卻很豐富,那人來到他面前,一鋤頭橫著掄出,師父猛一蹲就是個掃堂腿,立刻把那人掃倒了。掃倒後師父並不遲疑,迅速一腳踩在對方章門穴上,據後來師父說,那人的臉色一下子就蒼白了。師父因此很害怕,也沒看他到底如何了,一扭頭就跑上了山坡,在山裡待了整整一天,直到晚上,感覺沒事了,才下山奔親戚家而去。

師爺去世時,師父已經成人,為了生活下去,他什麼都乾,但功夫從不扔下,他謹遵師爺的教導,每日都練易筋經,一直練到小周天,也就是一口氣能連做三十六次。師父的村裡有個力大的人,經常和師父比擰扁擔,也就是一人握住扁擔一頭,向相反的方向擰,看誰能擰得動誰。以前師父經常輸給他,但自從練了易筋經後,每次都贏。為此師父大喜,更是勤練不輟。有一次,師父和人喝酒,喝到高潮處,那人誇讚自己厲害,師父笑著說:「你信不信我坐在這裡就能一拳把你打倒下?」

坐著打人,還要一拳打倒,那是相當不易的,因為坐著很難發力,失去了腿的支撐,坐著的人無法發出整力。那人看我師父一米五的個頭,當然不信,就站起來說:「你打。」師父一拳出去正中他胸口,當時就坐在地上了。

多年後師父告訴我,這都是練易筋經的結果。

除了練習易筋經之外,師父還喜歡做功力訓練,比如托著一摞磚頭站樁,比如邊走路邊開吸合呼、伸指纂拳,比如抬著土筐子做深蹲等等。有一次,在工地上,一夥民工得知師父力大,便來與他掰手腕,師父見對方有二十多人,自認為無可能全勝,便提了兩筐子土,每筐有六十斤的樣子,說:「你們誰能照我這個樣子做一下,我就和他掰腕子。」說完,師父雙手提兩個筐,一條腿抬起伸平,另一條腿立在地上,做了個深蹲,而後站起。

就這一下,登時嘩然,二十餘人沒一個能做得出來的,遂都散了。

師父除了在工地上乾活餬口之外,還賣山貨,比如藥材、木材等等,有一次賣木材時,他遇到了本門的一個師叔,也就是師爺的師弟,師父沒和他學過藝,但認得他,便遠遠的站在那裡看著。

當時江華賣木材的規矩是這樣的:山上的木材被伐好後,捆成一捆,順著溪流漂到山下的河中,河岸上,坐著買木材的人。買木材的人,一般都是當地一霸,把木材買過來後,再倒賣。買木材的人身邊都帶著打手或保鏢,一捆木材漂下來後,一個保鏢會一刀將繩子砍斷,一捆木材便散了,然後,兩個伐木者要合力端起一根木材的兩頭,抬到一桿大秤上去過份量,全過好了份量後,買木材的給錢,賣木材的拿錢走人。如果哪個賣木材的認為那個秤有問題或者缺斤少兩,賣木材的便會依仗著打手眾多,當眾教訓這個有性格的人。一般賣木材的都是本分的工人,所以也就聽憑其短斤少兩,不敢吭聲。

而師父的這個師叔卻不然。他站在那裡看著對方的保鏢一道把繩子砍開,便彎下腰去,雙手端起一根木材,放到秤上。

這個舉動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碗粗的木材,二十多米長,還浸了水,那位師叔祖一個人就端了起來,放到秤上,這個力氣絕非一般。那個保鏢不信邪,看著師叔祖端完了一捆木材,便又一刀砍開了一捆木材,這個師叔祖面無表情,又端完這一捆。那個保鏢又一刀砍開一捆,師叔祖又端完了一捆。

連續端完了三捆,一個保鏢頭頭坐不住了,他趕忙從椅子上站起來,一把拉住這位師叔祖的胳膊,笑著說:「兄弟,咱喝酒去吧。」說著,和幾個保鏢簇擁著,拉著這位師叔祖吃飯去了。整個一幕,我師父都看在眼裡,後來他和我們說:「真有本事的,不用大呼小叫,人家一看你,就怕了。」

是啊,習武的人,哪個身上沒有一點故事呢?

一位老武術家的精彩故事,也是他的真實經歷,值得一看

文革時期,不讓練武,師父每次習武被人撞見,都會受到嚴厲的質問,比如「你練武做什麼」、「世間太平練武做什麼」、「沒有敵人你練武做什麼」等等,師父索性避開人群,跑去山裡練習,因此未曾輟武。

人民公社成立後,吃大鍋飯掙工分,師父十分不喜,後來他和我說:「勞動一天,那麼幾個錢,有啥意思?不如我到村裡去給人看病賺錢快。」

確實如此。武術和中醫從來不分家,所以師爺給師父留了好幾個跌打損傷的方子,師父也很喜歡一個人去山裡採藥,回來後配藥。他對藥性很敏感,比如松針泡茶,不同的樹種,不同的功效,他都很清楚,他絕不可能去採集與他想要的藥性不符的松針。而且,他對不同的土壤要求也不同,比如在廣東採集的松針,到了湖南絕不能再採集同樣的松針,因為土質不同,藥性不同。

由於師父深通藥性且有方子在手,所以在六十年代缺醫少藥的鄉村裡十分吃香,老百姓都信他,他也治好了不少人的病,當然也撈了些外快。可如此一來,地裡的活兒就無人乾了,因此負責監工的民兵營長很生氣,經常說:「小彭很懶,老不上工,我得教訓他。」

民兵營長也會幾下子拳腳,閒暇時也會打上一套,別人看了也叫聲好。但是,他不是練家子出身,拳腳流於形式。師父聽說民兵營長要教訓他,便找了一天早晨,在營長專門打拳的地方等著。營長出來後,自顧自打了一趟拳,師父就看著他,不吭氣。那個營長發現了他,就說:「聽說你會兩下子,來試試?」師父就上去了。

那時師父才十九歲,天不怕,地不怕,那個營長也年輕,所以打起來就不留手。那個營長一拳打過來,師父一個環步到了他側後面,一拳砸在他的肋骨上,當時就砸趴下了,怎麼也起不來了,師父大搖大擺走了。整個事情也就幾秒鐘。那次打完了人後,民兵營長對師父開始客氣起來,師父也得到了一個綽號——梭鏢。

師父的父親死後,母親再嫁人,嫁人之後,又生了一個男孩姓周。這個周姓男子,自幼對師父就很不友好,長大後,經常說:「你姓你的彭,我姓我的周。」師父為此很不高興,但並不記恨,仍將他看作弟弟。

有一次,這個姓周的在外面與人口角,偏那個人是村裡最老實的,拙嘴笨腮說不出個所以然,這個姓周的遂佔了上風,他越說越高興,最後竟忍不住動手了,那個老實人自然也不相讓,但因膽小,下手不夠狠,所以胳膊被這個周姓男子打斷了。傷人後,他堂而皇之回了家,那個老實人卻呼天搶地的被人抬走了,後來這個事鬧到了村委,在那個無法無天的年代,村委是可以作出任何事情的。村長聽說那麼老實的一個人都被打了,就趕忙去看,到了傷者家裡一瞧,胳膊斷了,當時村長就勃然大怒,立刻召集了三十幾號人,要去砸了那個姓周的家。

當這三十幾號人到了姓周的家裡吵鬧時,有鄰居趕忙跑到了師父家,那時師父正在睡午覺,那人搖醒師父說:「梭鏢哥快去吧,有人要砸你弟弟的家!」

師父大驚失色,鞋都沒穿,光著上身,只穿了一條大褲衩,就往他弟弟家跑,到了一看,那麼多人,裡面有不少是認識的,師父就挨個問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些人都很奇怪,說你怎麼來了?師父說這是我弟弟的家啊!

那些人就面面相覷,接著,就開始三一幫倆一夥的走了,不到半個小時,三十幾號人都散去了,都說既是梭鏢哥的弟弟,那還打什麼?

師父就去問村長事情的起因,聽說後,師父也大怒,對弟弟說:「你憑什麼打人?今天要不是我來了,你這裡就被砸爛!打了人還有什麼好說?該多少錢賠給人家!」最後,周姓男子賠了對方養傷的費用,師父又領著他上門說了許多好話,終將此事平息。事後,周姓男子對師父很感激,師父說:「你這就想起我這個哥哥來了?不是你姓你的周,我姓我的彭了?」

師父在當地很有威信,直到2010年,當地人還非常尊重師傅。師父和他妻子的關係不好,老年後,二人分居。2010年,他妻子從廣州回到湖南江華,想將老房子賣掉,師父說:「你不帶我去,我不點頭,你就賣不掉。」果然,他妻子回到江華後,村裡人一聽說她要賣師父的老屋,立刻出來阻止,這個說屋裡的某處是他的,要賣就得先給他錢,那個說這屋裡的某個東西是他的,要賣就要還給他,折騰來折騰去,屋子始終賣不掉,最後他妻子悻悻而去。

一位老武術家的精彩故事,也是他的真實經歷,值得一看

師父雖有功夫在身,但平日裡並不顯露,只是在與夥伴們玩鬧時才拿出來用用。一次,一個朋友對他說:「梭鏢哥,某某某與我摔跤,我總是摔不過他,怎麼辦?」師父就告訴了他一個法子,那人以後與人摔跤,果然次次都贏。

原來那個法子就是:不與他對抗,他怎麼摔,我都順著他的力氣倒下,我一倒下,他必然用身體壓上來,而他用身體將壓還未壓上來的一瞬間,實際上是無力的,就在這時,我躺地上猛一發力,將其翻倒,同時反壓上去。

這非常符合武術的「不丟不頂」的格鬥原則,就憑這個,那人摔跤出了名。

另一次,師父坐長途車,那時是八十年代,路上不太平,總有一夥人在路上攔車搶劫,師父早聽說過,但從未遇到過,可巧,這次就遇到了。

當時和師父坐在周邊座位的還有幾人,都是農民。湖南人性情火爆,那幾個農民又是結伴而行,且隨身都帶著扁擔,一瞧有五六個人上車搶劫,立刻就有了打的心思。他們就小聲商量怎麼打,最後發現,缺少一個在車下面把門的,如果劫匪要下車逃跑,沒法防住。有個人就看了一眼師父,問他:「你行不行?」師父說可以。

那人問:「那你在車上還是在車下?」

師父說都可以,你們看著辦。

那人問:「你下車要多久?」

師父說:「給我一秒鐘。」

那人說:「那你去把門!」

師父點點頭,對窗邊的乘客說:「麻煩你低一下頭。」

車窗是開著的,那人一低頭,師父略按一下他的後背,雙腿一飄就出了窗戶,也就一秒。那幾個農民也手疾眼快,瞧師父下了車,立刻丟出一根扁擔,師父接扁擔在手,就竄到了車門那裡,剛一到車門處,那幾個農民就在車上動起了手。

幾個劫匪沒想到有人在車上玩命,他們驚慌失措,不是對手,就往車下面跑,剛跑到車門那裡,就見我師父在那裡守著。有的劫匪不管那麼多,硬是往車下跑,結果腳剛一踩到踏板,腳踝上就狠狠挨了一扁擔,痛的坐在那裡哇哇叫,後面的呆住了,師父就握著扁擔站在車門外,誰敢下車就給誰腳踝一扁擔,那幫人一個也沒下去,等警察來了的時候,他們已經被打癱在車上。

這其實就是火棍的打法,喚作秋風掃葉。把門就是這個原則,打人是不行的,因為你一打人,他們就會和你對打,那就亂了,亂了他就可能跑掉,所以要打腳,車門高,他再怎麼厲害,也得伸腳,伸腳即挨打,既省力又有效。

事後,師父他們還受到了警察的表揚,那個時代有些事情,比現在更人性化一些。

不知不覺居然寫了這老些?看來每日一小時也能寫不少東西,拋開功利想法,才發現寫作是多麼的美妙。

呵呵,寫的都是真事。當然,真事也可以當作故事來看。

如果真喜歡武術的話,建議大家站樁,練練樁功。這是現在很多人都驗證過的,比較認可的較好的健身、上功方法。用無極樁修正身法,混元樁進行換勁,然後三體式或者太極拳套路練勁,經過進一步練勁用勁,效果非常顯著。

想想中國傳統武術,文化內涵豐富,博大精深。這種現代很多人難以理解的深邃,被膚淺的認為落後!由中醫及武術,我心痛哉!很多習武的人,對傳統武術莫名愛好,但卻缺少明師指引,難以客觀正確的認識武術,即便是自己修煉,由於中國傳統武術自帶文化屬性,很多地方很多竅要,非指點無法突破。正因為傳武的誤解氾濫,急需撥亂反正,我師兄應眾人邀請,提筆著書,成《傳統武術答疑解惑錄》一書,廣傳武術思想,點破修煉竅要,為廣大愛好者答疑解惑,幫助廣大愛好者了解武術,練習武術,其拳拳之心實為我等欽佩!師兄常說,雖水平有限,但也願做法布施,以弘武道。知我者為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有緣得見者,望惜緣!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