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運動大聯盟     2019年03月24日

我們經常設想,站樁應該也是禪修的一種形式,對於學佛修行應該也會起到一定幫助;這一點也得到了馬世琦老師認可,在《頂天立地的功夫》一書中,馬老專門提到了站樁與打坐、禪修的關係。

一打坐的姿勢難點和站樁的助益

了解打坐的朋友都知道,最好的打坐姿勢是兩腿雙盤的跏趺坐,也稱「七支坐法」。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七支坐法(跏趺坐)

「根據佛經上的記載,這種七支坐法,早已失傳,後來有五百羅漢,修持多年,始終不能入定。雖然知道從遠古以來,便有這種靜坐入定的坐姿,但始終不得要領。有一次在雪山深處他們發現一群猴子,利用這種方法坐禪,他們照樣學習,便由此證道而得阿羅漢果。這​​個神話似的傳說,無法加以考證。總之,它是合於生物天然的法則,那是毋庸置疑的。而且這種姿勢,大體來說,很像胎兒在母胎中的靜姿,安詳而寧謐。」(南懷瑾《靜坐修道和長生不老》)

七支坐法的姿勢非常殊勝,但對於初學者來說困難重重,僅僅第一支——雙盤足就把無數人攔在了門外,其困難主要有兩個:腿麻和腿疼。

打坐姿勢難點1:腿麻

對於腿麻的原因,南師給出了明確的說明:

「根據通常開始練習靜坐的統計資料,十之八、九,便是靜坐時,經過一段短暫的時間以後,首先引起感受上的壓力的,便是兩腿發麻或發脹。於是促使渾身酸疼或不安,甚至,連帶引起心理的不寧靜……倘使從靜坐的經驗來講,這種現象,並非完全是血管被壓制的關係,實在是氣機開始發生了反應的作用。因為氣機在筋脈血管肌肉之間,不能暢通流行,所以有了脹痛麻木的反應感覺。換言之,這便證明了在生理上的陰蹻、陽蹻的氣脈上,已經有了後天的障礙。

反過來講,當腿麻到不能過分忍受時,只須輕鬆的放開兩腿,慢慢地讓它自然舒暢之後,便會感覺到由於經過這一段短暫時間的壓迫,而換得新奇的舒服和快感。事實上,當靜坐工夫到達某種適當的階段時,無論盤腿或不盤腿,這種新奇而舒服的快感,是長期永恆地存在。此時,雖然長期盤腿而坐,不但沒有妨礙,這種舒服和快感,反而愈來愈盛。」

「修習靜坐作工夫,如果氣機沒有到達兩腿雙足而暢通四肢的神經未稍,等於一株枝葉枯落的枯木,雖然幹身尚未朽腐、那也只是「不亡以待盡」而已,畢竟未能恢復生機。」 (南懷瑾《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

南師明確說明,雙盤時的腿麻是由於氣血不通,尤其是陰蹻和陽蹻脈不通,這時要及時放鬆。同時強調,如果靜坐時不能把兩腿氣脈打通,只是枯坐,則沒有任何意義。

練習站樁,則可以解決打坐時腿麻的問題。馬老在《頂天立地的功夫》中提到:

「你看為什麼他們打坐的,站這樁更好呢?打坐盤著腿,有時候時間長了,腿麻,所以站起來站會兒樁,它是通的,通了以後再打坐就不那麼麻了,這應該是有好處的。」

奇經八脈中的陰蹻和陽蹻脈,都起於足跟,站樁時體重70%在後腳跟,也正好刺激到這兩條脈,很多樁友初學時腳後跟疼,其實就是正在打通氣脈的反應。同時馬老樁功的姿勢通過拉直足太陽膀胱經、調直督脈、松命門等一系列動作實現培補腎氣、增加氣血總量的效果,而陰蹻脈為足少陰腎經之別脈,陽蹻脈為足太陽膀胱經之別脈,必然會更加通暢。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陰蹻和陽蹻脈

打坐姿勢難點2:腿疼

事實上,很多人連腿麻這一步都到達不了,只是把腿扳上去就已經疼得要命,忍不了一會兒就要放下來。本來打坐是為了入定,結果變成了忍疼,有很多人坐了幾十年都過不了這一關,修定根本無法上路。

這主要是身體的柔韌性不夠導致的,包括腰、胯、膝蓋等部位的肌肉、韌帶長度和彈性不夠。雙盤打坐起源於印度,須知印度地處熱帶和亞熱帶,年平均氣溫很高,人的身體容易放鬆,柔韌性也好,能發展出瑜伽這樣包含高難度體式的獨特運動方式也與此有關,因此練習雙盤打坐並不困難。而中國大部分地區處於溫帶,人的柔韌性一般,到了冬天寒冷的時候,腠理閉藏,肌肉韌帶收縮,做柔韌性動作難度更大。如果強行盤腿,很容易拉傷肌肉,落下病根。有不少出家人打坐不得法,腿上有很多筋疙瘩,就是肌肉拉傷了。從解剖學上講,不放鬆時打坐也會導致膝關節兩側的韌帶容易受力不均,導致O型腿。這時最好在明師的指導下做針對性的放鬆練習,盡量不要生扳硬扛。違背自然,就不是道了。

以前寺裡僧人修行不只要打坐,還需要配合走路,即「行香」,目的之一也是消除疲勞,促進血液循環。達摩祖師當初在少林寺傳授僧人「易筋經」,也是為了對治打坐不當而產生的禪病。馬老在書中也提到了盤腿和放鬆的關係:

「有些人天生的盤腿就是不受力,很放鬆的,比如東北的老太太從小就做針線活,在火炕上盤腿一坐很自然,坐半天也不麻。像現在成年人你想盤腿得使勁扳,好容易扳上去了,一會兒就受不了了,放下來,待會再扳上去。慢慢也是功夫,練著練著扳上去了,但坐不了一會兒就麻了,膝蓋疼了,我建議你下來站一會。」

站樁不僅可以緩解腿部的疲勞,還有助於放鬆,增強身體的柔韌性;同時會促進筋骨的生長,加強關節的穩定性,對打坐是非常好的助益。

打坐姿勢難點3:脊柱直豎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對於打坐的身姿,南師強調:

「倘不調正姿勢,隨意而坐,曲背彎腰,久必成病,故修禪習坐者,或致氣壅,或致嘔血,色身禪病,坐是叢生,可不慎哉! 」 (南懷瑾《禪海蠡測》)

脊柱直豎這一點看似簡單,其實隱藏著很多細節,並不容易做到位。很多人打坐出偏,都是因為沒有調直脊柱。七支坐法對直脊的要求是:「使背脊每個骨節,猶如算盤子的疊豎(南懷瑾《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脊柱與人的健康關係極為密切,五臟六腑都掛在脊柱上,主要的神經也藏在椎管裡。事實上,現代社會沒有幾個人的脊柱是完全健康的,要麼側彎,要麼駝背、椎間盤突出等等;而只要調直脊柱,身體的大部分疾病都會迎刃而解,這裡面涉及到經絡、氣脈、經筋等諸多方面的道理,限於篇幅,在此就不詳細介紹了。內家拳要想真正入門,前提也是掌握調直脊柱的方法。

站樁作為內家拳的核心功法,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調直脊柱,包括鬆腰、轉胯、抱臀等一系列動作要領。本文一開頭提到的站樁後打坐功力大長的樁友們,主要是得益於掌握了調直脊柱的方法。

綜上所述,站樁對打坐確實有很大幫助,非常適合作為打坐的入門和輔助功法來練習。

然而馬老在書中進一步提到,站樁其實和打坐一樣,也是一種修道的方法,並明確地提出「立禪」的概念。這裡面就大有文章了,相當為修行於開闢了一片新天地。

二坐是禪,立也是禪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首先我們要了解幾個非常容易混淆的概念:禪、禪定、禪修、禪宗。

「'禪'一名詞,即為梵語'禪那'轉音,通常謂之'禪定'。凡'禪觀'、'止觀'、'瑜伽'等學,皆攝於其中。由博地凡夫而至成佛,皆以禪定為階。小乘之析有入空,斷惑證真,非禪莫屬。即大乘六度,亦必經禪定而入般若智海。故禪定之學,實佛法鎡基也。」(南懷瑾《禪海蠡測》)

「'禪宗'​​,是釋迦牟尼佛教的心法,與中國文化精神結合,形成中國佛教,融化古印度佛教哲學最精粹的宗派。在佛學中,「禪定」是大小乘共通行持修證的方法,'禪定'的原名為'禪那',又有中文的翻譯為'靜慮」,後來取用'禪」的梵文原音,加上一個譯意的「定」字,便成為中國佛學慣用的'禪定' 。禪宗,雖然不離於禪定的修證,但並不就是禪定,所以又名為心宗,或般若宗。……禪宗的禪並不是注重機鋒轉語的口頭禪,禪宗不離禪定修證的工夫,以期達到明心見性成聖成佛的極果。」(南懷瑾《禪宗與道家》)

簡而言之,「禪」和「定」意思相同,表示一種身心的工夫境界;「禪宗」是佛法八萬四千法門中的一種;「禪修」是達到禪定境界的修持方法,包括印度的瑜伽、中國道家的丹道等,本文探討的坐禪、立禪也屬於這個範疇。

修禪定的方法有很多,打坐只是其中的一種方式:

「又復所謂禪定者,非獨指跏趺禪坐而言,如執跏趺禪坐而言定,則四威儀中,獨以坐相為法矣。無論宗門或修止觀禪定者,要當於行、住、坐、臥四威儀中,處處薰習。」 (南懷瑾《禪海蠡測》)

「附帶地說明一下靜坐,與密宗、以及瑜伽的關係。靜坐,俗名叫做盤膝打坐,自漢、魏以後,從印度佛教傳入修習禪定的方法,對於鍛煉形態、收攝身心,使其走入靜定境界的一種方便。這種盤膝靜坐的方法,原始便是印度古老瑜伽術的一種姿態,並非佛法的究竟,也非就是道家修煉神仙內丹道法的究竟,只是可以通用於一切修養身心性命的姿態與方法而已,在道家而言,唐、宋以上的丹經,很少討論到靜坐的關係。但是,靜坐是一種助道的法門,是普通可用的一種良好的修養術,那是毫無疑問的。如果把靜坐就與神仙修道或佛學禪宗的禪,混為一談,那是錯誤的。」(南懷瑾《禪宗與道家》)

「阿彌陀佛像多半畫的塑的是立像。從外型說,代表度人無休歇。立有立的樣子,要像阿彌陀佛的樣子,眼睛瞇成一條縫。慈悲祥和,行住坐臥都可以修行。 」 (南懷瑾《習禪錄影》)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中國傳統神仙形像大多為站立姿勢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佛教中的西方三聖也常畫為站立姿勢

馬老在書也提到:「行禪、立禪、坐禪、臥禪,都是禪。看你有沒有智慧,不要拘泥於某一種形式。」

「好多參禪的人是打坐,往那裡盤腿一坐,也很枯燥,當然他們有追求,追求成佛啊、成道啊、成仙啊。像咱們練這個功呢,實際上也跟修道是一致的、統一的,坐是禪,立也是禪嘛。在漢朝之前,在佛教引進中國之前,並沒有打坐的概念,練氣以站為主。後來道家也打坐,為了修內丹。後來據傳,張三豐感覺打坐非常枯燥,他就創了內家拳。」

「其實站樁就是修,為什麼呢?他們認為禪就是盤腿坐著,其實不然。立也是禪、坐也是禪。」

禪修不僅限於坐的姿勢,立也可以修禪,這一點沒有問題。但坐的方式有很多,儒、佛、道三家的靜坐姿勢歷來相傳有96種之多,唯坐禪以七支坐法為最佳,其中有很深刻的道理。而立的方式也有很多種,為什麼說站樁屬於立禪呢?

因為馬老站樁的姿勢中也蘊含著很深的奧秘,我們來和七支坐法做一個對比: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不比不知道,原來站樁的姿勢和七支坐法的中的五支完全相同!

再看看南師對第一支——雙盤(跏趺坐)的解讀:

「坐禪姿勢,採取毘盧遮那佛七支坐法,雖不明言專注氣脈,而其功效,已蘊涵其中。兩足跏趺,使氣不浮,易沉丹田,氣息安寧,心易靜止,氣不亂行,漸循諸脈流動,反歸中脈,迨其脈解心開,妄念不生,心身兩忘,斯入於大寂之境。如其心脈不寧,而雲能得定,絕無是事。」(南懷瑾《禪海蠡測》)

按照馬老樁功的要求站樁,從氣脈修行的角度完全可以達到相同的效果,還不必經過「熬腿」這一關,相當於站著打坐,輕鬆舒適。當然,只有腿站對了才有這樣的效果,如果屈膝過多變成「蹲樁」,必然腿累心煩,不僅不能禪修,還對身體有損傷。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站樁時(圖2)體重完全由腿骨支撐,腿前側肌肉最大程度放鬆,上半身如同坐在高凳上,相當於站著打坐

這樣看來,除了和七支坐法第二支結手印不同之外,站樁和打坐大有異曲同工之妙。手印對於佛家有甚深的含義,此處不多涉及;而馬老樁功八式的差異,也主要在於手和兩臂的姿勢不同,每一式都有側重,讓內功可以由淺入深,因次第盡;其中奧妙大家可以自己體會,馬老已將所有修持細節著於書中,毫不藏私。

對於打坐姿勢和效果,南師這樣描述:

「如依法修持,身體本能活動發生作用,氣機流行,機能活潑,大樂現前,光明流露,皆為禪定過程,乃心身動靜交互摩盪所生現象,概不可著,執之即為魔境,致成向外馳求。若修定合法,心身必得利益,如頭腦清涼,目明耳聰,呼吸深沉,四肢柔暢,甘粗糲若珍饈,宿病消除,精力充沛。」(南懷瑾《禪海蠡測》)

如果站樁到一定程度,也完全可以取得以上效果。

三站樁禪修的方便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現代運動生理學認為:正確的坐姿來自於正確的站姿。對現代人而言,平時坐的多,站、走都少,且坐姿不良已成習慣,打坐難上加難;站樁則有助於恢復良好的身姿,既能塑形又能修行,是更方便的禪修方法。除此之外,站樁相對於打坐還有一些別的方便:

1 、抗寒

打坐時要注意保暖,否則易受風寒。南方及藏地很多出家人身體寒濕,多是因為冬天寺中寒冷,保暖不利,打坐受寒所致。站樁培補陽氣,不僅不懼寒冷,還能把體內原有的寒濕祛除,讓身體更健康。

2 、場地自由

打坐需要坐墊等坐具,需要一定的場地;站樁更加自由,隨處可站。

3 、飽食可站

飽食後不可打坐,而站樁則不受限制。

4 、不易昏沉

打坐易昏沉,而站樁不易發生這種現象。

5、 安全

站樁的安全性遠勝於打坐,如果姿勢正確,完全沒有出偏的風險。這一點非常關鍵,也是馬老功法最寶貴之處。

關於「出偏」:

有很多人自修打坐,內氣並不在正確的路線運行,而是到處亂竄,在內功修煉中稱之為「出偏」,也就是俗話說的「走火入魔」,屬於禪病。練功出偏的問題,醫生束手無策,按百歲老道長張至順的話來說,「就是神仙也難治」。出偏的原因有很多,有姿勢不准確導致的,有身體的舊疾導致的,有守竅和用意過度導致的等等。病情也多種多樣,輕則頭暈頭痛、手舞足蹈,重則精神分裂、突發腦溢血、心髒病等等。在上個世紀末中國流行氣功時,練功出偏的人不計其數。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上世紀八十年代氣功熱時期的景象

6、 養生效果更好

從養生的效果來看,站樁的效果遠勝於打坐。這一點相信各位樁友都有切身的體會。如果只是想祛病強身,站樁無疑是最好的選擇。如果想修道,也最好先解決健康方面的問題。南師感嘆道:

「你們什麼時候打坐?白天太忙,事情忙完了洗把臉,快要睡覺時要打坐了,那不是打坐,那是要睡覺休息了嘛!那時打坐又有什麼用呢?然後說坐了三個月還沒有功效!怎麼沒有功效?你沒有死掉就是功效,這是很簡單的事啊!所以修道要精神旺健時修。

我常常說,真要打坐先去睡覺,睡夠了精神好的時候才來打坐,使太陽流珠(精神思想)不外放,能夠制伏得住,靜得住,那個打坐才叫修道,叫靜坐。你們累得不得了時打坐,那是在休息;病得不得了再打坐,是想治病,你病不惡化已經功效很大了。老得沒辦法了學打坐,自己叫做修道,能慢一點死,那已經功效很大了。修道不是這樣的啊。」(南懷瑾《我說參同契》)

站樁、打坐和禪修的關係——解讀《頂天立地的功夫》

相對於打坐,站樁確實稱得上身心雙修的方便法門,非常適合現代人。站樁禪修,也已經不是一個設想,而確實得到了樁友們的認同。馬老有一位弟子曾出家多年,有二十多年的禪修工夫,水平很高;在接觸了站樁後,大力推廣以站樁的形式禪修,常說「要是我早知道有這種方法,可以少吃很多苦頭」。

若大家有緣遇到精進用功的修行者,可隨緣為其傳授站樁禪修的方法,助其修行,功德無量!

需要說明一下,這裡將立禪與坐禪做了對比,並非要分出孰高孰低,捨此執彼,而是為真正的禪修提供更多的方便,切實做到「於行、住、坐、臥四威儀中,處處薰習」。

希望大家不辜負老前輩們的努力和對我們的期望,精進修行,自利利他,重開吾華絕學!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