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女桌球名將王越古,狠爆渣男前夫出軌記錄 !

在獅城打拚     2017-05-10     檢舉

今天凌晨,新加坡前女乒國手王越古,忽然在微博上爆出了前夫李浩葳出軌期間的各種肉麻記錄,更放出他和小三的親密合影!

這些爆料一出,瞬間引發巨量關注,騰訊體育一條簡單播報,竟達到35萬次點擊!

1980年出生於中國遼寧鞍山的王越古,2005年來到新加坡,加入國家隊。2007年,加入新加坡國籍。2008年,她就和來自北京的李佳薇、哈爾濱的馮天薇一起,史無前例獲得北京奧運會的女團亞軍。她曾代表新加坡戰勝中國隊獲得世乒賽女團冠軍!

這之後,她也被認為是新加坡"國手」,在2012年協助新加坡贏得倫敦奧運會的女團銅牌後,年滿30的王越古宣布退役。

隔年6月,王越古結婚,另一半是來自德國的台灣人,比她小兩歲的李浩葳。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先看一張截圖,時間是去年的4月8日:

酒店開房記錄

那天,李浩葳將懷有7個月身孕的妻子,送到沒有空調能把人熱成狗的球館內,現場指導比賽後,扭頭就去了酒店,赴了情人預先開房設好的幽會。

和他在一起的,就是這位洋名Judy的四個孩子她媽。

和「小三」的合影照片

事實上,在妻子的10月懷胎期間,他基本上都是半夜12點以後才歸家。妻子直到生產的前一天,7月7日,還在一手創建的球館裡,為小學員發球。

在妻子誕下新生兒、母子最需要照顧的做月期間,他依舊「神龍見首不見尾」,創下了連續七天不進房間打照面、哪怕瞅孩子一眼的記錄。

在妻子生產後35天,因為一言不合,爭執拉扯之間他將妻子拉離了副駕駛位置,整個上半身撲到在地,倒掛車上。

……

去年10月,王越古坐月期間自爆離婚,並在個人Facebook上寫了以下一段話:

當時新加坡眼在報道(想看原文?戳這裡)中的解讀是這樣的~

她和李浩葳的婚姻關係已經game over;

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在月子裡提出離婚的原因,相信我不說你們也都了解(反正我想破頭,都只有老公出軌一條路);

兒子是我的!現在我只想照顧好兒子,努力工作。

從王越古提出離婚,到她和手持德國護照的新加坡PR李浩葳簽署離婚協議,前後也就半個月。都說在新加坡離婚難,需要分居3年以上,但這樁離婚案異乎尋常的乾脆利落,王要兒子,李帶著王給他的補償金,離開了家,想來不是沒有原因的。

王越古在懷孕以及做月期間的種種忍讓,只為儘可能給腹中胎兒,一個穩定的成長環境。

畢竟,那是在兩次宮外孕後,上天送給她的大驚喜。因為太意外,更顯珍貴,她要盡全力呵護。其它的,比如錢財,都是身外之物,請隨意!

李在離家前,幾乎搬空了家裡所有能搬的東西,連價值7000塊的笨重床褥,也沒有放過。租了一間公寓,利用買車時車行給的禮券,購買了枕頭、拖鞋、水杯……生活用品,都是成對的,準備全情擁抱新生活。

雖然他離開了球館,但在紅顏知己Judy的幫助下,他憑著球技,謀到了LH中學桌球男隊的教職,很巧~還是可以教她的兒子。據說月收入也有3000塊。

破腹產下的兒子子樂,現在半歲多了,遺傳了媽媽的優良運動細胞,居然一站在樓梯上就開始舞動小腳往上爬。也非常愛笑,據說尤其面對美女的時候。王越古豁達接受:這一點也是「遺傳」,深得他爸真傳。

子樂的爸爸李浩葳,7歲時隨母親從台灣去了德國,德語是他的第一語言。雖然華語並不流利,並不妨礙他於2009年,向在德國打比賽的王越古發動愛情攻勢時,甘願冒著寒冬驅車200公里,就為帶王越古和她母親,出去玩。

這招「感動丈母娘」果然有效,順利博得王越古芳心,幾個月後就確定戀愛關係,繼而談婚論嫁,直到2010年完婚,一切都進展得異乎尋常順利。那段時間,他們一直分居德國和新加坡兩地,直到2012年王越古退役後,他們決定生活在一起。

回憶那段日子,王越古異常坦誠~後來有人說我打球打傻了。是~我當時滿腦子打球,的確他對我的各種好,讓我陷進去了。

2012年,李浩葳來到新加坡,和王越古一起生活。正好那時王越古創辦了一個桌球館,一個人忙不過來,也需要教練,於是在德國教過桌球的李順理成章進入球館工作,也成功申請到PR。

只是創業初期百廢待興,光球館裝修就花了20萬新幣。想控制成本,不能虧待教練,就儘量壓縮開給自家人的工資。

李浩葳的帳面薪水,只有區區2000塊。他通常刷卡消費,每月吃喝購物的開銷,不下6000塊,戴數萬元的勞力士金表、駕至少20萬新幣的馬賽地豪車。

球館經營漸上正軌,陸續有學員找到王越古,要拜師學藝。王就會把他們分派給各個教練,包括李。Judy的兩個孩子,也曾在球館師從李浩葳練球,卻是唯一不是由王越古介紹,直接找到李的。

全職照顧孩子的Judy,經常會在接送孩子時,帶些小點心感謝教練,也會利用自己豐富的社會關係,幫幫那些在本地人生地疏教練的忙,比方說為他們找女傭等。像王家會講華語的女傭,就是她介紹的。

一來二去Judy就和李教練走得越走越近,經常不避人耳目地出雙入對。尤其是在王懷孕期間,球館事務比較多交給了李打理。一些學生家長出於好心,提醒王注意,她都選擇胎兒要緊,不聽不看不動氣。

畢竟大家都是成人,該有自己的判斷。王一早就和李說清楚了:自己做的事收拾好就Ok,別踩踏我的底線就好。

事實上,一個鬼迷心竅的人,誰也拿他沒辦法。王靜靜看著事態發展,甚至在Judy和李相攜請她張羅麥當娜的新加坡演唱會門票時,她也一一照辦,成全他們的嗨翻夜。

終於等到孩子平安出生,健康活潑。王和李攤牌,曆數他出軌的確鑿證據,要求協議離婚,否則她要是把資料公開,他應該連工作也保不住,Judy破壞他人家庭的罪名,也逃不掉(至於Judy的家庭狀況如何,她沒有半點關心干預的興趣。)。但她希望好合好散,以後各走各路。

他和Judy的對話截圖

不知道當時的李,心情怎樣,愉快還是無奈,結果就是他簽字離開了家。在和兒子的短暫共處中,雖然把他的英文名紋在了自己身上以示父愛,卻只為他買過兩罐奶粉,沒為他換過一片尿布。

王越古咬牙做單親媽媽,一邊忙球館的時,一邊照顧嬰孩。她沒料到,就在她公開宣布離婚消息的兩天後,就收到李浩葳長達60頁的律師信,為自己抱屈,曆數自己對球館的種種貢獻,對婚姻的清白,離婚過程中的種種不公……

奇怪他早去哪裡了呢,現在大夢初醒?有錢花數千元請人寫英文信又請律師,卻只願意每月付兒子200塊撫養費!

這200塊,是心意,更是聯繫他和孩子的唯一紐帶。有了這200塊,他不僅可以名正言順要求每星期4天登堂入室去看兒子,在離開前,一如既往語調誠懇溫柔地拍著前妻的肩膀對她說:「多保重!我走了,有什麼困難,你告訴我。」(只可惜這溫柔攻勢,再也打動不了王越古的心);以後等兒子長大了,他也可以說~我養他小,他養我老。

看王越古帶孩子到植物園散步,他也有話說:我為什麼不能帶孩子出門?其實會帶娃懂得照顧他,也不是不可以,可他在應該學習怎樣當個稱職爸爸的時候,怎麼就不知所蹤了呢?

現在的王越古,表示不勝其煩前夫的騷擾~

離婚時說好的各自開始新生活呢?孩子漸大,開始認人了,你要來看他,可以,能否先成為一個有責任感有擔當的男人,才配得上「父親」的稱號?

我既在去年10月就發文好合好散,決定既往不咎,能否請你,讓你的愛人Judy閉口,不要顛倒黑白,到處宣揚自己不是第三者。那請問你的開房記錄、自己承認的「會進豬籠」,是幾個意思?

希望大家都能正視事實,真正做到各走各路。如果對方不為自己所做的種種醜事公開道歉的話,一旦興起訴訟,請後果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