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美國推出又一危險舉動,比貿易霸凌更恐怖

2018年07月14日     3965     檢舉

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也是一個危險的舉動——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正式通過決議,廢除「網絡中立原則」,此舉標誌著在技術和實力上擁有絕對優勢的美國,在自己認為必要時可以通過強大的網絡攻擊能力,對他國發起網絡戰。輿論認為,美國的此舉無疑讓空間的鬥爭變得更加兇險。

不過,雖然美國自恃網絡「武功天下第一」,那麼,它就能保證自己絕對安全了嗎?

末日警告

對於網絡攻擊的可怕後果,美國有識之士曾經提出過警告。白宮前反恐顧問、國防部前部長助理理察•克拉克,曾描繪過一場世界末日的可怕情景:由於病毒和其他網絡武器令飛機無法起飛,並引發核爆炸,美國在幾天之內就回到了石器時代。

這並非是危言聳聽!「美國軍用衛星遭遇網絡攻擊,黑客上演太空『珍珠港』」,這是美國著名網絡安全公司賽門鐵克近日發出的警告——該公司利用人工智慧網絡安全監控工具發現黑客組織正在針對美國的衛星通訊、電信、遙感成像服務和軍事系統進行網絡攻擊。一旦這種攻擊成功,真實的「網絡珍珠港事件」也許就會上演。

美國軍方顯然也注意到了這種威脅。目前,美軍正與思科公司技術人員合作破解加密網絡攻擊來確保衛星網絡的安全。作為當今世界頭號網絡技術強國,美軍在維護網絡安全方面無疑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為了震懾針對美國的網絡攻擊行為,2011年5月,美國出台了《網絡空間國際戰略》,宣布「網絡攻擊就是戰爭」。美方表示:如果網絡攻擊威脅到美國國家安全,將不惜動用軍事力量;美國保留一切回應重大網絡攻擊的所有必要方式,包括外交、信息技術、軍事和經濟手段。

謀取霸權

美國學者提出,「21世紀掌握制網絡權與19世紀掌握制海權、20世紀掌握制空權一樣具有決定意義」。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曾說過,「網際網路世界就像當年蠻荒時代的西部,美國政府就應當成為那裡的警長」。這個「警長」,不僅意味著美國要保持網絡空間無與倫比的進攻能力,還要打造具有金剛不壞之身的安全防禦能力,以建立美國絕對的網絡空間霸權。

特朗普上任後,把美國戰略司令部下屬網絡司令部升級為一級聯合作戰司令部,以「加強美國在網絡空間的行動能力」——不僅要「對敵人形成威懾」,還要「為提升國防安全創造更多機會」。近期,美國網絡司令部和國土安全部先後發布了《實現和維護網絡空間優勢:美國網絡司令部指揮構想》與《網絡安全戰略》兩份報告,對美國網絡空間戰略進行細化和落實,攻防一體是其鮮明特點。

對於具有全球軍事霸權優勢的美國來說,最好的防禦就是增強攻擊能力,以威懾求安全,在網絡空間領域也是如此。

在網絡進攻能力方面,美軍重點建設的133支網絡作戰任務部隊能力形成的期限就在今年9月。顯然,美軍已經具備發起真正意義上的網絡戰實力。

在網絡戰武器開發方面,美軍實施軟硬走在世界前列。其中,在硬殺傷網絡戰武器方面,美國正在發展或已開發出電磁脈衝彈、次聲波武器、雷射反衛星武器、動能攔截彈和高功率微波武器,可對別國網絡的物理載體進行攻擊;而在軟殺傷網絡戰武器方面,美軍已研製出2000多種計算機病毒武器,可造成對方系統崩潰,並加快研發「離線網絡武器」,利用新興技術鎖定對方「離線」軍事系統。

在網絡安全防禦方面,美國提出,國防部必須防禦自己的網絡、系統和信息免受侵害,保護美國本土及其切身利益不受重大網絡攻擊的侵害,主要是保護國家關鍵基礎設施,如骨幹網、電廠等免受網絡攻擊破壞。為此,美軍提出通過強化國防部信息網絡的運維和防禦來確保國防部的軍事任務安全,阻止或擊敗針對美國利益和基礎設施的戰略性網絡威脅。

在主動防禦方面,美國致力研發主動防禦系統,對政府、軍隊網絡進行攻擊檢測,以減少漏洞、增強彈性、打擊惡意攻擊者、響應網絡事件、使網絡生態系統更安全和更具彈性;在聯合防禦方面,美軍與聯盟國家、民間網絡戰力量展開合作,在各軍兵種間展開網絡聯合作戰;在深度防禦方面,研發「多層網絡安全」技術等深度防禦系統,將美國政府的網際網路接入點整合集中。美國還在法律上將網絡安全明確為美國國家安全的重要方面,將網絡攻擊由犯罪行動上升為戰爭行動,對可能遭受的網絡攻擊行為進行威懾。

無解難題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強調網絡空間是「國際公域」,鼓吹「自由、開放、共享」是網絡空間的「普世價值」,攻擊其他國家的網絡監管措施,意在通過網絡打破其他國家關防。美國《國家信息基礎結構行動計劃》中公開提出:「開闢一個網絡戰場,目標就是用西方價值觀統治世界,實現思想征服。」這就是美國放棄「網絡中立原則」的根本目的。

一方面,要保證自己可以在網絡空間為所欲為;另一方面,還要保證自身絕對安全,為此,美國可謂煞費苦心。

近年來,美國前瞻網絡技術變革,以領先於他國的速度,更有效地利用新興技術和顛覆性創新,保持網絡空間優勢。通過實施「下一代」網際網路計劃,占領網絡空間戰略制高點;加速更新信息基礎設施,攻克太空網絡路由器技術,以有效保證網絡無縫連結、安全暢通;實施國家網絡安全綜合計劃,建立「網絡空間安全和通信集成中心」,打造監控一切的天網;引進創新性技術,利用物聯網、雲計算、智能電網等,構築網絡空間的國家重器。

可以看出,美國網絡空間安全戰略是以確保美方網絡絕對安全、針對他國絕對網絡優勢為目標,試圖把把美國、美軍置於網絡「安全真空」之中。然而,網絡所具有的廣域聯通性和萬物互聯特徵,註定這是一項不可能達成的任務。

就網絡攻擊本身而言,它發起的技術障礙和途徑並不難克服,任何人不管是一個國家還是一名學生,只要按幾下鍵盤就能發起攻擊。這就是網絡防禦的難題。

無論是前文提到的黑客試圖攻擊美軍衛星,還是去年曾披露出的黑客持續攻擊滲透至美國運營核電站和其他能源設備公司的計算機網絡,這些極具威脅性的網絡安全事件表明,在網絡空間沒有哪個國家能真正穿上「金鐘罩」「鐵布衫」,也沒有哪個能通過國家單打獨鬥實現絕對安全。因此,美國必須放棄「零和」觀念,加強網絡空間安全合作,與國際社會一起打造網絡命運共同體,才是確保自身網絡安全的唯一正確途徑。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