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蘭桂坊搵女,就係咁簡單...

Hot2News     2017-05-15     檢舉

去蘭桂坊搵女屌,就係咁簡單

去蘭桂坊搵女,就係咁簡單...

蘭桂芳很熱鬧,

整個相簿也是人,

看著老外的手臂放肆地擁著她的腰,

心底就有一點酸。

兩個小時前,你在蘭桂坊的Beijing Club跟剛結識到的她胸對背跳著舞時,她煞有介事,主動告訴你她住在Bel Air,離Central有點遠,要早點回家,你追問她什麼是Bel Air,她扯高聲線語帶輕浮地答你,那是「貝沙灣」。這段無撚端端夾雜英語的對話,仿佛告訴住在柴灣興華邨的你,跟高貴的她有著橫跨一整個港島的距離,沒 有資格跟她發展友情甚至轟轟烈烈的情。

你沒有太在意那番說話,你只是在檢討你未能吸引異性種種原因,是否因為穿了件只值八十九元的Uniqlo Tee到Beijing,還是基於跳舞的姿勢太過笨拙。但你還是不太介懷,反正今晚是做Bartender的阿陳,帶你通過平常用來做防火通道的後門免費 入場,沒有阿陳,你是不會來,你作為一個領著二十八元時薪的保安員,差不多三百元的入場費實在太奢侈。

你正打算離開中環時,陰錯陽差下,卻在街角碰上她,她倚著欄杆,目光呆滯有點宿醉,還很有可能剛剛在旁邊的垃圾桶失儀地嘔吐大作完,你一想起眼前這個港女來蘭桂坊,是為了尋覓門當戶對的二世祖或洋腸但落得此下場,你不禁竊笑,卻忘記了自己也是一位獨自離開老蘭的失敗者。

路過的你,突然萌起一絲淫念,你覺得一位女性充滿醉意還不立即回家,反而呆在街上,只有一個原因,就是「西痕」。你二話不說,走到她旁邊,大膽地 跟只有一面之緣,連名字也不知道的她提出一個提議:「喂!不如同我一齊過夜。」這種膽量,是來自於你一年半來,因為沒有女朋友再加上保安員工時過長忙到飛機也無時間打而爆發出來。「What? 」她其實反應不算大,只是面色有點疑惑,你於是打蛇隨棍上。「我見你無人陪,我今晚又無人陪,一齊開心下囉,Come on ! This is a win-win situation」當年英文會考Oral拿U的你竟然情不自禁地在港女面前班門弄斧說了一句完整的英文,不對,連埋「Come on」,其實是兩句,對此你感到有點震驚,原來,太耐無撲野真係會痴線的。

去蘭桂坊搵女,就係咁簡單...

「咁我地坐的士啦。」她竟然真的答應,雖然好像有點勉為其難,而且臉上絲毫沒有一點喜悅,你反倒覺得這樣很有趣,因為在你認知當中,應該只有雞才會再不太情願的情況下做,而且面前這個女人還是免費的。

上了的士,你突然對自己產生一絲恨意,你痛恨自己不是那個叫龔什麼輝的財經演員,可以付得起跟女主播到數碼港艾美酒店爆房的費用,而你卻是載著一位質素麻麻的港女,然後向的士司機再三解釋那裡是灣仔的百佳酒店,因為那裡是唯一你認識而又付擔得起的地方。

「百佳酒店? So dirty! 」她頓時扯高聲線喊道,那刺耳的聲音令本身興奮的你立時微軟起來,你恨不得立即打開車門,把她從皇后大道中推下車,不過,你突然又有一個念頭:「OK! 一係去我屋企啦,司機,我地都係去嘉亨灣。」住在柴灣的你,嘉亨灣當然不是你的家,那其實是你挨更抵夜工作的地方,因為你是一個保安員。嘉亨灣雖然不是最 高尚的住宅,但你旁邊那位剛結識的女性,聽到「嘉亨灣」三個字,已收起了刻版的神情,開始對你另眼相看,更主動打開其他話題匣子,甚至稱讚你那件89元的 啡色Uniqlo Tee 加上Uniqlo 卡其色的Chino這個tone on tone 的matching很有個性, 這讓你不禁沾沾自喜起來。

不到十五分鐘,你們來到目的地,一下了車後,你在大堂閘口旁,主動地吻向她那白嫩的脖子,你留意到她不太抗拒,便開始跟她熱吻起來,這連串的舉動,你是有 目的地進行,你曾聽朋友說,很多喝酒後的港女,跟人發生關係後,會因為後悔而告人非禮強姦。所以清楚閉路電視位置的你,你故意在可被拍到的角度下,跟她濕 吻,好讓萬一發生什事情起來,你也有一些可以證明她是清醒的證據。

經過半分鐘的交纏,你覺得你已燃點了她的慾火,你不怕開出無理的要求: 「死! 原來我無扲鎖匙。」「咁點算? 」她扁了一扁咀道。「不如我地後樓梯,無人會經過」你答。下面已濕成了一片海洋的她沒有拒絕,這刻你很高興,你認為你雖然不富有,但作為一個年輕看更,你 強健的體魄的確有一定吸引力,加上你開始發覺自己是屬於智慧型的蒲友,而且有上高登,呃女上床,其實唔係好難。本來一個連百佳酒店也覺得很Dirty的女 人,現在連後樓梯也肯去,而且也沒有懷疑過你不是這裡的住戶。

你拖著她的手,一起走到停車場的後門,輸入保安密碼,然後進入你平時工作時蛇王煲煙才會到的後樓梯,你清楚地知道,這條樓梯從來沒有住客用,因為 他們泊完車總會乘搭電梯,但諷刺的是,後樓梯寬敞無比,甚至滑稽地連後樓梯也會有窗台,這樣的格局絕對是蛇王甚至是撲野的好地方,你發現,原來發水樓也有一 些好處。

在那個昏暗的角落,你一言不發,把她壓在樓梯轉角位的扶手,然後掀起她的連身裙,再吻著她的耳垂。她很享受,但也有些手忙腳亂,因為她拿著那個二手也要近 兩萬蚊的小Dior 袋,不知應放在那裡去,於是你毫不留情把它搶去然後掉在牆角,那位置正是你上次經過這裡巡樓時撒了一泡尿的地方。就這樣,背向你的她,便把騰出來的雙手順其自然地按在扶把上,你沒有猶豫地把褲子脫下,取出那被喚起已久的硬物,再按實她的腰肢,對準位置放進去。

嚴格來說她不是你杯茶,但她帶點高傲的氣質令你憶起那個住九肚山的初戀情人,也令你想起那個厭你當保安沒出色而拒絕你的舊同學。那些經驗,令你老早已知道長久的關係一定是建基於金錢與地位上,你想起上星期你獨自去戲院看的「那些年」,那純愛的氣氛,你既嚮往又陶醉,但可是對於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你來說,是沒有什麼共鳴,因為那是一套像Matrix一樣的科幻片,整套兩個鐘的電影,柯景騰媾女的時候幾乎一分錢也沒用過,對此你邊看邊激動得流下兩行深沉的眼淚,比較起來,你情願相信奇洛李維斯可以避子彈。

在通風窗口的旁邊,你披著維港的海風,爽快激烈地抽插,原來你很久也未試過那麼滿足,這情緒令你對面對的女人產生些少愛意,但遺憾地,青春告訴你,你還是不應對這些港女有半點留戀,在你差一點就說出「請讓我繼續喜歡你 」這種浪漫對白之時,你臨崖勒馬,你醒覺港女們沒有資格配上這樣純潔的台詞,你於是在後樓梯大聲喊道: 「請讓我繼續屌鳩你! 」,她沒有口頭上答應,但卻很配合地放聲呻吟,你和她不久便到達高潮。

完事後,把褲穿好的你,沉默地坐在階梯,點起一支事後煙,你告訴她,你自己一個在會所待一會兒就可以了,朝早你會請開鎖佬幫你開門。你把她打發到 的士站,然後吻別了她。那時已差不多清晨六點,剛好是你要去管理處打卡上班的時間。你在保安室更換制服時,回想剛經歷的一夜,你覺得很完美,完美在於,在這位女孩的心中,你永遠也是住在嘉亨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