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兰桂坊揾女,就系咁简单...

Hot2News     2017年05月15日     检举

去兰桂坊揾女屌,就系咁简单

去兰桂坊揾女,就系咁简单...

兰桂芳很热闹,

整个相簿也是人,

看着老外的手臂放肆地拥着她的腰,

心底就有一点酸。

两个小时前,你在兰桂坊的Beijing Club跟刚结识到的她胸对背跳着舞时,她煞有介事,主动告诉你她住在Bel Air,离Central有点远,要早点回家,你追问她什么是Bel Air,她扯高声线语带轻浮地答你,那是“贝沙湾”。这段无撚端端夹杂英语的对话,仿佛告诉住在柴湾兴华邨的你,跟高贵的她有着横跨一整个港岛的距离,没 有资格跟她发展友情甚至轰轰烈烈的情。

你没有太在意那番说话,你只是在检讨你未能吸引异性种种原因,是否因为穿了件只值八十九元的Uniqlo Tee到Beijing,还是基于跳舞的姿势太过笨拙。但你还是不太介怀,反正今晚是做Bartender的阿陈,带你通过平常用来做防火通道的后门免费 入场,没有阿陈,你是不会来,你作为一个领着二十八元时薪的保安员,差不多三百元的入场费实在太奢侈。

你正打算离开中环时,阴错阳差下,却在街角碰上她,她倚著栏杆,目光呆滞有点宿醉,还很有可能刚刚在旁边的垃圾桶失仪地呕吐大作完,你一想起眼前这个港女来兰桂坊,是为了寻觅门当户对的二世祖或洋肠但落得此下场,你不禁窃笑,却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位独自离开老兰的失败者。

路过的你,突然萌起一丝淫念,你觉得一位女性充满醉意还不立即回家,反而呆在街上,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西痕”。你二话不说,走到她旁边,大胆地 跟只有一面之缘,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她提出一个提议:“喂!不如同我一齐过夜。”这种胆量,是来自于你一年半来,因为没有女朋友再加上保安员工时过长忙到飞机也无时间打而爆发出来。“What? ”她其实反应不算大,只是面色有点疑惑,你于是打蛇随棍上。“我见你无人陪,我今晚又无人陪,一齐开心下啰,Come on ! This is a win-win situation”当年英文会考Oral拿U的你竟然情不自禁地在港女面前班门弄斧说了一句完整的英文,不对,连埋“Come on”,其实是两句,对此你感到有点震惊,原来,太耐无扑野真系会痴线的。

去兰桂坊揾女,就系咁简单...

“咁我地坐的士啦。”她竟然真的答应,虽然好像有点勉为其难,而且脸上丝毫没有一点喜悦,你反倒觉得这样很有趣,因为在你认知当中,应该只有鸡才会再不太情愿的情况下做,而且面前这个女人还是免费的。

上了的士,你突然对自己产生一丝恨意,你痛恨自己不是那个叫龚什么辉的财经演员,可以付得起跟女主播到数码港艾美酒店爆房的费用,而你却是载着一位质素麻麻的港女,然后向的士司机再三解释那里是湾仔的百佳酒店,因为那里是唯一你认识而又付担得起的地方。

“百佳酒店? So dirty! ”她顿时扯高声线喊道,那刺耳的声音令本身兴奋的你立时微软起来,你恨不得立即打开车门,把她从皇后大道中推下车,不过,你突然又有一个念头:“OK! 一系去我屋企啦,司机,我地都系去嘉亨湾。”住在柴湾的你,嘉亨湾当然不是你的家,那其实是你挨更抵夜工作的地方,因为你是一个保安员。嘉亨湾虽然不是最 高尚的住宅,但你旁边那位刚结识的女性,听到“嘉亨湾”三个字,已收起了刻版的神情,开始对你另眼相看,更主动打开其他话题匣子,甚至称赞你那件89元的 啡色Uniqlo Tee 加上Uniqlo 卡其色的Chino这个tone on tone 的matching很有个性, 这让你不禁沾沾自喜起来。

不到十五分钟,你们来到目的地,一下了车后,你在大堂闸口旁,主动地吻向她那白嫩的脖子,你留意到她不太抗拒,便开始跟她热吻起来,这连串的举动,你是有 目的地进行,你曾听朋友说,很多喝酒后的港女,跟人发生关系后,会因为后悔而告人非礼强奸。所以清楚闭路电视位置的你,你故意在可被拍到的角度下,跟她湿 吻,好让万一发生什事情起来,你也有一些可以证明她是清醒的证据。

经过半分钟的交缠,你觉得你已燃点了她的欲火,你不怕开出无理的要求: “死! 原来我无扲锁匙。”“咁点算? ”她扁了一扁咀道。“不如我地后楼梯,无人会经过”你答。下面已湿成了一片海洋的她没有拒绝,这刻你很高兴,你认为你虽然不富有,但作为一个年轻看更,你 强健的体魄的确有一定吸引力,加上你开始发觉自己是属于智能的蒲友,而且有上高登,呃女上床,其实唔系好难。本来一个连百佳酒店也觉得很Dirty的女 人,现在连后楼梯也肯去,而且也没有怀疑过你不是这里的住户。

你拖着她的手,一起走到停车场的后门,输入保安密码,然后进入你平时工作时蛇王煲烟才会到的后楼梯,你清楚地知道,这条楼梯从来没有住客用,因为 他们泊完车总会乘搭电梯,但讽刺的是,后楼梯宽敞无比,甚至滑稽地连后楼梯也会有窗台,这样的格局绝对是蛇王甚至是扑野的好地方,你发现,原来发水楼也有一 些好处。

在那个昏暗的角落,你一言不发,把她压在楼梯转角位的扶手,然后掀起她的连身裙,再吻着她的耳垂。她很享受,但也有些手忙脚乱,因为她拿着那个二手也要近 两万蚊的小Dior 袋,不知应放在那里去,于是你毫不留情把它抢去然后掉在墙角,那位置正是你上次经过这里巡楼时撒了一泡尿的地方。就这样,背向你的她,便把腾出来的双手顺其自然地按在扶把上,你没有犹豫地把裤子脱下,取出那被唤起已久的硬物,再按实她的腰肢,对准位置放进去。

严格来说她不是你杯茶,但她带点高傲的气质令你忆起那个住九肚山的初恋情人,也令你想起那个厌你当保安没出色而拒绝你的旧同学。那些经验,令你老早已知道长久的关系一定是建基于金钱与地位上,你想起上星期你独自去戏院看的“那些年”,那纯爱的气氛,你既向往又陶醉,但可是对于在香港土生土长的你来说,是没有什么共鸣,因为那是一套像Matrix一样的科幻片,整套两个钟的电影,柯景腾媾女的时候几乎一分钱也没用过,对此你边看边激动得流下两行深沉的眼泪,比较起来,你情愿相信奇洛李维斯可以避子弹。

在通风窗口的旁边,你披着维港的海风,爽快激烈地抽插,原来你很久也未试过那么满足,这情绪令你对面对的女人产生些少爱意,但遗憾地,青春告诉你,你还是不应对这些港女有半点留恋,在你差一点就说出“请让我继续喜欢你 ”这种浪漫对白之时,你临崖勒马,你醒觉港女们没有资格配上这样纯洁的台词,你于是在后楼梯大声喊道: “请让我继续屌鸠你! ”,她没有口头上答应,但却很配合地放声呻吟,你和她不久便到达高潮。

完事后,把裤穿好的你,沉默地坐在阶梯,点起一支事后烟,你告诉她,你自己一个在会所待一会儿就可以了,朝早你会请开锁佬帮你开门。你把她打发到 的士站,然后吻别了她。那时已差不多清晨六点,刚好是你要去管理处打卡上班的时间。你在保安室更换制服时,回想刚经历的一夜,你觉得很完美,完美在于,在这位女孩的心中,你永远也是住在嘉亨湾。

欢迎投稿:爆料或者吐槽, 加入我们群组《我要爆料》,或者发邮件到我要爆料粉丝页。我们会有专门记者,帮你编辑成为文章,发布到我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