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鋼鐵、機器全帶齊,中資嚇壞了大馬人?

頭條新聞     2017-05-15     檢舉

中國國企頻頻在海外大手筆投資,或許有助於振興他國經濟,但如影相隨的「中國威脅論」也常常引起部分在地社群的焦慮和不滿。

在馬來西亞,涉中資的馬來西亞城(Bandar Malaysia)項目的股權交易上周突然告吹,不僅凸顯中馬兩國間千絲萬縷的政經關係,也引發外界關注,其他涉及中企在馬的項目是否同樣命運坎坷?

本月10日,中國發展商碧桂園在柔佛州投資的森林城市,被爆出聘用大量持有旅遊簽證而非工作簽證的中國黑工的新聞,讓局勢雪上加霜。

據「當今大馬」報道,這些已經日夜工作數個月的中國黑工,被僱主拖欠工資都不敢吭聲,怕被遣返回國一分錢也拿不到。這種情況如若發生在新加坡,黑工們鐵定會立即被遣返回國。然而,馬來西亞內政部的回應是,將設法「漂白」這些中國黑工。森林城市發展商碧桂園太平景公司執行董事鄂圖曼則強調,森林城市旗下所有外勞都並非該公司直接雇用。

據《海峽時報》7日報道,其他一些涉中資的項目,特別是那些還未達成法律協議的,因為和預期相差甚遠已經擱置了。

過去十年來,中國在馬投資和貸款議題多次掀起政治風暴。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是「頭號大炮」,他多次狠批現任首相納吉將馬來西亞的土地拱手讓給外國人,讓中國在馬國興建本地人無法購買的豪宅,慢慢「侵吞」馬國的土地,讓大量外國人進駐馬國,最終馬國會喪失自主權。馬哈迪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一馬公司(1MDB)所欠的債務過於龐大,因此納吉必須尋求中國的「投資」。

這是政治老手看政商互動的陰謀論。

對馬來西亞商人而言,他們擔心的是,中企「一條龍」全給「自己人」賺,它們一般從中國派遣技術工人,也從中國往馬來西亞輸送鋼鐵和機械設備,項目實施的速度之快、規模之大,更是大馬公司難以匹敵的。馬來西亞中小型企業公會會長江華強就直言:「中國的問題是,他們要擁有和控制整條供應鏈。」

對於《海峽時報》連續兩天刊登的系列報道,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用「抹黑」來批評,並引述中國社科院亞太社會文化研究室主任許利平的話來反擊。許利平稱,中國對馬來西亞的投資是基於雙邊合作,互利共贏的結果,對雙方都有利,並指「新加坡媒體的報道沒有任何事實基礎」。

真的沒有事實基礎?

據《海峽時報》的報道,馬來西亞商人表示,中企一般獨立運作,不傾向於招聘當地技術員工,也較少向馬來西亞公司採購原材料。江華強說:「中國玩的是『量』,本地商人當然擔心競爭。」

數字會說話。大馬自中國的進口在過去十年增加一倍,從2012年起已形成貿易逆差。在兩國的貿易逆差中,馬國建築業自中國的進口就占了四分之一。2014年,中國建築公司和發展商湧入馬國市場,他們自中國進口了總值約8億8300萬令吉的設備和器材。去年,馬國自中國進口的鋼鐵占總進口8%。

馬來西亞鋼鐵工業聯合會總會長蘇添來說,中國發展商和承包商與中國鋼廠是結合的,他們長期向中國鋼廠買鋼鐵,直到政府出台條規,這個現象才有所減緩。

中企不單在馬國投資,中企也參與承包大馬一些標誌性項目,如位於吉隆坡敦拉薩國際貿易中心、高106樓的標誌大樓。在三公里外,就是四季酒店和M101摩天輪大廈的地盤,這些項目雖非中企投資,但有中國國企的承包商參與。

中企在大馬的「存在感」還不僅限於那個位於柔佛且經常上新聞版面的「森林城市」項目。在吉隆坡的多個建築工地上,也可看到中文大招牌。世界銀行和馬來西亞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從2010至2016年,中國國企在馬來西亞建造和投資的項目達356億美元。

中企不只在生產鏈上要用「中國製造」,在語言的使用上也有同樣的傾向性。例如,在雪蘭莪雪邦的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食堂員工是中國籍的,菜單用中文來標示,買個吃的也要用華語。以此推斷,這個「中國特色」的運作模式,將大大減少中資或中企在馬投資所能創造的經濟「乘數效應」。

一些觀察者認為,大馬政府應當制定條規,確保政府大型項目能包含」本地成分「。一條銜接吉隆坡至東岸的鐵路工程將由一家中企承建,但大馬政府已表明,30%的工程將由大馬企業承包。

不過,也有人認為,中企帶來的競爭對馬來西亞是好事,因為在大馬的工程競標和承包等運作過程並不完全透明。一位不願具名的投資經理就說,「它能切掉一些裙帶關係」。

最讓納吉頭痛的是,他所領導的巫統山頭林立,好些頭頭也是大工程的承包商,政府大型項目正是他們的財源之一。這些項目被中企拿走後,黨內諸侯的部分財源一旦被切斷,對黨主席的忠誠度可能要大打折扣。

「肥水不流外人田」,這是很多生意人的心態,也因此形成各種上下游「一條龍」經營模式。但一旦這種模式影響到當地企業和政界大頭的利益時,勢必將引起反彈,大家的肥水全都可能變「餿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