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5     檢舉

 聽說了嗎?中國在海外埋「金種子」啦!

  「金種子」?那豈不是要長成搖錢樹,到時候豈不是「日進斗金」,中國又要發一筆橫財了?

  到底怎麼回事呢?

  如果不是國務院一場新聞發布會,我們現在都還蒙在鼓裡。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就在剛剛,國務院表示:中科院在2013年已經開始實施「發展中國家科教合作拓展工程」,正全力推進海外科教基地建設。

  這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為什麼?

  首先,這些個海外科教基地,對當地國家的經濟建設與發展影響日益突出,戰略地位不斷提升,已經成為「一帶一路」的海外有力支點。

  其次,這些個海外科教基地,有效拓展了中國科技創新的國際外延,提高了中國整合優勢資源的能力。

  這些海外科教基地,是中國撒下的「金種子」!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隨著中國崛起進程的不斷推進,「一帶一路」的深入發展,這些種子必將生根發芽,茁壯成長。

  並且,它對促進一帶一路的發展又有反哺作用,二者相輔相成,源源不斷地給中國帶來數之不盡的財富。

  中國在撒播科教基地這樣的「金種子」的時候,不經意間還干成了另外一件大事,讓美國這樣的霸主國家,罕見低下高貴的頭顱。

  事情還得追溯到歐巴馬時期。當時,美國重返亞太鋒芒正盛,威逼利誘,與自己小弟澳大利亞簽署了一個軍事協議,把達爾文市租給美國用作軍事基地,當作「定情信物」。那個時候,主僕兩個你儂我儂,夫唱婦隨,決定做一番「反華大業」!

  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歐巴馬南海「創業」失敗,黯然落幕,特朗普大搞「美國優先」,在南海偃旗息鼓,當初美國許下的甜言蜜語,一句也無法兌現。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這可把澳大利亞氣壞了,於是便決定在「定情信物」做文章。

  這個時候,中國恰到好處地出現,澳大利亞便做了一個順水人情,將達爾文港租給中國企業。

  這意味著什麼?

  美軍進出基地,得先通過中國的港口!我們不答應,美軍沒轍!

  這一次,美國將不得不向中國求助。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有意思的是,美澳最近又要搞聯合軍事演習,聯軍將不可避免從中國港口進,美軍心裡有多不爽,可想而知。 當然,澳大利亞的用意遠遠不是嘲諷一下美軍。小編認為:

  第一:向美國表達不滿。

  特朗普上台後,廢除了歐巴馬政治遺產,到嘴的鴨子飛了,澳大利亞無形中損失一大筆,此次泄憤,希望美國重新看到澳大利亞還有利用價值,增加重視。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第二:向中國示好。

  達爾文市號稱澳通往亞洲市場的門戶,是澳資源及農產品的潛在出口中心,將達爾文港這樣一座重要的港口交給中國,是希望加入「一帶一路」延伸地帶。

  第三:漁翁得利

  挑起中美矛盾,到時候美國再返南海,又少不了澳大利亞的好處,到時候中國為了制衡美國,不得不對澳大利亞進行拉攏,澳大利亞便可在中美之間遊刃有餘,掙得盆滿缽滿。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中國發展了,強大了,歡迎世界上其它國家來搭順風車,你要吃著碗里看著鍋里那是你的自由,但是吃中國飯,砸中國的鍋,這樣的事情,絕不允許。 被「騙」的澳大利亞:終於轉投了中國

  從美澳領導人通話的「不愉快」到王毅部長訪問澳大利亞,再到召回全球駐外大使,兜兜轉轉了一圈,澳大利亞最終還是「短暫」的同中國站到一起。不過,李克強總理在午宴致辭上表示,中國不願意看到冷戰時代的「選邊站隊」,強調中國歷來一直「以和為貴」。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說起澳大利亞的領導人,大家比較熟悉的是曾經的總理陸克文,經常以「中國通」的形象出現。現在的總理馬爾科姆·特恩布爾,也被稱為澳大利亞的中國通,也曾經有媒體評價,他是整個西方社會裡邊唯一一個能夠說句公道話的政客。

  在這位總理身上,有哪些中國「元素」呢?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2015年在中國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時,他是唯一一個西方政客說我們不能忘記在二戰的時候,「中國是我們的盟友」。

  2015年8月初,特恩布爾還曾在雪梨舉行的「澳大利亞-中國商業周」上還曾表態歡迎中國的崛起,並讚嘆中國在二戰中的關鍵作用,「沒有中國面對日本侵略者的堅韌和勇氣,我們的戰爭歷史將以完全不同的形式結束。」

  他曾經是高盛集團常務董事和合伙人,中國就是高盛集團全球業務中非常重要的國家,了解中國也是工作所需。

  另外,特恩布爾也有一個中國籍的兒媳婦,當然這只是家庭的情況,跟他對華政策並無多大關係。特恩布爾曾從事記者和律師工作,後相繼進入商界和政界,豐富的工作經歷會讓這一類人做事非常務實,在處理國家間關係時不會輕易開「空頭支票」。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國家之間的談判與合作無小事。3月初,澳大利亞召回全球大使,並召開兩天的會議,目的是為了擬定一份外交「白皮書」,指導澳大利亞下一個十年的外交政策。最終在處理中澳關係這一點上,澳大利亞選擇了「優先」發展與中國的經濟合作,對於澳大利亞這樣「選邊站隊」的舉動,李克強總理的回答卻是非常地冷靜。

  3月16日,澳大利亞的首位駐華大使菲茨傑拉德發表題為《澳大利亞有必要鄭重反思我們對待盟友的方式》的演講,將中國視為澳大利亞的「盟友」而非戰略夥伴,這只是他個人的看法,並不能代表澳大利亞主流的聲音。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3月25日,李克強總理與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在雪梨現場觀看了澳式橄欖球聯盟勁旅雪梨天鵝隊與阿德萊德港隊的比賽。

  「我們不願意看到冷戰時代的『選邊站隊』。我們願意根據聯合國憲章,按照大家已經形成的多方面規則和共識來解決問題。」在觀看橄欖球比賽時,李克強向反對黨領袖肖頓詢問:「我不知道肖頓先生是哪個球隊的粉絲?但請你放心,在球賽中我不會『選邊站隊』。不管哪支隊伍獲勝,我都會喝彩!」中國領導人的講話一般都很有「深意」,越來越多的國外領導人也學會了讀懂中國領導人的「另一層含義」。

  其實,在這場外交活動中,我們可以看得出澳大利亞是真的「著急」了,著急和中國合作,主要有兩點原因。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首先,國際形勢的巨大變化,中國崛起已成為影響地區政治和經濟變革的最大變量之一,也正改變著地區政治生態和地區其他國家的外交考慮。而澳大利亞和美國又是同盟關係,所以澳大利亞既想在安全上靠攏美國,又想在經濟上與中國進行經貿往來。結果就是,特朗普總統正忙著處理國內的事務,壓根和澳大利亞不在一條線上。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第二,世界經濟低迷,保護主義傾向抬頭,澳大利亞作為一個能礦資源大國,中國提供的巨大購買力是澳大利亞經濟發展的一大助力。

  可是,現在中國的經濟正逐漸轉型,更多地依靠人力資源和創新驅動,對礦產資源的需求在減少,這是澳大利亞不想看到的,但這是歷史的必然。澳大利亞也在響應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可是它就不在「一帶一路」的線上,搭便車也不是那麼容易能夠搭上的,還存在一些困難。

  其實,在澳大利亞仍然有人對中國抱有很大的看法,3月中旬,外長畢曉普稱中國「不民主」,還稱「中國正通過經濟合作和基礎設施建設拉攏控制東協國家」,她敦促這些國家高舉「民主價值」,並呼籲美國提升亞太事務參與度。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這種強加給中國的「帽子」,我們無法接受,中國滿懷誠意地與澳大利亞合作,在中澳不斷加大合作力度的時候,再有人「跳出來」唱反調,顯然有悖民意。

  「畢曉普表示,澳大利亞與中國的關係不能再強大」,澳大利亞SBS電視台報道稱,畢曉普7日下午在與王毅會談後強調兩國關係的堅固。

  她面對記者說:「在經濟轉型以及世介面臨不確定性之際,澳大利亞再次向中國保證我們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夥伴,我們將繼續把強有力的貿易和經濟關係作為最優先任務之一。」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美聯社稱,澳大利亞和中國承諾加深從貿易到旅遊等各個方面的關係,這次「團結的展示」正值澳大利亞與美國的關係處於微妙變化之際。

  今年是中澳建交45周年。畢曉普在與王毅舉行兩國外交與戰略對話前表示,中國總理李克強將於今年3月份訪澳。另外,2月20日雙方還將在北京舉行部長級經濟對話。 英國《衛報》稱,在會談後的記者會上面對提問,王毅淡化美國總統特朗普首席戰略顧問班農在2016年3月曾經說過的「未來五到十年美中在南海會有一戰」的言論。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他表示,不理性的言論過去幾十年經常出現在對中美關係的評論上,但兩國關係克服困難,一直在向前走。

  任何冷靜的政治家都會認識到,中美不能發生衝突,否則是雙輸結局,兩國都承擔不起。王毅還表示,澳大利亞是中美「共同朋友圈」中的重要一員,可以繼續做美國的盟友,同時做中國的全面戰略夥伴。

  兩國官方關係推進之際,澳大利亞媒體上也出現對華「暖風」。「在有特朗普的世界,澳大利亞需更多關注中國」,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6日以此為題稱,特朗普上任後,澳大利亞官員分成了兩派。

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開始播種 美國也眼饞了

  一派認為,應該堅持現狀,向美國表明澳大利亞非常需要美國的領導。另一派認為,澳大利亞應該切換到新的模式,追求更獨立的外交政策。但這兩派想法都忽視了一個關鍵因素——中國。

  在特朗普時代,澳大利亞應該將重心向中國轉移。澳大利亞官員應該行動起來,同中國同僚接觸,探討特朗普帶來的不確定性。

  除了就應對特朗普的威脅交換意見,澳大利亞和中國官員還可以討論如何更快發展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也可以更深入地討論澳大利亞如何深入參與「一帶一路」、加強澳大利亞在亞投行的作用,以及更有效地合作開展人道主義援助和救災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