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我喜歡『愛情』兩個字,聽起來就很溫暖,即使受傷再多次,永遠不會對愛失望」

2018年08月04日     33559     檢舉

白瓔導讀:

今天我們想來了解的是周迅的愛情,每段感情她都全心投入,愛得執著付出很深。

比如說影片中她談到的是其中一任男友李大齊(手機用戶才看得到),但最後總是走不到開花結果,

她仍不放棄對愛的信任,再有下一次,還是勇敢地愛。

但白瓔並不推祟這種以愛為命的戀愛方式,與其拼了命地為愛付出,不如好好學習怎麼經營好婚姻和感情,讓這份愛情不會變成傷害,文末也會分享感情經營之道,一起來看看周迅的故事:

最近,有媒體爆出周迅高聖遠離婚的消息。

對於這次離婚的傳聞,媒體言之鑿鑿:「高聖遠提出簽字離婚,但礙於周迅未考慮好,兩人始終未辦離婚,但現在傳出周迅已同意離婚。只等選好離婚日期簽字離婚,屆時就會對外宣布」。

周迅經紀人的回覆:「我在開會,這事情我不太清楚」。

高聖遠經紀人的回應則更加確認,表示高聖遠這大半年都在美國,兩人確定沒有離婚,也沒有什麼新的對象。

離婚是否是事實,沒有當事人親口證明,似乎都只是猜測。

但是我們還記得,4年前的5月8日凌晨,周迅公開與高聖遠戀情,面臨了多少網友的質疑。女強男弱似乎是這段感情的絆腳石,有流言蜚語,也有質疑用心。周迅只說了句請大家多多關照,就將終身大事定下。

2014年7月,一場名為慈善的演唱會舉行。周迅的工作人員對外公布的只是一場演唱會,同時在演唱會期間會有大事公布。當晚,周迅牽著高聖遠緩緩走來,走到眾人的面前,堅定的向世人公布這位餘生相互扶持的男人。

周迅還是那個對愛執著的精靈,向所有人宣布「我們結婚了」,這場演唱會其實就是周迅的婚禮。

在所有人錯愕驚訝的同時,高聖遠表露心聲:「是愛讓我和我的妻子在一起。謝謝我所有的家人和朋友,我很幸運,希望今生能和她在一起共度每時每刻。」

那天就是他們的婚禮,周迅說:時光太短,要和有意思的人在一起。

唏噓的是,在聚少離多的背後,再也看不見當年深情款款的不離不棄。

有人說,周迅天生就是一個為愛情而生的人。

連她自己也曾說:

愛情是我人生唯一的驅動力。

20歲時,1993年竇鵬去浙江一個酒吧演出,周迅只聽了他的歌就愛上了他,並且辭了工作和他來了北京過苦日子。

19歲到24歲是一個女孩最好的時光,周迅把它交給竇鵬,一心想做他的新娘。

雖然這段「為了愛不顧一切」的感情最後還是無疾而終,但周迅依然堅定地認為:我永遠不會對愛情失望,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拍戲時,入戲太深的她總是容易因戲生情。

拍攝《蘇州河》時,周迅和男主角賈宏聲一見鍾情。

但這段戀情維持了一年多就結束了。2010年賈宏聲墜樓,周迅聽聞當場淚崩。

和賈宏聲分手後,周迅和朴樹走到了一起。即使分手,他們也依然是最好的朋友,她會去他的演唱會,他會來參加她的電影發布會。

和李亞鵬因戲結情,她說「他滿足了我對男人的一切幻想。」

周迅想結婚,他卻說再等等,因為他不想耽誤事業,倔強的周迅再次選擇了離開。可是沒過兩年,他就迎娶了王菲。

即使受傷,她仍每次虔誠。

劉若英給她介紹了造型師李大齊,她說,「李大齊我嫁定了,他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從此她只接受男友的造型,堅信他為她打造的就是最好看的。她甚至為他寫了首歌就叫《大齊》。

她大方付出愛,感受愛,不計較過去帶來的疼痛傷疤。當愛情離開了,雖然可惜卻不後悔。

2014年,剛剛好40歲的她,穿著婚紗走進大家的視線。她說,我只要純粹的愛情。

周迅說我可以在愛情面前遍體鱗傷,我可以什麼都不要。但是一旦遇見愛情,就可以飛蛾撲火般奔向對方,以前如此,現在照舊。

「我喜歡『愛情』這兩個字,看起來就很溫暖。」

有人評價周迅說,她即使被傷害一萬次,也不會失去愛與被愛的能力。很難想像,一個44歲的女人,還像18歲少女一樣,永遠對愛情保持著渴望。

有人說,談多少次戀愛,都不如走入一段安定的婚姻。也有人說,能夠擁有愛的能力,本身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但是最終,周迅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婚姻裡面一定要有愛情,但是愛情並不等於婚姻。

戀愛的過程,很像童話故事。

在童話裡,兩個人在一起,要歷盡惡龍、狠毒的王后、把人變成怪物的怪巫婆......然後終於修成正果。

餘下的,便是「從此幸福生活在一起」的一勞永逸。

然而現實是,婚姻不是愛情的結局,只是愛情變得複雜的開始。抱著「通關」的想法走在愛情的路上,人生的續集多得讓人絕望。

一入婚姻,感情的成分變得複雜。你們是愛人,你們是彼此的飯票和飯友,你們是投資夥伴,你們是一個團隊。

你們的關係從純純的愛戀,變成一條參雜著親情、金錢、契約的河流,愛情不再是唯一的水源。

我的來訪者小K說,「結婚5年了,我們從雙人被變成了單人被。」

小K說:我知道,可能很多夫妻都是這樣,畢竟他沒有出軌,沒有做任何對不起我的事情,我們感情還在。但是,我很擔心,婚姻中沒有了愛情,我們該怎麼幸福?

在《目客:我這樣愛你》中,日本藝術家妹尾河童和妻子茂子女士,採取了一種契約式婚姻。

每年的結婚紀念日,雙方會確認是否還要繼續婚姻。如果彼此還足夠幸福,那就再續約一年的婚姻。彼此向對方說:「往後一年拜託了」,就算達成了契約。

他們平時生活在一起,妹尾河童仍然會忍不住與其他女子嬉戲、來往,而茂子女士則是每年都要一個人出去旅行,6月到8月在輕井澤的山上度過。出門前,她總不忘向河童交代:「這是為了訓練你一個人獨立生活的能力。」

像這樣,他們走過了幾十年。

在他們看來,夫妻關係不該是「人」字形,而應是「H」形。

「『人』這個字,就是一定得兩個人互相支撐著,少了哪一個都會倒……『H』形,雙方都是獨立的,中間有個橫槓,這個橫槓可以是愛情,可以是親情,也就是把兩個人聯繫在一起的紐帶。

即便這個橫槓倒了,兩個人還是能各自獨立站著,誰都不會倒……」

他們給出的答案是:除了愛情,婚姻還是陪伴,是並肩作戰,是找尋社會歸屬的一條管道。

歸根結底,婚姻是否幸福的本質,在於連接方式。

通常來說,「連接方式」分三種:

1

非人的連接:將他人物化的連接。比如獨裁者、自戀者「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當一個人成為像癌細胞一樣的存在的時候,他也就失去了和自己的連接。

2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