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只差一步造出原子彈?這位好「漢奸」選擇向美國告密

2018年08月09日     3121     檢舉

如果海峽對岸也有核武器....

明天,就是長崎原子彈爆炸73周年的日子。

長崎原子彈蘑菇雲

核武器,是目前人類所擁有的終極大殺器,當量僅兩萬噸的原子彈已經在廣島和長崎顯示出驚人的威力,那些幾十萬上百萬噸當量的大傢伙,更是可以輕鬆抹平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

核武器是大國標配,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無不擁有核武,這也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必要條件。但是,如果核武器被一些小規模的勢力所掌握,後果可就不妙了。

如果說大國擁有核武器是追求平衡和對等,小國小勢力擁核,則會獲得以小搏大的不對稱力量。相比大國,他們使用核武器的門檻要低得多。印、巴、朝都曾不遺餘力的追求核武器,並因此受到了國際社會的譴責和制裁。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台灣也曾秘密研製核武器,並且取得了實質性的進展,用只差一步來形容,並不為過,這可是令人背後冷汗直冒的一段歷史!

俞大維是國民黨方面的一流軍工專家

抗戰勝利後,盟軍中國戰區參謀長魏德邁(美國人)曾向軍政部次長俞大維表示,美國可以接受中國人學習製造原子彈。蔣介石很高興,命令陳誠和俞大維主持研製工作,並撥款10億法幣。1946 年,美國在比基尼島進行原子彈試驗,中央大學物理學教授趙忠堯以觀察員身份前往觀看。

但隨著國民黨政府在內戰中一敗塗地,逃到台灣後又驚魂未定,在惶惶不安中,原子彈之事就被擱置了。

其實,老蔣心裡慌得一比

到了60年代,大陸軍力已經今非昔比。當羅布泊升起了蘑菇雲之後,蔣介石頓時焦慮不已,他對美國中情局駐台官員克萊因抱怨道:

「中共對於核子武器能力,倘以一月製造一顆來論,一年就有十二顆……中共對外宣傳,說現有核彈可以炸毀台灣,屆時即是第七艦隊要來保衛台灣,亦不可能了……我軍民心理上都有空前的恐懼和憂慮,這是不容忽視的心理趨向。」

兩岸對峙時期,台灣的女大學生也要軍訓

克萊因表示,美國會提供核保護,但蔣介石並不敢把希望寄託於此,他下令在幾個官邸大修防核掩體,台灣各地頻繁舉行防空防核演習,警報聲充斥全島。

同時,「國防部次長」唐君鉑受命籌建「中山科學研究院」和核能研究所,並有撥款1.4億美元,用於核武器研發。

在大陸擁有核武器後,美國一度默許台灣發展核技術。不過,美國認為,台灣「擁有大量在美留學並獲得高學歷的科學家,但是他們並不具備自身發展核武器的能力,因為不得不進口一些不受安全保障監督的核材料」。

台灣不少自產裝備都是出自「中科院」

台灣人才實力的確不差,「中科院」有科研人員6300人,均從台灣大學、「清華」大學(新竹)、成功大學等知名學府招收,博士400多人,碩士2800人,每年的經費約一百億台幣。在「中科院」籌備階段,國民黨政府還按照「十年兵工建設長期培養計劃」,大量派遣科技人員往歐美、以色列學習,另一方面秘密高薪聘請外國專家,秘密協助原子彈研發。

一旦能夠濃縮出一定濃度的鈾,

離核武器只有一步之遙了(圖為伊朗鈾工廠)

在物質方面,台灣就得求助於外部了,要從西德、以色列和加拿大購買設備和原料。到1973年,台灣已有一座鈾加工廠,一座後處理廠和一個鈽化學試驗室,還自行設計了一座40兆瓦的重水反應堆,雖還不具備生產武器級鈾的能力,但進展還算順利。

尼克森訪華

1972年,尼克森訪華,美國對台政策開始發生變化。為了反蘇大局,考慮到不要刺激大陸,美國不再默許台灣擁核。

雖然「行政院院長」蔣經國表示,絕不發展核武器,只希望美國在民用核能方面提供援助,但美國還是毫不客氣地施壓,派出核能研究小組赴台,先是嚴重警告,然後拆除了核原料再處理室,「在場的『中科院』軍方人士目睹此場景,悲憤欲絕,但卻無可奈何」。

蔣氏父子接力搞核武,

美國暗中觀察,看情況出手

1975年,蔣介石病逝,蔣經國掌握大權。此時美國棄台之意已很明顯,蔣經國乾脆公開宣稱「台灣有製造核武器的能力……台灣反攻大陸不需要美國參加,只求提供道義和物質的支持」。然而,第二年國際原子能機構和CIA再次抓住了台灣核燃料數量方面的把柄,導致台灣承受了來自全世界的壓力,首次研發核武器的進程被迫終止。

但核武器的誘惑實在是大,蔣經國執政期間吸取教訓,以民掩軍,再次啟動了核武器計劃——搞個核電站總不能說我啥吧?以民用為由,台灣從美、英、法、南非等國購買了十多億美元的核燃料,台灣東部山區還發現幾處富鈾礦,原料已經不成問題。

通過核電攢材料

到1985年,台灣已建成三座核電廠,一邊發電,一邊偷偷提煉鈽。「中科院」的經費也達到了7.2億美元,可謂不惜血本。前「行政院長」和「國防部長」郝柏村在1981年的日記中寫道,「『中科院』以化學方法研製濃縮鈾,已獲初步突破」,1986年寫道,「台在短期內有生產核武器的能力,並可在奉命下進行」。

蔣經國時代的核武研製可謂一路順風,到了1987年,台灣距離造出原子彈僅有一步之遙。關鍵時刻,一個台灣版的斯諾登出現了,完全徹底地擊碎了台灣擁有核武器的美夢。

這個人是誰呢?

他就是「中科院」核能研究所上校副所長張憲義。原來,美國為了掌控台灣核計劃,早在70年代初,張憲義被委派赴美留學期間就被其策反,成為CIA安插在台灣科研機構中的「內鬼」。

1988年1月9日,張憲義在辦公桌上留下辭職信,持新加坡護照經高雄逃至美國。張憲義在美國國會的秘密聽證會上,和盤托出了台灣在核武器方面的進展細節,他聲稱,台灣已有能力製造核武器,並準備在射程為1000 公里的「天馬」飛彈上安裝核彈頭!

拿到實錘的美國,立即向台灣施以前所未有的高壓,要求立即中止核研究,並擬定了一份沒有商量餘地的協議,規定美國每年要檢查台灣核能研究所三次,而且一周內必須簽字畫押!

1月13日,張憲義叛逃事件上報到蔣經國,當天下午蔣經國就吐血而亡——很可能,蔣經國就是被這件事氣死的!

不過,美國人可不管這麼多。蔣經國剛剛去世兩天,美國就通過在台協會和國際原子能總署,突擊檢查了核能研究所,並用水泥強行灌漿,封閉了實驗室,重水反應堆被拆除,燃料棒運回美國,科研人員被解散,剛剛上台的李登輝被迫以書面形式承諾,停止研發核武器。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