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敘利亞?此國武裝組織呼俄軍解救驅趕美國

2018年08月12日     8708     檢舉

數年前,美國帶領多國聯軍用炸彈推翻卡扎菲政權,利比亞新政權隨之成為美國「重要地區合作者」。數年後,利比亞不僅沒有走向和平與繁榮,反而混戰不斷。為結束這種局面,一批地方武裝組織領導人聯名呼籲俄羅斯軍事介入利比亞,該舉動立刻引發關注。

2018年8月10日據相關權威媒體報道,利比亞諸多有影響力的地方武裝組織領導人聯名向俄羅斯發出呼籲,希望俄羅斯能出兵利比亞,以類似其在敘利亞進行軍事介入的模式來干預利比亞事務。呼籲中指出,俄羅斯是維護中東和平的重要力量,利比亞想重歸和平與穩定只能像敘利亞那般尋求俄羅斯幫助,俄羅斯將是利比亞解決當前國家危機的最後希望。。

報道稱,除地方武裝組織領導人聯名呼籲外,利比亞國民軍發言人今天也表達出同樣態度。該發言人公開指出,歐美國家支持的叛亂活動嚴重惡化俄利之間良好的軍事合作。如今利比亞國民軍的俄制裝備比例依舊很高,可這些裝備因為利比亞與俄羅斯關係惡化而無法得到有效維修和補充。伴隨利比亞國民軍反極端組織任務日益加重,利比亞對俄羅斯需求越來越大,不僅需要俄羅斯幫助利比亞增強軍事實力,還希望俄羅斯能幫助利比亞人建立一個統一的政府。

自卡扎菲下台後,利比亞新的臨時政府採取「一邊倒」政策,除政治上全面傾向歐美國家,經濟上還出賣大量國家能源利益。可諷刺的是,這種政策既未能使利比亞國內局勢穩定也沒能給利比亞帶來經濟上繁榮,反而就此陷入內戰不能自拔。可當初「拍著胸脯」向利比亞人民保證只要推翻卡扎菲就能獲得「繁榮和富強」的歐美國家卻在瓜分利比亞石油利益後「集體失蹤」。這種不負責任態度自然和俄羅斯出兵幫助敘利亞政府穩定局勢的行為形成鮮明對比,隨著敘利亞的「示範效應」溢出,俄羅斯自然成為利比亞「最後的希望」。

除對美歐失望外,利比亞各武裝派別向俄羅斯傳遞善意也出於緩解現實壓力考量。雖然互相間矛盾很深,但隨著極端組織武裝大規模向利比亞轉移情況下,武裝派別領導人們逐漸意識到必須採取有效措施抗擊極端組織武裝的各種滲透。然而,利比亞已經沒有強力的政府軍來扛起保家衛國的重任,可歐美國家對軍事援助利比亞又漠不關心,無奈之下,他們只能將目光投向曾經的重要軍事合作者——俄羅斯。

俄羅斯並沒有給這些武裝組織直接軍事或資金援助,可他們卻展示出如此信任俄羅斯的態度,這從一個側面顯示出俄羅斯中東政策相比歐美國家更成功。歐美國家雖在中東投入很大,可更多用於顛覆他國政府,結果引發極端組織肆虐。俄羅斯沒有歐美國家的財力,但在敘利亞內戰中堅決站在敘政府一邊並成功幫助後者穩住形勢。對於飽經動盪的中東各國人民而言,沒有什麼比獲得一個穩定局勢更能打動他們。

利比亞武裝派別領導人聯名向俄羅斯「求救」是一個鮮明的信號,即俄羅斯的中東軍事政策已經得到中東社會的普遍認可。同時,這些武裝派別領導人的呼籲一定程度上也代表著利比亞社會的整體希望,因為這個國家已經無法憑藉自身力量解決問題。然而,俄羅斯也不是萬能的「救世主」,即使其幫助利比亞重新整合到一起,如果利比亞人不加珍惜那隻會重新走入動盪的輪迴。國家的穩定是個人生活與發展的基礎,珍惜穩定的局面更是對自己和他人負責,唯有所有人共同負起責任,利比亞的悲劇才不會繼續上演。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