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可能將步土耳其錢殤的後塵,正陷入新的美元危局

2018年08月13日     檢舉

當前世界正在進行一場貨幣吸籌的競賽,經常閱讀本號的讀者朋友們不難看出,土耳其里拉持續暴跌最大的根源在於美元荒(美元利率上升是造成美元持續回流至美國市場的根本原因之一)和自身「三高」的經濟特點(結構性赤字高企、高通脹及高負債)造成的,這時,只要經濟外部環境稍有「風吹草動」,就會引發國際資本拋售、融資成本快速上升進而波及經濟指標,最終經濟和金融市場形成踩踏的循環過程中......

贊助商鏈接

我們多次強調,從目前來看,先是歷經了教科書式大潰敗的阿根廷比索、再到前段時間的擔憂義大利退出歐元區引發的市場崩潰及近日土耳其里拉暴跌,很明顯,這些金融市場已經在第一輪競賽中提前站好了隊,或者已經出局了,而這背後的核心原因就是一句話:歷史上每次強勢美元周期總會引發經濟和金融市場危機。

接下去,一些債務高企、外儲薄弱的經濟體或也正站在斷崖邊上,在世界經濟「三劍客」(美聯儲持續發出加息強音,美元指數持續上升及油價震盪上漲推動通脹)發出的收割號令後或即將成為金融市場易被撕碎「玻璃之國」。與此同時,我們查詢標準普爾全球指數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巴基斯坦、埃及和卡達與土耳其、阿根廷一樣被列為新的「脆弱五國」,這一標準也正是基於美元利率不斷上升周期內,債務和赤字負面風險加大的可能性。從銀行業者的貸款與存款比分析,南非、智利、墨西哥、哥倫比亞、印尼都存在類似被美元上漲而拖跨經濟的可能。

贊助商鏈接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經濟增速耀眼的越南或正在迎來一場新的美元貨幣危局,而滙豐銀行在今年稍早的一份報告為我們做了最好的解釋,該報告將越南列為東南亞最需要鞏固財政的國家,是基於該國債務或在2019年逼近該國憲法規定GDP的65%的債務比例上限,這在當前全球經濟貿易壁壘舉措抬升,及美國近日又對越南的水產品下達了限制令和征高關稅的背景下,再考慮到美國是越南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市場,這勢必會影響越南本已脆弱的財政收入和國際帳目收支平衡。

贊助商鏈接

和土耳其等市場一樣,近二個月以來,越南盾兌美元也是跌至歷史低點,越南央行曾於7月3日表示,為確保宏觀經濟的穩定,已做好隨時干預外匯市場的準備,甚至將不惜以低於市價的水平拋售外匯。與此同時,市場也在擔心國外投資人將會撤離越南市場,而越南央行則將其歸咎於美元升值對全球市場造成的衝擊以及近期越南股市的低迷表現。我們稍時的分析認為,正是因為越南經濟大量依賴外國投資和出口,所以一旦外部資金流入速度放緩,越南就會成倍地放大全球貿易環境對其經濟的影響,同時,這也是越南經濟不可能刻意迴避的問題——就是越南高企的債務一旦引發危機,資本崩塌的多米諾骨牌效應或立即顯現,可能將步土耳其錢殤的後塵。(完)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