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斯里蘭卡拒絕潛艇停靠」看中國海軍「印度洋困局」

全球華人軍事聯盟     2017-05-16     檢舉
從「斯里蘭卡拒絕潛艇停靠」看中國海軍「印度洋困局」

中國海軍039型常規潛艇在2014年曾兩次停靠斯里蘭卡科倫坡港

據國外媒體5月11日報道,兩名斯里蘭卡政府高級官員表示,斯里蘭卡拒絕一艘中國潛艇本月停靠科倫坡港。報道稱,斯國此番拒絕中國潛艇停靠正值印度總理莫迪11日展開對該國訪問之時。斯國官員表示,中國希望潛艇可以在莫迪離開斯里蘭卡後停靠科倫坡港。

早在2014年9月和11月,中國海軍的一艘039型常規潛艇就曾兩次停靠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港。當時印度政府也向斯里蘭卡政府表示了不滿。鑒於一國元首到訪,為了營造「合適的氛圍」,斯里蘭卡此次的舉動並不令人意外,也不值得上綱上線。但這一事件卻折射出中國海軍目前面臨的一大困局,那就是隨著在印度洋這一事關中國經濟貿易、能源運輸和國家安全的重要海域執行任務的頻率大幅上升,前往該海域的中國海軍艦艇如何解決補給、休整等重要問題?

自2008年年底正式開展亞丁灣護航至今,在外執行重大專項任務時,中國海軍先後有186艘次艦艇在境外36個國家的53個港口補給油料,總量達17萬餘噸。這其中相當一部分港口就在印度洋區域。為了能讓海軍艦艇在需要時停靠這些國家的港口進行補給休整,中國外交、對外經貿、軍事對外交流等部門付出了巨大努力。究其根本原因有兩點:一是中國海軍在印度洋區域沒有海外後勤保障基地;二是海軍遠洋綜合補給艦數量還很不夠。

從「斯里蘭卡拒絕潛艇停靠」看中國海軍「印度洋困局」

中國海軍第五批護航編隊廣州艦2010年5月停靠非洲吉布地港

護航驅護艦3個月一輪換,補給艦至少6個月才能換班

作為目前唯一的海外後勤保障基地,解放軍駐吉布地基地的建設已進入後半段,有望於今年之內投入使用。然而對於整個印度洋區域來說,地處最西端的吉布地只能主要負責中國海軍在亞丁灣護航任務區艦艇的後勤保障。一般來說,現在中國海軍赴亞丁灣護航編隊,或者其他前往非洲、中東方向的艦艇編隊從母港出發後,要麼經南海進入印度洋,要麼繞行西太平洋,再經南海進入印度洋。

比如於4月21日抵達亞丁灣海域的中國海軍第26批護航編隊,自4月1日從浙江舟山起航,先後穿越了宮古海峽、望加錫海峽、巽他海峽,進入印度洋,總航程7000餘海里。在20個晝夜的海上連續航行期間,護航編隊至少進行了1次海上航行補給。

在近9年的亞丁灣護航中,中國海軍最繁忙的艦艇不是驅逐艦、護衛艦這樣的主戰艦艇,而是綜合補給艦。驅護艦等艦艇一般3個月輪換一次,補給艦卻需要保障兩個護航編隊,也就是說至少6個月輪換一次。遇上有護航之外的出訪任務,補給艦還得跟隨驅護艦一路保障下去。

從「斯里蘭卡拒絕潛艇停靠」看中國海軍「印度洋困局」

中國海軍第26批護航編隊進行海上航行補給。

補給艦執行任務時間被大幅拉長,一是因為中國海軍沒有一個海外保障基地,另一個也是因為本身數量不多。目前中國海軍可執行遠海任務的綜合補給艦總數只有約10艘,對比來看,美國海軍擁有三型27艘遠洋補給艦,更別說美軍還有遍布全球的軍事基地可就近為其艦艇編隊提供補給。

雖然中國海軍任務區域不像美國海軍那樣遍布全球,但顯然也是不斷擴大的,所以目前的綜合補給艦數量遠遠不夠。而且在可見的未來,中國海軍的海外保障基地數量仍會非常之少,對綜合補給艦的需求反而比美國海軍還大。

停靠別國港口補給終究難有主動權

中國海軍從首次赴亞丁灣護航時起,才開始常態化赴印度洋、西太平洋等遠海執行任務。在西太平洋方向由於地理位置和地緣政治特點,海軍艦艇補給只能依靠補給艦。在印度洋方向,中國通過近年來的不懈努力,終於可以讓海軍艦艇停靠斯里蘭卡科倫坡港巴基斯坦喀拉蚩港、阿曼薩拉拉港、吉布地港等港口休整補給。

從「斯里蘭卡拒絕潛艇停靠」看中國海軍「印度洋困局」

中國海軍第七批護航編隊530艦停泊阿曼薩拉拉港,進行補給和休整。

停靠別國港口進行休整補給,是各國海軍的通用做法。在和平時期執行非傳統軍事安全任務時,只要兩國關係正常,一國海軍艦艇停靠某國港口的申請一般都會獲得該國批准。但是需要提出申請本身,就意味著主動權不在自己手中。比如本文開頭提到的斯里蘭卡拒絕中國潛艇停靠科倫坡港的情況,就會隨著某些外交氣候的變化而出現。

而且,在中國海軍護航編隊這些年進行過停靠補給的境外港口所屬國家裡,斯里蘭卡和阿曼建有印度的雷達監測站。作為一向將印度洋看成是自己的勢力範圍的國家,印度準備在馬爾地夫模里西斯塞席爾、阿曼、斯里蘭卡等印度洋沿岸國家建立32個雷達監測站。印度海、空軍對越來越頻繁出現在印度洋的中國海軍艦艇一直保持著較高警惕。待這些監測站全部建成,中國海軍艦艇在印度洋上的舉動恐怕大多都逃不過印度軍方的監視。

從「斯里蘭卡拒絕潛艇停靠」看中國海軍「印度洋困局」

印度媒體對中國潛艇出現在印度洋的相關報道。

水面艦艇的行蹤要想隱匿一般比較困難,而且從執行護航任務的角度出發,中國海軍水面艦艇編隊也不太需要掩蓋自己的行蹤。然而除了非傳統軍事安全任務,海軍艦艇必然需要在印度洋這一「海上生命線」上經常性演練傳統軍事安全科目。這時,就不能容許有別國的窺視了。

而且,中國海軍常規潛艇、核動力潛艇自2012年後也開始頻繁赴印度洋執行任務。作為非常強調隱蔽性的水下作戰力量,潛艇的行蹤就更不能輕易被別國發現。這幾年來,每次有中國潛艇出現在印度洋的新聞曝出,起因都是這些潛艇停靠了某沿岸國家港口。雖然在其他時間裡,中國海軍潛艇被印度、駐迭戈加西亞基地美軍,以及美軍駐印度洋艦艇發現的幾率也不小,但停靠別國港口時被發現的幾率顯然是最大的。

綜上所述,當中國海軍艦艇在印度洋執行傳統軍事安全任務時,仍需對自身行蹤進行必要的隱蔽。艦艇編隊的隱蔽措施有很多,而在進行補給時是其較為脆弱的時候。這時應要麼選擇恰當海域進行海上補給,要麼就近選擇海外基地進行補給。

從「斯里蘭卡拒絕潛艇停靠」看中國海軍「印度洋困局」

在亞丁灣執行護航任務的中國海軍09Ⅲ型核動力潛艇與054A型飛彈護衛艦。

所以,要破解中國海軍遭遇的「印度洋困局」,就得解決本文開頭提出的兩問題:一是大量增加海軍綜合補給艦數量,無論是2萬噸級的903A型,還是航母戰鬥群專用的4萬噸級901型;二是尋求建立更多海外後勤保障基地,除了位於非洲的吉布地,還應在印度洋沿岸國家中找到更多的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