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前高官被上海震惊:台湾下一代自求多福吧

全球华人资讯联盟     2017-06-10     检举

据中评社报道,6月7日,陈水扁当局时期台湾防务部门前官员、国际关系与两岸关系专家林中斌,在脸书转载一篇住在美国的台湾朋友发给他的一篇文章“到上海的新体验”,大谈上海的进步与发展,结尾表示“我已退休,不拼了,台湾的下一代就自求多福吧!”

  林中斌将之发到个人脸书,特别强调,“不敢独占,或知情不报。这类讯息最近听到已非首次。敬请卓参。”

台前高官被上海震惊:台湾下一代自求多福吧

  林中斌一个美国的台湾球友发来的一段“到上海的新体验”(全文):

  近十年来,每年都会来上海一两次,去年因为生病没来,昨天又来上海了,以前都是住在人民广场旁边的新世界丽笙酒店,这次订不到房,就住浦东的长荣桂冠酒店。很多事对我来说是第一次,餐罢无聊,就来野人献曝一番吧。

台前高官被上海震惊:台湾下一代自求多福吧

  首先,这是我第一次以卡式台胞证入境,是人工通关,从把证件递进视窗到我离开视窗,最多十秒钟,不用翻档,不用打键盘,不用盖章,只把台胞证感应"哔"一下,就OK过关了。

  住进酒店,本来以为浦东没有浦西热闹方便,结果酒店对面就是一个购物广场,和浦西的新天地差不多但是大得多。酒店旁有一家欧尚超市,奇大无比,台湾的大卖场根本无法相比。今天早上出发去人民广场旁的银行办事,不过两年前,那银行还像台湾的银行,一排柜台,四五个行员,民众拿号码牌叫号办事。现在是一排机器,只有一个行员和一个警卫,要办什么事全部在机器上办,包括开户填档,只有一些需要本人办理的事情时才到行员前面人工验证签名授权一下证件。

  久闻支付宝大名,本来想说这没什么,台湾早就有像悠游卡这种小额支付的协力厂商支付方式。这次是我第一次使用支付宝,让我大为吃惊,因为它厉害的地方不是付款方式,而是它的普及性,我吃饭,路摊买水果,超市结账,全部用支付宝,我就是想看哪里不能用,我投降了,连地铁车票充值机,甚至路旁饮料贩卖机也都可以用支付宝,等于钞票了。

台前高官被上海震惊:台湾下一代自求多福吧

  台北UBike很方便,我也常常用,但是上海的共乘单车更是方便得多,你看到路边有车就可以借,没有固定的停车桩,就算没看到车也可以用手机看附近哪里有车,看到后可以用手机预约十五分钟,这十五分钟内别人借不走,然后你扫描车上条码就会自动解锁让你骑走,最棒的是随停随还,只要把车锁一拉,就算还车了。这共乘车到处都是,还有电动车,台北起步早,现在落后多了。

台前高官被上海震惊:台湾下一代自求多福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以前上海人对外人满冷漠的,问路什么的,要不乱指一通,要不不理不睬,这次吓一跳,今天我有三次只是和我太太在讨论去哪里要怎么走,三次都碰到有人主动帮忙,一次是五十岁左右的妇人告诉我几号转几号地铁,一次是两位三十左右的夫妻几秒就从网上列出乘车及步行路径要我用手机照起来,第三次更棒,她说她也要去附近,我带你们去吧!转了两趟地铁,把我们带到目的地才离开。

  这才是上海最大的变化,我观察到在人民广场附近,在我住的旅馆附近,有90%的车子会礼让行人,很少路人闯红灯穿马路,在我今天搭的十次地铁上,看到四次让座老弱妇孺,没有不让的,这是我以前从未经验过的。刚才去餐厅吃饭,先排半小时队,是在门口输入手机号码,然后可以去逛逛,随时可以用手机看排到几号了,快轮到时也会手机提醒,这台湾也普遍,没啥。

  让人搞不懂的是进去坐定后没人理,和我们同时进去的隔壁桌连菜都上了,我们连点菜的服务员都不见踪影,经过观察,原来是要用手机扫描一下带位牌上的条码,手机上就会显示菜单及每个菜的说明,直接用手机就可以点餐了,人家一家七八个人,每人一个手机就各自点菜,菜也就一个一个上来,随时可加点,买单也是几秒就来,支付宝一扫就完事了。效率奇高。

台前高官被上海震惊:台湾下一代自求多福吧

  我这次算是土包子了,台北啊!二十年前看上海大力建设,我还想这样还要好久才能追上台北,心想他们硬件建设漂亮,软件内在不行,这次是认知到我们是在看人家车尾灯了。而且人家是上下一心,大家的嘴上都是要国家富强,要站上世界第一。

  我的几位年轻亲戚各个干劲十足,信心满满,认为努力就会带来美好回报,完全不认同小确幸。这次到上海不过24小时,却感受到和以前不同的事物。我已退休,不拼了,台湾的下一代就自求多福吧!

台前高官被上海震惊:台湾下一代自求多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