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二戰日軍所有部隊都像第四師團,恐怕亞洲就打不起來了

全球華人資訊聯盟     2017-05-16     檢舉

正如羅斯福總統所說的那樣:從未見過一個民族像日本人這樣變態。二戰中的日軍所到之處無不燒殺劫掠,得意時在別國土地上為非作歹,輸急了連本國人民都要屠殺。不過客觀地說,二戰前期的日本做好了戰爭準備,其軍隊作戰能力確實很強。

如果二戰日軍所有部隊都像第四師團,恐怕亞洲就打不起來了

二戰前期,日本有17個常備師團,大多都強悍善戰,不過其中有個奇葩,就是被稱為「大阪師團」的第四師團。該師團下屬4個聯隊,滿編約2.2萬人,士兵均受到嚴格訓練,武器精良。要說戰鬥力,這支部隊絕對堪稱一流,但人無完人,第四師團從上到下什麼都不缺,就缺腦子。

當時日本每個地區都設有士兵招募點,比如第六師團的招募點是熊本,那裡民風本身就很強悍,第六師團也是日本著名的「六大甲種師團」之一,哪個國家碰上都頭疼。而第四師團的徵兵點在大阪,要知道大阪是個商業城市,在1000多年前就形成了一定規模的商業氣氛。二戰中的大阪也是日本重要的經濟支點,不過,大阪人骨子裡的商人性情讓他們比較注重利益,排斥軍國主義。

如果二戰日軍所有部隊都像第四師團,恐怕亞洲就打不起來了

商人最懂的就是算計。大阪的新兵到軍營後第一天就學會了一件事——偷奸耍滑,只要有一點偷懶的機會,大阪兵就絕對不會放過。但除了軍事訓練以外,大阪兵做什麼事都精力充沛,敢為人先。有些大阪兵甚至弄了一堆東西,趁著訓練的間隙在軍營里擺地攤。日軍認為士兵的素質高低,指揮官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此,第四師團的長官沒少換,甚至連大名鼎鼎的山下奉文也做過一段時間,同樣是毫無改變。

就這樣,第四師團勉勉強強地被推上了戰場。1939年,諾門罕戰役爆發。傲慢的關東軍派了缺少作戰經驗的第23師團對抗蘇軍,被打得潰不成軍。大本營對此非常不滿,立馬派了兩個精銳時團支援,其中就包括第四師團。第二師團接到命令,只用了4天時間就趕到戰場與蘇軍交戰。

如果二戰日軍所有部隊都像第四師團,恐怕亞洲就打不起來了

一聽要打仗,第四師團立馬拿出看家本事來了,該師團的「傷病率」呈指數型增長,各種頭疼拉肚子的毛病數不勝數。師團長大怒,親自坐鎮檢查,把那些裝病都揪了出來,部隊這才集結完畢。裝病不成,第四師團就開始拖,第二師團走了4天的路硬是被他們走了8天才走了一多半。路上又有不少士兵因為各種奇葩藉口請假,幾乎少了1/3的人。

1939年9月15日,蘇日雙方停戰,得知這一消息,第四師團的「傷兵」們頓時來精神,之前連爬都爬不動的一下子痊癒了,只用了不到1天的時間就出現在諾門罕。

如果二戰日軍所有部隊都像第四師團,恐怕亞洲就打不起來了

侵華戰爭爆發後,第四師團再一次被投入到中國戰場上。但此時大本營對第四師團的作戰態度非常懷疑,所以就一直沒安排什麼重活兒。隨著戰線的拉長,第四師團主力部隊108聯隊奉命進攻廣東。日軍制定了非常詳盡的作戰計劃,想趁著對方軍隊損耗嚴重、來不及補充發起新一輪進攻。然而怎麼等都不見108聯隊出現,追查之下才得知:輜重太多,不得不抓中國人的水牛運送。然而水牛走得太慢,半路上還都跑了,根本就攔不住啊!

第四師團的表現只能用可笑來概括,中國軍隊曾多次遭遇第四師團,看到對方裝備精良,士氣高昂,心想要完了。誰知對方居然唱著歌徑直往前走,仿佛沒看到中國軍隊一樣。阿南惟幾就曾將長沙戰役中日軍潰敗的一大原因歸咎到第四師團身上,其他日軍高等將領也抱怨:「只要有第四師團,穩贏的戰鬥也必輸無疑。」

如果二戰日軍所有部隊都像第四師團,恐怕亞洲就打不起來了

第四師團到了無人願意指揮的地步,無奈之下,大本營只能將其改為直屬,並從前線撤下。1942年4月,日軍進攻馬尼拉,對科雷吉多爾要塞發起猛攻。這場戰役被稱為日軍在太平洋戰場上「唯一靠腦子贏下來的戰役」,切斷了美軍補給,逼的美軍彈盡糧絕不得不投降。第四師團再次被當成主力負責進攻,他們卻和沒事人一樣看著日軍揍日軍。只要發現有利可圖,他們立馬搶著進攻。美軍投降後,大阪兵第一時間跑到飢餓的美軍士兵面前擺地攤賣吃的喝的。

日本投降後,大多數日本人非常沮喪絕望,大阪兵們卻依舊樂呵呵,因為又可以無憂無慮地做商人了。他們不但炫耀自己過去的「戰功」,美軍進入日本後,大阪兵們又將戰時的各種物資和武器當成商品,主動找到美國人兜售。

如果二戰日軍所有部隊都像第四師團,恐怕亞洲就打不起來了

可以說,骨子裡就是商人的大阪兵討厭戰爭,他們在戰場上也與其他日軍部隊不同,基本上沒有什麼惡行。用這種方法來「避戰」,算是唯一能做的抵抗了。有趣都是,二戰結束後舊日本帝國大多數部隊番號被取消,麥克阿瑟卻點名道姓地留下第四師團的番號;麥克阿瑟甚至戲謔地說:第四師團的士兵們配得上半個「反法西斯戰士」的稱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