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好文:形意內功心法

運動大聯盟     2018年09月10日

一、養氣篇

拳與道同,習拳即參悟道法。餘習拳近二十年,心有所悟,自述作文,為辯真去偽,再圖寸進。合抱之木,起與毫末。文能得之否。

拳名形意者蓋取天地之象爾。天之形空明廣漠,了無一物,其意卻有造化不測之能事,孕生萬物,瞬間激雷霆萬鈞。地之形因時而變,山川勾連,花木蔥蘢,其意有托栽潤化萬物之能事。取天之形運化拳中,首從體態中正平和安舒始,取地之形則拳變化萬端不可方物,雖神鬼不能測矣。人之形隨曲就伸,遇力則抗,誠能化天地形意,養氣致柔。孕空明而製剛強則能與天下英雄一決雌雄爾。

天之廣漠也無界,人之欲度也無極,故當放骨以極遠之所,方可開展筋肉,漸入鬆柔境地。草木之根埋於土,人之根本懸於頂,立樁練骨既從上至下,所謂如衣浸水而高懸,若雪覆地而漸下,加以時日,骨正直而挺立,力凝聚而下沉,久則足下生根,穩似山嶽。

氣在長不在求,貴在養不在努,用在練不在運??,處無所住心處,出無所強求時。是為人也秉天地陰陽之氣而生,是故皆有先天之氣,然勞形耗神漸與體內濁物混為一態,難分彼此。致氣養身,是從草木所生能同。鬆土壤、給陽光、常灌溉,使其若草木萌芽,日漸有形,遂可參天。是為丹田者氣之動者也,動一發而牽全身,行毫釐則順百穴,誠如氣囊風箱,呼吸間氣離濁物,自現形狀,勾連成像,充沛有江河姿態。

關關雎鳩,在河之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氣分陰陽,同聲相應。如孤男不偶,寡女難和。是為氣者,也復如是,孤陽不長,獨陰不消。當先剝離陰陽,而後方可鼓蕩氣息,使陽長而陰消,或陰生而陽渺。此所以無極分太極之象爾。

體內熱則覺外寒,體內寒則感外燥。本與夏日抱冰,冬天擁爐同。所以冷熱寒燥,俱非氣感。唯漲與刺疼為真。練拳當明疼加酸減麻不練。疼者氣之所示,堅持即是。酸者求之過促,當知過猶不及,稍減是佳。麻者筋脈扭曲,即刻知止。此數百年血淚所書,不可不慎爾。

夫為氣者行搬運之能事爾。胡能使心與意合、意與形合者,專氣而使然也。專氣而致柔,非專氣而致氣,何也,蓋因氣之為用,而非拳與道之根本者也。故一味練氣者,體雖柔卻不可以用,心雖想卻不能達者,為氣而氣者。練氣有成當凝氣為功,使其練骨、易筋、進而洗髓,入空明境界爾。

經典好文:形意內功心法

養氣行拳,以鬆為基。松復以氣之為導,此一而二、二而一者也。若雞生蛋,蛋又生雞,循環往復,漸入佳境。

始欲松者大多從樁起,於筋骨疲憊抖動中漸開骨節,使氣可行,後行氣以催骨梳筋,再求鬆柔,此為之松。鬆後求順者,擰裹是也。即看正是斜、看斜是正,手腳、肩胯、肘膝合而為一者。然後氣順則骨順、骨順則筋通、筋通則力達,方可言蓄勁如開弓,發勁如放箭。此一鬆二順三通,當實心求證,自知端的,不假僕言。

持杯擲地,杯碎地損,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使之然也。投杯入水,杯無損水無傷,水至柔而無可抗。以柔化勁非以手臂持柔撥人來勁。故王崇岳語:「本是捨己從人,都做捨近求遠。」蓋指此情。松者使己身無反作用力是,身無此力,彼之勁力難加吾身,即為化勁。彼之勁力加與何處,吾以何處發人是為真松,以鬆柔撥化彼之手足,雖未悖太極手去不空回之要義爾,然離太極暴烈脆冷遠矣。本是捨己從人,都做捨近求遠真意在此,體悟可知之矣。夫為拳者,生死之術,呼吸在旦夕間,手足一觸存亡立判,何能品玩乎?故從致簡致易求,方可知「視人如草,打人如走,形若嬰孩玩耍,不露拳之痕跡。」為何物。

道有三寶,天、地、人;人有三寶,精、氣、神。練骨易筋洗髓者,煉精、化氣、漸入神明爾。負重、遠奔肌肉為之疲,肌肉是為練。松肌肉,現骨骼,一動一靜骨動而肌肉無使之用強力者,骨為之練。故松者練其骨也。骨堅剛而肉鬆柔,則內堅剛而外示之以柔,是為外松內緊,棉裡藏針,合太極之說。

「觀耄耋能馭眾之形快何能為。」當不以肌肉之力為能。孰見老翁舉千斤之重,靈如貓鼠乎。

松得其法,可從心意運骨。開合擰裹間內成一線,始可語合力為何物,是為骨順。骨既順則筋與經脈順,催骨鬆筋力道漸成。然後定筋骨,虛心志,和五心以修神而明明德。

從骨練者入,先剝陰陽,使氣貼背,梳骨行走,由內及外,漸入佳境。從氣練者入,持童子身,運蠻僵力,使內虛外實,氣漲全身,有漲痛感,再由氣致松,從外到內,漸入佳境爾。兩者俱優,審人心性而定。故太極有僵勁、僵柔勁、柔勁、輕靈勁、虛無勁、空明勁徐徐緩進之說。欲一蹴而就者,必為能口誅筆伐,不敢忿而作態者。

夫世之精品必源於精雕細刻。雖寫意潑墨之流,其雕心刻思不知幾十寒暑。太極也然,心不能用其極,力不能勞其盡,雖一生言拳,不敢做仗馬鳴。唯勞心力,自投地獄,尋煩惱門入,找甘甜門出者,才能經層層魔難,長層層工夫,於平地壘高山峻嶺,看濤生雲滅,自在星河。

拳即是拳,本無差別。形有內家、外門之別,實格物致知求拳之路不同,得而示之以風格俊異。優劣差別則在是正是謬間,在深在淺處。

第二篇致松篇

習拳從松始,有以為去僵則為松者,不然。去僵為軟,軟卻非松,習練日久觀之也形若江河有無孔不入之態,與人一觸,則力不能逮,慾不用力則身不能中正,立不能穩,稍一用力則僵勁自出,脆然撲地。此俱不知松為何物。松者自然之生,非心欲為而可得矣。盤架行功,拔筋撐骨日久可成,除此雖智能之士不能思而得之。

握石可投,拈羽難擲。松可使有力者崩出者也復如是。故內家者功力拳也。以暴烈為第一要務,捨此則不足為寶。竊聞岳武穆草創形意,馬上持槍與敵一觸,敵即落馬摔斃,當在於此。故傳有「不招不架,只是一下。」說,益深思熟慮矣。

然今日拳譜有亂拳意者不可不審慎甄別。本是鬆肩墜肘,有做沉肩墜肘說。一字有別,害人終身。鬆肩者勿使有僵力,沉肩者使力壓肩向下也。孰不知一處有力一處僵​​,一處僵時一處塞。肩僵則力不能達之於臂,腰塞力不能升之於背,肘滯則力不能灌之於掌。凡此種種,不勝枚舉。不解此結,不能真松爾。

松不以自覺為證,當以人知是真。胡能鬆者,勁力一出,人必覺其重若山來,不可相抗,勁力一斂,人覺其處處皆空,力不能敷。夫可將鬆抖甩而出者,是為彈抖,則離拳不遠矣。

苟能真松者,呼吸間手臂腿足胸腹俱蕩蕩然有春水氾波之能,周身上下體如長鞭,一震可使山川為動,近觀者能不面帶沮喪乎。杜工部觀辛十四娘舞劍歌中:「來如雷霆收震怒,罷似江海凝青光。」是真松者也。

內家拳難在內家二字,亦貴在內家二字。習練時心向裡視,悉心揣摩。修內家而心專一務外,則難盡松。一棚一捋視而知之,然內之運化則視不能見,師不能察。唯憑己悟。大學曰「知止而後能定,定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有所得。」故宜思止於何處,定於何時。

鬆而後盤架者,決少病由。兩臂陰陽間,獨免回勁。重心轉移似波濤洶湧,力無斷缺處。此可以合先師語焉,若長鞭摔抖,又如車輪驟停。則敵似紙鳶而飄搖,我若山嶽而巍然。

抱三體窺人門徑者,真可謂英雄氣短。立不足一時,丹田無能分前後,頭難以頂而頸勁。挺胸是病,翹臀是病,努腹是病。高則露肋,低卻背彎,顎不含則全軍無領,含而過之則必俯視而頭疼。一處不通達背熱,胸悶,鼻血,牙疼凡此種種引為幸事,蓋因見突兀半體麻木以頭鏘地,更直入精神病區瘋言亂語者。真可謂禹步維艱。歷經時間之磨,歲月之洗,終可站得一時,方頂,扣,圓,敏,抱,垂,曲,挺,觀來去,求俯仰,看更漏沉沙,後於內尋勁力起落,方始言順。而後欲通達者,才悟筋脈一抱,周身上下渾之如一。夫仰天一贊:「吾道一以貫之」。

經典好文:形意內功心法

習拳有好言氣者,動輒說周天,悟氣感,自尋苦惱,漸落虛幻不實之境。卻鮮有人讀經脈之說,真求其解,每思之良可嘆而。

肺主氣,主周身之氣。肺朝百脈,實百脈朝肺,如草木仰日,萬物之賴自然爾。腎右陽左陰。陽喜溫而畏寒,陰蘊水而懼燥。兩腎水火濟既,如槳蕩波,人遂得生機。腎火離位則有燥亢,腎水虛耗,五心雍塞。是故,臟腑虛耗脈象沉緊,陰陽不調。

腎柔則水活,水活則木榮,肝有勃勃生氣。木榮則體氣平和,心安寧而和順。心安方可以水火有情,以火濟水。火能濟水體柔而不拖沓散漫,水能濟火則耐而持久,力如崩山。

氣行奇經八脈,如天池續水,儲氣者也。臟腑滿,則奇經八脈儲之。臟腑虧,則奇經八脈反灌之。是故欲盈丹田而不滿臟腑者,是欲求木之長者而不固其根本者也。徒言氣息,體不健而多病者,以是義故。

是習拳劍,初始勿為氣念。剝離丹田,順自然之行。饒有氣感,斷續支離不能成像,自斂入骨。骨堅實則血足,血足則足以養臟腑,臟腑氣滿盈餘,始灌滿經脈,而後可以言氣之成像,勾連一體,沛然全身。始可以勁從氣中求。

氣不能滿經脈者,松不知為何物。氣鼓盪於經脈者,雖從不言氣,茫茫然似無所知,一觸手言氣而無能氣盈者,自取其辱爾。站樁習拳苟能真松者,不言氣者多,而專一言氣者少,是日日站樁而不妄想者得,自視聰慧而搬運氣息者無所得。

幹強枝弱,先迷後主,周易所示。習太極形意者大多肢體易鬆,而主幹難開。推究之手之筋骨易撐,而後背能開合,再次胸腹部能順達,至此則任督兩脈循環,小周天通暢則也。是故伸展手背者不足為喜,拳也不能為用。到上體鬆快,兩腿複分陰陽,胯骨再能開啟時,才能言松。再以三尖對齊為準,擺順後求勁力通達。

頭不領則足不能踏實,小天星不撐則有去無回,不可以一肩成坳一肩隨順。膝不頂胯不能正,胯不正則勁力不能整合,腿不能撐開而後鬆。下顎不含則頸不能挺勁,胸不能內含。舌不捲,首於胸不能成一體。穀道不能內收無能五心合一。食指不挑而領,無能成內家拳之混元勁力,用肢體彈人。

凡此種種,不暇僕一二談也。習練者不可不精雕細琢,時時在意,處處留心爾。是故無三五年之潛心修煉,則不能全功,而後言松。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