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生死產房,刻薄母子舍大人保孩子,20年後他們後悔莫及

讚能量日光浴     2017-05-16     檢舉
故事:生死產房,刻薄母子舍大人保孩子,20年後他們後悔莫及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時候,深山裡的北村有個叫胡旺的人,其父早逝,家中一貧如洗,到三十歲時還沒能成親。

這年,村中有人從外面娶回一個孤苦無依的女人孫翠。孫翠長得很漂亮,性格溫柔賢惠,只可惜丈夫不到半年就死了。婆家一口咬定是她剋死了丈夫,要將她趕出門去,胡旺母子湊了些錢給她婆家,就將她娶進門了。

那個時候山裡面不講究扯結婚證,請人吃個飯就算結婚了。孫翠入門後,因為是二婚,胡母打心眼裡瞧不起她,待她很是刻薄。胡旺是個聽母命的人,新鮮勁過後,也覺得她一個二婚頭配不上自己,言語裡也多有不屑。

直到孫翠懷孕後,待遇才稍稍好一些。胡母經常瞅著她的肚子,越看越像是個男孩,於是開口閉口便以「肚子裡的孫兒」為稱呼。孫翠整天祈禱,盼上天讓她生個兒子。

轉眼要分娩了,胡母跟村裡的接生婆李嬸打了招呼。李嬸接生過無數嬰孩,知道土法接生的危險性,一再要他們將孫翠送到醫院去,但胡母怕花錢,說窮苦人家生孩子哪有那麼嬌貴的,無非就是母雞下蛋一般。李嬸不想接這活,怕出事,可是她要不接,孫翠更危險,無奈,只得答應了。

故事:生死產房,刻薄母子舍大人保孩子,20年後他們後悔莫及

這天夜裡,孫翠臨產了,難產。李嬸使了各種手段,那胎兒就是不願出來。孫翠痛得死去活來,血水遍地。眼見著大人小孩都要喪命,李嬸忙詢問胡旺母子,要保大人還是孩子。二人異口同聲地說要保兒子。李嬸嘆了口氣,拿起了工具。

不多時,一聲嘹喨的啼哭聲從產房中響起,隨後李嬸雙手血淋淋地抱著一個嬰孩出來。胡母搶先抱過來,一看頓時火冒三丈,將嬰兒重重地往胡旺手中一送,恨恨地說:「氣死我了,是個賠錢貨!」

胡旺也很生氣,順手就將女嬰扔在孫翠屍體邊,竟也揚長而去。李嬸雖是見多識廣,也從沒見過這等人家,忙詢問他們到底想怎麼辦。胡母眼珠一轉,說:「你無兒無女,不如這女嬰就送給你了,只要你將孫翠的屍體拉出去埋了。」

李嬸知道自己要是不管的話,這女嬰必死無疑,於是回家去取了推車,背著嬰兒,拉著孫翠的屍體去山上埋。正埋著時,卻發現孫翠動了一動,天,還活著!她趕緊又將孫翠拉了回去,和丈夫連夜將人送去了醫院。

故事:生死產房,刻薄母子舍大人保孩子,20年後他們後悔莫及

也是天見可憐,孫翠命大福大,竟然活了過來。李嬸對她說:「你已經死過一次了,日後好好活著吧。」孫翠抱著孩子淚眼漣漣地說:「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娘,我女兒就是你孫女。」

胡旺母子得知孫翠死而復活,想讓她回來,但孫翠怎麼也不願回去了。於是胡旺將李嬸兩口子告了,但他和孫翠並沒有結婚證,婚姻是非法的。

胡旺母子得不到法律的支持,又屢屢上門鬧事。有一天終於把李嬸的丈夫惹怒了,帶著族中兄弟去了胡家,狠狠地教訓了他們一頓,他們這才不敢再鬧。從此,孫翠就帶著女兒小意與李嬸夫妻一起生活。

二十多年後,小意出嫁了,和丈夫一起做生意,後來生意越做越大,成了縣裡的首富。小意夫妻二人都很孝順,孫翠和李嬸夫妻簡直像是生活在天堂裡一樣。

胡旺臭了名聲,終身未娶,後來胡母於孤單中死去。胡旺也一身是病,想去認小意。小意本不想理他,但聽了善良的李嬸夫妻的勸,一個月給他二百塊錢當作養老,再多要一分,也是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