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間真有一種男人,情願戴綠帽子,也不想花時間滿足你

聽說     2017-05-16     檢舉
這世間真有一種男人,情願戴綠帽子,也不想花時間滿足你

梅麗是公司的白領,典型的「白骨精」,但她骨子裡還是一個更看重家庭的姑娘。不到萬不得已,她一定會在上班時間簡潔高效地完成工作,不帶任何工作負擔地回家。

在梅麗心中,家是一個安歇、放鬆和愉悅身心的地方。可是每次回家,樓道里都能聞到別人家燒魚燉肉的味道,而她走進家門,永遠是一片清冷,就像到了一個來客稀少的賓館。

當然,梅麗並沒有覺得做飯一定得是老公的事情。她心裡想著,誰早回家誰做飯,這樣很快就可以吃上飯了啊。

 

老公回家不做飯,做些什麼呢?哎!他永遠都在搗鼓著他的生意經。老公經營著一家物流公司,每天電話打到爆,不接電話的時候,不是在電腦前啪嗒啪嗒,就是在紙上寫寫畫畫。

不做家務梅麗能忍,但有些事兒她卻不能忍。晚上,永遠是梅麗叫幾遍才上床。一個月也就最多兩次羞羞,也總是郎無情,妾無意,梅麗再多的情致也都是只能化作了東流水。

也許還真是老公太忙太累吧,梅麗在心裡為老公開脫,也許,他對自己有些審美疲勞了,這些挑出腦海的想法其實都壓不住她的另一個想法,也許老公應該去看看醫生,但是,這事直接說出來又覺得有點傷老公自尊吧,梅麗想了想,終究還是沒有說。

這一次,又是一個草草收場、心情沮喪的晚上,她合衣躺在那裡,心裡憋悶得厲害,也許老夫老妻都是這樣子吧,梅麗這樣安慰自己,可是又覺得還是有點不是滋味。

他若能在此時此刻,給她一些愛撫或者親切的話語,其實女人要求真的不多,哪怕並不是每一次都能抵達極樂的境界,她也覺得抱一抱,說點兒話,也是好的。

然而,他總是什麼也不給。

終於忍不住,一滴眼淚墜向她的眼角,她不由自主地抽泣了兩下,不料,老公卻說:「老啦,你不滿足可以去找個小鮮肉,我不介意的。」

她有些憤怒,這事哪能開玩笑呢?開放式婚姻?各玩各的?然後再維持著貌合神離?這樣的婚姻太可怕了!

 

而她轉念一想,又細思極恐,她隱隱地感覺到,其實,如果真的她有了什麼,只要不去煩他,說不定他還真的一點兒都不會介意的呢。

給他帶上一頂綠帽子,當然這綠得比較隱蔽,他說不定真的落得清閒,更有時間和精力去搞他的事業去了。

她忽地扭過頭,問他,你是不是外面也有其他的女人?他說,你想到哪裡去了,沒有。

這話,她也信,因為他的手機從來不上鎖,一回家就隨意丟在家裡,沒有任何嫌疑,只是他脫口而出的「讓她去找小鮮肉的事」烙在了她的心裡,揮之不去。

這世間真有一種男人,情願戴綠帽子,也不想花時間滿足你

和梅麗一樣有著如此迷惑的女人還有《人民的名義》里的歐陽菁。

她的那顆粉嫩少女心,李達康書記就從來沒有滿足過她。

王大路說,歐陽的失敗在於拒絕長大,拒絕成熟。他還說,有些東西,在少不更事的少女身上很可愛,在中年婦女身上就有些可悲了,甚至可笑了啊。

這句話,透漏出王大路對歐陽菁內心真實需要的了解,超過了和她都結婚二十年的李達康。

如此深厚的藍顏知己,也算是青梅竹馬,所以,歐陽菁就索性搬到了王大路那裡去住了。

當然,王大路是一個真正的君子,歐陽菁和他沒有肉體肌膚之親,但是從歐陽菁屢次要求李達康幫助王大路這件事上,說明了歐陽菁對王大路是多麼感激,而側面反映出王大路對歐陽菁的精神支持又有多麼的大。

人活到一定的層次,缺的常常就是理解和共鳴。

你不得不承認,歐陽菁覺得和大路有共鳴。她移情王大路,完全合情合理。而對於歐陽菁的精神出軌一事,李達康不知道是因為完全相信大路的人品呢,還是絲毫不在意和歐陽菁之間的感情呢,反正你沒有看到達康書記吃過醋。

而我們順著達康書記的性子推斷下,就算歐陽菁真的和王大路有了點什麼,李達康也並不會真的介意的,歐陽菁要是想早點離婚嫁給王大路,李達康肯定第一個送賀禮。

為什麼?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李書記的心裡難道就沒有一點情愛的影子嗎?

想當初,兩個人最終走到一起,絕不可能都是歐陽菁一個人在演獨角戲,否則他們也不會結婚,並且還有了一個女兒。

只是,對達康書記來說,浪漫的戀愛生活不過結婚前的一段小插曲,總沒有腳踏實地的生活這支主題歌更有意義。

既然,我已經追到了你,那麼你就成了我們家的大衣櫃,杵在那裡就可以了。

而男人,自當志在四方,怎可兒女情長?於是在婚姻期間,他完全是一個一心追求事業的狂熱的男子。

狂熱到什麼程度?狂熱到「欲練此功,必先自宮」的境界,他不由分說地「自宮」了。

什麼男女雙方兩性和諧之類的事情,在他眼裡遠沒有GDP的一個指標來得有意義。

於是悲劇了。

除非你做個安安靜靜的大衣櫃子杵在那裡,你要是像一個反覆嘮叨的復讀機一樣在他耳邊聒噪,讓他不得安寧的話,對不起,你阻撓了他的事業追求,他會一把毫不留情地一把把你推開。

什麼?你還想要呵護與愛,算了吧,老爺沒空搭理你。

你就是給他戴了綠帽子,只要不去煩他,他都同意,和他的GDP相比,綠帽子算個毛?

你威脅不了他的!壁立千仞,無欲則剛啊!

03

這世間真有一種男人,情願戴綠帽子,也不想花時間滿足你

這世間是真有一種男人,就是情願讓別的男人給他帶綠帽子,他也不想花時間滿足你。

因為他只在乎他自己的事業,他醉心事業,無法自拔,他沒有時間來了解你的心情,參與你的生活,對你的身體和精神,他們都懶得關心與呵護。

正常男人的心理是,愛一個女人,總是有點獨占欲的,總不希望自己愛的女人被別的男人染指。

可是,這世界上還真存在著一種不正常的男人,他們事業心追求旺盛,無暇顧及你,但是也許他們的心地也並不壞,知道自己不能滿足你,寧願對你的所作所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更有甚者,竟然會引導你去其他地方開拓滿足自己的領地。

這樣,你就不會老是騷擾他了,他就有無窮多的時間和精力去為GDP而奮鬥了,那麼何樂而不為呢?

他們有這種奇葩的想法,女人的直接感覺就是:他們根本就不愛你,他們只愛他們自己,他們只愛那個能夠給他們帶來精神高潮的GDP,其他的一切都是負累,你的感覺是對的,他們真的對女人根本就沒有發自內心的愛,他們壓根兒就覺得世界就是他們一個大老爺們頂著呢,這樣的男人,骨子裡都是直男癌晚期。

很久以前認識一個40歲離了婚的男人,他每天早晨五點半爬起來,背誦牛津雙解英漢詞典。

是為了考博士

我問他,你為什麼離婚?他說,是因為,老婆的需要太旺盛,影響他學習,他有一個計劃,是40歲之前必須拿到博士學位,他升職有用,老婆總是給他搗亂,讓他夜不能寐,所以憤而離婚。

天,當時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我都驚呆了。

不是說,男人每隔30秒就會想一次性嗎?還真有為了事業清心寡欲到如此極致的男人啊!

面對這樣的男人,當然不會待見一個40歲女人的粉嫩少女心,其實就是18歲的,他也不會多看一眼,因為他的那種需要已經很微薄,按照弗洛伊德的說法,他也許把他所有的荷爾蒙都通過事業升華了。

這就是「六親不認,唯政至上」的「李達康型」的人。

從黨和人民的角度來看,李達康是一個難得的好官,他忠於人民忠於黨。

 

但從家庭的角度來看,他絕對不是一個好丈夫和好父親。他既不了解結婚了二十年的妻子,也沒有時間陪伴自己的女兒。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個男人如此「存天理,滅人慾」?

事業、愛情、健康、名譽、快樂假如是我們要來到世界上的要追求的五樣,大部分人都覺得五樣平衡最好,而有一些男人卻寧願透支其他四樣,而追求他最在乎的事業,這樣的男人,非要究其根源,也許是深受儒家思想的影響,將對事業的追求發展到了極端,最終必然讓周圍的人覺得他缺少了人味。

直到離婚以後,李達康拿著夫妻合照,最終淚眼模糊,一直到在沙發上慢慢地一個人睡去,才讓人覺得陣陣淒涼的同時感到了他的身上有一絲人性的復甦與回歸。

04

這世間真有一種男人,情願戴綠帽子,也不想花時間滿足你

李達康這種類型的男人,是一個被政治或者事業異化了人性的男人,他們已經喪失了人的七情六慾,他們永遠對妻子的愛的回應不夠,甚至是沒有。

他不曾真的愛過一個人,也不去反思自己的婚姻,他寧願割捨掉自己的婚姻也不願意從婚姻中努力學會去愛一個人。這是他的可悲之處。

 

這樣的人活在人世間,恐怕事業發展得再好,人人都敬而遠之,因為他不像一個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人,他只像一個沒有愛的機器。

朝著目標,朝著GDP,一往無前地行進行進再行進,毫無意義。

而真正的愛,是發生在有情有義的人之間的,這也是人與其他生物的區別之所在。

很多人對劇中的歐陽菁頗有微詞,可是在我看來,李達康沉迷事業不能自拔,她只是看看韓劇,滿足自己一點少女情懷,沒有什麼不妥。

因為畢竟,她還管著女兒,也有自己的事業追求,怎麼說,也並沒有完全沉迷在少女的浪漫情懷中,再說了,正是因為有了愛,所以才對李達康有期待。

對於王大路對她的評價,雖然中肯,但是一個女人的成熟,並不是完全變成一個一門心思只追求事業或者只照顧家庭的單面人,她完全又資格偶爾在她愛的男人面前釋放一下少女心,那是難得的情趣。

誰都知道,當一個女人愛上一個男人,就會情不自禁地向他撒嬌,求抱,舉高高,希望能和心愛的男人沉浸在一種水乳交融的境界。這是女人的正常需求,一點兒也不過分。

過分的是李達康。

愛,並不是我們每個人天生就懂得的,需要在後天的實踐中不斷地學習和操練,需要彼此的滋養與互動。這是李達康之流拒絕的。

美國著名心理學家斯科特·派克說:「真正的愛,不是單純的給予,還包括適當的拒絕,及時的讚美,得體的批評,恰當的爭論,必要的鼓勵和有效的監督。」

所以,愛從來都沒那麼容易。

歐陽說她從小缺少父愛,想找一個亦兄亦父的人照顧她。每個人在婚姻開始的最初,都是有自己的心理訴求,沒有誰自己原來的原生家庭讓他能有全然的滿足,沒有一點缺失。

就算我們原生家庭再富裕,父母給予我們再多的愛,我們的心靈都還是有空缺,有需求,所以,我們才會有動力去追尋另一半,來幫助我們達成真正的成熟。

達康書記一開始在戀愛的時候,也許給了歐陽太多的錯覺,以為他將會是一個亦兄亦父的形象,然而婚後,他除了給予她一段無望的婚姻和一個書記夫人的頭銜,別無其他。

其實,感覺王大路似乎比李達康更了解歐陽菁,如果用王大路情感上的成熟寬容,來引領歐陽,也許,歐陽菁缺少父愛的饑渴,還真的有可能漸漸得到彌補與整合,也會逐步帶動她走向成熟。

當你滿足了,得到了,有時候才會不把那集聚已久的缺失當回事兒了,當一切都不那麼當回事兒了,那才是彌合缺口,走向成熟的前奏。

這也是幸福的婚姻給予人們的豐厚意義。好的婚姻總是能讓每一個人都越來越圓滿,而不是越來越狹隘與無情。

當然歐陽菁在婚姻中也沒有承擔起應有的職責,對李達康永遠只有抱怨,而沒有起到引導與開發的作用,畢竟婚姻中總得有一個人先發動起來,而不是都在無辜地等靠要。

其實,女人在婚姻中,想要的,無非是無助時,能給個肩膀;悲傷時,向她敞開胸膛;高興時,與她一起徜徉;愉悅時,抱著一起分享。

女人,在愛的時候,永遠都是需要被呵護的小姑娘;雖然,男人不在的時候,她也能變成頂天立地的女超人。

哪怕她已經老了,不再美了,皺紋爬滿了面頰,她也還是渴望真愛他的男人把他放在手心,當成寶貝一樣妥善收藏

但願現實中,我們都有一雙慧眼,不要碰到這種情願我們給他們戴綠帽子的男人,但願每個女人就算已經修煉得圓滿,也「有人問你粥可溫,有人與你立黃昏」,收穫一份正常的美滿愛情與婚姻。

微信搜索「潘幸知」或 sharpshow免費獲取文章,學習女性情感自立,探求婚姻幸福的秘密。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