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芬蘭人」身上學習:做人,「生份」一點更自在

2018年09月16日     106426     檢舉

白瓔導讀:

白瓔非常喜歡這篇文章,不是因為白瓔很內向,事實上,白瓔還滿會聊天的,是因為這篇文章傳達了一種尊重。

一種允許不愛說話的人,可以沈默的尊重,一種尊重所有特質的人的文化。

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和陌生人哈拉,或是靠得很近,尤其是女孩子,更應該在外保護自己的「安全範圍」。

一起來跟芬蘭人學習,如何尊重自己和他人:

01

內向的芬蘭人

最近,關於芬蘭人很害羞、很內向的話題火了。

有芬蘭人在網上提醒準備來玩的遊客,乘公車時,如果還有空位,就永遠不要坐在別人旁邊。因為對方會覺得非常不自在,當地人都很注意維護私人空間。

在芬蘭的餐廳,人們會分開坐在每桌最遠的一頭;在芬蘭的演出場所,如果某個座位已經有人坐下了,其他人會隔著至少兩個座位再入座,儘可能地不挨著別人。

除了極為在意私人空間,芬蘭還是個內斂寡言的國家。

為何芬蘭人這麼「不熱情」?

「我們不是沒禮貌,只是真的不寒暄。」

「兩個芬蘭人在電梯裡偶遇,他們不會開口說話,但也不會因此而尷尬。他們彼此都明白不需要寒暄,這不是家教或學校的教育,這是在我們基因之中。」

有人好奇,這麼不愛和人說話的芬蘭人,彼此是如何交朋友的?

關於芬蘭人的寡言還有這樣一個笑話。兩個朋友相約去酒吧喝酒,一人問:「最近如何?」另一人瞪著他說:「天啊,我們到底是來說話還是來喝酒的?」

他們認為,與其說些沒有意義的話,那還不如一句都不說。

這就是芬蘭人:沒事兒離我遠點兒;沒事兒別跟我說話。

恕我直言。相對於中國人見面就東扯西拉寒暄一大堆相比,我簡直愛死了芬蘭人。

如此尊重私人空間,不需要寒暄也不感到尷尬,別人從不會隨便打擾自己。真好!

不少網友留言:「芬蘭真是天堂般的存在」、「可能我更適合生活在芬蘭」、「好想移民芬蘭,我是精芬無疑了」。

什麼是「精芬」?

像芬蘭人一樣話很少,不愛社交,極度注重個人空間的一類人。

02

請離我遠點

我的朋友小敏,有一次在公車上,她坐在靠著過道的椅子上,打起了瞌睡,迷迷糊糊覺得有人在蹭她的手臂。睜眼一看,一個男人因為沒有空位,整個身子完全挨靠在椅背上,離她很近,大腿幾乎要貼到她的手臂。

小敏覺得很不自在,她往裡面挪了挪,男子反而更靠過來。小敏實在忍不住了,輕聲跟對方說:「麻煩不要靠這麼近。」男子不高興了,白了她一眼:「我又沒有佔你便宜」,然後就走開了。

後來小敏跟男朋友說起這事。男朋友竟也不以為然,「別人就是碰你一下而已,也不是要摸你,至於這麼大反應嗎。」小敏不解,難道真的是自己反應過激?

其實,這不是小敏過度敏感,而是代表了一種身體意識的問題。有的人對身體的意識感強,有的人意識感弱。

很多成年人之所以不喜歡被別人觸碰,是因為在小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有一種不愉快的經歷。那就是被父母要求,跟不熟的人進行身體接觸。

「哎呀,孩子好可愛啊,過來親親阿姨」,「喲,又長高了,給叔叔抱一個」。一些爸媽看到別人喜歡自己的孩子,不管孩子願不願意,就讓親戚朋友隨便地摟孩子、摸孩子、親孩子。

其實很多孩子都是不情願的,小的孩子不會表達,大的孩子只能躲閃或者哭鬧。有的父母不好意思拒絕,怕對方尷尬,所以寧願孩子「受委屈」,甚至責備孩子「不懂禮貌」。卻並不知道,這樣非自願的身體接觸,會讓孩子覺得內心不安,渾身不自在。

不管是小孩還是成人,我們每個人都是自己身體的主人,都有權利拒絕他人觸碰我們的身體。

有的人對自己的身體感知非常敏銳,他們就是不喜歡陌生人的身體接觸。

父母要學會尊重孩子的意願,不要勉強孩子;而成人要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這本就是保護自己身體,維護個人空間,不必為此覺得是自己敏感多疑。

03

不要意思,我只想靜靜

很多人還在努力學習聊天之道的時候,對於芬蘭的人來說,他壓根就不想跟不熟的人聊天。

跟不熟悉的人寒暄,既怕尷尬,又怕冷場,只能拚命找點什麼共同的東西聊,但又一時想不到話題,神經一直繃著,心得多累啊。

阿盛曾經在捷運裡遇到不熟悉的同事。已經面對面碰到了,裝作沒看見太沒禮貌,不打聲招呼也說不過去,於是只能硬著頭皮聊:

「你們部門最近忙嗎?」

「嗯,挺忙的。」

「忙什麼啊?」

「呃,也就寫稿催稿那些事。」

然後就沒有話聊了,兩人陷入沉默。幸虧同事很快到站,看到他下車,阿盛這才鬆了一口氣。

又有一次,阿盛需要跟主管外出採訪。在坐主管的車時,阿盛顯得特別侷促,好幾次想開口打破沉默,但又不知道說公事好還是私事好,最後只憋出了一句:今天天氣真好啊。

主管笑了,看到下屬緊張的樣子,他淡淡地說:「你可以不說話,沒有關係的。不是在工作場合的話,我也不喜歡跟人聊天,安安靜靜地就挺好。」

阿盛如釋重負,反而問起了主管怎麼會有這種想法。主管想了想,說:「我很不喜歡沒有意義的對話,有事就直接說,沒事就不要東扯西扯地閒聊。我覺得現在的人都太聒噪了,如果大家都安安靜靜做自己,耳根清淨,不是更好嗎?」

另外一個同事分享了她的經歷。從小她的家人一直希望她能夠開朗一些,外向一些。有事沒事兒特意帶她出去鍛鍊。

去一些並不熟悉的親友家串門,甚至連賣菜的叔叔阿姨都不放過。要她用禮貌的用語去打招呼。這反而刺激她越來越不想和別人交流。一想到要和不熟悉的人說話,就覺得緊張、恐懼。現在回憶起來,簡直想噩夢。

不得不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特質。有的人天生就是不喜歡,也不擅長和別人寒暄。他們,同樣應該得到理解與尊重。我們更不用說特意要把誰改造成一個見人都能自來熟的那麼一個人。

04

請允許我並不需要和誰都聊得來

有很多人擔心,我既不想跟別人接觸,又不想跟人聊天,內向又害羞,社交能力這麼弱,是不是沒法跟別人競爭,難以在這個社會裡混下去了?

我想給大家舉兩個例子:

在娛樂圈中,劉德華性格開朗,朋友多,人緣廣;而梁朝偉個性內向,幾乎是個資深宅男,不喜歡熱鬧,也不愛跟人交往。但劉德華和梁朝偉這兩位影帝,都能在新人輩出的娛樂圈走紅幾十年,長盛不衰。

在商業界裡,馬雲擅長演講,廣泛交友,喜歡社交活動;李嘉誠生性靦腆,性格沉穩,不喜歡主動交談。而這兩人,一個引領電商發展,一個稱霸傳統實業,如今仍能傲居華人富豪排行榜前列。

我想要說的是,人的精力和時間有限,只要在你覺得最重要的事情上做好就行了。其他事情,比如聊天,你不喜歡不擅長,那就不要勉強自己。

為什麼一定要強迫自己和任何人都聊得來?

不愛交際、沉默寡言只是你的特點,不是你的缺點。

可能還是優點。

其實,敏感的人,往往都有良好的共情能力,能夠細微地體察和感知他人的情緒和狀態,不會隨便麻煩別人,更受人喜歡。

安靜的人,注意力非常穩定,能夠高度和持久地集中精神,專心致志地做好自己的事情。他們也不需要依靠別人獲得快樂,更能享受獨自的自由。

如果你是這種人,就不要一邊討厭跟人聊天,一邊又勉強自己學習說話技巧,這樣反而非常擰巴。

內斂靦腆,沒有什麼不好,而擰巴,才是真的有問題。

你可以不需要和誰都聊得來,而且這應該受到理解和尊敬。

05

內向一點,不是沒有禮貌

最後一點,不是寫給那些內向不擅長寒暄的人。而是想講給那些不能理解這種情況的人聽。

我們號稱是禮儀之邦,熱情好客。常常認為的禮貌,就是要熱情地問好,主動幫別人做點什麼,不要隨便拒絕他人,不要冷場讓人尷尬。

這可以算是一種積極的禮貌。也許吧。這確實是一種禮貌。但這只屬於積極禮貌的這類人。

當然還有一種消極的禮貌。

打擾別人,冒犯對方的個人空間,進行各種不必要的聊天和寒暄,這樣的禮貌並不好。甚至可能讓雙方感到不自在,有負擔。

要尊重對方的私人空間,不勉強他人的意願,不打聽別人隱私,不說廢話。這也是一種禮貌。可能是更好的禮貌。

最好的禮貌,是讓別人舒服,也讓自己舒服。

白瓔結語:

台灣人很熱情,我們稱之為人情味,即使第一次見面的人,也可以和對方侃侃而談,或是熱情地提供資訊。

但世上有各式各樣的人,有些人天生就是比較喜歡安靜和沈默,但這樣的人在中國社會中,常會受到排擠。

從小就被逼叫叔叔阿姨,長大後遇到鄰居同事,不打招呼便被說沒禮貌。

但其實很多鄰居說的也都是廢話而己,例如「你要出門啊!」「你們要去吃飯啊!」,就像看圖說話一樣,一眼就看出要做什麼,卻又特別說出口。

這樣的話,不說也沒關係的,但卻被台灣人認為說了才是親切,才會有好的感受。

但會說這些客套話的,就是好人嗎?

你有留意過嗎?每次有新聞事件發生,記者就會去採訪他們的鄰居,許多做壞事的人,都在鄰居心中留下了好印象,理由是什麼呢?

鄰居多半會回覆「他很有禮貌啊!看到人都會打招呼」於是,會打招呼的就是好人,那為何他還上了社會新聞呢?

若整個國家文化都認同不需要假的客套,那麼不說,也不會有人覺得你無禮,你只需要說真心想說的,那種感覺不是也不錯嗎?

而沈默意味著與自己對話,你沒在跟他人講話時,自然是在與自己對話,或許在思考或許在回憶,這些都是對自己有幫助的心靈活動。

對於女孩子而言,陌生人的距離更是重要,當有人刻意跨越時,就該很大動作地保護自己。

白瓔高中時,學長請我去看電影,在席間他的手肘一直靠近我,整個貼在我的手臂上,那時候年紀小,只覺得很不舒服,卻不會表達。

回家跟男家教說,他只是笑說對方喜歡我,所以才會這樣,是很正常的,跟媽媽說,她也只是說我很單純之類的話。

並沒有人教我該怎麼面對,這便是台灣家庭常見的問題,關於愛情和保護自己,我們都該多給孩子上課。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