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黃海,不再任韓國玩火

2018年09月16日     30562     檢舉

韓國神盾艦巡航蘇岩礁

自2016年「薩德」危機至今,中韓關係遠未恢復至2014年前後的「蜜月」水平。中韓之間在黃海海域劃界、防空識別區以及漁業資源捕撈方面存在爭議。

9月14日,韓國媒體引述韓國海軍的消息稱,中國今年在黃海(韓國稱之為韓國西海)的中韓暫定措施水域和蘇岩礁附近安裝了8個浮標。2014年,在白翎島西側公海上首次發現中國布設的浮標之後,今年浮標數量陡然增加。

根據韓國海軍提交的資料顯示,2018年以來,中國僅在蘇岩礁附近就安裝了5個浮標。寬3米、高6米的橘黃色浮標上,大部分寫著「中國海洋觀測浮標」的字樣。但今年7月最後安裝的浮標沒有特別說明,只寫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韓國海軍稱,通常情況下放在公海上的浮標只寫國家名稱非常罕見。

韓媒稱,中國設置浮標,可能是為了確保蘇岩礁管轄權或在和韓國專屬經濟水域(EEZ)界線談判中占據有利地位。軍事專家分析認為,這些浮標很可能是偽裝成海洋觀測的軍用裝備。中國2016年起,開始在西太平洋地區和南海使用跟蹤美國潛艇動向的最先進水聽裝置。

韓國海軍在黃海首次發現中國浮標是在2014年,安裝在白翎島以西98公里處的東經124度附近的公海上。2013年7月韓國時任海軍參謀總長崔潤喜訪華時,中方要求「韓國海軍不要越過黃海東經124度線」,理由是截止東經124度是中國的行動區域。崔潤喜回應稱:「如果想進行應對半島北方的潛艇的行動,韓國越過東經124度線是不可避免的。」韓國海軍拒絕中方要求後,中國就安裝了浮標。

4年後的2018年2月,韓國在黃海上第二次發現中國浮標,位於中韓暫定措施水域中央。韓國和中國在黃海的專屬經濟區有所重疊。兩國正在就專屬區(EEZ)界線進行談判,在達成一致前,雙方給黃海劃定了暫定措施水域,讓漁船可以進行作業。韓媒稱,中國在這裡設置了浮標,可能是為了EEZ談判進行事前布局的原因所在。

韓國軍事專家則將中國的行動與美日聯繫起來,表示中國設置浮標是為了探測韓美日潛艇。中國自2016年起,就在西太平洋地區關島附近深海使用能探測美國海軍潛艇螺旋槳聲等聲響的探測裝置,安裝在黃海的浮標也可能具備這種功能。韓國軍方人士聲稱:「中國浮標中的一部分安裝在韓國海軍的行動區域,確實對海軍的行動造成了負擔。」

韓國海軍發布的9個中國浮標位置圖

韓媒稱,中國今年在黃海布設了8個浮標,光在蘇岩礁附近就安裝了5個浮標。東亞和平研究院院長金相淳稱:「在軍事目的之外,這也是針對蘇岩礁主權爭議的措施。2012年中日釣魚島爭端升級,中國於次年2月就在釣魚島附近設立了浮標,對外表示用於收集氣象信息。」

有韓國議員回應到:「中國不僅在黃海,還在半島附近逐漸加強了軍事活動。韓國政府應該儘早對此樹立軍事和外交戰略。」

易評君需要指出的是:這名韓國議員所稱的解放軍加強軍事活動是指中國軍機近兩年內多次穿越狹窄的對馬海峽,從黃海飛越日本海執行相關任務。韓國以解放軍飛機進入韓國防識區為由,大張旗鼓地動用大批戰機進行伴航,並多次召見中國武官進行抗議。這種行為比之習慣了解放軍穿越第一島鏈的日本,有種少見多怪的意味。

因為解放軍戰機穿越對馬海峽進入日本海的時間並不長,而該地區是美軍以及俄空軍活動頻繁的地方。面對美俄的強勢舉動,韓國並不曾高調抗議。

另外,易評君還需要強調的是,中韓早在2012年開始,就先後設立了相關對口的空軍與海軍指揮部門的軍事熱線。這種戰區級的軍事熱線通常會就重要的軍事行動進行提前通報,解放軍轟-6K以及其他特種飛機飛越日本海自然也是如此。而韓國故意要求中方飛行員彙報航跡,並派出戰機以多壓少進行干擾的舉動帶有明顯的惡意。

與防識區重疊問題類似的還有海上專屬區重疊以及蘇岩礁主權歸屬問題。雖然中國在蘇岩礁問題上保持了克制,但近年來韓國的軍事行動有變本加厲的升級。

蘇岩礁是中國東海上的一個礁石(暗礁),其附近還有虎皮礁、鴨礁和丁岩礁。該礁石在低潮時仍處在海面以下,離海面最淺處達4.6米,位於公海,處於中國東海大陸架上,屬於中國領土。蘇岩礁距離中國舟山群島最東側的童島132海里(247公里)。1987年,韓國在蘇岩礁上非法設立了航海浮標。

2001,韓國地理院(Korea Institute of Geology)為了拓展海洋專屬經濟區,將蘇岩礁非法命名為離於島(Ieodo)。為突出所謂的實際控制和使用,韓國在蘇岩礁上架設了數十米的鋼結構件,並在其上設立了海洋研究機構和直升機起降平台。2013年底,韓國首次排除最先進的世宗大王級神盾艦巡邏蘇岩礁,來彰顯其「主權」,並派遣P-3C巡邏機常態化偵察監視黃海。

由於歷史和地理因素,民族性特徵對韓國的外交政策也有重要影響。處於眾多周邊大國環繞之中的韓國,希望左右逢源同時保持與中美俄的友好關係。在行事方式上,韓國明顯表現出兩面性,一方面在本國無力改變的事情上善於察言觀色,迅速轉換立場,另一方面,善於表現出「強悍」的態度先聲奪人,先下手為強。例如在處理與日本的獨島爭端上,擺出不惜一戰的態度,當然在蘇岩礁上也是如此。

對於這種地區「中等國家」的行事方式,中國可以借鑑美國與俄羅斯與之交往的經驗,唯有拿出令對方折服的實力,才能在交往過程中減少波折和矛盾。特朗普多次表現出從韓國撤軍(威脅撤軍,索要保護費)的態勢,近日韓國斥資21億美元購買6架美國P-8A反潛巡邏機。9月13日,美國防部安全合作局(DSCA)批准了韓國的請求。

目前,東北亞地區正面臨關鍵性的秩序調整,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很大程度上將決定了未來東亞安全秩序的走向。韓國通過「兩面下注」的方式,既保持與美國的軍事同盟,也希望維繫與中國的合作,「對沖」戰略風險。因此,在細節問題上,中國不妨立場更堅定些。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