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萬彩禮加跑車女友終於願嫁,可婚禮上丈母娘提一要求把我嚇跑了

蜜蜂資訊分享站     2017-05-16     檢舉

 

40萬彩禮加跑車女友終於願嫁,可婚禮上丈母娘提一要求把我嚇跑了

 

40萬彩禮加跑車女友終於願嫁,可婚禮上丈母娘提一要求把我嚇跑了

 

 

1

李思思和張明翰決定要結婚了。

這個決定對於李思思和張明翰的兩家老人來說,其威力不亞於引爆了一個炸彈。

李思思和張明翰是在一個同事的生日會上認識的,兩個人屬於一見如故,接下來的事情就很順其自然地發展下來,相識、交往、熱戀。在兩個人認識一年後,李思思的生日當天,張明翰舉著一束鮮花和一枚鑽戒,在李思思的辦公室下跪求了婚。

李思思和張明翰屬於典型的都市白領,獨立自主,兩個人約好了先不跟家裡提起兩個人談戀愛的事情,一是想避免家裡人問東問西;二是不想家裡人過多參與,等到結婚前再和他們說。

 

這突如其來的婚訊,並沒有給兩家老人帶來驚喜,更多的是驚嚇。

「他(她)是做什麼工作的?」

「他(她)家裡是哪的?是不是獨生子女?」

「他(她)父母是做什麼的?有沒有保險?」

「他(她)家裡經濟情況怎麼樣?有沒有房子和車?」

看吧!該來的還是躲不過去。

在兩個人回答完家裡所有的問題後,在兩家老人覺得還湊合的情況下,李思思和張明翰安排了雙方家庭的第一次見面。

2

「媽,你們快點,這都幾點了,該遲到了!」李思思看了看錶,第四次忍不住站起身催促道。

「哎,別你們啊,我早就準備好了,是你媽太慢。」李爸爸穿戴整齊,坐在沙發上低著頭游哉游哉地看晨報,順便反駁女兒的措辭。

李思思沒心思和老爸鬥嘴,噘著嘴瞥了一眼幸災樂禍的老爸後,快步朝母親臥室走去,邊走邊嚷:「母親大人,您能不能快點?就等你了。」李思思站在母親臥室門口,看見母親正坐在梳妝檯前,兩隻手拿著兩條項鍊,在不緊不慢地對著鏡子比來比去。

「急什麼,沉不住氣。」母親邊比較著,邊舉起左手的項鍊對著李思思說:「思思你看,這條項鍊是不是更配這條裙子啊?還是那一條顯著更貴氣?」

李思思看著母親簡直無語,一屁股重重地坐在媽媽床上,「媽,我早就提前好幾天跟你說好了,今天11點半在飯店見面,這都已經11點20了,您還在比項鍊。剛才明翰跟我說他們11點就已經到了,這第一次見面遲到,不太好吧!」

 

母親放下手中的項鍊,淡定地說道:「你懂什麼?這叫下馬威!我辛辛苦苦養大的千金寶貝,是能說嫁給他們家就嫁給他們家的嗎?他們也太便宜了!我們就得端著點,這叫高姿態,這樣他們才不敢怠慢咱們!心理上先壓倒他們!」

李思思一個頭兩個大,她無心反駁母親的理論,因為以往的慣例是,反駁母親的話只要一開始,那這場辯論至少要持續半個小時以上,母親永遠要說得大家心服口服、理干詞窮才算完。可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李思思哪有心情和母親鬥嘴皮。

「好了好了,媽,您就快點吧!」

李思思真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母親拉下樓的時候,已經12點半了。

而此時,酒店的包間裡,張明翰的爸爸和媽媽,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但是氣氛已經從剛才的高高興興,明顯轉為陰暗低沉。張明翰的爸爸又一次看了看手錶,用鼻子重重地喘了一口氣。

張明翰和媽媽同時看向明翰爸爸,他們知道,這是明翰爸爸在努力壓制情緒的一種表現。張明翰轉身,悄悄走出房間後,快速拿出手機,撥打了李思思的電話。

「你到哪了?這都快1點了,你們怎麼還在路上?快點吧,我們都等了一個多小時了!快點吧!」張明翰說完就掛了電話。這第一次見面,看來是不會愉快了。

張明翰希望思思家快點來,同時心裡也在默默祈禱,父親的脾氣千萬別爆發。

 

車裡,李思思掛了電話,母親就問道:「是不是張明翰打的?多等一會兒不行嗎?催什麼催!」李思思無心跟母親抬扛,她只想兩家的第一次見面能和和氣氣的。

終於,1點15分,李思思一家終於到了。

一開門,兩家人臉上就堆起了笑容,李思思父親先開口道:「實在不好意思啊,讓你們久等了啊。」李思思父親伸出手邊說邊朝著張明翰父親走了過去。

張明翰父親看見李思思父親滿臉笑容,當即也馬上笑了起來,伸出手迎過去,邊握手邊說:「沒事沒事的,稍微等一會兒,不要緊,來來來,快請坐!」

兩位父親的態度,讓小倆口心裡放鬆不少,最起碼,這面子上是樂呵呵的。小倆口相互看了一眼,都微微笑了一下。

張明翰的母親看著兩個老頭子樂呵呵地打招呼,覺得自己也該說點什麼,就朝著李思思母親走了過去,邊走邊說:「親家母,快來,裡面坐……」

還沒等張明翰母親說完,李思思母親就把手抬了起來,阻止了張母伸過來拉自己的手,淡淡地說:「親家母?千萬別這麼說,這稱呼也叫得太早了點吧。」

李思思母親說完,並不看張明翰的母親,就這麼徑直地從張母身邊走過,自己到桌邊,放下小手包,一邊坐一邊對服務員說:「來一杯咖啡,要摩卡咖啡。」

剛緩和一些的氣氛,馬上又緊張了起來。誰也沒有料到,李思思母親會來這麼一手,氣氛頓時冷到冰點。

 

張父的臉,瞬間拉了下來,把正在寒暄的李父晾在一邊,獨自坐了下來。張明翰看著還愣在當地的母親,還舉著要伸過去的手,目瞪口呆地站著,滿臉通紅。

李思思快速小跑到張明翰母親身邊,拉著手把張母拉過來,笑著說:「阿姨,這邊坐,快坐吧。我聽明翰說您愛喝碧螺春,我給您點一壺。」張母被動地跟著李思思走到桌前,看了一眼張父,坐了下來,一言不發。

張明翰強忍著心中的憤怒。本身今天李思思一家遲到一個半小時就夠讓他為難的,現在又讓自己母親受委屈,他覺得胸口壓抑著即將要噴發的火焰,他覺得自己真的要壓制不住了,真想現在就拉著父母轉頭就走。一抬眼,看見小心翼翼望著自己的女友,她眼裡透漏出歉意和難過,還有期望和祈求。

「婚,還是要結的,但是別人家商量結婚都高高興興的,偏到自己這,怎麼就這麼彆扭。難到這就是所謂的好事多磨?」張明翰心裡強壓住滿滿的鬱悶,自我安慰著,「怎麼辦,到這個節骨眼,自己也只能跟著思思和稀泥了。」

明翰隨即抬起頭看著李思思父親笑道:「來,叔叔,您點菜吧,喜歡吃什麼隨便點。」明翰邊笑著邊把菜單遞了過去。

李思思父親一邊接過菜單,一邊對身邊沉默不語的張明翰父親說:「來,老兄,你來點吧,嫂子喜歡吃什麼,多點點兒」。

 

原本默不作聲的張父看見李父一臉熱情地遞過來菜單,臉上也不好意思再繃著,再看看站在一邊一對金童玉女般的孩子緊張地看著他,「哎,算了,都是為了孩子。」張父邊想著,邊微微笑著推辭,「你來點,你來點,都一樣啊,都不是外人,隨便點。」

「對啊,咱都不見外啊,商量著來。」李思思父親笑著應和。

兩個老父親都笑著商量著點菜。

老天啊,總算是,這頓飯可以順利進行了。李思思和張明翰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是暫時落了下來。直到兩個人落座的時候,才發現在這並不熱的初春里,兩個人早出了一身的汗。

菜都上齊了,張明翰父親開口,步入正題,「今天呢,把兩位請來,主要是商量一下兩個孩子的婚姻大事。我們呢,對思思也很滿意,也非常喜歡,兩個孩子呢,也是情投意合。這婚姻大事嘛,還是得我們兩家老人商量著給孩子們操辦,看看兩位對孩子們的事,都有什麼想法。」

張明翰父親話音一落,李思思母親就應聲道:「我們家思思啊,可是在我們手心裡捧著長大的,自小嬌生慣養的,沒幹過活。」

思思母親邊說著,邊轉頭對著張明翰一笑說道:「明翰啊,我把這個心頭寶嫁給你,我是一百萬個捨不得。沒辦法,你們兩個感情好,我也知道,我也是看中你對我們思思一心一意的份上,我才勉強同意你們倆的事。

 

「但是你們結婚後,別指望思思在家裡像個老媽子一樣去幹活啊!醜話咱說在前頭,我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是讓你去疼的,不是給你去幹活的,明白嗎?」

「懂,阿姨,您放心,我明白。」張明翰一邊認真地回答,一邊緊緊握住身邊思思的手。他轉頭看了一眼思思,思思也同樣回望著他。

思思母親滿意地繼續說:「還有,最重要的,你要對思思好,一輩子對她好。唉……」思思母親說完,重重嘆了一口氣,紅了眼眶。

思思看著母親,感受到母親對自己的不舍和不放心,轉過身,輕輕地拉著媽媽的手,柔柔地喊了一聲「媽」,也跟著紅了眼眶。

思思母親慈愛地看著身邊亭亭玉立的女兒,緊緊拉著女兒的手,仿佛下定決心般地看向張明翰,萬分嚴肅地說:「明翰,思思就是我的命,你要答應我,一輩子對她好,永遠愛護她,忠於她,呵護她,讓著她,你要讓她永遠快樂,一生幸福。我今天當著兩家人的面問你,你能做到嗎?」

「能!」張明翰沒有半分猶豫,認真地看著思思的母親,鄭重地說道。他知道,這是一個男人,對一個母親最重要的承諾。

思思母親微微一笑,復又轉過頭看著張明翰父母說道:「明翰父親,明翰母親,我就這麼一個寶貝,如果兩個孩子結了婚,我希望你們也能疼愛她,照顧她,遷就她,像愛女兒一樣去對待她。」

 

明翰母親本不願意說話,但是看見思思母親看著自己,又點名和自己說話,也不能不表態,稍顯侷促地應道:「你放心,我們老倆口也就這麼一個兒子,當然希望孩子們幸福,我們會向對兒子一樣對待思思的。思思進了門,就是我們的閨女,兒女都一樣,你放心好了。」明翰母親說完,轉頭看向明翰父親。

「這個自然。」明翰父親轉頭看著思思父親說:「我們都是做父母的,心思自然都一樣,絕不會虧待了思思的。你們放心。」

坐在明翰父親身邊的思思父親,面容稍顯沉重,也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那,看看對於孩子們結婚的事宜,你們有什麼要求嗎?」明翰爸爸接著說。

「現在是四月份。」思思母親接口說:「我希望思思他們的婚禮能在九月份舉行。九月,收穫的季節嘛,而且不冷也不熱,也有時間去準備,就是不知道他們的婚房怎麼辦?」

「婚房我們早就給明翰準備好了。」明翰父親說道:「就在五環,120平米的新房,小區環境很好,出了小區走個十分鐘就是地鐵站,很方便。而且我們以前就裝修過地面和牆體,只是沒買家具,孩子們可以自己喜歡什麼買什麼,買完家具然後晾一晾,放放味,再布置布置。九月份結婚的話,沒什麼問題。」

「我的意思是這樣,家具你們男方買,畢竟我們是嫁女兒,床什麼的得男方買,我們來買電器。你們看怎麼樣?」思思母親問道。

「沒問題,沒問題。」明翰父母雙雙表態。

「那就沒什麼問題了,來來來,吃菜吃菜,邊吃邊說。」思思父親張羅著。

大家都拿起筷子準備開動,思思母親瞪了一眼思思父親,「什麼叫沒問題了?多著事沒說呢,選日子啊,婚禮啊,彩禮啊,這什麼都沒說呢,就知道吃!」

「沒事,還有什麼要求啊,想法啊,儘管提。只要在我們能力範圍內,我們一定盡力滿足。」明翰父親放下筷子,看著思思母親。

「我是這樣想。」思思母親直接說:「婚禮的具體日期,還是根據兩個孩子的生辰找個人算一下,求個吉利。婚禮的形式呢,我們可以再商量,至於彩禮——」思思的母親看了一眼女兒說:「哎,就是給我座金山,也沒有我女兒寶貝啊。」

思思母親微微沉思了一下,看著張明翰父母說:「我這女兒,可真是萬里挑一的出色,彩禮嘛,就十萬好了,取意十全十美,萬里挑一,怎麼樣?」

張明翰父母對視了一下,眼裡透出隱隱壓抑著的意外。

不等明翰父母表態,思思母親繼續說:「還有,你們那房子在五環,太遠了,我女兒上班實在不方便。等結婚時,讓明翰給思思買一輛汽車,我們也不過多要求,二十萬上下就行,代步工具。」

「明翰有汽車啊。」明翰母親緊接著說道。

「那是明翰的汽車,再說他們倆上班也不順路,難道明翰上班開車,就要思思天天擠地鐵?」思思母親眉頭微皺地不滿說道。「我的態度很明確,我心疼我女兒天天早高峰擠地鐵。我,也就這點要求,你們覺得呢?」

明翰父親看著明翰母親,兩個人沉默了。十萬禮金,加二十萬的車,再加上家具和裝飾,四五十萬就進去了,老倆口半輩子的積蓄,就沒了一半。

老倆口不說話,小倆口更是連呼吸都小心翼翼。這哪裡是談結婚,這分明是一場博弈。博弈的雙方是兩家老人,而博弈的,卻是他們的幸福。

真像是過了半個世紀那麼久,明翰父親像是作了重大決定般,定定地說了句:「好!」抬眼看著思思母親,「就按你說的辦!只要孩子們開心幸福,我們老倆口怎麼都行!」

明翰母親有點意外地看著明翰父親,但,什麼都沒說。

「那好,就這麼辦了。」思思母親滿意地笑了,這笑是從心底透出來的,這不僅是為女兒爭取權益,也關乎自己家嫁女兒的面子,更是要壓住未來親家一頭,目的都達到了。

思思母親對這場「談判」結果很滿意,「來,大家都動起來吧,菜都涼了。」邊說邊給身邊不安的明翰母親夾了一塊魚肉說道:「快嘗嘗,他們家的清蒸魚是最有名的。」

3

第一次見面,就在思思母親全勝的狀態下「順利」結束了。

思思母親心情大好,回家哼著歌,往沙發一坐,春光滿面。而思思卻像一隻斗敗的公雞,垂頭喪氣。

思思媽一看思思的樣子,就忍不住來氣,「你看看你,我為你結婚,讓你風光啊,你還不滿意了。」

思思為難地看著媽媽,「不是啊媽,以前我問過你,你可沒說過這些條件啊,我跟明翰說的也是我們家沒什麼要求。現在,你突然提出這麼多要求,弄得我……」

「我跟你提有什麼用?這些都是得當著雙方老人談的。再說了,這禮金,我們也不要,是替你存起來,以後結婚了,你得有自己的小金庫,萬一有用錢的地方,你這就可以直接用啊!你以為我是給我自己要啊,我是給你要啊,傻丫頭!」

思思母親理所應當地繼續說:「還有汽車,明翰每天上班開車,你們又不順路,難到要你擠地鐵?這還不是心疼你啊!讓明翰給你買輛車,他開他的,你開你的,是不是就不受罪了?你還埋怨起我來了,我可都是為了你。」

「不管怎麼說,第一次見面,咱們也不該遲到這麼久。」思思低著頭,小聲嘟囔。

「我說句公道話。」思思爸爸開口了,「思思啊,你媽那都是為你,我也理解,誰家的孩子誰心疼嘛,只不過提得太突然了,我都不知道。」轉頭對思思媽說:「我看那個明翰家老倆口也是個實在人,以後這都得相處,你今天實在是不該說不是親家這話,太尷尬,也太撫人家面子了。」

「哎!你們兩個!」思思媽噔地從沙發里彈坐起來,「怎麼槍口都對著我來了,我是為了誰啊?還不是為了她不受氣嘛!給他們個下馬威,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好欺負的,懂不懂?我這都是為了誰啊?你們兩個都衝著我來了?」

「好了好了,沒人說你啥,我去找人下棋了。」思思爸看思思媽急了,不想把事鬧大,乾脆來個眼不見為凈。思思也知道媽媽是為自己好,心裡雖有不安,但是也沒有辦法。

李思思家的戰鬥剛停,張明翰一家也並不輕鬆。

張明翰知道,自己的父母不說話代表著什麼。今天自己並沒有太向著父母說話,關鍵是自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該怎麼說。在這之前,並不是沒見過思思母親,從不知道她是這麼會刁難人的人,也問過思思結婚有沒有什麼要求。然而今天這一切的一切,也出乎自己的預料。

他知道,今天父母的隱忍,都是為了自己。本來以為結婚是兩個人的事,只是把兩家老人約一起見面認識一下,商量個結婚日期就好了,結果今天這會面讓明翰感到,自己根本不能做主,而且還讓父母跟著看臉色,這更讓早已獨立的張明翰覺得心痛不忍。

明翰再也在家裡待不下去了,他看著母親和父親,只能更慚愧。他覺得,有必要找思思談一談,這,畢竟是他們兩個人的婚禮。

當晚六點,兩個人在一個清靜的小飯店見面。兩個人的心裡都壓著沉沉的石頭,誰也開不了口。

「你怎麼從沒說過你媽媽的要求啊?」看著同樣沉重的思思,明翰知道思思心裡也不好受,也就壓住了煩悶,耐心地說。

「我也不知道啊,我媽從沒有說過。」思思抱歉地看著明翰,「今天的事,唉……」思思低著頭,嘆著氣無奈地說:「真是沒想到,我也不想這樣的。」

「不管怎麼說,你們今天也不該遲到吧!專程選了一個離你家近的地方,我們從大北頭跑過來,還提前到,結果等了一個多小時啊!這是什麼意思啊?」

明翰想著今天父母受的委屈,不覺說話聲調越說越高,「還有,你媽對我媽這態度,讓我媽臉面往哪放?你們家今天的種種,不是等於打我們家臉嗎?今天要不是我爸媽隱忍,你以為還能談下去嗎?」

李思思從沒有見過明翰這麼對自己講話,更覺得委屈。自己為了兩家能好好地談,已經受了母親一肚子氣,現在還要再受明翰的氣,夾在中間,里外不是人啊!

「你也怨我!我真是里外不是人了!難到我做得了我媽的主嗎?我只能說,我媽今天說的話從沒跟我說過,我也不知道她有這麼多要求!你也怨我,那別結婚了!」思思說完,拿起包轉身就走。

「思思!」明翰趕忙起身抓住思思的手,看著思思哭得梨花帶雨的臉,一肚子氣也只能往肚子裡咽。

「好了好了,我也知道你有苦衷。好了好了,別哭了,我也不說了,反正不管怎麼說,這事今天也都定了,好了乖,不哭了!」明翰伸手給思思擦去淚水。

思思也知道明翰心中的不快,自己這邊也確實有做得的不好的地方,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唉,就這樣吧,希望快點結婚。好事是好事,但,別再多磨了。

4

接下來的兩個月,買家具,布置裝飾,包括選思思的新車,一切都進展順利。這期間,無論是思思去明翰家,還是明翰到思思家,兩家老人也明顯拿小倆口當兒女般那麼親熱自然地對待,這也讓這小倆口終於有了即將步入婚姻殿堂的喜悅感。

結婚日期終於敲定,定在九月九日,寓意長長久久。

這天,兩家老人約好第二次見面,主要是商量婚禮細節。雖說最近很太平,但是畢竟有過第一次見面不快的陰影,這多少還是讓小倆口內心恐慌不安。

在見面之前,思思特意跟母親暢談,希望不要引起不必要的不快。「我是嫁女兒,不是去鬥氣的。」這是思思母親的態度。

這次的見面,兩家老人誰也沒有早到,但是,誰也沒有遲到,總算是開局不錯。

商量,又是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

「婚禮嘛,我的意思還是要隆重,找專業的婚慶公司去做。女人一輩子就一次,我的意見是絕對不能馬虎。」思思媽開門見山,直接拋出自己的想法。

「這是肯定的!我們也要讓思思風風光光地進門的,這個我們沒意見。」明翰爸爸點頭同意。

「那太好了。」思思媽接著說:「我已經想好了大概。婚禮嘛,要與眾不同,才能顯出浪漫別致。現在的明星都時興海島婚禮,我也不說什麼出國這些不切實際的,咱們就去三亞舉行婚禮吧,找一個沿海的五星酒店,在草坪舉行典禮,藍天白雲,大海為證,多好啊!典禮舉行完,再去室內舉行宴會,你們看怎麼樣?」

三亞、五星酒店、草坪婚禮,這一切又是出乎張明翰家意料之外的。

思思媽接著說:「宴會的桌數嘛,畢竟太遠,我們也只請摯友親朋參加,也就十桌吧。」說完思思媽從包里拿出名單遞給明翰媽媽,「就這些人,我們也不多請了,就直接安排住在舉行婚禮的酒店就行了,這樣大家都方便。

「但是這些人去三亞的機票和酒店住宿,得你們來出,畢竟你們是男方嘛,請客人得你們出錢。當然了,這些客人的禮金,我們家就不收了,都給你們好了。」

思思媽自顧自地繼續,「還有,不能真請人跑那麼遠只去參加個婚禮啊,至少怎麼也得住三天。第一天客人到了你們跟我們一起接待,晚上大家就一起吃個便飯。第二天參加婚禮。第三天怎麼也得安排他們去著名景點玩玩,也不用多,就天涯海角或者大小洞天,簡單轉轉就行,第四天就飛機回去了。」

「還有。」思思媽從包里拿了幾張紙,上面是羅列好的酒店,推到明翰媽媽面前,「這是我精心選的酒店,都是一線五星大牌酒店,至於最後選擇在哪個酒店舉行,你們去商量吧,我都沒意見。」

明翰拿過酒店名單,簡單看了一眼,全都是三亞最貴最著名的奢華酒店,隨便那個酒店最不好的房間一晚,都要一千多塊錢。十桌人,住三晚,這要多少錢?加上這些人的往返機票!

明翰不用去看父母,因為他心裡已經很不舒服了!自己的婚禮,他們自己完全不能做主嗎?只能聽她的安排?還都安排好了?那以後結婚後,是不是自己的生活,她都要這樣頤指氣使地來指手畫腳?

「還有,這婚禮具體安排,就找專業的機構去策劃吧。至於鑽戒,也你們年輕人自己去挑吧,我就不管了。但有一樣,這婚禮的禮服,包括伴郎伴娘的禮服,那是要買的。」

還沒等思思母親說完,思思就急忙開口說:「不用了媽,就穿一次,不用買,婚慶公司都有的,我們就租一天就好了。」

「你一輩子就只穿一次哎!婚禮哎!你還要穿人家剩下的?你知道前面穿過的人過得幸福不幸福啊你就穿?萬一前面穿過這禮服的人離婚了,你再穿著結婚,你也不嫌晦氣!」

思思媽瞪了女兒一樣,越過明翰,直接看著明翰父母,發問:「你們覺得呢?」

還沒等明翰父母說話,明翰就直接說道:「阿姨,其實婚禮我和思思都已經想好了,我們有我們的想法,我們想……」

還沒等明翰說完,思思媽就打斷不悅道:「我是和你父母再商量,不管同意不同意,都應該是我們長輩之間的對話,你這樣出面反駁,是不是太不禮貌了?難到你們家不是長輩說了算嗎?」思思母親嘴裡數落著明翰,但是眼睛盯著明翰的父母,指責明翰父母不會管教孩子的意味非常明顯。

思思都快哭了,不知道怎麼又鬧成這個樣子!心底發出深深的絕望!有那麼一瞬,她想逃避,想逃離這一切,她實在是不知道怎麼去面對!夾在中間的滋味,實在太難受。

沒有人說話,出奇的安靜。

時間就這麼流逝,沒有人知道怎麼打破這個僵局。明翰看出了思思的難過和絕望,但此刻,他顧不上思思的感受,他已經被憤懣填壓得滿滿的。

「我們家條件雖然不是太差,但終歸也是一般家庭。先不說婚禮費用,單說客人都去三亞舉行婚禮,你們家加上我們家的客人,住宿加上往返機票,實在不是個小數目。」明翰父親終於開口說話了,沉著臉,誰也不看。

「那這話的意思是,你們家負擔不起了?難到你們家娶媳婦兒,我們娘家還要陪送婚宴嗎?」思思的母親怪笑道:「那這樣吧,我們家全負責三亞的婚禮和婚宴,但是這得寫成『李府婚宴』,等於你們張明翰入贅我們李家,好不好?」

張明翰的父親忍無可忍,騰地一下站了起來,轉身就走。張明翰的媽媽也是滿臉的不耐煩,跟著張父走了出去。明翰一臉的冷漠,看都沒看一眼思思,也隨著父母走了。

終於,思思忍不住,哭了起來,「媽!你是有多恨我?這麼攪局?這也沒有外人了,你給我句話,是不是你根本就不想我和明翰結婚?」思思哭得撕心裂肺的,看著母親。

「這是什麼話?」思思媽一臉不可思議,「你能風風光光地出嫁多好,我這不都是為你好,你還不領情!我要是不同意你和明翰的事,我根本就不會見他們家人!」

思思媽也生氣地對女兒叫道:「現在你看看,他們家什麼態度,這是商量事的態度嗎?連商量都不商量就直接走了,這是娶媳婦的態度?我這都為你好,你還衝我嚷嚷!還沒嫁過去就能胳膊肘往外拐!」

「行了!」思思爸皺著眉低聲喝止,「吵什麼吵!不嫌丟人嗎?!」思思爸看著思思媽,「你有條件,怎麼在家從來不說?」

「我跟你說得著嗎?這得跟他們家說!是咱們把思思嫁給他們家,不跟他們說,跟你說有什麼用!」思思媽瞪著眼反駁。

「行了行了。」思思爸站起來就走,「還吃什麼吃,回家吧。」

思思家這邊一團亂麻,明翰家裡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明翰的心底,也生髮出陣陣的冰涼,那種冰涼,好像能使自己不帶一絲感情色彩來看這件事,第一次,明翰對和思思結婚,產生了絕望的念頭。

「這事,實在是超乎咱家的經濟能力了。」明翰爸冷靜地說:「不算房子,前兩個月已經花了四十多萬,這去三亞結婚,這麼多人,得多少錢?我們是開銀行的嗎?」

「爸,你別說了,這婚,我不結了。」明翰說完,轉身就出去了。

5

婚還結不結?這婚,該怎麼結?

誰都沒有答案。

整整一周,李思思和張明翰雙方都沒有過聯繫。

他們也都不知道怎麼面對。

思思想著明翰的愛,真的心痛得難以附加!為什麼自己的母親要這麼刁難自己的婚事呢?難到她真的希望自己不幸福嗎?

看著手機上備註為「老公」的號碼,思思淚流成河。她捨不得明翰,捨不得這份感情,她不能眼看著這到手的幸福就這麼逝去。

思思痛定思痛,給明翰打去電話,約好見面。

一周沒見,僅僅一周時間,仿佛一年一樣,分分鐘難熬。明翰憔悴了,冷峻了,她不知道這表情意味著什麼,她必須打破這一切,她不要失去他。

「明翰,我替我母親道歉,明天我去跟叔叔阿姨道歉,但是,我母親這所有的要求,我事先並不知情。我已經想好了,婚姻是我們兩個人的,我們完全可以自己說了算,我們就按我們的想法去做,或者乾脆,我們直接旅行結婚,避開這一切。」

「難到,你就不回來了?避得了一時,能避得了一世?你回來不還得面對你母親?」明翰冷靜得讓思思發慌。

「我去說服我母親,不去三亞結婚,或者——」思思低下頭,拿出包里的一張銀行卡,遞給明翰說:「這是我這幾年工作攢的錢,大概二十萬吧,你拿去作為婚禮的費用。還有那十萬禮金,結婚後我也給你,補做這次婚禮費用,你看行不行?」

「拿你的錢結婚?哼哼。」明翰從鼻子裡擠出笑聲,「將來還不知道你母親會怎麼說,我可受不了。」

「那你說怎麼辦?難道你不想結婚了?」思思眼圈泛紅,死死地盯著明翰,問出她最不敢問的那句話。(原題:《結婚前分手》作者:冷金。來自:每天讀點故事APP ,下載看更多精彩)(談客為讀點故事旗下媒體號)